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加豆
東加豆

我的名字叫東加豆(香港-廣東話) 是在家工作的自由人。這些年我把時間放在寫作微故事和和製作有聲讀物。 希望您有機會聽到我的作品,也是給我一個機會認識你們。 更希望的是,讓您能夠感受我創作的誠意。 這是我的網站 https://www.tonkabean.me

微故事: 鎖匠 (東加豆)

這是一個鎖匠生活的日常、工作現象,以及他面對的問題,還有他的太太。生活帶著不少無奈或無常,但我們還是要好好生活。

微故事: 鎖匠 (東加豆)

深夜一時。

 黃師傅從電話看到陌生人的訊息。

這麼夜,一定是開鎖求救。

他了解情況及客人接受收費之後便出門去了。

臨行前太太說: 深夜了,路上小心!

 

多兩倍的收費是必然的,不然誰會三更半夜服務別人。

 

黃師傅到達地點,看到石屋前的一對老夫婦。

老夫婦的眼神讓黃師傅知道,他們要等的人來到了。

 

當然,誰會三更半夜拿著一個四方形的鐵箱隨處走。

 

原來老夫婦從醫院回來,不知何解鎖頭就不靈了。

 

黃師傅維修之後給他們正常收費,沒有加倍。

因為老夫婦家裡的購物袋全都是最廉價的商店。

 

其實這把鎖十五秒便能打開了,可是太早打開客人心裡就不舒服,又說暴利行業之類的說話。

 

離開之前,黃師傅再叮囑他們,這個懷舊極品鎖頭,遇上壞人的話誰都可以進去。

 

黃師傅就是這樣的。

明明有機會賺多個錢,可是卻不忍心。

 

無聊時他會幻想客人良心發現,或者是富豪為了答謝黃師傅,他們前來贈送黃金之類有價值的東西,就像童話故事般。

 

當然,這些事從來沒有出現過。

 

***

 

黃師父叫自己(阿黃)。

那麼我們就叫他阿黃吧。

 

昨晚夜了,阿黃強迫自己多睡一小時。

不要小看這一小時,缺少了,足以令阿黃精神不振,維修時會把零件上下對調、前後反轉。

 

***

 

阿黃今早第一單生意是要打開夾萬鎖。

臨行前太太說: 早上人多車多,要小心啊!

阿黃擁抱一下她,然後出門了,他心裡知道一切動力都是來自她的。

 

不用一小時阿黃便去到了目的地,是一間獨立屋。

 

女傭工出來開門,她向阿黃瞄一下,然後冷眼說:脫鞋!

阿黃跟著她去到一間書房,書房內有一對中年男女。

 

阿黃放下工具箱便開始工作 。

男主人的電話響個不停,他走來走去,女主人不斷催促阿黃,她卻心不在焉,尤其是當男主人在房間的時候。

她的肢體語言好像告訴阿黃,最好不要在男人面前打開夾萬。

 

阿黃無聲無息地打開夾萬了,就像一個盜賊的手勢。

 

男主人回來的時候阿黃已經收拾東西準備離開。

女主人對阿黃流露出感激的眼神。

 

阿黃覺得這份感激還有合作。

 

***

 

門鎖背後都有它的故事。

這是阿黃的師父跟他說。

 

不要小看一口螺絲,一開一合、一鬆一緊也會影響門鎖的本身結構。

木會碎、鋼鐵會歪、玻璃會爆。

人也一樣,身體被手術刀劏開又縫合,五臟六腑也會面目全非。

這也是師父說的。

 

師父叫阿黃自己開檔口,他說想找一個跟自己競爭的人。

雖然分開,感覺依舊。

因為師父常說應接不暇,單子給你吧。

 

阿黃很忙碌,一直忙碌。

當他知道的時候,師父已經是癌症末期,已經是二十年前了。

 

***

 

深夜兩點阿黃接到新單子,他便駕著電單車出去了。

太太不想他深夜還要工作,可是深夜才是黃金時間,是最賺錢的。

 

他停泊了電單車,是一間獨立屋和一個老伯在等候。

從外觀看上去,老伯令人難以想像他跟這棟豪華大宅有任何關連,雖然窮人和富人都不容易看出來,不過他十足十像個癮君子。

 

阿黃擔心被壞人利用,冒充屋主找人開鎖偷竊,他也不想招惹官非。

時勢不好,作奸犯科的人特別多。

 

阿黃只向對方說這把鎖開不了,正當他掉頭走的時間,老伯大聲喊:我住這裡呀!立即替我爆鎖!爆鎖呀!

 

三更半夜,發出擾民的聲音,而且吃了白單子。阿黃覺得他有些煩厭。

 

正當阿黃離開的時候,豪華大宅裡面有人打開門,是一個中年男人,他眼神憤怒地指著老伯說:你吵夠了嗎?

說完男人轉身返入屋,老伯也跟著入屋然後關門。

 

阿黃駕著電單車回去,腦海想著剛才的兩父子。

他們肯定是父子來的,九成相似,只是年輕的相貌堂堂,老的墮落了。

 

***

 

12月28日 深夜一時又接到新單子,他半醒起來。

他的太太說: 天氣太冷了,又是深夜,推掉單子吧!

阿黃說: 生意差了,能做要做的,而且過兩天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賺多個錢慶祝!

然後他們互相擁抱,阿黃便出門了。

關門前,太太急忙地說: 弄宵夜給你!

阿黃連忙答: 等你的神秘宵夜。

 

然後他便開車駛去目的地。

 

***

 

阿黃把電單車停泊下來。

一個穿著西裝的中年男人,他坐在一間獨立大屋門前的梯級,醉醺醺,一陣臭除。

 

阿黃最怕醉客,擔心他們賒帳。

阿黃請他先付款,男人要他先開鎖。

大家僵持不果,阿黃擔心失了生意,男人擔心進不了屋,最後雙方妥協,男人先付一半錢。

 

可是當阿黃打開鎖之後男人卻不付錢,阿黃感到這個人非常厭惡,他不想和他糾纏,阿黃直接報警。

 

可是阿黃拿著聽筒還未說出整句說話,他被人一棍猛力打下去。

 

阿黃的後腦嚴重出血,倒在地上。

 

***

 

阿黃死了。

打死阿黃的那個人是一個賊,他逃去無蹤。

獨立大屋外四周的攝像鏡頭把整個過程記錄了。

 

黃太太不相信事實,直至他看見阿黃的遺體。

太殘酷了。

 

她腦海一片空白,可怕的空白。

 

數個月過去了,日子過得真不容易,度日如年。

 

黃太太自言自語,她知道自己自言自語的。

 

黃太太已經不是黃太太了,她叫慧賢。

 

慧賢過去從不會私自打開阿黃的手機,私隱來的。

如今只有看著手機才能回憶他的過去,她不喜歡這種自由。

 

阿黃說過,鎖養人、人養鎖,鎖養了他一輩子。

也許以前是,現在倒不是,鎖沒有機會養他一輩子了。

 

看著阿黃的手機是慧賢唯一想做的事情。

看著阿黃的手機,她知道了不少事情。

 

原來阿黃在手機裡,寫得最多的是這三個字: "得,盡快!"

 

可是同時也發現阿黃經常被人罵,罵他的不只是客人,還有同僚。

 

別人常說的是:"大哥,你不行那不要接單啦!

 

”阿黃! 人工智能啊!指紋識別啊!

 

12月6日

”你的生財工具都是廿年前了,沒有新器材,沒有生氣!哪來風生水起?

 

1月8日

"唉!飯碗放到嘴邊卻不懂吃,送你單子又接不下。

留住客人不是容易呀!”

 

慧賢越看越難過,外面風雨真無情。

 

她拿起自己手機看 1月8日 阿黃跟她說過什麼話。

沒有,他沒有說過話。

 

她又翻開1月8日的相簿,可能會有發現。

有!有的。

1月8日 有三張她的餸菜照片,是黃昏五時,這肯定他四時已回家,比平時早。

工作不順,他早回家了。

 

阿黃的開鎖技術一向是好的,為什麼會不好?

何時開始有人說他技術不行?

 

慧賢很想知道。

為什麼她不知道?

 

她沒有責怪自己,更沒有責怪阿黃,只是責怪時間太短暫。

 

慧賢再看,原來阿黃在手機裡,寫得最多的並不是 "得,盡快!"。

 

而是 "老婆,妳要我買東西回來嗎!?

 

圖. 文. 東加豆

我除了寫微故事,還製作有聲書,希望我們能互相認識。

喜歡我的文章嗎?盼得到您的支持、點讚,或分享我的文章,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https://tonkabean.me/支持與鼓勵/

關於我:https://tonkabean.me/


我的故事選集

https://matters.town/@tonkabean/collections

CC BY-NC-ND 4.0

大家好,我叫東加豆,來自香港的。 很高興成為NFT Writing 的一份子。 我希望自己的作品不僅為自己帶來價值,對別人來說也是一樣的。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