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郁婕(Chang, Yu-Chieh)
張郁婕(Chang, Yu-Chieh)

現為國際新聞編譯,寫新聞編譯也寫評論。有一個日本新聞編譯平台叫【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網站:https://changyuchieh.com/ 🔍社群帳號請搜尋: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電子報:https://changyuchieh.xyz/

【實際採訪】瑞穗之國(安倍晉三)紀念小學院與森友學園國有地賤賣案 📸

自從森友學園以低於市價的價格買下國有地的弊案,在 2017 年被《朝日新聞》獨家報導 揭露以來,幾近完工、只剩建物內部裝潢尚未完工的「瑞穗之國(安倍晉三)紀念小學院」便一直佇立在這塊土地上直到今天,成為安倍晉三在任期間的負面遺產⋯⋯
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攝影:張郁婕,拍攝時間:2022.11.14

自從森友學園以低於市價的價格買下國有地的弊案,在 2017 年被《朝日新聞》獨家報導 揭露以來,幾近完工、只剩建物內部裝潢尚未完工的「瑞穗之國(安倍晉三)紀念小學院」(*)便一直佇立在這塊土地上,直到今天。

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攝影:張郁婕,拍攝時間:2022.11.14

據傳,當年安倍晉三拒絕掛「安倍晉三紀念小學」的理由是,「至少要等他卸下總理職務」或是離開人世之後,才能「紀念安倍晉三」。現在安倍晉三不只卸下總理職務,也已經離開人世,而這所「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已經因為森友學園宣告破產,是不可能掛牌開幕了。

「瑞穗之國(安倍晉三)紀念小學院」至今各種尚未解開、懸而未決的爭議和疑雲,就像這棟建築物一樣,存在於這個世界上,但卻消失在地圖上,成為安倍晉三在任期間的負面遺產。

*這所學校後來掛牌的校名是「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但因爲森友學園最早在募資籌款時曾使用「安倍晉三紀念小學院」的名義,再加上後來掛牌的方式「瑞穗之國」和「紀念小學院」之間正好有不符合一般排版習慣的微妙 4 格全形空格,而流傳著這 4 格是未來預留給「安倍晉三」這 4 個字的空間,也許在安倍晉三卸任(議員或首相)之後,這所學校就會就會將「安倍晉三」這 4 個字掛回去的說法。
目前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靠近道路一側,仍有施工欄杆圍著。攝影:張郁婕,拍攝時間:2022.11.14

懸而未決的「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

時間回到 2020 年。當時圍繞在森友學園的弊案和疑雲已經拖了 3 年,時任森友學園理事長的籠池泰典與籠池諄子夫婦分別因為偽造文書詐領國家及地方補助金遭判刑(*),但「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的問題還是懸而未決。

*2020 年 2 月 19 日,大阪地方法院判定森友學園前理事長籠池泰典為了要在國有地上蓋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截止至 2017 年 2 月以偽造的契約書詐取國家補助金約 5,600 萬日圓,又於 2011-2016 學年度謊報幼稚園內有身心障礙幼童,詐取大阪府與大阪市共約 1 億 2,000 萬日圓的補助金有罪,須服 5 年的有期徒刑。至於籠池諄子只有涉及詐欺國家補助金,並沒有參與大阪府與大阪市補助金的部分,遭判 3 年有期徒刑。

簡單來說,森友學園/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的弊案是在「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開校前不久爆出,當時的建校工程幾近完工,但還沒有完全蓋好,「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就被撤銷執照,工程也不能繼續進行。

建設公司沒拿到施工費

對於負責興建這所學校的藤原工業來說,這所學校是他們蓋的,今天出問題的是森友學園,不管森友學園是使用什麼方法取得這塊土地或是校園興建執照,森友學園就是該按照當年(2015)和藤原工業簽訂的契約內容,支付藤原工業 15 億 5,520 萬日圓的施工費。在森友學園還沒付清施工款項之前,「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的建物實際上是由藤原工業管理。

政府只要土地不要學校

然而,對於日本政府來說,既然這塊地是經過不當程序取得的國有地,森友學園也因為這起弊案進入破產程序,所以日本政府想要把這塊地收回。問題就出在,日本政府要求森友學園和藤原工業把這塊地上的建物,也就是幾近完工的「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整個拆掉,再將土地還給中央政府。

雙邊喬不攏,「瑞穗之國」成空屋

藤原工業已經因為拿不到施工款項,和森友學園打起民事訴訟了。現在日本政府又要求藤原工業把快蓋好的「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整個拆掉,這又是一大筆費用(粗估 10 億日圓)。所以藤原工業希望日本政府可以連同這塊國有地上的建物(aka「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整個收回國有,或是直接將「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的建物買下。但日本政府並不接受這個提案,這塊土地以及土地上蓋到一半的「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就一直停留在 2017 年弊案爆發時狀態。

從路口另一端看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長這樣。攝影:張郁婕,拍攝時間:2022.11.14

現在,只要實際前往「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所在地,就能看到和新聞檔案照一模一樣的景觀。

野田中央第2公園與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攝影:張郁婕,拍攝時間:2022.11.14

佔地面積約 8,770 平方公尺,相當於 1.2 個足球場大的土地上,會有一棟 3 層樓高的鋼骨建成的校舍。藤原工業平日每天會派遣 1 名工作人員進駐校園開窗打掃,維持環境整潔。光是人事費和水電費,每年就要花上 1,000 萬日圓。

野田中央第2公園與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攝影:張郁婕,拍攝時間:2022.11.14

藤原工業一、二審確定敗訴

今年 8 月,大阪高等法院維持一審地方法院的判決,駁回藤原工業向森友學園求償 1 億日圓損害賠償的民事訴訟。現在這棟佇立在這塊國有地上、幾近完工的「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究竟該何去何從?這個問題就這樣過了 5 年,仍是懸而未決的狀態。

這個盪鞦韆是「野田中央第2公園」,隔了欄杆就是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攝影:張郁婕,拍攝時間:2022.11.14

鄰近機場的「噪音區域」

事實上,最早最早有意購買這塊國有地、以及日本政府有意要賣的對象,並不是森友學園,而是緊鄰這塊國有地的私立大阪音樂大學。

大阪音樂大學才是最早有意購買這塊土地的學校,但卻和近畿財務省談判破局。攝影:張郁婕,拍攝時間:2022.11.14
這一條路就是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的分界,這條路是死巷,盡頭就是大阪音樂大學的建物。攝影:張郁婕,拍攝時間:2022.11.14
這條路走到底就是大阪音樂大學的校舍(但此路不通,校門在另一側)。攝影:張郁婕,拍攝時間:2022.11.14
這個路標左邊三個都是大阪音樂大學的校舍,這個路標正後方、唯一沒有指的方位,就是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攝影:張郁婕,拍攝時間:2022.11.14

當初這塊地會成為國有地,最關鍵的理由就是這塊地距離大阪伊丹機場/空港(ITM)非常近,所以這塊地被列為國土交通省大阪航空局負責管理的「噪音區域」(騒音区域)。筆者上週實際前往現場,光是在「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外圍拍照,每隔 5 分鐘就可以聽到飛機從頭頂呼嘯而過的聲響。可以想像,如果要在這塊土地蓋學校,教室牆壁一定要加強隔絕外界聲響,不然很容易干擾學生上課。

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的上空,時不時就有飛機呼嘯而過。攝影:張郁婕,拍攝時間:2022.11.14

大阪伊丹機場(ITM)與關西國際機場(KIX)

大阪伊丹機場(又稱「大阪國際機場/空港」)最早建於 1939 年,隨著日本在 1970 年舉辦大阪萬國/世界博覽會,距離萬博會場很近的大阪伊丹機場直接升格及國際機場。

原本大阪伊丹機場所處位置就鄰近住宅區,方便歸方便,隨著機場升格,每天起、降落的班次數量不能同日而語,而引發當地居民反彈。

最後其中一種解決方式,就是填海造陸蓋了現今的大阪關西國際機場(KIX),將國際線都轉移到關西國際機場。現在的大阪伊丹機場只剩日本國內線,空有「大阪國際機場」的名稱。

兩座機場整併成同一家公司

1994 年,關西國際機場(KIX)開港後,大阪伊丹機場和關西國際機場經歷了一段陣痛期。最主要的因素就是:大阪伊丹機場的位置比較好(距離市區非常近),以及關西國際機場初期虧損太多,所以 2008 年橋下徹當上大阪府知事後,便考慮要將大阪伊丹機場和關西國際機場整合成同一家公司。

2011 年相關法律(関西国際空港及び大阪国際空港の一体的かつ効率的な設置及び管理に関する法律)通過,大阪伊丹機場(KIX)和大阪關西國際機場(KIX)也順利在 2012 年整併在新公司(新関西国際空港株式会社)旗下。(編註:後來「新関西国際空港株式会社」這家公司又在 2015 年更名為「関西エアポート株式会社」)

當時相關作業除了將兩座機場整併到新公司旗下,原本被劃分為大阪伊丹機場「噪音區域」的國有地,也一併以「現物出資」的方式併到新公司旗下。現在成為懸案的「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所在的國有地,當時就是在這個脈絡下,跟著大阪伊丹機場一度變成新公司的資產。(編註:日文的「現物出資」,就是以非現金的有形資產作為成立新公司的資本)

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外圍圍籬仍掛有「國土交通省大阪航空局國有地」的字樣。攝影:張郁婕,拍攝時間:2022.11.14

一度處理完畢又落到手上的國有地

但整件事情沒這麼簡單。

根據曾任大阪府知事的 橋下徹的說法,原本這些由國土交通省大阪航空局管轄的「噪音區域」,近年已經陸續縮小劃分範圍,或是陸續處理掉這些土地。在大阪伊丹機場和關西國際機場整合成新公司後,國土交通省大阪航空局手上的這些土地,全部變成新公司的資產,所以國土交通省大阪航空局一度將手上的「噪音區域」全部處理完畢。

誤以為可以功成身退的大阪航空局

對於國土交通省大阪航空局來說,處理掉手上的國有地是其中一項任務,而這項任務在大阪伊丹機場和關西國際機場整合成新公司之際,也算是任務完成、可以功成身退,大阪航空局便解散了負責這項業務的相關部門。

沒想到,這塊土地一度變成新公司的資產,卻又再度回到國土交通省大阪航空局手上。

原因在於,這塊國有地緊鄰私立大阪音樂大學。大阪音樂大學有意購買這塊國有地,負責處理國有地買賣程序的近畿財務局也認為,這筆交易一定能成功。所以這塊國有地在 2012 年以「現物出資」的方式併入新公司旗下資產之後,隔年(2013)再由日本政府買回這塊地,這塊地再度回到大阪航空局管轄範圍內。

大阪音樂大學和近畿財務局談判破局

更糟的是,原本為了簡化國有地交易程序,併到民營公司旗下資產又回到大阪航空局手上的這塊國有地,最後並沒有賣給私立大阪音樂大學。大阪音樂大學和近畿財務局談判破局,讓整個狀況變得更加棘手。

假若當時不是為了這筆交易案,日本政府沒有再度買回這塊國有地的話,這塊國有地列在負責營運大阪伊丹機場和關西國際機場的公司名下就沒事了。但日本政府再度買回這塊國有地,讓這塊地變得很棘手。大阪航空局和近畿財務局急著要將這塊土地脫手,最後近畿財務局找到的「救世主」,就是森友學園。

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外圍圍籬仍掛有「國土交通省大阪航空局國有地」的字樣。攝影:張郁婕,拍攝時間:2022.11.14

問題重重的國有地賤賣案

撇開森友學園關於政治與教育理念的爭議,本身這起國有地賤賣案也是問題重重。

最早最早,大阪府豐中市野田町的這一塊被劃分為「噪音區域」的國有地,可以被道路切割成東、西兩塊。東側佔地面積 9,492 平方公尺,西側佔地面積 8,770 平方公尺。

東、西兩塊命運大不同

東側這塊佔地面積 9,492 平方公尺的土地,早在 2010 年 3 月就以 14 億 2,300 萬日圓的價格賣給了大阪府豐中市,作為市民公園。現在這塊公園的名稱為「野田中央公園」,可以直接 在 Google Map 上找到

西側這塊佔地面積 8,770 平方公尺的土地,就是現在「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所在的國有地。在 Google Map 上搜尋「野田中央第 2 公園」,可以看到「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的照片,但實際上「野田中央第 2 公園」是緊鄰「野田町中」路口的一小塊空地而已。

這是大阪音樂大學、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及原本由大阪航空局管轄的國有地位置。
這是大阪音樂大學、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及原本由大阪航空局管轄的國有地位置。
這是大阪音樂大學、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及原本由大阪航空局管轄的國有地位置。

大阪府豐中市在 2010 年以 14 億 2,300 萬日圓買下了東側佔地面積 9,492 平方公尺的土地,那隔一條馬路、佔地面積 8,770 平方公尺的西側土地,應該要賣多少價錢才合適?

7億日圓太低,1億3,400萬日圓就可以?

根據 2012 年和 2013 年日本國有財產管理手冊(国有財産台帳),按照當地地價估算的價格,西側國有地在 2012 年地價約為 8 億 7,472 萬日圓,2013 年的地價為 7 億 6,302 萬日圓。私立大阪音樂大學參考了這個地價,希望以 7 億日圓左右的價格,買下這塊國有地,卻被近畿財務局以「開價價格過低」為由遭拒。私立大阪音樂大學和近畿財務局之間的國有地收購案才會在 2012 年 7 月破局。

不然,西側這塊國有地緊鄰私立大阪音樂大學既有的校地,只要私立大阪音樂大學願意收購這塊國有地的話,他們真的是最適合的買家。諷刺的是,私立大阪音樂大學在 2011-2012 年願意以 7 億日圓收購這塊國有地,被近畿財務局以開價過低為由遭拒。近畿財務局卻在 2016 年以 1 億 3,400 萬日圓的價格,將這塊地賣給了森友學園,完全不合常理。

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的校徽。攝影:張郁婕,拍攝時間:2022.11.14

最初的契約就有問題

森友學園以遠低於市價的價格買下西側這塊國有地,已經不合常理。當時這份合約也有很大的問題。

當時國有地賤賣給森友學園的弊案能夠浮上檯面,一切都要歸功於大阪府豐中市的市議員木村真,他是最早注意到這筆交易有問題,並且讓事情登上新聞版面的人。

揭開弊案的地方議員

木村真作為豐中市的市議員,這塊國有地本來就在他的選區範圍內。對於他還有其他的豐中市市議員來說,大家都知道豐中市在 2010 年只買到一半(東側)的國有地要蓋公園,西側的國有地之後會如何處理或使用?也是市議員們關注的焦點。

沒想到等待著他的卻是,2015 年發現西側國有地架起圍欄準備動工,但土地所有權卻還是在國土交通省手上,雙邊根本還沒簽約。近畿財務局國有財産統括官池田靖給出的說法是「定期借給森友學園」,但不願公開租金為何。

國有地買賣金額原則上須公開

2016 年 6 月,森友學園終於買下這塊地。按照 1999 年大藏省(現已改為財務省)理財局長通達,從透明與公正的角度,原則上必須要公佈國有地買賣價格。但森友學園到底是以多少金額買下這塊國有地,卻沒有公佈,理由是森友學園方面的要求,「如果公佈了,會對學校營運有負面影響」。甚至連豐中市市議員的木村真或記者要求政府公開金額,只拿到「金額被塗黑」的契約影本。

也因此,木村真在 2017 年 2 月 8 日向大阪地方法院提訴,要求近畿財務局撤銷「不公開國有地交易金額的決定」,讓整起弊案終於登上新聞版面。

目前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的校園內仍留有少部分建材。攝影:張郁婕,拍攝時間:2022.11.14
目前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的校園內仍留有少部分建材。攝影:張郁婕,拍攝時間:2022.11.14
在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的後門,可以看到工作人員定期來清理而留下的一包垃圾。攝影:張郁婕,拍攝時間:2022.11.14

木村真一案全面勝訴

木村真告近畿財務局的這起官司,也在 2019 年底迎來全面勝訴。當初木村真提告時,雖然已經有媒體報導,但日本政府並沒有對外公開交易金額。在木村真提訴、「森友學園弊案」一度佔盡新聞和國會議程版面後,財務省及近畿財務局公佈了交易金額,所以這起訴訟內容便換成損害賠償訴訟。

原本一審判決結果認定,政府沒有公開降價理由是合理的,所以只部分採納木村真的主張,要求政府賠償木村真 3 萬 3,000 日圓。但二審法院認定,不管是交易金額,或是國有地降價出售的理由都是需要公開的資料,判日本政府須賠償木村真 11 萬日圓。全案劃下句點。

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校園裡的植物。攝影:張郁婕,拍攝時間:2022.11.14

寫在最後

距離 2017 年 2 月全案曝光以來,已經過了 5 個年頭,森友學園相關訴訟也幾乎都走到盡頭,只有「山重水複疑無路」,還沒見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曙光。

當時到底為什麼會以遠低於市價的價格,將這塊土地賣給森友學園?背後到底是誰指示或下令要將這塊土地賣給森友學園,甚至演變成不得不竄改公文(還有人因此自殺!)的局面?安倍晉三或是其遺孀安倍昭惠到底有沒有牽涉其中?

雖然岸田文雄說亡者已矣,沒有辦法詢問安倍晉三本人真實的情況到底是如何,但應該還有很多管道可以找出事件的真相。而不是讓整起弊案就像「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一樣,成為房間裡的大象,5 年來一直佇立在這塊土地上,卻消失在地圖上,逐漸被世人遺忘。

這是瑞穗之國紀念小學院靠近高架橋的「背面」。攝影:張郁婕,拍攝時間:2022.11.14
你如果喜歡這篇文章,或是願意支持我繼續報導日本時事新聞,希望能以每個月 5 美元/台幣 150 元的金額,定期定額贊助「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能繼續走下去。只要 透過 Patreon 定期定額支持「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就能獲得每週一篇當週國際新聞彙整(每週六定期出刊)。或是透過 Matters 單篇文章的贊助功能,讓「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能繼續走下去!
本文同步刊載於 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點此前往
 收藏本文的 Writing NFT
CC BY-NC-ND 2.0

你如果喜歡這篇文章,或是願意支持我繼續報導日本時事新聞,希望能以每個月 5 美元/台幣 150 元的金額,定期定額贊助「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能繼續走下去!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