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鸟还是青乌?

阿布拉赫
·
·
IPFS
·
搜神记

读《搜神记》,有一篇叫《夏侯弘见鬼》,讲一个叫夏侯弘的人,有一次看到一个鬼,手提一茅戟,跟着一群小鬼,气势汹汹的样子,很害怕。后来他抓了其中一个小鬼打听情况,小鬼告诉他:“杀人以此茅戟,若中心腹者,无不辄死。”他又问人家,这病有没得治,小鬼说:“以乌鸡薄之,即差。”故事的最后说:“今治中恶辄用乌鸡薄之者,弘之由也。”

想起个药名,乌鸡白凤丸,心想搞不好也是从这里来呢。google了来看,却又不大像。乌鸡白凤丸据说是调经养血,补气止带的。而文中这乌鸡薄之,是救人性命的。

但这篇短文,不知道是流传过程中丢失了转折,还是说文言文的表达效率就是这么高。他问人家的是戟,人家说是杀人用的。后一句直接转到治病去了,没头没脑。当然,后文暗示这病就是这鬼用这戟杀人导致的。可是逻辑也有问题,就像“以子之茅,攻子之盾,何也?”那句,用你的乌鸡薄之治你的茅戟杀人,何也?治好治不好,都是在吹牛逼骗人。治好的话,“无不辄死”是骗人。治不好的话,“以乌鸡薄之,即差”同样是骗人。

可是我也差点闹了笑话,以为“以乌鸡薄之”的意思是把乌鸡切薄片拿来服用呢。

另有一篇《吴猛止风》里,讲到“青乌”,“尝见大风,书符掷屋上,有青乌衔去,风即止。”注释里说青鸟是青乌的讹传,而“青乌”出自山海经,是西王母的信鸟。

我也去google了一下,发现很可能是写这注释的人弄反了,应该是这篇文章里的“青乌”是青鸟的讹传,而不是相反。山海经里本来写的就是“青鸟”,青鸟本来就是鸟,也合“衔”这个动作。倒是“青乌”,指的是古代的堪舆之术,如今所说的“风水”。

一般情况下,人家容易把“青乌”写成“青鸟”,因为一般人确实容易不知道“青乌”是什么东西。而这里,我很怀疑是编辑自以为是,把原本的“青鸟”改成了“青乌”。因为TA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谬传”。

当然,也很可能是我自以为是,求证工作做得不到位,却以为自己掌握了宇宙真理。

但我确实对我正在读的这个版本的《搜神记》起了些许疑心。出版社是台海出版社,译注者叫李文。

书是去年河北大水冲了出版社,为了表达一份支持的心意从“中图网”买的。事实证明,它那里的很多书的版本不太适合我了。像是还有一本《聊斋志异》,拿到手发现是什么学生课外读物,只有一百多篇。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阿布拉赫来自中国,很喜欢记录,不光写字,用APP记帐都一记十年。中国很大,但对一些人来讲,它又小到容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于是,在动荡的2019年,我怀揣着对世界的好奇来到Matters,从此很多扇大门渐次敞开。我很珍惜这里,希望继续记录生活,也记录时代,有时候发发牢骚,讲一些刺耳的话。
  • Author
  • More

关于出版审查的主观想象

碎碎念
10 articles

高贵不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