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眼視茫茫,心卻千千念。

Red
·
·
IPFS
·
想把她放在3.0儲存,又翻找出一篇舊文,那時的想念~

一直想找到當初寫文的後續,翻遍了隨身硬碟(那時候有一種大大的黑色硬碟,不像現在小小一個,容量有1T),沒有就是沒有,但卻翻出了一段回憶經歷,雖然沒頭沒尾,一樣讓她儲存在3.0吧!



文章找不到開頭........我得自己努力想.......原文下面開始▼


這段時間有很多很好玩的回憶,當然也包括晉升學長時的搖擺,不過在敘述這段往事時我得先提到惠芳,這是單純的感謝之意。那時我腎臟結石,惠芳每天押著我到她宿舍喝化石草,喝著那苦的受不了的藥草,提到自己結石不免又得插上一段往事。

 

某天,淡水狂風大作,一個颱風天,那天我沒到社辦反待在宿舍,尿急步出寢室,寢室門在一陣風下反鎖了!樓友們都在睡覺,我的眼鏡也在寢室,我的近視很深600度加上高散光,現在的我寸步難行,一咬牙,離開宿舍朝社辦前進。到了社辦再找人開鎖,這是我當初的想法。


走上社辦的樓梯才發現,『天啊!社辦的鐵門關起來!』此時淡水風大雨大,我穿的一件薄汗衫,還好有穿著一件短褲,一個人萎縮在社辦前的一個小屋簷。


如果此時被不認識的人看到,一定會被誤認是個變態狂。我拍打社辦的鐵門,叫的呼天喊地,就是沒人聽見更沒人應門,心裡想:『社辦鐵門幾乎都沒在關,怎會那麼那麼巧呀!』,又剛好,肚子隱隱作痛,沒錯就是那麼巧,俗語說屋漏偏逢連夜雨,就是我的情形。


不知過了多久,忽然聽到一個聲音『颱風天,好無聊喔!』

那道聲音,就像一個救世主出現在我眼前,『開門啊!我是小ㄌㄨˋㄌㄨˋ』

『好像有人在外面呀!』我聽出是欣怡的聲音,我開始拍打鐵門。

『你怎麼在這裡?』

『我房間被反鎖,只好跑到這來!』

霎那間,我變成電視劇主角,大家都過來議論紛紛,我沒太多想法去聽大家的問題,我只知道我的肚子隱隱作痛。


『小ㄌㄨˋㄌㄨˋ還好嗎?』掌宇可能感覺出我的聲調有點不妥。


他們強烈建議我就醫,平常習慣帶視障生的我,這次冒著風雨,是掌宇帶我到山下看醫生,沒帶眼鏡的我,近視加上散光重,可能比一般視障生的視力還差,我搭上掌宇的肩,一個弱視,一個等於弱視,在狂風暴雨之下,我們兩個到山下去看了醫生,走了快一個小時.....



那時山下醫院的醫生說我是腸胃炎,另一視障生順子,見我吃完藥後依舊沒好轉,他幫我腳底按摩,直說:「應該是膀胱有問題!」


果真,我是腎結石,石頭掉到輸尿管附近引起劇痛。隔兩天,我居然還忍痛坐車回台中就診,住院住了一個星期......才知道是結石,而非腸胃炎。


原諒我的自私,為了怕日後文章又不知去向,把找到的不完整文章,發表在這裡。文章或許不完整,或許沒有頭尾,卻有我深深的想念。感謝您們的體諒,甚至一字一字讀完她。


當中我又找到一篇,前幾年回淡水探訪視障學長的文章,他跟上面提到的順子一塊研發了盲用電腦,代表台灣出國得到盲棒比賽冠軍,但卻在幾年前得了漸凍人的病症,只剩眼皮能動,兌現要去探望他的承諾,寫了那篇文章。《待續》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Red庸庸碌碌,汲汲營營於生活中
  • Author
  • More

七日念–紅之六

七日念–紅之五

七日念–紅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