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十一) 生日禮物

我的平行世界
·
·
IPFS
·
看著她的小狐狸,看一眼檯面上那一件圓形、鋪滿草莓的迷你鮮忌廉戚風蛋糕,眼神移向自己,沒有厭惡的神情,反而以一個溫柔的微笑作回應。

步近L先生的辦公室門口,感受到一股戰戰兢兢的氣息從秘書那裡散發出來……


「李小姐,你終於來了!」


見到秘書的表情,L忍不住回應了一個不理解但給與對方安慰的微笑。

「好啦!讓我來吧!你先去吃中飯,你下午回來他應該會沒事的啦!」


秘書回應一個「拜託了!往後的日子就靠你!」的表情,轉身趕著處理手頭的文件,務求用最短的時間完成上午的事情,離開這股殺氣重重的「氣場」。


L站在L先生的辦公室門口,輕輕敲了兩下。裡面的人並沒有回應,她緩緩地打開房門,首先從門縫湧出的是一股令其他人震懾、畏懼的「氣場」,L的身體移動,步近這股「氣場」,眼中見到的只是一個全神貫注地看著電腦屏幕、她心底裡惦掛著的那個男人。


「先放下,我待回看……Nat,是已經proofread過了沒有?」

這個男人的眼睛依然全神貫注地盯著電腦屏幕。


L開始理解,為何工作中的秘書老是戰戰兢兢、好像身處戰地一樣。眼前這個男人在工作時所散發出來的感覺,換轉是其他人,的確會被他的那股「氣場」震攝,但這股「氣場」卻給予L另外一種感覺,是莫名其妙的安穩、幸福。


「早上的例會,是誰那麼斗膽惹惱到我的小狐狸?氣到你連嗅覺都出問題了?不是說我的氣味是獨一無二的嗎?怎麼可能會聞不出是我,以為是Natalie?還是你出trip太久了,一個月沒見就已經把我的味道完全忘記了?」


L先生目光瞬間從電腦屏幕中密密麻麻的數據,轉移到L的雙眼。原本緊繃的眉頭被L的聲音拉平、放鬆,嘴角朝上微笑,擠出了左右兩行法令紋。


辦公室外的秘書,突然感覺壓在心頭的那顆大石被瓦解、粉碎,因為那股逼使得要步步為營的「氣場」突然消失了。


「你怎麼來了?你今天不是夜班嗎?」


「我今天是夜班……你出國前不是跟你說了不能和你們吃晚飯,所以約了你吃中飯,你忘了嗎?」


「是今天嗎?」L先生錯愕地回答。

L看著這個工作狂驚訝的眼神,無奈地嘆了口氣。

「正常來說,一個秘書應該不會把自己老闆的生日放到日程表的……哪會有人忘記自己的生日?但看來你有這個必要!」


L沒有等待L先生的反應,就轉身去辦公室裡的衣帽間,拿起他的西裝外套站到他的旁邊,一邊嘮叨著。

「你在Geneva多待了兩天,到底幹過什麼?好像被洗過腦一樣。昨天早上才下飛機,今天就應該在家裡好好休息嘛,還一大早就跑回來開會,在家裡zoom不行嗎?要不是Natalie打電話給我求救,我就差點去了你家摸門釘了!」


L在嘮叨著的同時,L先生站到西裝外套的前面背對著,把左右手伸進袖子裡,轉身望著正在為他整理衣領及鈕扣、但還在一直嘮叨著的L,他臉上沒有不耐煩的表情,反而一直微笑著、心底裡甜絲絲的微笑著,帶著這個微笑伸出雙手握着眼前這個女人的纖腰、往自己拉近,試圖探頭親近。L在當刻雙手壓到他的胸前,試圖保持距離、確保兩人的雙唇保持一定距離。


「欸!這裡是你的辦公室。請你規矩一點唷!」

L的眼神告訴這個男人,她是在欲拒還迎。


L先生沒有生氣,亦沒有順著L的意思強吻下去,反而往後退了一步,將雙手離開L的腰間,紳士地將雙手移到她的肩膀與雙臂之間上下遊走,口裡說著「好的……好的……」但笑容裡帶點詭異。


「這幾天又加班嗎?你今天什麼都沒有塗?」

L先生的雙手從L的雙臂一直順著滑下去,輕輕緊握著她那纖長的玉手,盯著她的指甲。指甲上沒有任何顏色、沒有任何保護層,十塊赤裸裸的指甲展示著它們最原始的模樣。


「你不是下午還要開會嗎?再不去吃飯就來不及了,你還有時間研究我的指甲?」

L平淡自然地回答他的疑問,完美地掩飾了她那份忐忑。


「Nat!打電話去餐廳confirm,跟他們說我和李小姐現在過去。」

還沒有得到回應,L先生已經手拖著L往正門離去。


「知道!Boss!」

秘書眼見他那股「氣場」消失了,加上L回眸給予的眼神,心裡的緊張與恐懼立即退卻。


同一家餐廳,同樣的一個靠窗的位置。

同樣的Lunch Set,同樣的頭盤與主菜。

不同的是,今天在用餐完畢後送上餐飲的同時,還送上了一份甜品。


「看來你不抗拒……」

L看著她的小狐狸,看一眼檯面上那一件圓形、鋪滿草莓的迷你鮮忌廉戚風蛋糕,眼神移向自己,沒有厭惡的神情,反而以一個溫柔的微笑作回應。她立刻趁機會向餐廳經理揮手,示意為蛋糕插上蠟燭。餐廳經理向L遞上一盒火柴,由她親手燃點那一支插在一個沒有寫上任何字句的生日蛋糕上、古銅金色的蠟燭。


蛋糕被插上蠟燭的一刻,L先生皺一皺眉頭。L劃火柴的一刻,火柴燃燒著的氣味圍繞著兩人。她小心翼翼地用左手掩護著火柴、往蠟燭的方向伸出去,成功把蠟燭燃點起來,同時依偎著他。


「今年是我第一年跟你過生日,就讓我任性一次,可以嗎?」


L先生依然帶著那副表情。

「就這樣而已?」

同時他從他左邊西裝外套的內袋拿出電話,開啟「相機」功能,遞給餐廳經理。L錯愕及驚訝地看著L先生這番動作,而她的眼神一直沒有離開過這個男人。他溫柔地看了她一眼,眼睛往餐廳經理的方向瞄了一下,示意她要面向鏡頭。L把身體往鏡頭的方向轉去的同時,她亦被她身旁男人的左手輕攏著腰間,拉進他懷抱。兩人依傍著,幾乎是頭貼頭的距離。


那支劃過的火柴,被放在已經預先準備在檯上、早已經失去它原本功能的煙灰缸裡,慢慢地燃燒著,同時把那股氣味擴散出去,直至它被完全焚燒、熄滅。


L先生從餐廳經理手中接回電話,和還依傍著的L一起回看剛才拍的合照。他那幸福的表情表示他相當滿意。但突然變回剛才在辦公室裡那帶點詭異的笑容看著L問:「我的生日禮物呢?」這句話之後,他的雙唇非常輕微的嘟了起來。


「在這裡?」

L害羞但心頭甜絲絲的問。


L先生的眉毛往上,把他那雙小眼睛登大,嘴角微微朝上,幅度輕微地點了兩下頭。還是被摟著腰間的L雙手握着他西裝外套的衣扣及鈕門位置,把身體貼近……


「只有一個Birthday Kiss作禮物嗎?」


「早知道你貪心。你的生日禮物已經在你老家,你今晚回去吃飯的時候順便拿吧!但你要自己找喔!」


晚上,L先生回到老家慶生。

他每次回去,第一時間就是往鋼琴的方向,看一看擺放在鋼琴上的那幅合照。


就是知道,只要把便條放在這裡,你一定會看到。你的生日禮物就放在你的書桌上。

一張帶有橙花香氣的便條,放在「合照」的下方。


在老家睡房的書桌上放著一個公文袋,貼上一張寫上「happy birthday to my love」的便利貼。L先生疑惑這會是一份怎麼樣的生日禮物。從公文袋裡抽出的第一張紙,是一封遲職信,離職日期是當天,下款是「李愫娜」。他愕一愕然,腦袋空白了幾秒,回過神來後,緊張地抽出公文袋裡的另一張紙,是一份醫學報告,病人名稱是「Sonia Lee」。公文袋裡的第三張紙,是一張附上一張彩色超聲波照片、由L親筆寫的留言。

我最愛的小狐狸:
生日快樂!今年雖然是我和你第一年過生日,但我悄悄告訴你,其實今天下午跟你一起過生日的,不止是我一個人唷!你的生日禮物,還要多等八個月……這段時間你就好好的想一下、為他們倆改個名字,作為我的生日禮物,好嗎?
愛你的小刺蝟


L先生放聲大笑。


「娜娜?你來了?」


「嗯!伯母,前幾天我拿過來的熱療電毯,有作用嗎?今天你的膝蓋還痛不痛?」


「乖……好多了!但如果你改口跟阿韋一樣叫我『媽咪』就更好!」


突然間,睡房裡傳來L先生強烈的笑聲。


L知道,她的小狐狸已經拆開了她送的生日禮物。


L拿著第三張紙上貼著的彩色超聲波照片,從房間裡激動地走出來抱著他母親。


「你這個兒子怎麼了?」


L先生剛想開口回答,抬頭就見到L站在大門口。他把原本緊摟著母親的雙手鬆開,興奮地走到L前面,小心翼翼、輕輕的握著她的雙臂,他哪怕自己再用力丁點兒就會把她捏死似的。

「真的嗎?是真的嗎?」

他渴望地等待著L的回答,但當中又帶著一絲絲擔憂,害怕這是性格搗蛋、愛開玩笑的L給他的「生日惡作劇」。


「我真笨!剛才我們在office的時候我就應該想到,無緣無故你又怎會完全沒有弄指甲呢?」

兩人四目交投。L見到L先生那雙渴望但帶點擔憂的眼神,心底湧出一股又一股的暖流、幸福感。


L之前的擔憂和疑惑亦一掃而空。






封面來源:

https://dialoguereview.com/hedgehog_or_fox/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我的平行世界夢鄉與生活,幻想與現實; 感覺與感受,回憶與記憶; 一切和平共存…… 封面圖: https://www.bbc.com/reel/video/p081y2qm/could-deja-vu-be-a-window-into-a-parallel-universe-
  • Author
  • More

【夢與我】當年那個曾經愛過

【薩拉百利·哥德斯 — 有話兒】Pantry 講 Pantry散

【薩拉百利·哥德斯 — 思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