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7的青春(中部) 15章 情同姐妹的同事

德希
·
(edited)
·
IPFS
·
青春之觴,本以為同事之間的分離,會各自安好,但你終究沒挺過那段太難 又可怕的日子

學校的教學工作繼續著,和孩子們在一起,和很小的孩子們在一起,總覺得依舊有希望和溫暖,為什麼人長大後就會變得又惡毒又殘忍呢?

  轉眼3月,桃花盛開的時候,也是該種南瓜了。放學後,一個小男孩拿著一些南瓜秧到我宿舍裡。

  「雲老師,看 我從家裏拿了些南瓜秧,我們一起種上好不好?」這孩子是大隊支書家的,叫萌蘭,我想起他爸爸帶頭捆牟秋蘭的樣子。但眼前這個12歲的孩子,笑盈盈地看著我,眼神清亮沒有半分戾氣,不由得嘆了口氣 :「好啊,但是老師沒有鋤頭呢。」「鋤頭我已經扛來而了。」萌蘭笑了,「小小年紀怎麼會這樣周到?」我不禁誇獎他。我們倆人來到教室的空地上,小孩彎下腰來拔雜草,我開始挖坑。「建新,你也來啊。」此時一個男孩過來在傍邊看 ,萌蘭便叫住他過來幫忙。「來幫我們打水澆南瓜秧」。於是我們3人配合着種南瓜。「雲老師,我們好喜歡上你的課,無論是數學 地理 還是音樂,我們都喜歡,你上地理課連書都不用翻,地圖隨便畫,什麼都講清楚了。不像有的老師,上課照著念。」「學習只要理解到了,便不難找出脈絡來記憶,不看書講也不是什麼功夫 ,看書和不看書 只是老師們的習慣而已 」我笑著回答到,「老師,你不知道萌蘭好封建的,你以前教大家跳集體舞,萌蘭不但不牽女生的手,女生的手一伸到他面前,他還打人家。」建新轉了話題,又在我面前數落萌蘭,「人家不好意思嘛,你還說,再說現在老師都沒組織跳集體舞」。萌蘭反駁那孩子。我記起幾個月前,音樂課時,我是教學生們跳集體舞,讓男生女生各站一排,相對的人便成為舞伴,大家再站成一圈,讓男孩用左手搭在女孩的肩上,右手握住女孩的手在胸口下就開始跳舞了,一dada,二dada,在輕快的樂曲中 ,每到第八個小節,男孩抬起右手帶動在女孩繞一圈,跳舞的孩子們又興奮又開心,沒想到裏面還有小插曲。只是現在這樣的舞怕是跳不得了。「你喜歡跳嗎?建新?」「喜歡啊,雲老師的課無論做什麼我們都喜歡。」孩子笑嘻嘻的說

  夕陽西下,​2​個孩子走在我傍邊,春日的晚霞是美麗的,我們好像置身在一幅畫中,這背景是青青的山 ,綠綠的樹和黃黃的油菜花,還有音樂般的叮咚流淌的山泉。一切那麼美,如果不是有人的淒慘的嚎叫聲傳來:「我真的什麼都招了啊,解放軍同志放過我吧!」他們又在打地主,我手一抖,鋤頭都掉在地上了。

  那一年的6月我請假離開了學校幾天,原因是要去參加音樂學校的考試,但在7月學校快放假時,我的母親,遇上了父親的以前的一個學生,在城裏的一所學校當領導,正好他們學校也差人,就給我在他工作的學校安排了一個位置。這樣在新學年開始前,在吃過和萌蘭一起種的南瓜後,我就離開潛風小學了。

  記得臨走前,還好學生們都放假了,免了看孩子們哭的場面。學校中有一位叫張黛玉的老師,把我叫到她寢室去小坐,她屋裏坐著一位英俊的軍官,我出來後,黛玉也跟著走出來,對我說:「這是我弟弟,在昆明軍區工作,如果你留在這裏,我把他介紹給你。」

  我有易軍,不需要別人給我介紹朋友,哪怕再好的朋友,我還是走了,那時我年輕,覺得再城市工作比鄉村好玩些。

  我走時,在寢室收拾行李,何晴姐姐坐在一旁默默流淚。我說:「姐姐我這是去代課啊又不是趙巧兒送燈臺,一去不回,我去那裏一段時間 就回來了。」

  可是我沒有回來。城裏的代課期滿,他們把我推薦到了另一個學區代課去了。一年半以後,我回到這所學校去看望姐姐,我直接跑到姐姐的寢室,進門一看,屋內的佈置已經全部改了,住了別人,新住的老師告訴我:「何晴瘋了!」

  她瘋了,我大吃一驚,連提在手裏的禮物都掉到了地上。「怎麼瘋的?她人呢?」

  「她是被嚇瘋的,你在學校時她好好的,她走後,有領導去聽她上課,她便嚇得講不出話來。拿粉筆的手就發抖,後來她就說 「有人說我會是牟秋蘭的下場。我好害怕。再後來 就老說,我夢見牟秋蘭,就這樣瘋的。」

  我鼻子一酸,眼淚就掉下來了,這時那位老師給我端來一杯茶水,叫我坐,我說「謝謝你,老師我不坐了,你知道何晴在哪裏嗎?」

  「她愛人把她接走了。」

  「她愛人叫什麼名字?他們住在那裏?在市教育局嗎?」

  「我不知道她愛人叫什麼名字,也不知道她家住那裏。」

  我試圖去問別的老師,學校領導,他們都說不知道,哪時候的人被運動整怕了,下班就回家,從不互相串門。大有雞犬相聞老死不相往來的情況。

  我在這裏代課時 何晴的愛人沒來過,平時她也沒告訴我他的名字。我到市教育局去打聽,只能說出何晴的名字,但沒有人認識她,他們問我何晴丈夫的情況,我卻什麼都說不出來,他們說這裏的人沒有配偶有精神上的狀況。我想找何晴卻無從下手,於是我留了地址給我打聽的人,希望他們如果有了何晴的訊息就寫信給我。

  話雖這樣講,我心裏仍然十分悲傷 、十分難過、十分自責!我辜負了姐姐的重託,我不應該到城裏去代課,應該留在這裏陪她,哪怕留一兩年都好。等姐姐從牟秋蘭的事情中緩過神來,不再害怕恐懼時,她就不會出事的。可是那時的我沒懂得這些東西,沒把事情看清楚看明白,也沒有好好安慰她 ,叫她不要怕。我那時年紀小 ,很多事情看不出來,這樣舉手之力的事情也沒有做,何況是對一位有恩於我,情同於姊妹的同事。我好傷心難過,這種自責久久不能釋懷。我內心祈禱,何晴能從恐懼中出來,人生能恢復正常。好希望自己能有機會彌補她。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德希1989的德希 ,喜歡活在真實,活在美中, 希望自己活得真實 、寫作真實 、有真實的生活 、真實的情感 、真實的信仰,能為這個世界帶去一抹別樣 一抹溫暖。 德希是神的孩子,穿戴著神所賜的盔甲。那就是 以公義為護心鏡、 神的恩典為頭盔、 神的道為寶劍,信為盾牌️ 平安的福音為靴,在這個世界戰爭。為神家護衛和平, 尋找迷途的神兒女把他們帶回家。
  • Author
  • More

終是錯過

1957的青春 下 第12章 匆忙結婚

1957的青春 下 第11章 陳家巷的陳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