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開戰近500天 烏克蘭性/別小眾看到希望了嗎?未命名

G點電視
·
·
IPFS
·
自去年2月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後,硝煙已在烏克蘭瀰漫近500天。不少性/別小眾踏上戰場後,烏克蘭社會對他們的接納度提升了;同性伴侶在服役時遭受不公待遇的新聞曝光後,壯大了國民對反歧視及支持同婚合法化的呼聲;隨著烏克蘭正式成為歐盟候選國,婚姻平權將成提升國際信譽的重要籌碼⋯⋯這些令人驚喜的進展,則如黑雲邊緣發著微光的銀線,給人一線希望。
製圖:Beth

撰文:季安森

文字編輯:Cindy

網站編輯:Natalie

自去年2月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後,硝煙已在烏克蘭瀰漫近500天。

烏國的性/別小眾更是陷入了「戰爭中的戰爭」:有跨女因無法更改身分證性別而不能逃難,在草木皆兵的城市中遑遑不可終日;有服役的同性伴侶因不獲法律承認,即使戰死另一半也只是法律上的陌生人;有HIV陽性者和處於性別過渡的跨性別人士,在戰時難以取得所需的醫療資源⋯除此種種,性/別小眾也會擔心遭到俄羅斯士兵的惡意針對,更怕倘若國家被併吞,多年來的平權努力將歸零。恐懼如黑雲壓城,叫人難以喘息。

但戰爭同時在催迫平權的進步。不少性/別小眾踏上戰場後,烏克蘭社會對他們的接納度提升了;同性伴侶在服役時遭受不公待遇的新聞曝光後,壯大了國民對反歧視及支持同婚合法化的呼聲;隨著烏克蘭正式成為歐盟候選國,婚姻平權將成提升國際信譽的重要籌碼⋯⋯這些令人驚喜的進展,則如黑雲邊緣發著微光的銀線,給人一線希望。

今年7月9日便是俄烏戰爭第500天,俄烏兩軍至今逾35萬人死亡,因戰火被迫離開家園的平民更多達130萬人。(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性/別小眾逃難後回流 因不忍遠睹國家受難

酷兒Edward Reese是回流的其中一位。在戰爭爆發初期,他逃亡到丹麥哥本哈根。去年10月,他在爆炸聲中回到了烏克蘭,因為他無法遠遠地看著自己的國家在戰爭中受難。

「(丹麥)是一個很和平的地方,但是我的心和靈魂都在烏克蘭。」Edward在接受《Pink News》訪問時說,「我回到辦公室看到所有快樂的丹麥人,但我卻一直惦記著那個正在被摧毀的故鄉,和昨日死去了的人。」

Edward Reese曾安全逃到丹麥,卻又選擇回國繼續性/別小眾支援工作。 (圖片來源:Pink News)

如今 Edward在關注烏克蘭性/別小眾的非牟利組織 Kyiv Pride工作。戰前,Kyiv Pride主要籌辦每年一度的基輔驕傲遊行。如今,該組織建立了一個為性/別小眾和家屬服務的「避難所」,讓他們可以安心地尋找新工作或者歸處,並為他們提供心理諮詢和技能培訓等。

但即使 Edward等人在努力,仍有許多性/別小眾身處人道危機中,不能單靠民間組織解救。

服役男同志為身後事向女閨蜜求婚 平安歸來則離婚

33歲住在基輔的 Leda Kosmachevskaya 向《inews》記者憶述了一通突然又心碎的來電。打給 Leda的是她青梅竹馬的男同志好友,在好友得知自己將被軍隊派到一個十分危險的前線戰場後,他向 Leda求婚,因為擔心如果自己戰死,「沒人能夠領取他的遺體或去埋葬他。他可能無名無姓地入土,或者被認為是失蹤人士。」

但事實上,Leda這位好友是有男朋友的,只是烏克蘭不承認同性婚姻,就算他們結婚了,軍隊也不會把他的男朋友當成家屬。Leda再三思考後,覺得這是唯一能幫助到朋友的辦法,便答應了。如果朋友能平安歸來,他們就離婚;否則,Leda將會按照他們討論好的,給好友辦器官捐贈和身後事。

根據《經濟學人》今年4月的報導,在前線保家衛國的烏克蘭性/別小眾士兵估計有幾千人。有士兵設計了一款「獨角獸臂章」,顯示自己作為性/別小眾在軍中的獨特存在,創作原意卻是對抗社會對他們的冷嘲熱諷:「2014年俄羅斯侵略克里米亞時,很多人說看不見同志參軍。所以社群用了獨角獸作為象徵,因為它是奇妙卻『不存在』的生物。」自願參戰的非二元性別士兵 Oleksandr Zhuhan 說

烏克蘭性/別小眾士兵以獨角獸臂章,對抗社會上的不友善和誤解。(圖片來源:Out TV)

基輔國際社會學研究所的報告顯示,烏克蘭越來越多人對服役的性/別小眾軍人表達支持態度。即使是對性/別小眾持負面意見的受訪者,都有超過一半人支持軍隊接納性/別小眾;本身持正面態度的受訪者,對性/別小眾軍隊共融的支持度更高達八成。儘管情勢在改善,更多人關注性/別小眾在軍中遭受的不公平待遇,但是像Leda朋友和 Oleksandr所面臨的境況,並非孤例。

總統答應戰後推同婚合法 議員嫌政府動作太慢

去年6月,一份呼籲婚姻平權的請願書在總統府網站上獲得了近三萬人連署。兩個月後,烏國總統澤連斯基正式回應,稱憲法在戰時狀態不可修改,但他已要求總理介入此事,承諾政府會致力達成烏克蘭同性伴侶關係登記合法化的方案。

今年3月,烏克蘭眾議會議員 Inna Sovsun提交了一份呼籲容許同性伴侶民事結合的議案。屬自由黨的她在推特上分享這一消息時,引述數據稱「56%的烏克蘭人支持同性民事結合(Same-sex partnerships)。」

「烏克蘭人沒有時間等待平權了,我們必須要現在把它完成,」Sovsun在Twitter寫道,她認為政府行動太慢。「每天都可以是他們的最後一天,就和任何烏克蘭人一樣。沒有時間再為此猶豫,今年就通過同性民事結合吧!」

Sovsun提交法案後,烏克蘭教會和宗教組織理事會隨即發表聲明反對,亦有反對平權的民眾上街抗議。

平權進程令人驚喜 惟戰爭代價太過高昂

要實現同婚合法化,烏克蘭難以一蹴而就。Pew民意研究中心於2019年的調查顯示,烏克蘭只有14%人認為社會該接受同性戀。但如今,社會對性/別小眾的接納程度已不能跟戰前同日而語。

去年年底,烏克蘭國會全票通過了一項法案,禁止針對性取向和性別認同的仇恨和煽動言論。諷刺的是,同月俄羅斯總統普京就收緊了臭名昭著的《反同性戀宣傳》法案,把2013年禁止對未成年人進行當局認定的「同性戀宣傳」,擴展至俄羅斯所有年齡層。

今年1月,烏克蘭駐美國大使 Oksana Markarova在華盛頓出席了一個展示烏國性/別小眾士兵的攝影展,是第一次有烏國大使高調參加性/別小眾主題的活動。根據《Washington Blade》報導,Markarova在現場形容性/別小眾是「與我們密不可分的社群,無論是在美國還是烏克蘭,」她說,「我們越快能停止歧視,我們越快能贏,不僅是在烏克蘭戰場上,還會在全世界得勝。」

烏克蘭的性/別小眾因戰亂無法在家鄉舉辦驕傲遊行,去年移師到波蘭首都華沙。(圖片來源:Radio Free Europe)

烏克蘭如今對性/別小眾自下而上的空前接納,某程度上是戰爭逼出來的,充滿了政治意味:人們急切地想要與俄羅斯普京的意識形態切割,包括他反同恐同、男權至上的思維,想要在這場被視作自由民主與威權主義的鬥爭中漸漸向歐美價值靠攏。

但戰爭作為代價,實在太沈重了。每一方寸的進步,背後都是前線上性/別小眾士兵的血與痛,在砲火中苟延生存的社群的淚與苦。當澤連斯基許下推動同婚的承諾時,烏克蘭酷兒記者Maksym Eristavi寫道:「這個歷史性的承諾不是天降禮物,也不是命運的反轉。是多年以來,烏克蘭酷兒們的努力令它變成可能;是這場大屠殺中,數以萬計正在保家衛國的酷兒們令它變成可能。現在該我們了,烏克蘭的酷兒們,確保這個歷史性的承諾會變成一次歷史性的行動。」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G點電視G點電視以新媒體介入性/別小眾運動,鼓勵及引導義工成為行動者、尋找自己感興趣的議題,學習營運媒體,為社群充權。請賞我們幾個拍手或一杯咖啡,讓我們支持平台及團隊持續運作。
  • Author
  • More

《從今以後》映後座談:香港同性伴侶與「幸福美滿」的一步之遙

【G點編採部系列】《從今以後》觀後感:電影中我看到的是?

【大專性別友善廁所】擁抱多元定形象工程? G點讀者來郵揭校廁位置隱蔽、指示不清、職員刁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