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五) 約會

我的平行世界
·
(edited)
·
IPFS
·
狐狸想吃刺猬,刺猬只得一招對付,便是捲成圓球,渾身尖刺向着狐狸。無論狐狸如何智計百出,都無法吃到刺猬。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新聞寫的真的是亨利嗎?去跳海自盡?怎麼可能?」剛戰勝「時差」的閨蜜在語音短訊中質問L。


「是Henry!你也覺得很無稽,是嗎?一個前游泳隊隊長居然可以跳海自尋短見?」L的語帶諷刺觸動了閨蜜的怒火。

「我們真的要為了這個人而翻臉嗎?祖,到此為止了!我暫時不想再討論這個人。我趕著要出門,下個星期見面的時候再說吧!」


L只能在平日才能休假,與L先生見面需要遷就他的工作時間。L為了與L先生見面,改變了生活習慣,學習成為晨型人。


*-*-*-*-*-*-*-*-*-*-*-*-*


「你到底是如何能把我的『未來入室弟子』私有化?」

正教授對於L的天分非常欣賞,多次邀請她到自己的工作室,當一個全職畫家。


「就是……她知道了你一直隱瞞著的那個秘密!」L先生語帶諷刺,但心底裡卻帶著一份感恩的心。


「What the …… 林仲韋!你還真夠朋友!有異性沒人性了,是不是?你為了泡妞居然出賣朋友?」


「我對娜娜是絕對坦白,亦沒有要替你掩飾的理由,這不合理!而且,你要搞清楚,我沒有出賣你,不是我主動說的,是娜娜她自己發現的。其實她當天就已經知道了!」


當日在接待處碰見L先生的時候,L見到在他旁邊的筆記本,上面的字跡與她之前收到的十二張回覆卡是一樣。之前對於那些回覆的內容,令她心裡莫名其妙地湧動著,一年比一年強烈。L清楚知道,這種感覺就是她一直在男友、前度身上得不到的,她知道這已經超越了「仰慕」,而是「愛慕」。但在行業裡,正教授是少數已經公開「出軌」了的藝術家,正教授也有一位相戀多年的伴侶,L認為自己只可以把這份情埋藏於心底,永久封存。


L先生的筆記本上,寫下了他對那幅「平行線」的理解與看法。那些工整秀氣的文字,把那兩條平行線的兩端拉近,近乎交疊。


在當日他們四目交投的那一刻,之前的十二張回覆卡上的文字,像走馬燈般在L的腦海裡不斷輪轉。同時,L看著L先生那喜出望外中帶點驚訝、含蓄但充滿渴望的眼神……


L知道自己已經淪陷了!


「那天晚上,我們就開始約會了。」L先生好像是輕描淡寫地跟電話另一邊的人交代,但其實他是在回味與L當晚的甜蜜。

「我有問過她為何不遲掉現在的工作,到你那邊進修,實在現在她的那份工作也太苛刻了,但她一口拒絕!

陳仔,她不是已經不欣賞你,你在她的心目中還是大師級的藝術家,我知道她心底裡還是崇拜你,渴望當你的門生,但……她就是那麼倔強!」


「可以的話,我也想有一個像你那樣的財主包養我!」


「她就是覺得這樣是被包養似的,所以才會一口拒絕。我是心痛她工作太辛苦了!一般女人都應該會很樂意自己的伴侶能照顧自己……她就是跟一般的女人那麼的不一樣!」


「你就是愛她的『與眾不同』,不是嗎?」


狐狸想吃刺猬,刺猬只得一招對付,便是捲成圓球,渾身尖刺向着狐狸。無論狐狸如何智計百出,都無法吃到刺猬。


*-*-*-*-*-*-*-*-*-*-*-*-*


「李小姐的,請慢用!」

服務員為L遞上熱騰騰的鮮奶燕麥片,而兩隻帶殼的水煮蛋就送到L先生的面前。

L是一個飲食非常有規律的人,幾乎每天的第一餐都相差無幾,必定有的是兩個七分熟的水煮蛋及一杯黑咖啡。

L先生除了是該餐廳的常客,更重要的是他的身份地位,令餐廳上下對L先生的要求都嚴謹、認真對待,對於L的習慣,就更加格外留神。


「這隻紅色,比昨天的更好看!」

L聽到L先生的讚美、對自己的細心與關注,令她更加癡迷地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L先生。她雙手拿著一杯熱美式,帶著幸福的微笑,欣賞著眼前的畫面,欣賞著平日嚴肅霸氣的男人,正在眉頭深鎖、小心翼翼地為自己剝雞蛋殼。

一個在其他人眼中氣場逼人的L先生,居然願意為一個女人放下身段,為她剝雞蛋殼。在開初,他的這個舉動的確令餐廳的服務員們驚訝,但現在他們都已經習以為常。


他們看到,這位女人在L先生心目中的地位。


要把蛋殼完美地脫離雞蛋的本體,將兩隻完好無缺的雞蛋呈現在盤子上,除了靠技巧,還是要靠點運氣。


「Kenneth!麻煩你為李小姐準備兩隻水波蛋。」


向服務員給了一個眼色的同時,L先生已經手起刀落,將手中那兩隻水煮蛋切開一半,拿起茶勺準備把雞蛋挖出來。


「娜娜,你的那兩隻雞蛋能讓給我吃嗎?我突然很想吃……」


「那對雞蛋是會影響我一整天的心情,要是那雞蛋殼被剝出來是『黐殼』、蛋白像月球表面一樣,它們會令我一整天都心情低落。」

從兩人第一次共進早餐後,L先生清楚知道L是一個絕對完美主義者。一些旁人覺得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一旦不在她的預期中,或者有一點小缺憾,在她的眼中可能會像黑洞一樣大。


L開始了塗指甲油的習慣,就是為了訓練自己去克服那些小缺憾。她喜歡剛塗上指甲油後,十根手指頭上的顏色完美無暇。可是不管是價位如何高昂,品質多好的指甲油,塗上指甲後,甲片上的顏色總會有掉落的時候,她就是嘗試著去接受甲油脫落、缺角的這些小缺憾,從而讓自己去接受人生中那些小缺憾。L先生知道L的用意,可是他還是會盡他所能去避免那些會令L的心情變藍的情況發生。


L先生最厲害的板斧就是「壓水花」。

他總能避免任何會令L的情緒變壞的可能性,扭轉L的壞心情。


L看著L先生吃著那兩隻原本會令她心情掉進深谷的雞蛋,突然問他,當年他們在餐廳相遇的時候,為何會用這樣的眼神望著自己。


「當時的我已經能讓你印象那麼深刻了嗎?」

L先生聽到L對自己的在意,感到沾沾自喜,但他回答時卻非常靦腆。儘管L先生本身是一個每事講求實證的人,但他卻相信「緣份」這個毫無科學根據的東西。

「是因為你那似曾相識的笑容……你那個毫不吝惜的笑容,跟我小時候遇過的一個小寶寶的笑容給我有著相同的感覺。

在我出國唸書前的暑假,我和一個穿著白色圓領汗衫、搭上藍白粗間紋小背心的小寶寶在公園巧遇。我第一眼看見這個小寶寶的笑容,就被吸引了。小寶寶的媽媽認為我們的相遇是一種緣份,讓我和小寶寶合照。而這張合照,成為了我往後孤單寄宿生活中的太陽。過了這麼多年,我依然清晰記得那個的笑容、笑聲,還有那股氣息……」


L先生終於鼓起勇氣,跟L說了這段被身邊人視為「禁忌」的往事。






封面來源:

https://dialoguereview.com/hedgehog_or_fox/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我的平行世界夢鄉與生活,幻想與現實; 感覺與感受,回憶與記憶; 一切和平共存…… 封面圖: https://www.bbc.com/reel/video/p081y2qm/could-deja-vu-be-a-window-into-a-parallel-universe-
  • Author
  • More

【夢與我】當年那個曾經愛過

【薩拉百利·哥德斯 — 有話兒】Pantry 講 Pantry散

【薩拉百利·哥德斯 — 思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