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炉weiluflame
围炉weiluflame

围炉,大学生思想、经历的交流平台。以对话为载体,发现身边有意思的世界。 香港大学|上海纽约大学|复旦大学|香港城市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 | 清华大学 | JointU综合联校 | 哥伦比亚大学

人物特稿 | 启发自我意识与生命力量:我与你与“她"

杨悦 Jane, 青年艺术家与创作者, 武汉大学传播学硕士,曾在台湾艺术大学交流学习。认识Jane,是在围炉读者群偶遇Jane在寻找女性身体摄影项目的参与者。她的报酬方式:金钱,以物易物,免费作品保存建立长期私人关系等等的报酬方式新奇有趣。艺术家又是一个在人间烟火与灵魂生命中游荡的角色,把疲于生活的人们说不出的话表达在作品里,多么神秘又吸引人靠近。对我来说,Jane “一抹红唇无关悦己者"的灵气与自信非常打动人。中文世界里似乎“男性视角”的女性与“反男性视角”的女性描述居多,脱不去被看的他者身份。一个人,做一个原生性别为女性的人:通过Jane的表达与艺术创造, 我们可以看到生命震颤的信心与灵魂呼唤!

Grace = G

Jane = J

G | Jane为何选择多元的媒介呢?

J | 其实每一种不同的艺术表达的方式,所展现的艺术空间、意义阐释、和表达语境都是不同的。比如说影像,它更多是通过一种视觉性的互动去引发你的联想与想象,这和诗歌这种单纯的文字带来的想象、感知和思考是非常不同的。但如果把它们结合起来,将会是一种非常强大的力量。

G | Jane会关注什么社会议题呢?

J | 总体来说,我对各类社会议题都有关注,但更多集中于对于弱势群体生存状态的追踪。因为我是女性,我自然会更多地关注女性群体相关的社会议题。目前来说,我聚焦于女性身体的观察与创作,挖掘女性身体在社会、文化史中变化的符号印记及其与特定语境下的权力结构的关系。因为我越来越多地观察到女性身体所受到的种种显性与隐形的压迫,即便是接受过良好教育、有着较为开放的生活空间的现代女性,也在持续地受到这种被隐藏或忽视的权力的影响。我们的身体被社会规范和习俗所捆绑和劫持,但我们有时却无能为力,甚至更多女性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处境。事实上,这是一个复杂的历史遗留问题,如果不通过跨学科的综合视域去观察和分析,恐怕也很难究其根本。我其实也正在通过阅读和创作去探索现象背后的一些根源,尽管我所能觉察的也只是冰山一角;而因果框架的复杂性也常常将我导向新的困惑。

作为女性,就我最为真切与直观的经验来看,身体其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它是一个集成了极其复杂的社会、文化装置的微观权力场域。社会化过程即身体的规训过程。无论是原生家庭的成长历程、规范化的学校教育经历还是更为复杂的社会场域中与多元主体的持续互动都直接或潜在地影响着我们对于自己身体的感知、态度与观念,并显现于社会交往与自我展示的过程中。某种程度上来看,我们越多地去感知、了解自己的身体,我们也能越多的去了解我们所处的特定历史语境、具体的社会与个体的互动关系以及施加于我们自身的权力结构。对我而言,这也许是一个不错的开端,一个有趣的切入点,指引我去有意识地整合现有知识框架、方法体系和多元的表达方式。

此外,我比较关注LGBT群体的境况,尤其是基于跨文化视域对于中国大陆的观察。但目前我对于中国大陆LGBT群体的观察与介入也相对有限。事实上,从自我认同角度来看,我就属于双性恋(Bisexual)群体,比较尴尬,属于相当边缘化的群体,即便是在亚文化群体话语相对强势的西方,这一群体也并没有得到充分的理解与关注。双性恋的分布或许比我们想象的要更为广泛,许多人由于社会规范的胁迫隐藏了这一身份,或者因为幼年、青少年时期恰当的性教育的缺失而不具备性倾向探索的意识。因而他们往往生活在身份与自我认同的巨大冲突与痛苦之中,加之缺乏亲密关系中的真诚交流、家庭与社会支持,他们持续生活于自我压抑之中。而从社会统计来看,这一群体往往也有着相当高的自杀率。显然这绝非偶然。无论是家庭、学校、社会还是更大范围上的制度、文化环境都深刻地影响着他们的生存状态。尤其是在适婚年龄,他们不断被强行推入到传统的家庭结构当中,这往往会加剧其内在冲突。这也是为什么我近来也在关注中国大陆多元家庭理念的萌芽与发展。

而我的艺术创作(我把它定义为行为、符号与意义的联结历程),无论是文字、影像、声音装置还是即兴表演,都会尽可能围绕这些主题展开。首先是女性主义视域下女性身体的呈现与表达,其次是LGBT群体的赋权。我希望基于新的媒介技术、藉助多元的艺术形式,创造性地呈现一些被忽视的重要社会议题,推动这些相对弱势或边缘化群体的话语生成,进而获取更多改变其自身和所处社会环境的可能性、资源和力量。

G | 你刚提到「身体与权力结构」,这个权力结构是指社会中特定的权力构成吗?这里的「权力」是指主导性的社会规范还是政治意义上的权力?

J | 这里提到的权力结构主要是指父权结构(Patriarchy)。但如果我们仔细去分析父权结构和制度、文化、社会规范以及长期被误读为中立的技术彼此之间的互动关系就会发现,它们彼此并非相互孤立,而是盘根错节、无可救药地深深交融在一起。这是值得我们更进一步思考的另一个问题,但也更为复杂。

从活生生的经验层面来看,我们的身体从出生那一刻开始就在遭受权力的指控、包围,甚至监禁与操纵,而这一过程被精致细密地潜藏起来,编织于制度框架与主流话语之中。比如说女性,你究竟要不要留长发?要不要穿bra?甚至说具体到要不要特定风格、款式的内衣?这些看似微小、不经意的选择其实都会受到主流审美意见的影响。但如果我们更进一步思考,这些审美尺度究竟来自哪里?大众文化的这种话语来自于哪里?我们或许会从另一个视角管窥女性身体议题的复杂性、它与社会环境的互动过程以及藏匿于浮冰之下的与层层嵌套的权力结构之间的内在联系。

与女性生命连结

J | 多数时候,我们为这样的一种主流的话语意见所胁迫,这常常是无意识的。然而它却成逐渐成为嵌入我们深层价值与意识结构的无意识与潜意识,并最终显现于行为之中。我们自以为的我们之所“是”,其实就是诸多隐形暴力彼此交织、渗透、化合作用下所形成的脆弱居所,甚至连我们的自我意识也难跳脱这一宿命。大陆汇聚了多元化的行动场域,它们彼此勾连、对话并在新场域诞生的期待中酝酿异质化生命的爆发期。就女性主义相关的运动来看,大陆其实也潜藏着诸多暗流、升腾的夜火——力图奔向独立的女性正势如破竹,在文教、艺术创作等领域逐渐崭露头角。尽管当前的政治语境、制度建设、经济领域中不对称的权力关系仍深刻形塑了其自我意识、认知边界、价值体系与具体的行动导向,从《玩偶之家》与《伤逝》之痛中出走的女性仍竭尽全力突出重围,扼住命运的咽喉,将未来中国、乃至全亚洲、全世界女性群体的愿景与自身的生命轨迹紧紧连为一体。当然,面对各方层出不穷、汹涌而来的压力,她们也常无可奈何地陷入一种持续的政治抑郁。这种阴郁笼罩在所有先驱者的精神与生活空间,并驱使他们以更强大的力量冲破重重封锁,奔往理想之地。

所以我想以一种别具一格的方式与她们联结,与她们对话。而《听一朵花开的声音》这个项目便是一次小小的尝试。项目发起并传播开后,我陆续收到了许多回复,并和各个空间、教育背景、社会阶层的女性建立起了深度沟通的渠道。事实上,我并没想到这这个实验性质的项目会受到这么多的关注并得到这么多的响应和支持,可能真的有些超乎预期了。但与此同时,我也感受到项目实操中不得不面临的困窘:首先是你需要一定的资金来支持影像的拍摄、后期、包装与传播;再者要有系统化的一个框架来推动项目的具体运作与落实;最后就当前互联网语境下大家的认知、行为模式来看,注意力涣散已成为最为致命的症候——你很容易被各种眼花缭乱的新奇事物所吸引,但与此同时,过两天又忘记了。因此若要从实践层面落地这一计划,我不得不每过几天就去提醒申请者,让他们记得自己曾经申请并初步参与过这样一个摄影的项目,从而使其保持一定程度的专注度。并尝试使其体悟到,作为新时代的女性,如果连一个小的愿景都无法达成,宏观领域的结构性反思、重建工程,她们依然无权参与。而在这个影像创作项目中自愿留下来的,那一定是对女性生命史、受难史有着痛彻心扉的感悟的,那她的生命本身也一定很有质量。

性, 感官与自我意识

J | 再者你提到「身体与权力」,这一话题Michel Foucault(傅柯, 大陆译:福柯)其实谈过很多次。无论是在《规训与惩罚》(Discipline and Punish)还是在《性史》 (History of Sexuality)都有涉及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无论在社会这个公共空间,还是在家庭这样一个私人领域,如何展示自己的身体,很大程度上会受到社会外部的强制性规范,而大众文化本身则常常是一个装饰华美的、处于流变中的载体。正如福柯在《性史》提到传教士体位,基督教对于普通民众日常性生活中的体位选择也起到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当然,许多虔诚的基督徒也表示了对于该断言的极度不安与愤慨。

那我们现在呢?AI即将替代几乎所有非创造性领域职业的21世纪呢?我们的性观念是否有了根本性的变化?诚然,多元、异质化的社交媒体的兴起给了我们更多的联结与交往的机会,花样百出的色情网站给了我们象征性的自我宣泄更多可能性的通道。就世界知名的色情网站pornhub来说,其分类之详尽、内容之丰富、性别关怀之体贴是中世纪传教士们无法想象与理解的。当然,他们最好也不要接触到,因为新式的二次元的性爱方式已经让人大跌眼镜。他们已逐渐厌倦真实的性爱关系,对于肉体与感官的刺激有了不同于上一代的认识与期待。他们对性已经厌倦了吗?不。他们情愿秘密地在地下写色情小说,或者对着约炮对象的手机发送高潮时淫浪的呻吟。这样似乎就可以实现对于上一代性爱关系模式与方式的背离与超越了。仅仅是如此吗?或许亚文化群体在长期浸淫于二次元文化符号之后,已然将自我投射为一个超真实的、由符号拼接、包裹的一个流动性的主体,其快感的生成并不再遵循旧有的方式与规律,而更多受到多元符号体(超真实符码混合的超真实)的诱惑,甚至迷恋上BDSM等「非正常」的性爱方式,有些甚至达到了所谓的「变态」的程度。他们究竟怎么了?或许我们需要尝试去理解这一群体自我意识的流变过程及其主体的建构过程。








系列影像作品「Strokes of Light」

采访的过程中,Jane 对自我意识,女性群体的探索与理解常常让我联想到“水”:好似我的指尖触碰到水流,掌心感知到拍打,源源不断。我想Jane娓娓道来的生命经历与创作发想是滋润的,而不是爆发的,引用Jane说“身体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但“女性”不是泪水下的叹息那么简单决断的议题, 而是需要长时间理解,讨论和参与的生命经历表达与叙事。互联网时代总是让人有“孤岛”式的自嘲,就像Jane提到尝试《听一朵花开的声音》的经历,大量的资讯消息如洪水将你我好不容易连接的手分开拉远,忙碌的生活让我们最终走失在各奔东西的路上,而对个人,群体,女性的关怀是散不开的生命历程与力量!

(本文文字内容可能同时在个人公众号刊登,因作者为同一人而无需授权)

撰文 | Grace

审稿|李文轩

图 | 来自Jane

微信编辑 | 吴雨洋

matters编辑 | 蔡佳月

围炉 (ID:weilu_flame)

文中图片未经同意,请勿用作其他用途

欢迎您在文章下方评论,与围炉团队和其他读者交流讨论

欲了解围炉、阅读更多文章,请关注本公众号并在公众号页面点击相应菜单栏目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