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书:一位进士祖先的一生

枯北
·
·
IPFS
·
如果说我有些许读书天赋是靠遗传得到的,也许能追溯到这位进士祖先。

第三天( 6 月 5 日)

寫一段在家族裡,讓你百感交集、層次複雜的關係。

家族的複雜性,或許會為你的成長帶來許多層次的關係吧?比如愛、恨、纏繞在心頭,為你帶來光、為你帶來暗,又或縱横交錯,談談關係當中五味陳雜的感受。

影响我的学术兴趣并激励我走上这条不归路的是一篇经济史论文,作者研究了中国古代科举制度的长期影响。科举制度通过形成重视教育文化,影响了当今中国区域间的人力资本分布。我也在香港读书期间有幸认识了三位作者,他们在我博士期间给予我十分重要的指导与帮助。

这篇文章使用了明清进士数据,而我在去年才知道,原来我也有一位祖先是个进士。

这位祖先是我姥姥(外祖母)的父亲的曾祖父(正式的亲缘称谓理不清楚了)。今年年初的时候,我姥姥拿到了重修的新家谱,根据里面的家族树和传记,我可以整理出来祖先的生命轨迹。

这位祖先的名字是刘际唐,读者朋友可以用谷歌搜索出他的维基百科词条,不过信息不多。

家谱记载,刘际唐,号素庵,字子遇,虽说我是他的后辈,他是我的祖宗,但作为现代中国人还是要追求人与人之间的平等,我在这篇文章中就直接称呼他为“刘际唐”,就不讲求名讳尊称了。

刘际唐出生于道光十四年(1834年)农历正月初三,出生地点按照当时的区划应该是直隶省遵化直隶州丰润县刘家庄,这个村庄也是我在前两篇七日书中提到的童年生活所在地,只不过刘家庄是清代旧名。

关于他幼年经历,记载不是很多,大致可以推断出他的一位叔父藏书颇丰,为他之后的求学考试提供了基础。

1862年,刘际唐考中了举人,这时候他已经二十八岁,相当于现在博士顺利毕业的年纪。当时的刘氏家族应该比较殷实,可以支持他一直读书。

1876年,刘际唐考中了光绪丙子科进士,这一年他已经四十二岁。现代人很难想象到底是什么在支撑古代读书人一直去考科举,刘际唐是幸运成功的,这折磨的时间长度远甚于高考和读博。不知道历史中有多少真疯了的范进,又不知道有多少孔乙己,这些人甚至在写满吃人的书的夹缝中都没有留下名字。

根据《清实录》的记载,光绪二年五月壬寅(1876年6月3日),引见新科进士,我这位祖先也许见过年幼的光绪皇帝的“龙颜”,但不清楚有没有见过慈禧太后。

 按照旨意,这些进士们被派往各省担任官职,刘际唐去河南担任审问案情的官员,“在局七年案无遗误”,1885年,他补任河南叶县县令。

和现在情况类似,基层官员财政吃紧,但政务繁杂。清朝已经不足三十年的寿命,刘际唐并不能预测这样的未来,在职期间他尽可能把手上的烂牌打出了好的结果。他主要做了两件事:平定捻匪余部,保境安民;修缮县城昆阳书院,“士林悦之”。

1887年,黄河洪水泛滥,河南二百余里尽成泽国,以救灾为理由,上司要求各县募捐襄办工务,刘际唐认为叶县刚遭遇战乱,元气大伤,百姓和官府的钱财自用尚且不足,哪有余力去救济周边的州县?但是这是上头的命令,刘际唐不得不从,故召集乡绅勉强募集一笔钱,然而上官觉得太少,继续勒索捐纳。官员和乡绅都觉得为难,故而拖延。刘际唐的幕僚催促他说:

“不捐恐得罪漫”

刘际唐回复:

“剥民财以固己位,弗忍为也。”

最终,只有叶县没有如数缴纳募捐,上司很不满意,不久之后刘际唐就被弹劾了。地方贤达送别诗中有一句:

“聊备些须表民意,愿公权作一钱看。”

也因为这次被弹劾卸任,他的名字第二次出现在了《清实录》,被描述为,

“叶县知县刘际唐,精力颓唐,公事衰竭。”

后来,刘际唐再也没有重回官场,只担任过河间府教授这样的虚职,并未就任。

光绪十九年(1893)农历六月十二日,刘际唐去世。

科举制度在刘氏家族确实产生了某种长期影响。我姥姥她们姐妹三个读书都很好,大姐毕业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曾经在罗布泊参与过核试验;二姐毕业于师范学校,后来长期执教于市里的中学;我姥姥的学生生涯被文化大革命中断,但她一直担任大队会计,并且担任过村书记,她的记性很好,整个村庄的人际关系网络以某种格式存储在她的大脑中。

如果说我有些许读书天赋是靠遗传得到的,也许能追溯到这位进士祖先。

还有一件巧合的事情。在刘际唐中了进士见到皇帝那天之后将近一百五十年的2024年,也是一个西元6月3日,他的一个后人也完成了所谓“博士”学位的答辩,可称之为“洋进士”。

这个后生参加了一个名为“七日书”的活动,这次写作活动的主题是“家乡”,后生想了想,决定在某一篇为这位祖先写一些东西。虽说进士已经是古代社会的精英阶层,但在人类历史上想要留下些痕迹真的很难,几个人的不朽伟业背后是多少人的默默无名平平淡淡,还有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流血牺牲。

从某种角度来说,刘际唐无疑是个平凡但运气很好的读书人,北京国子监的明清进士题名碑上有他的名字,二十一世纪的区块链上也有他的故事。

(按:我目前手边没有家谱资料,让家人拍了最重要的几页发过来写这篇文章,有些信息可能不全,之后有新的材料会再在评论中补充。)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枯北不合格的造论文手艺人。 跑步爱好者。 涉猎人文与社会科学各种文字的翻书匠,也算是研究者。 写作计划:生活杂感,读书笔记,影评
  • Author
  • More

七日书杂想

七日书
14 articles

七日书#3:我与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