裂空之鐮

Aydan
·
·
IPFS
·

「在那之前,你就先好好休息吧。」

拉蘇鬆了一口氣,並注意到了萊因那如大海一般湛藍的瞳孔,朝著巨魔的屍體望去。

「因為接下來的畫面,有可能讓你放棄成為聖徒...」萊因表情愈發凝重。

「為什麼?不是已經...」拉蘇沿著萊因的視線再次瞧向巨魔。

「...」

本來以為得救的拉蘇漸漸收起天真的笑容。

「...」

「騙人的吧...」拉蘇臉色發青,身體本能的想離開此地。

「先別急著逃跑,現在是最危險的時候...」萊因硬是抓住顫抖的拉蘇。

原本瀰漫在兩人周圍的陰森空氣開始畫作肉眼能見的黑色漩渦,流淌進倒臥在血泊中巨魔的體內,令拉蘇忍不住嘔吐起來的則是隨之而來,毫無徵兆的從巨魔體內紛紛竄出的黑色荊棘,荊棘使盡全力勒緊每一寸蔓過的表皮,使巨魔的身軀愈發扭曲,四肢逐漸被折向不尋常的位置,殘存在體內的鮮血也被一併擠出,直到荊棘佈滿全身。

「感覺就要大事不妙了,萊因先生,為什麼還?」

「噓,保持安靜...」萊因摀住了拉蘇的嘴。

https://kknews.cc/news/nbr4m62.html

如同恐怖這個概念被賦予實體一般,荊棘如操縱著牽線魁儡,讓已死的魔物再次站起身子,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其表面上開始長出、睜開了一個個肉瘤般的眼睛與數不清的血盆大口,幸好兩人沒有被魔物口裡發出的呢喃給奪去注意力,不然光是用『聽』的,就會被包含在那含糊不清語句其中的意義所詛咒,進一步被奪去生命。

「湛徹之泉.穹蒼小頂」

萊因再次使用水屬魔法,於兩人的周圍製造出一面水藍色的防護罩。

「在裡面就可以說話了,你問吧。」拉蘇察覺到外頭聲音的減弱。

此時巨魔身上的荊棘開始伸向四周的生命,那怕是一抹青草還是區區螻蟻。

「萊因先生,魔物應該是能像這樣死而復生的東西嗎?」拉蘇的口吻充滿恐懼。

「普通來說答案一定是否定的...」萊因搖頭。

「但最近不管是在魔霧裡,還是在曠野遇到的魔物...這樣說好了,拉蘇。」

「你有注意到這匹巨魔有哪些地方不對勁嗎?除了那些荊棘之外。」

「嗯嗯嗯...是那個葛籠嗎?巨魔臉上戴的那個。」

「沒錯,看來你還沒因為看到這些而喪失思考能力呢,這點值得鼓勵...」

「越是陌生或危急的情境就越是要保持冷靜,你可要記住了。」萊因接著說。

「近來發現有在臉部配戴葛籠的魔物,毫無例外,在牠們死後就都會像這樣...」

「被黑色的荊棘再次復活嗎?」拉蘇不敢想像。

「恩,雖然詳細的原因還有待調查,不過接下來可不是我能應付的...」

「欸?連萊因先生都沒辦法嗎?」

「畢竟我所操縱的水流只有在靠近我時才能有最大的發揮...」

「雖然『澈泉之鞭』能劃開連鐵劍都劈不開的巨魔的身軀...」

「不過貿然靠近那個東西實在是太危險了,所以...」

「這裡就交給她吧。」萊因露出胸有成竹的笑容。

「她?」拉蘇歪頭。

「欸,還沒準備好嗎?」萊因稍微敞開防護罩,向沒有人的地方呼喊。

「(這邊不是只有我們兩個人而已嗎...)」拉蘇心想。

「蘭迪雅。」

*在修道院篇即使瀕臨休克,也仍為艾雷帶來救援的,本作的女主角。

「我這邊可是還有另一位等著看妳大顯身手的訓練兵喔~」

「不用你說我也會做...」

雖然不見其蹤影,不過拉蘇確實聽到了從身旁傳來了女性的聲音。

「還是說你也想跟它一樣被我切成好幾塊?」

一句不像是開玩笑的回應讓拉蘇表情瞬間沉下。

「抱歉,不是那個嗎?有些人在戰鬥的時候性格就會變得跟平常不一樣...」

「就是那個啦,不要太在意。」萊因摸頭,像是早有深刻體會。

「海市蜃樓.解除。」

「這是!!」拉蘇驚呼。

「怎麼樣阿,如果夠精通的話,水屬魔法甚至能做出隱身的效果喔。」

「這可是我親自開發出來的招數喔,嘿嘿。」萊因得意的傻笑。

「不,不是那種雕蟲小技...」拉蘇睜大雙眼。

「咳,居然說我的拿手絕活是雕蟲小技...」聽到拉蘇的評論,萊茵跌向一旁。

「不過也是,跟『那個』比起來,我的海市蜃樓的確不值得一提...」


「...」

「...」

「...」

「...」當拉蘇看見從海市蜃樓中華麗現身的蘭迪雅,臉不禁紅了起來。

https://gamewith.jp/fireemblem/article/show/45520

大幅度的動作使亮麗的藍色秀髮左右擺蕩,海市蜃樓殘餘的碎片被一掃而空,身披青鋼護甲、手持西洋細劍,並有著能令魔物都為之著迷,閉月羞花般臉孔的美麗女性從中發起衝刺,數公尺遠的不祥藤蔓拋下了周圍微不足道的生命,使勁拖動巨魔向前。

「澈泉之瀑...狂嵐之颱...」

隨著蘭迪雅的詠唱,從四周土地湧出的澈泉與其身旁呼嘯的狂風,慢慢地在空中相互交織,最後盤旋在西洋劍的四周,刺眼的青色光芒覆蓋了銀白的劍身,魔物對其伸出扭曲的手,試圖阻止魔力的聚集,漆黑的藤蔓自巨魔手中飛向蘭迪雅,蘭迪雅減緩魔力的聚集,敏捷的向一旁跳躍翻滾,揮空的藤蔓重擊地面,揚起陣陣沙塵,蘭迪雅迅速重整態勢,藉著疾風所賦予的敏捷,數秒間就狂奔至戰場的另外一邊,巨魔的身軀因藤蔓的強制扭動而變得更加扭曲,一旁觀戰的拉蘇不禁為蘭迪雅的無畏感到佩服。

「小心!」拉蘇為藤蔓差點擊中蘭迪雅岔了口氣。

「差不多了吧...」萊因期待著。

蘭迪雅壓低身子,近距離躲過了迎面而來的攻擊,幾根髮絲被藤蔓上的荊棘給擦中。

「裂空之鐮!」蘭迪雅喊道,左手揮劍。

https://j.17qq.com/article/uecuwstcx.html

附著在刀身上的光芒如同被賦予生命,在蘭迪雅對空的劈砍下,化作一道半月形的軌跡,唰的一聲,若隱若現的風刃穿過了巨魔的身軀,在蘭迪亞對面的兩人不約而同瞪大雙眼,因為萊因所製造出的『穹蒼小頂』被蘭迪雅的『裂空之鐮』給一分為二。

「看來不是開玩笑呢,阿哈哈...」

萊因苦笑著。一旁的拉蘇已經準備好待會下跪賠罪的準備。

巨魔的手臂隨著穹蒼小頂的瓦解墜落在地,不過魔物並沒有因此停下動作。

「切,砍歪了嗎...」蘭迪雅露出厭惡的表情。

數不清的藤蔓發起總攻擊,再次襲向蘭迪雅,一時間被巨魔隔開的兩人只看的見遍佈整個視野的藤蔓,不過在數道刺眼的銀白風刃一閃而過後,藤蔓連同巨魔的身體被大卸八塊,化作原先黑暗的氣息揮散在空氣中,而萊因像是沒發生過甚麼事情般,露出開心的笑容跑向蘭迪雅準備擁抱,不過卻因為太過接近對方而被使出一記過肩摔,藍白色的長掛因此沾染到不少泥土,一旁的拉蘇不予置評,並指著巨魔屍體問道。

「(看來是單相思嗎...)」拉蘇心想。

「那個...萊茵先生,牠應該不會再站起來了對吧...」

「嗯,大概吧。」蘭迪雅正用腳踩著萊茵的臉,以不被其碰到。

望著巨魔血淋淋的屍首,拉蘇感覺四周的濃霧似乎淡了一些,不過更讓他感到在意的是藍迪雅那令人激起保護欲,像是在擔憂著什麼東西一般,看向遠方的臉孔。

「都發生這麼大的事情了...」

「怎麼都還沒看見你...艾雷...」蘭迪雅心想。

「怎麼樣,她很不錯吧。」萊因以毫無尊嚴的姿勢向拉蘇比出了一個讚。

「...」拉蘇無言。

未完待續。.﹒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Aydanhttps://vocus.cc/user/@aynoroom
  • Author
  • More

一人之國

保證

忘卻契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