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要說鬼故事......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
·
IPFS
·
鬼故事除了表層看得見的怕鬼兩字,對於所有想像中能被影響的心靈層面也許都會造成程度不一的破壞。

『平心而論,「人」之所以比「鬼」可怕,是因為你會去想像鬼多「可怕」,但始終相信人很「善良」。』,網路金句。

鬼故事,其實不是告訴你(妳)鬼有多可怕,而是在消費你(妳)的「恐懼感」與不安,正因為『「無知」,是恐懼的源頭…』,《白鯨記》(Moby Dick)作者梅爾維爾(Herman Melville,1819-1891)說過的話。

自我們懂事以來,怕痛、怕黑、怕火等,都是屬於一種「自然(天性)性的恐懼」,因為面對危險的環境或是未知的事物時,心生畏懼反而是件好事,正由於五官(五感六識)傳遞回大腦的訊息裡包含著各種難以預測的風險,經過大腦機制複雜卻快速的分析與研判後,驅使我們的肉體與心理產生了畏懼感(或是發抖、冒冷汗),一種動物性的自我保衛機制順勢而生,這也正是人天生行為能力裡非常重要的一環:主被動地避開危險。換句話說,如果我們從小凡事就絲毫不顧慮風險,隨心所欲,發意而後動,反倒會讓旁人捏一把冷汗

至於另一種害怕,則是「不必要(附加)的恐懼」,譬如說「怕鬼」這個反應,就是一種被創造出來的、所謂「人工添加」的恐懼感。


兩句話,是後座力?還是想像力

深夜,我獨自一人搭計程車回家。

上車後,司機笑著問我:

「嗨!你們兩個要去哪裡?」


有稍微遲疑了一下嗎?

不論是哪一種,鬼故事所消費的「恐懼感」與不安,是我們在閱讀之前必須要理解與探討的,因為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咦?勝誰?鬼?看不見的鬼?錯!勝過那個人!那個活生生又在講鬼故事的人!


一,鬼故事是「運用恐懼在控制人」

早期長輩常會恐嚇孩子:浪費食物會被雷公劈、晚上不睡覺會被虎姑婆咬小指頭、農曆七月到水邊去會有水鬼抓交替(找替死鬼)……其實這正是自古以來所有威權統治者所慣用的手法:在位(上層)者運用恐懼來控制基層(底層)百姓!透過巫術、禁忌、神話、傳說等媒介,營造莫名的恐懼感與不安,久而久之,既得利益者會逼迫聆聽者無形之間讓出了本該屬於自己的主權(或權力)。但追究事情的真相,為什麼不能浪費食物?為什麼晚上要睡覺?為什麼到水邊玩絕對不能落單?答案與鬼怪完全無關,而是與人有關。(如台灣各地、金馬外島的「水鬼」文化異常興盛,衍生出非常多恐怖、懸疑的鬼故事,但背後卻隱藏著台灣與中國間的軍事機密與國防安全。

二,「人的恐懼感會被渲染、誇張」

不只是聽聞當下產生的恐懼,更嚴重的是引發對於所有未知事物或環境的過度解讀跟恐懼。鬼故事的可怕也不是故事本身,而是超越故事的想像力與聯想力,藉由大腦無窮盡的發揮,我們經常會把此一恐懼感無限延伸到生活中的各個層面去,從小到大,不斷釋放出更深一層,自己也無法預測到的恐懼,甚至如影隨形,怕落單(被鬼抓走)、怕死掉(到地獄遇到鬼)、怕威權(到了封閉空間裡全是鬼)。換言之,鬼故事除了表層看得見的怕鬼兩字,對於所有想像中能被影響的心靈層面也許都會造成程度不一的破壞。

你(妳)知道嗎?早年在監獄中所流傳的鬼故事,被有心者加油添醋下,是足以將作為一個人的價值與尊嚴都拋棄殆盡。

與其說「講」鬼故事,不如說「欣賞」講鬼故事時週遭環境所自然發出的氛圍,文字、語氣、章節、段落,無一不牽涉到對於人的恐懼感!所以要妥善地維護與保衛我們每一個身上的恐懼,讓其做為保護我們的正面力量,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不是勝過看不見的鬼,而是要戰勝過那個講鬼故事的人!


開始,第一個故事:你相信誰?對,你會相信誰?

有一年,某大學登山社挑戰百岳之一的奇萊山,其中包含著一對情侶。

當眾人前行到半山腰,準備進行攻峰時,不巧天氣突然轉壞了,但大家不願敗興而歸,還是選擇執意上山。經過討論之後,留下情侶中的女生駐守營地。

過了三天,山上氣候由惡劣逐漸變好,但始終都沒有看見隊友們歸來。女生有點擔心,心想可能還受困在峰頂吧!

好不容易等到了第七天,隨著腳步聲的趨近,隊友們陸續從山上回來了,可是唯獨女生的男朋友不見蹤影。一陣寂靜襲來,大家緩緩地告訴她,其實早在出發攻峰的第一天傍晚,她的男友就不幸墜崖死了!

猜測他可能會回來找女友,眾人決定趕在男生的頭七時返回營地。大家依序圍成一個小圈圈,一聲不響地把女生放在中間。

就在即將進入子時(晚上11點)的前一刻,突然間!她的男友竟出現在營地!身上依舊揹著離開前的裝備,混身是血的他一把抓住了女生的手臂即死命往外跑!女生此刻嚇得花容失色,哇哇大叫!極力掙扎之餘,男友回頭告訴她…

攻峰的第一天,我們就遇上了山崩!全部的人都死了!死了!只有我活著。


等一下!如果你(妳)是營地的那個女生,你(妳)會相信誰?但這則故事,或許可以有另外一個結局…

就在即將進入子時(晚上11點)的前一刻,突然間!她的男友竟出現在營地!身上依舊揹著離開前的裝備,混身是血的他一把抓住了女生的手臂即死命往外跑!女生此刻嚇得花容失色,哇哇大叫!極力掙扎之餘,男友回頭告訴她…

攻峰的第一天,我們就遇上了山崩!全部的人都死了!死了!只有我活著。

對,只有你一人活著!

女生說完後,血紅色的雙眼流下了哀怨的淚水…

你相信誰?對,你現在會相信誰?還是誰都不信?


再來,預備進入第二個故事,都市人的日常生活與小抱怨,怎麼這麼多人?

八月初的一個陰雨天,某位朋友晚上加班回家,他事先買了鹹酥雞跟手搖飲,在大廳梯間好整以暇地按了上樓開關,他家住在九樓

電梯門開了,裡面空無一人,雖然有點濕氣,可能還帶些揮不去的霉味,但他仍開心哼著歌踏了進去。

上升的驅動馬達忠實運轉著,這時,數位面板提醒他四樓有人

朋友欠了欠身,電梯門外,兩個花格子襯衫的年輕人探頭探腦的,表現出想要進來的意思。可不知道是甚麼古怪莫名的原因,兩人後來選擇傻笑不語,讓電梯門自動地緩緩閉合。

冷不防地,就在銀灰色的不銹鋼鐵門即將闔上之前,年輕人帶些埋怨地苦笑著說:

『怎麼這麼多人啊?』


等一下!?『怎麼這麼多人啊?』,咦?年輕人看到了甚麼?但是,這則電梯客滿的都會傳說,或許可以有另外一個結局…

朋友欠了欠身,電梯門外,兩個花格子襯衫的年輕人探頭探腦的,表現出想要進來的意思。可不知道是甚麼古怪莫名的原因,兩人後來選擇傻笑不語,讓電梯門自動地緩緩閉合。

冷不防地,就在銀灰色的不銹鋼鐵門即將闔上之前,年輕人帶些埋怨地苦笑著說:

『怎麼這麼多人啊?』

是啊,我也不想要這麼多人,可是沒辦法,社會險惡,逼得我加班常常超時,想起來也挺無奈的。

朋友笑了笑,酒紅色的西裝上衣,口袋內擺著一張張尚未發送出去的名片,上頭只見斗大的兩個紅字:鍾馗!而下排一行常被人忽略的小字是這樣寫的,專治鎮宅驅魔,尊號「翊聖雷霆驅魔辟邪鎮宅賜福帝君」,又名

天師鍾馗…


最後,第三個故事,雙馬尾,女孩子的雙馬尾辮子,用第一人稱視角來敘述:

有次上完超商小夜班,清晨三點,正拖著疲憊的身軀準備回家,沒想到卻在路旁看見了一個綁著雙馬尾辮子的小女孩正趴在公車亭的椅子上啜泣著。是時候發揮一下男子氣概了,我邁步走上前去,關心女孩是為了什麼緣故而哭,是不是家裡有人欺負妳了呢?

 『爸、媽跟哥哥都出了車禍。』稚氣未脫的聲音帶來了讓人鼻酸的消息。

先勸她別太傷心,先回家歇息要緊後,我說我能陪她吃個消夜,然後送她回去。女孩有些婉轉地拒絕,她說她現在的樣子沒有很好看。

 我想,這次好人要做一定就要做到底。

『沒關係的啦!沒有很好看也沒差,快起來,我趕快送妳回家,這夜半三更的…』

 雙馬尾辮子的小女孩站了起來…

 唯獨物流卡車刺耳的煞車聲伴隨著我逐漸失去意識之前的那短暫幾秒鐘,雙馬尾辮子的小女孩站了起來,確實,

她的臉上只有雙馬尾辮子…


不要忘記了,「講」鬼故事,不如說是「欣賞」講鬼故事時週遭環境所自然發出的氛圍,文字、語氣、章節、段落,無一不牽涉到對於人的恐懼感!不是勝過看不見的鬼,而是要戰勝那個講鬼故事的人!這樣才能擺脫恐懼感。


尾聲:

這...篇…好…正…經…呵…呵…


圖文來源、一併致謝:

https://edition.cnn.com/2012/07/10/opinion/frum-paris-taxi/index.html

https://www.onlyinyourstate.com/northern-california/abandoned-eerie-place-norcal/

https://edition.cnn.com/style/article/short-history-of-the-elevator/index.html

https://lovehairstyles.com/how-long-does-hair-have-to-be-braid/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有歷史的世界是幸福的,否則風花雪月僅是虛無飄渺。流逝的時光,點滴拾遺,於悄然偶遇的空間現場,是悲歡離合,也是千古風流。在社畜禁錮裡掙扎如我,寫作是窗口也是救贖,手中的經緯,指引我向烏托邦邁進。
  • Author
  • More

科西嘉,1944.7.31。

蒙頂山茶,涼。

沉思者,哲人,古斯塔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