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月
午月

因為生命是音樂 死亡是聽

[食記]-臺北市大同區|143POLARIS

這家咖啡已經俘虜我一年多啦,今天就來為他打個call吧!!

今天終於要來為開啟我每個早晨的唯一開關打call啦!!

就是它

這家店的名字叫做143POLARIS,位於臺北市大同區延平北路一段143號。

我和這家店結緣於2021年新冠肺炎疫情大爆發的時候。
彼時身為首善之都、政經中心的臺北市因著政府所頒佈的三級警戒,也為著來勢洶洶而人心惶惶的新冠肺炎,而成了一座杳無人煙的空城。

而這家小店卻像是在大戰之後的焦土上所迸發出的新生幼苗,昂首對著戰火不再的晴空,舒展開了它的第一片葉子。

這是剛開的時候

彼時的我也因著疫情在批發市場內所留下的各種後遺症(場域人員進出無法管控、各業者員工名冊闕漏以及疫苗施打率低.............),而忙得焦頭爛額。

依稀記得,那是在某個眼見交件期限就在眼前,手裡的代辦事項還是一大堆,只能眼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而需要處理的事卻越疊越高的午餐時間,我毅然決然的扔下了手裡那些職工名冊和疫苗施打情形,拎著錢包手機踏出了辦公室。

如果不吃飯和吃飯都將因為做不完而捱罵,那不如先讓我吃個飽飽的斷頭飯吧。

吃飽饜足走回辦公室的路上,這家裝潢清雅氣氛溫馨的小店就這麼映入了我的眼簾。
而在我走入這家店的同時,這家店也就這麼走進了我的生命裡。

現在我沒有他不能活啊

甫踏進店內,最先撞入眼簾的便是那一幢靠著牆,擺滿咖啡豆的櫃子。

「其實咖啡豆的保存是很需要條件的。」老闆這麼說:「所以我一開始是希望能定期而小量的供給手沖咖啡愛好者咖啡豆,讓他們能夠不用自己營造咖啡豆的保存條件,也能享受到最棒的手沖咖啡。」

轉過身,擺在結帳台旁倚著窗子的,便是這家店的鎮店之寶。

店裡所有咖啡都是它烘出來的

老闆的技術承襲自日本人,店裡所有的咖啡豆都是使用日式直火烘焙法。
「要使用這種工法,在烘豆之前一定要先把豆子挑過。」見我饒有興味地盯著鎮店之寶,老闆這麼解釋著:「豆子只要烘過,就很難看出他的好壞了。而要是不把壞豆先挑出來,良莠不齊的豆子所煮出來的咖啡會讓人頭暈心悸的。」

把圖片放大

近一些看,這台機器是自動式的,欽下旋鈕後便會在瓦斯爐上旋轉起來。偶爾會有些火星隨著旋轉著的氣流噴濺而出,像一顆咖啡香氣逐漸濃郁的風火輪。

「這台機器也是歷經了一番辛苦才來到這家店的啊。」
原來,老闆學藝的那家店裡也有這麼一台機器。只有這台能夠架在瓦斯爐上烘豆的機器,才能烘出日式直火烘焙的靈魂。
老闆在學成自立門戶之後,在台灣各地四處尋訪,都找不到這麼一台看起來結構不算複雜的機器。後來問到了鐵工廠,請他們依樣畫葫蘆,成品卻總是差強人意。
就連回到這家機器的大本營--日本,依然是巡遍不著。

後來某一天,下班後的老闆就和下班後的大家一樣,滑著youtube放鬆。
這時,一個咖啡豆烘焙的教學影片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那是一部日本人拍的影片,主角是個家庭主婦,而她所使用的機器可不就是老闆朝思暮想的烘豆機嗎?
影片下方有個連結,正是那家販賣機器的公司網站。

事不宜遲,老闆立刻用日文寫了封電子郵件,把他想開店,對這台機器卻遍尋不著的始末都交代了一遍。
那家機器公司的老闆也很快就回信了。只是聊著聊著,那人卻突然問他:「你說你是在台北,那你知道位於XXX的XXX嗎?」
位於XXX的XXX正是老闆的前東家。那人聽了這個答覆,先前的積極卻一掃而空:「那我不能賣給你啦。」
原來老闆的前東家正是那家機器公司老闆的公子,雖然父子倆因為理念不合而已經好久不往來,可再怎麼不往來也不可能為兒子的競爭對手提供生財工具啊。

這件事後來傳到了老闆的澳洲朋友耳裡,朋友自告奮勇地說:「那有什麼好難的。」
他也寫了封信到日本,說他是個澳洲人,想要自己在家裡烘豆子。
於是這台機器就先從日本旅行到了南半球,再從南半球飄洋過海,從此定居在老闆的店裡啦!!

說來有些慚愧,老闆的店裡有這麼多種品種不同、烘焙程度各異的豆子,我卻只喝過,也只獨鍾他們家的招牌黑咖啡。
我一向是個黑咖啡的熱愛者,而又以深焙的咖啡最深得我心。
從我大概高中左右的年紀,每個早晨一杯黑咖啡便是一個我開啟或忙碌或悠閒,或精彩或慘淡的一天的唯一開關。
無論在不在家,舟車勞頓或是安逸閒適,需要早起實習、幫忙農活到現在的巡市場,或者能夠無所事事睡到自然醒的假日,早晨的一杯黑咖啡都是我喚醒靈魂,讓自己準備好去面對這個再一次到來的、相似卻相異的生活的重要儀式。

只是從高中到現在,這將近十個年頭間,我也從即溶喝到掛耳式再喝到便利商店,最後是星巴克的冷萃。
這些歷程總有這樣那樣的缺憾:香味足夠了卻苦澀太甚、苦澀恰好者入喉餘韻不足,好不容易苦澀和餘韻琴瑟和鳴其樂融融了,香味卻受不了他倆跑了,族繁不及備載。
而這家店的冰招牌黑咖啡,卻總能在每個早晨,再讓我驚喜一次。

初入口,最先感受到的自然是冰,口腔裡的溫度驟然下降,卻也讓我的精神瞬間提升。
緊接而來的是深焙所帶來的苦味。
純粹而帶著巧克力、焦糖香氣的苦味,是烘焙過程中梅納反應的產物,也是咖啡豆帶著植物氣味的生澀柔嫩在經過火焰的煅淬之後,所激發出來的堅忍剛強。

我曾經滿是驕傲的把我的愛啡(?!)推薦給同事,換來的評價卻是:「這豆子焦了吧!!」

可如此的苦卻是如此的謙遜而柔和,像是個飽經風霜、閱歷豐富的老者,不驕狂不張揚,卻仍以一種令人難以忽略的氣場,君臨我剛睡醒的味蕾,也深深的刺入我的靈魂,在被如此濃烈純粹的苦味狠狠的震撼教育之後,也只有像是劫後餘生般的愉悅,能夠再一次拯救我的味蕾。
每天臨睡前看著冰箱裡滿滿當當的招牌黑,想著明日早晨又能再次感受到那種像是如雷擊一般撼動靈魂的深邃美味,便總能帶著笑容入睡。

[後記]

這家店的名字叫做143polaris,命名由來可以拆成兩個部分:143是這家店在行政區劃上的座標,而polaris則是指北極星。
老闆在開店之前,曾經當過海軍。而在航海時,北極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方向指標。
老闆希望polaris能夠引導他們,能讓他們長久經營順利,也期許這家店能夠是一個讓還在找尋polaris的人們好好休息充電的地方,讓人們充飽能量,繼續尋找屬於自己的polaris。

在天文學上,北極星之所以能夠成為北極星,是因為他恰好站在了地球的自轉軸上,就北半球來說,所有的恆星都像是繞著北極星轉動。
在這家店開幕的這一年間,因為我對於他們家冰招牌黑咖啡的狂熱(?!),讓上班對我來說有了另一個企盼(可以買咖啡啦),也因為這家店,讓我認識了好幾個同在我們辦公室附近工作,卻從未有過交集的人。
而喝著他們的咖啡,也讓我在這一年裡寫出了一篇又一篇的每週一礦,完成了一個又一個的挑戰,也慢慢的開始實現起了我的夢想。
143polaris除了讓我想起了我自己的北極星(寫作),而也讓所有靠近他的人,都圍繞著他轉了起來。

真真正正的,成為了所有踏入它的人們的北極星。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