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脑
歪脑

歪脑是为讲中文的年轻一代度身定制的新闻杂志。歪脑以鼓励独立思考为本,力图为观众读者提供另一种看世界的眼光。歪脑欢迎坦诚的对话,希望建立起一个多元、真诚、安全的线上社区,碰撞出无边界的知识江湖。 www.wainao.me

被骂到下架的澳洲性教育书:我们专访其亚裔作者,聊性、禁忌和她收到的威胁

去年七月,在澳洲各中小学结束假期陆续开学之际,一则消息震惊全国:由知名作家Yumi Stynes与青少年性教育专家Melissa Kang医生在五月共同推出的儿童性教育图书《欢迎来到性世界(Welcome to Sex)》,被澳洲著名连锁折扣超市品牌Big W宣布下架。Big W表示,在图书上架后,公司接到多起顾客对图书内容有异议而霸凌店员的事件,最终决定将图书下架,但顾客仍可继续在其网站购买该书

原文刊载于歪脑

文|戴书
原文发布时间|02/28/2024

作为澳洲最深受尊敬的华裔医生之一,Melissa Kang没有想到,她参与创作的一本儿童图书,竟然会遭遇被下架这样的事。

去年七月,在澳洲各中小学结束假期、陆续开学之际,一则消息震惊全国:由知名作家Yumi Stynes与青少年性教育专家Melissa Kang医生在五月共同推出的儿童性教育图书《欢迎来到性世界(Welcome to Sex)》,被澳洲著名连锁折扣超市品牌Big W宣布下架。

Big W表示,在图书上架后,公司接到多起顾客对图书内容有异议而霸凌店员的事件,最终决定将图书下架,但顾客仍可继续在其网站购买该书。

消息一出,《欢迎来到性世界》这本书也受到了大众的关注。实际上,《欢迎来到性世界》已经是Yumi和Melissa就青少年性教育议题的第四次合作,在这之前,两人还推出了《经期欢迎你(Welcome to Your Period)》《欢迎了解性同意(Welcome to Consent)》《欢迎了解你的胸部(Welcome to your Boobs)》这三本书,为青少年解答他们对经期、约会交往以及青春期身体变化的相关问题,在持续得到家长和青少年读者好评之后,才推出最新的《欢迎到性世界》,意在为青少年解答他们对性行为的疑惑。

然而,保守团体批评,《欢迎来到性世界》的内容过于露骨:书籍不仅罗列了各种性姿势,还介绍了“指交”、“肛交”、“性愉悦”等概念;此外,《欢迎来到性世界》的内容不仅限于异性伴侣之间的性行为,还向青少年普及同性伴侣的性行为和性愉悦。

《欢迎来到性世界》推出后,一些长期在跨性别议题上持保守态度的团体对该书进行了猛烈抨击,指书籍有“诱奸(grooming)儿童”的嫌疑,要求各大商店下架该书;一些反对人士不仅到商店霸凌店员,还在社交媒体上对身为作者之一的Yumi进行辱骂和骚扰,而身为亚裔的Yumi也收到了许多带有种族和性别歧视字眼的短信,甚至死亡威胁。据《卫报》报道,7月23日,一名23岁的男子因涉嫌在网上向Yumi发布威胁,被警方起诉。

在保守势力的攻击下,一些书店和支持性教育议题的读者发起行动声援《欢迎来到性世界》。在悉尼设有分店的纪伊国屋书店开设“那些他们想禁止的书”专柜,除《欢迎来到性世界》外,还展示了《使女的故事》、由伊朗漫画家创作的《我在伊朗长大》等曾深受争议的经典书籍。在亚马逊网站,《欢迎来到性世界》在七月下旬成为澳洲最畅销的书籍,一度打败同期出版的美国华裔作家R.F. Kuang的《黄脸(Yellowface)》。

Melissa是一名专攻青少年健康的家庭医生,更是自1993年起担任澳洲著名青少年杂志《多莉(Dolly)》旗下的”多莉医生“栏目的主笔,为去信的小读者解答对青春期与性的疑惑与烦恼,一直到该杂志2016年停止出版时才停笔。

作为澳洲版的“知心姐姐”,Melissa目睹了澳洲过往二十多年在性教育上的变与不变。为何经历过同性婚姻公投、重顿政坛的MeToo运动的澳洲,性教育仍是一个令人忌讳的话题?从澳洲的例子来看,实现全面性教育,究竟还有多远?歪脑记者为此与Melissa进行了一场专访。

从生理课到“尊重关系教育”,澳洲学校性教育的进化之路

令人深思的,是这场争议恰恰发生在澳洲长达两年多的“性同意教育”运动之后。这场由年轻澳洲女性主导的运动,不仅被视为是导致在澳洲执政九年的自由党在2022年输掉联邦大选的原因之一,还推动了澳洲课程改革,将“性同意”教育纳入中小学课程必修内容。

在澳洲,性教育的内容主要通过体育与健康科来传授,但具体怎样教,并无硬性规定。根据澳洲的教育体系,全国课程机构会就学校科目课程标准推出指引,以保证全国教育方针和方向一致;各州的教育部在认证全国课程机构的指引后,会根据各州情况稍作调整,但具体操作方式,还要看学校的具体安排,而最为普遍的方式就是学校会为十年级的学生安排一节课,主要讲授青春期生理变化、安全性行为等知识,有的学校会选择邀请嘉宾来授课,也有学校会选择分开男女学生授课。

近年来,这种只讲“硬知识”的性教育在国际教育界受到批评,专家认为,除了这些生理知识,向青少年传授“尊重关系教育(Respectful Relationship Education)”也是至关重要。根据澳洲各州教育部网站定义,“尊重关系教育”指的是培养学生认识性别、世代、年龄、文化等因素对人际关系交往的影响,从而学会尊重别人,妥当地与别人交往。防止家庭和性别暴力的活动组织和教育人士认为,尊重关系教育是预防家庭和性别暴力的第一手段。在2017年到2019年之间,昆士兰州就与反对性别暴力组织Our Watch合作,在小学全面推广尊重关系教育。

在尊重关系教育中,性同意教育是必不可少的一环。性同意指的是参与性行为的各方在有能力做出选择的情况下,自愿选择参与性行为,也是通俗说的“yes means yes”。在澳洲,性同意的概念发展一波三折。2013年,当时18岁的悉尼女生萨克森·穆林斯指自己在一所酒吧后巷被一名年轻男子性侵,该男子最后背叛五年监禁,男子不服上诉,二审时被判无罪释放。庭审的争议在于穆林斯是否在双方发生性行为之前和期间给予同意——穆林斯指她当时一直都在拒绝进行性交,但该男子坚持并没有听到穆林斯拒绝。在穆林斯与一种法律人士的推动和呼吁下,2022年,新州进行法律改革,表明性同意必须要是“肯定的(affirmative)”,即必须双方说yes,才能算同意,而不能再是先默认对方同意,除非对方说不。除了新州,维州和首都领地均进行相关法律改革。

与此同时,年轻人对性同意教育的呼吁在澳洲掀起了新一轮改革。2021年,23岁的香奈儿·康托斯和朋友外出时,回忆起在私立中学读书时,她曾被性侵的经历。然而,在事情发生之后,康托斯并没有意识到那是性侵,直到两年后在学校的性教育课程中学到”性同意(sexual consent)”这个概念,了解到在发生性行为之前和过程中,参与性行为的各方在有能力做出选择的情况下,自愿选择参与性行为,双方才算是达成“性同意”,康托斯这才明白,两年前的性行为其实时性侵。

康托斯随即问起身边朋友,发现大家在中学期间均有过被性侵或性骚扰的经历。在社交媒体上发起征集,呼吁曾在校园时期遭到性侵的人们讲述自己的故事,征集发起短短一周内,就受到了超过四千条分享。康托斯认为,若学校尽早教导“性同意”这一概念,就可以减少和预防校园内的性侵事件,于是她发起了“教我们性同意(Teach Us Consent)”运动,至今收到了超过四万四千条签署。2022年,澳洲联邦政府宣布,将会把性同意教育纳入从学前班到十年级的课程大纲,该课程大纲在2023年全国实行,并在2023年向康托斯的“教我们性同意”机构拨款350万澳元。康托斯在2022年入选BBC的全球一百位杰出女性榜单。

在性同意运动引起全民讨论时,Melissa和Yumi也开始了他们以性教育为主题的创作之旅。从1993年到2016年,Melissa作为多莉医生的主笔,为无数澳洲青少年解答有关青春期的疑惑;而Yumi则是著名作家与女性话题播客主持人。一次机缘巧合下,Melissa担任Yumi的节目嘉宾,两人在节目内外就青少年性健康与教育问题进行讨论,Yumi正好在和出版商讨论创作以青少年为观众的性教育图书,于是她邀请Melissa加入。

一番讨论后,两人确定以“经期”为图书的主题。“(经期)是一个非常普遍的问题,也是一个受忌讳的话题。人们不谈论它。即使在现代澳大利亚,人们仍忌讳它。”书的内容大多仍采取问答形式,穿插大量Melissa和Yumi采访的青少年的观点,再加上色彩斑斓的配图,《经期欢迎你》在2019年推出后,就受到广泛好评。2021年,在“性同意”运动的影响下,Melissa和Yumi开始创作《欢迎了解性同意(Welcome to Consent)》。

在这之后,Melissa和Yumi又创作了《欢迎了解你的胸部》,而这个主题来自出版商的提议。Melissa表示,在担任多莉医生期间,她也曾收到不少来信询问有关胸部的问题,“尤其是关于乳房和乳头。”

而《欢迎来到性世界》则是Melissa一直以来最想写的一本。自从她从事青少年健康医学研究以来,她就希望能够写一本解答青少年在性方面的疑惑的书。

“所有研究得出的证据表明——我们在谈的是过去30年、40年的研究,这些都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指导方针、世界卫生组织的政策和声明——性教育需要从小开始,尤其是在学校的时候,从幼儿园开始,或者从入学的头一两年开始,”Melissa说。“这并不意味着你要讲性,而是要讲人与人之间的尊重、自主思想,了解身体的不同部位以及正确的用词。当然了,随着孩子们的成长,当他们开始经历青春期、体验这些新的感觉的时候,你可能就会开始更多地谈论性本身,以及性的来源是什么。”

然而,两人没想到的是,原意是解答青少年对性的疑虑的《欢迎来到性世界》,却遭受了中伤与诋毁,甚至作者受到了死亡威胁。

人们真的只是害怕谈论性吗?

“如果性是这么棒,那为什么对这个话题难以启齿?”在《欢迎来到性世界》的第一章,Melissa和Yumi设计了这个问题,并向她们的青少年读者解释,事实上在很久以前,性并不是一个难以启齿的话题,但如今,”谈论性,甚至谈论性这个想法,对可以让一些人产生不好的感觉,像是羞耻、害怕、别扭或者尴尬,“两人写到。”我们从家庭、文化、宗教和社会中继承了有关性的强烈想法。”Melissa和Yumi继而解释,有些人觉得性是私人或神圣的话题,担心公开讨论性会冒犯他人或自己;有些大人担心若孩子听到性相关的话题,他们就会失去天真;有些人没法承认,性是可以使人愉悦,性本身也很自然的行为。Melissa和Yumi也向青少年读者解释,了解性并不会让你在还没做好准备的时候,就立即发生性行为。

而面对作为成年人的歪脑记者,被问到如何看待《欢迎来到性世界》所引起的争议时,Melissa认为,即使在相当进步的西方社会,一些人还是对性持有恐惧。“社会上很多人都认为,让年轻人谈论性、性行为和他们的身体是不恰当的,”Melissa说。“还有一部分人认为,谈论性是可以的,但是不能在他们这么小的时候谈论。”

但归根到底,Melissa认为,这恐惧与父权社会的本质有关:为了维持父权社区和社会,人们有意识或无意识地抑制女性的性欲。“如果这本书只讲男孩——尤其如果只讲异性恋男孩——我不认为它会引起同样的反响,”Melissa说。“我认为这本书之所以引起如此大的争议,是因为它讲到了女性的性愉悦,提到女性的性欲。”

不过,Melissa强调,如今在澳洲反对为青少年提供全面性教育的人士只是少数,然而这些群体通过社交网络、保守媒体等渠道,将他们的声音放大。“我认为大部分人都支持性教育,但他们并不想讨论性教育这个议题。讨论这个话题会时,我们会感到害羞。我认为这与性别有关,与承认女性有权利获得相互的、双方同意的——无论她们选择了谁,只要双方都同意——和愉悦的性体验有关,”Melissa说。“(但是)人们对这有意见,我不太确定为什么(他们会觉得)这会导致失去权力,从而感到恐惧。”

尽管在保守的成人眼里,性是会教坏青少年的“坏果子”,但对于身心正在发生变化的青少年来说,性是个贯穿他们青春期的元素——毕竟,就连青春期的来由,也是与性激素有关。

从事“多莉医生”20多年的Melissa说,她被青少年最常问到的问题,不是成人想象中的各种与性相关的问题,而是:“我正常吗?”

“很多青少年会经常关注和比较自己和别人,从他们身体的变化——尤其是青春期期间发生的变化,这是最常见的话题——到任何方面,”Melissa说。一些青少年也会在这段期间产生一些感觉和想法,也因此会对自己产生“我是否正常”的疑问,继而去信多莉医生。“在性方面,最常见的问题时身体的感觉,医学上我们称之为性兴奋或者性吸引力。这些感觉可以是生理上的感觉,即性唤起;但也可能是情感上的吸引,性方面的吸引。”

Melissa的父亲是马来西亚华人,是第四代移民,而她的母亲是白人。在融合文化中长大的她深知西方与东方文化的差别,尤其是在培育青少年上。“我从我父亲的文化背景中了解到,他们对长者有一种尊重和敬畏,非常以家庭为核心,是一种集体主义的思维方式。”而她的澳洲白人母亲所来自的西方文化注重个人主义,“你有权做你自己,有权做你想做的事情。”

尽管文化上存在差异,但Melissa认为,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的青少年,他们在青春期面对的挑战都是相似的:在青春期发育时,他们会开始在意自己身体和情绪上的变化,他们会开始比较自己与他人的不同,而这些变化是青少年成长发展的正常和健康表现。“那些我在工作上接触过的青少年——尽管他们来自不同文化背景——他们都和他们所在的社区相连接。也许他们的社区在优先家庭还是个人的价值观上有所差异,但我们每个人都是和社区相连的。无论这些青少年来自怎样的文化背景,他们都必须经历寻找自我、寻找自己在这个世界的位置的过程,”Melissa说。

性教育也不只是”性”

在此次禁书风波中,同为亚裔的Melissa和Yumi的种族身份也受到了保守人士的攻击。尽管风波影响巨大,但Melissa说,她对澳洲未来的性教育发展仍保持乐观。

“澳洲性教育的发展就是,停滞不前,然后有所发展,然后又停下来了,之后又有所发展,然后又停下来了,之后又有所发展,”她说。”然而一直以来,仍有倡导者不断推进议题,仍有人继续推出研究,指出为何全面的性教育有效。”

而让她额外感到鼓舞的,是近年来,在教育界之外,澳洲出现了像塔姆、希金斯、康托斯等年轻女性或走上街头,或在社交媒体上勇敢发声,呼吁政府将性同意纳入法律、废除噤声性侵幸存者的条文,为学校性教育增加拨款,又走进学校,与校方一同推动全面性教育的教授。“我的职业生涯中,我相信这是我第一次见证有这么多年轻人走到一起,说,‘这就是我们的要求’。这让我看到了希望,”Melissa说。“我认为很多社会变革都发生在年轻一代身上。这也是我喜欢和他们一起工作的原因。因为他们是那种勇往直前的人。”

不过,Melissa也承认,目前受到大众和媒体关注的性教育倡导者均为白人女性。她强调,少数族裔的女性也在积极参与推动性教育,比如在与新州超过150间学校有合作、为学校提供性同意课程的“性同意实验室”,就是由两名亚裔年轻女性Angelique Wan和Joyce Yu共同创立的,“性同意实验室”在2023年获得了政府110万澳元的研究经费资助。Melissa也指出,她在撰写《欢迎来到性世界》一书时,受访的不少年轻人就是来自多元文化社区。她希望媒体能够多给予这些来自多元文化背景的年轻人应有的关注。

相似的问题在席卷全球的#MeToo运动也有所体现。“Me Too”本来是由非洲裔美国活动人士和青少年工作者塔拉纳·伯克在2006年提出。当时,伯克接触了在遭受性侵后失声的少数族裔少女,再加上自身的生活经历,让她萌生了创立鼓励少数族裔的性侵幸存者互相支持的社会运动的念头。2017年,好莱坞女演员爱丽莎·米兰诺在推特上使用了“Me Too”这一标签,鼓励曾经性暴力的女性说出自己的经历。在伯克的自传中,她提到发现“Me Too”在推特上热搜后的那一刻,自己就像是经历了天崩地裂一般,觉得自己为少数族裔女性创立的口号,被身处社会顶层的白人女明星盗用,自己也被强行夺走声音。性教育虽然以“性”为核心,却并不止步于性。

歪脑网站
歪脑Instagram
歪脑Youtube
歪脑Facebook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