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悔没拍vlog记录回程的一天

louki
·
(edited)
·
IPFS
·

为什么突然回家呢?好像从突然意识到我接下来可能没有很长时间和家人相处开始,时不时冒出这个念头—是不是可以回家呆几天了。本科马上就要毕业了,研究生肯定在国外读,读完接着工作几年。就算之后回国,也基本上往大城市跑,做一个勤奋的打工人。这样算来,长时间呆在家里的机会只有这次疫情了。


我在一个平凡的一天买了机票,朋友们都很惊讶我这个突然的决定,但对于我来说,这并不是一个突然的决定,只是一个被我推迟执行的想法。所有一切都非常顺利,我在离开之前办理好了美签,预约了上门收箱子的寄存服务,和在香港的老友们吃了几顿饭,完成了几乎所有的group project,最后收纳不了的东西送的送扔的扔。这一切对我来说仿佛在脑海里演练了很多遍,平滑得被我完成了。因为行李太多升级了商务舱,也想着趁机让超负荷运转的我自己补一补觉,没想到最后行李还是超重,多付了一千多。躺在那里睡得是真的放松和舒服,只是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因为昨天没睡,打呼噜打扰隔壁的睡眠。自我形象在这种只有陌生人且带着口罩的环境里不被考虑在内。


落地上海之后在机场呆了好几个小时,只记得鼻子被测试棒插进去的酸胀感受,机场从头裹到脚的工作人员和最后不知道该去哪里吐最后被我偷偷吐在纸巾上扔掉的痰。刚下车就被酒店的人赶回车上,因为有病人要送出来,这让我有点担心,但也没跟父母说不想让他们徒增烦恼,只问了一下酒店服务员中央空调是否处理过之后就进自己房间了。群里面大家在说“十二小时没吃饭要低血糖了,能不能快点送饭。”很正常的一句话我竟品出了莫名的喜感,可能是因为我自己还不太饿吧。于是洗澡,东擦擦西擦擦,躺着休息一下,接着干活。每天就是在复习和考试。唯一的意外是收到一颗纸做的爱心,当我以为是哪个暗恋对象的信颤抖地打开它的时候,才发现是委婉得提醒要交检测费的信。我闺蜜听到这件事情哈哈大笑,说原来偷偷关心你的人是政府,党永远在你身边。然后我笑着回复,真是个优秀的社会主义接班人。


第二天因为社会主义便捷的快递拿到了一箱面包,一口气吃了八个,为了控制自己我把剩下的三个扔了。没想到这几天感觉还瘦了,真是意外之喜。枯燥的日子里我就开始规划隔离完的生活,和上海老友们约了个饭,还是去年那两个。唉,又一年过去了。在搜索住处的时候还看到一个拍摄活动,预约了一下拍摄当作给自己的礼物。摄影师很惊讶的告诉我,她出去玩了,以为这几天没人会来的,不过可以让朋友帮我拍。嗯,他们的客片都一样优秀。摄影师小姐姐的朋友圈文案更优秀,我一点开就嗅到了同类的气息。我们都是豆瓣上的闷骚青年,新时代的垮掉的一代,喜欢精神探索,拒绝絕既有標準的價值觀,反對物質主義,擅长對人類現狀詳盡描述,偶而探索性解放。看完她的票圈文案我就想自己写文章矫揉造作一下。


但是这么多啰里八嗦写了点啥呢,无非就是占用了自己复习的时间。加油louki,明天继续做一个一个勤勤恳恳的赶due人。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