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书#3:结束不是坏的结果

枯北
·
·
IPFS
·
不管最后我是否会主动结束一段关系,我都没有遗憾的成分,因为我选择了释放自己可能并没有回应的热情,并认为这种释放的过程,是一种幸福。

第六天(7月6日)
寫下一個讓你決定結束關係的瞬間。

开始写作时间:2024年7月6日20时27分。


作为一个在很多方面都非常典型的INFP,在人际关系上我非常看重两个灵魂之间的共鸣。用更加具体的说法,我想要得到的是平等的对话,想要感受到的是互相的尊重。当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不再感受到平等,或者我觉得失掉了尊重时,我会主动结束这段关系,因为我不想伤害别人,也不想受到别人的伤害。我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认为的善良,但我的冷漠并不代表任何恶意。我只是不想让别人和自己难过,尽管这种方式不明智也不够得体,手段幼稚的我也只会这样处理。

所谓关系,或者说情感浓度更高的“亲密关系”,在我这一边的表达方式非常单纯:只要是我愿意开口说话分享自己的内心所思所想,我都将对面的那个人与我看做是不一般的关系。这种判断方式是极致的主观,极致的自私,只问自己内心,全然没有能力去把握与照顾他人的感受,所以在很多时候会变得一厢情愿。但这是我一贯的处理方式,即使经常碰壁,我也没有改变对待他人的方式。

所谓结束关系,我的表现方式也很简单:我不再能够对你敞开心扉说话了,这就是我们关系在我这里的结束。

结束关系的瞬间,在我身上发生过许多次,这些时刻都有很深的相似性。

最近的类似瞬间之一。一位朋友要去台湾玩,我刚好三月份去过,所以也就聊了很久各种各样的体验。我送了她一些我剩下的新台币,她要转给我钱,我说不用了,帮我买个礼物吧,最好是吃的,她说没问题。后来还聊起了金福气抽奖,我当时中了五千哦,有各种攻略我也希望她能中,我说入境之后不管中没中奖,都可以发个消息,落地报平安嘛。她也答应了。但是在这之后,我们再也没有通过网络上聊过天,她还会点赞,还会在另一个群里说话。但我对她是不是在台湾玩得开心毫无兴趣,也没有以前那么想主动去问一些近况。

我还是过于看重承诺了,我自己答应别人的事情,就一定要完成,但别人却未必这样对我。

不过我越来越看清楚了一些人际关系的运行状态吧,也就是说真诚不是用来换取真诚的。因为那些自认为美好的品德,只是让自己心安而已,而不是用来和别人等价交换的。自己觉得千钧重的东西,别人看做轻飘飘的鸿毛。我还是会像西西弗斯一样去推石头,至于有没有旁人和我一起推,或者理解我推石头的意义,我并不在意,我对人际关系并不绝望,也无心去反抗。

不管最后我是否会主动结束一段关系,我都没有遗憾的成分,因为我选择了释放自己可能并没有回应的热情,并认为这种释放的过程,是一种幸福。


结束写作时间:2024年7月6日21时08分。用时41分钟,中间开了小差。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枯北不合格的造论文手艺人。 跑步爱好者。 涉猎人文与社会科学各种文字的翻书匠,也算是研究者。 写作计划:生活杂感,读书笔记,影评
  • Author
  • More
掌故雜俎
2 articles

掌故杂俎(二):獭祭

七日书杂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