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findout
tofindout

A dissertating me

紅豆(一)

想表達的很多,能寫下的很少。我們所生活的大時代。

第一幕

2022年12月7日,中國發布了“新十條”優化防疫政策。此時距我上次人在中國,還有幾天就足足三年。機票還是很貴,仍然不敢奢望回國。拿出一周前剛剛收到的更換後的護照,查查機票,“早點換掉過期的護照還是好的。”

繼續寫我的博士論文的proposal。

第二幕

2023年2月底的最後一個週五晚上,我已經在機場,瘋狂繼續寫著proposal。在即將登機前,登機口的人熙熙攘攘,和husband在FaceTime上視頻,突然手機顯示收到了郵件。

“誰這麼晚?⋯⋯論文正式接收啦!英國人這麼勤奮,現在是英國週六早上六點哎!⋯⋯這一堆是什麼?⋯⋯版權轉讓,好吧,這就把我寫的第一篇東西給賣了哎!”

“是這樣的啦。我們發文章也要填這些。”

“要登機啦!”

“嗯。”

第三幕

24小時以後,我已經在北京。再24小時以後,接到了爸媽,和他們逛了幾天的景點。某天送他們回酒店休息的時候,我問,“姐姐現在怎麼樣了?”

“不知道不知道。”媽媽似乎有點不耐煩。

“她過年有沒有回ss?”

“都說了不知道。”

“不如我們打個電話給姨媽?”

“不打不打。”

第四幕

晚上回到公寓。

“今天逛得怎麼樣?”

“還不錯。我問我媽我姐姐怎麼樣,他們啥也不肯說,我說打電話給姨媽,我媽也不讓。”

“哪個姐姐?”

“就是你見過的那個,在東莞的表姐。”

第五幕

今天是爸媽就要回老家了,我們在火車站廣場等著。我又問起,“姐姐現在怎麼樣了?”

“以後不要再問這個問題!”媽媽還是不耐煩的樣子。

“那就是怎樣?”

“都說不要再問咯。”她轉過身子。

第六幕

送了爸媽上車坐下,離開車還有一段時間,爸爸想下車去抽根菸。我於是陪著他下車。

“以後不要再問關於hh的事情。”

爸爸是在暗示我問他嗎?“hh姐姐現在還在東莞嗎?”我試探著問。

爸爸又吸了口菸,側過身子,讓煙不要吹到我這邊。“hh走了。你以後不要在你媽媽面前提。”

“走了?去哪裡?”

“去年走了。你姨媽姨丈去了東莞,哭得很難過。你以後不要再提。”

“你是說——姐姐過世了?”

“⋯⋯” 爸爸又抽了一口煙。

“什麼時候的事情。”

“去年過年的時候回來,就說不舒服,腿都腫了一大圈。”

“那她看醫生沒?醫生怎麼說?”

“不知道啊,過完年她就回東莞了。後來你姨媽他們接到警察打的電話,然後去了東莞。”

“警察?!——她是自殺?”

“唉唉,不能說的。”爸爸看了一樣車廂內媽媽坐的位置。 “你在媽媽面前不要提。”

“什麼時候的事情?”明知道媽媽在車內不可能聽到,我還是壓低了聲音。

“去年五一之後。”

“去年!”

“她是怎麼——走的?”

“你姨媽姨丈回來什麼都沒說,我們也不敢問。”

“那姨媽他們現在怎麼樣?”

“還能怎麼樣,就繼續過他們的生活咯⋯⋯你見到他們什麼都別提。”

“那姐姐是⋯⋯”

“病也是很辛苦的,看病又花錢。”

“她是因為怕花錢?”

“你姨媽說她要了點錢,沒要多少吧。”

“那——”

爸爸手機響起,是媽媽打來。“你不要再提這事。”爸爸再次叮囑。“行行,就抽完了。”掛了電話,“行了,我上車了,你回去吧。”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