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5年前,會有二次「馬習會/習馬會」嗎?

欣潔
·
·
IPFS
·

這問題聽起來很跳tone,但因從昨日到今日一直聽到「2035前解決台灣問題」論,就與大家分享一些腦內亂想體操了。

時間:按照台灣現在的政治規律,八年政黨輪替一次,假設此規律不變,2024年民進黨執政結束、國民黨上台。再往下算,2032年將會是國民黨執政最後一年,該迎來民進黨上台。上次馬習會的發生時間點(2015)即是屬於此一時刻:國民黨執政末期,人人喊打;民進黨正要重返執政,聲望較佳。

人物:馬英九下台後,一改任內「馬賽」(馬賽,詳見:http://zh.pttpedia.wikia.com/wiki/%E6%AD%BB%E4%BA%A1%E4%B9%8B%E6%8F%A1%E3%80%81%E9%A6%AC%E8%B3%BD%E5%82%B3%E5%A5%87 )形象,新年期間發放的春聯被搶領一空,人氣穩定上揚。本來不在位的優勢就是沒有犯錯的機會,馬英九本人也有一定的個人魅力,隨著民進黨聲望下滑、國民黨現任領導們持續發呆,或許「懷馬」風氣會開始燃燒,為他再度出任兩岸之間的台灣代表提供了機會。

當然,上次馬習會的發生,是各種情勢的加總。首先,馬英九再度出任「台灣領導人」的機率雖不至於為零,但也可說是蠻低的,只做「國民黨領導人」,檔次不夠。再來,國際情勢也未必如2015年,還需要習近平下這一盤棋。但想來想去,假設兩岸問題的重大變故仍在談判桌上發生,習還會願意跟誰坐上一桌、握上幾秒鐘的手?還真是讓人想不到有誰。放眼國民黨與馬英九同輩的人物,要在各種條件上與習近平門當戶對的,可說是後繼無人。

當然,如果接下來數年之間,「天然統2.0」世代已經清楚成形,或許有可能是另一局面(但也有可能,天然統世代仍願意尊馬為代表);又或者,兩岸問題的重大變故並不在談判桌上發生,那也就是另一回事,就與本文討論的問題關係不大了。

另一個打破這假設的變因,當然就是本文最開始的設定:台灣政黨輪替以八年一次為期。我知道現在許多人心中的理想政治藍圖,是希望時代力量取代國民黨,成為台灣第二大黨,打破藍綠輪流執政的循環。這假設現在看來機率不高,但若成真,那這問題(是否會有二次馬習會)就會進入另一個迴路,我目前還沒想好,就且觀察2018年的地方選舉結果吧!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