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音》Track 01

《魔音》Track 01

韋浩川

52 Articles

魔法一般的歌聲,讓她跟他共同踏上發光發熱的舞台。 魔鬼一樣的嚎叫,令他放手,由她離開。 選擇遠走逃避,多年後,她終於歸來。同時帶來解開事故謎團的契機。 一步一步接近真相,發現了他為她隱藏的秘密。還有,犧牲… 另一方面,偵探丁東與拍擋靜璇,一直追查幾年前因為在魔音樂團演唱期間發生的事故… 魔法歌聲,令演奏廳變成樂土。 魔鬼叫喊,卻把樂土變成煉獄。 在舞台上開始,在舞台上結束…

《魔音》Track 01

《魔音》Track 01

魔法一般的歌聲,讓她跟他共同踏上發光發熱的舞台。 魔鬼一樣的嚎叫,令他放手,由她離開。 選擇遠走逃避,多年後,她終於歸來。同時帶來解開事故謎團的契機。 一步一步接近真相,發現了他為她隱藏的秘密。還有,犧牲… 另一方面,偵探丁東與拍擋靜璇,一直追查幾年前因為在魔音樂團演唱期間發生的事故… 魔法歌聲,令演奏廳變成樂土。 魔鬼叫喊,卻把樂土變成煉獄。 在舞台上開始,在舞台上結束…

Updated

《魔音 MagicVoice》Prelude

曾經,一場疫症肆虐世界。日後被稱為魔音歌姬的一名女生,透過名為MagicVoice的魔力,在被隔離的病患者之間高歌!MagicVoice能救治亦能毀滅,能喚醒人的魔力,也能使之沉睡。那是世上唯一的強大力量、魔力之源。但凡聽過那歌聲的人,危疾病患會被治癒,同時亦會被賦予一種由他們本身願望所定義的魔力!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00 污點

歡樂的聲音並沒有維持得太久。取而代之的,是惡魔的嚎叫!觀眾群之中,至少半數的人,同一時間緊按自己肚腹,紛紛翻倒地上。他們從仍然堆滿笑意的嘴裡,吐出極度痛苦的呻吟。魔法歌聲,令演奏廳變成樂土。魔鬼叫喊,卻把樂土變成煉獄。那年那月,暴雨驟然而止的一個晚上,已接近顛峰的樂團,蒙上永不磨滅的污點。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01 歸來

「澄音,妳要仔細的聽。」凌沁突然換上一臉認真,直勾勾看進音澄眼內,一字一字的說:「妳唱出的,是天籟。我唱出的,卻是魔音。」音澄還沒有想明白凌沁的說話,凌沁便已轉身,半跑半跳的走開了。莫名其妙。魔音樂團的女主音唱出魔音一般的歌聲,這不是宣傳用語嗎?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02 歌姬

色士風的聲音,倏然而止。燈光同時照亮起來,五支射燈從上方不同角度照下,終能看清楚舞台上的樂團成員。竟然是她!音澄的視線,第一時間被一身亮麗黑色的凌沁吸引。掛在她肩上的色士風,金色的管身,彷彿反照出觀眾的讚嘆表情。還沒有展露美妙的嗓子,凌沁的色士風已先聲奪人,俘虜了觀眾的心,包括稱得上是大行家的音澄。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03 事故

丁東伸了個懶腰,隨手掏出口袋中的煙包,騰出一根香煙含於口中,卻沒有燃起來。他是一個奉公守法的人,知道室內早已嚴禁吸煙。只是,每當思考時,他這個老習慣,始終沒有完全改過來。「為甚麼要把一個樂團一代一代的延續下來?」他自言自語地說:「連主音歌手也已換過三次,其他成員亦九成更換過,為甚麼要以同一個名目,繼續經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04 魔力

八年了,音澄沒想過跟蕭邦造的重逢場面會是這樣子。當日一手把她帶進搖滾音樂的世界,然後又一手把所有美好東西破壞掉的男人,讓她放棄音樂,卻又任由自己的妹妹踏上舞台。縱然音澄不是愛妒忌的人,也不禁因此感到委屈。那些年,她甚至沒有再在人前歌唱,因為她知道蕭邦造雖身處不同國度,但也跟她一樣放棄了音樂。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05 歸隊

音澄記得很清楚,從前的自己根本不懂甚麼是形象,完全的自我換來冷傲孤高的評價。只不過,當時的她,還有樂團的其他成員,也沒有意想到,公眾對她的印象,竟會變成魔音歌姬澄音的標記。主唱換了四代,冷傲換上熱情。音澄不得不承認,凌沁的形象比自己更適合當一名樂團歌手。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06 遇襲

亞當帶同茵葵,退至排練室的牆角,神經繃至最緊。從沒聽說過有甚麼人在打魔音樂團的主意,眼前五名黑衣男人,實在來得莫名其妙。無論亞當如何猜想,也想不到來者動機。更何況,眼前根本沒有多想的餘暇。五名黑衣人的腳步沒有半點遲緩,直往亞當和茵葵迫近來。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07 靈感

音澄繼續歌唱,其他人的聲音卻仍舊在她心底響起。彷彿一分為二般,音澄感到自己忘我地歌唱的同時,身體內的另一個自己卻在聽取別人心聲。她突然想起昏迷中的亞當,還有他昨晚曾經說過的一番話。「妳的聲音,可以把別人的心事唱出來。凌沁的聲音,卻可以直接影響別人的情緒。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08 心聲

蕭邦造知道這些不是錯覺。自認識音澄後,他便知道關於她的一切。音澄那份無人能抗拒的魔力,把他與她緊緊牽引在一起,卻同時迫令他必須讓她離開…那一切一切,彷彿已經是前世所發生的事,在音澄的聲音下,所有事都變得毫不重要。蕭邦造的眼淚,不自控地沿臉滑下。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09 約定

闊別八年,重踏舞台,她知道自己實在興奮得過了頭,竟然在歌唱的同時,聽見一句又一句沒可能會聽到的說話。更甚的是,她竟然墮進自製的幻想中,以為蕭邦造躲在一角,聽見她所高唱的每一個字。沒想到自己真的如此渴望回到舞台,竟然一而再的因為再次演出而產生幻覺,就像服食了迷幻藥一樣…「先生,你不能到這裡來!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10 入侵

【魔音樂團MagicVoice年度世界巡迴演唱最終站於本市結束,數千名觀眾腹瀉不適!】報導所說的,是當年巡迴演唱的最後一場音樂會。同時,也是音澄以主音歌手身份,在舞台上表演的最後一次。遙遠的那一夜之後,蕭邦造退出樂團。然後,音澄跟他分開,繼而離開這城市。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11 苦澀

「我不明白你想說甚麼。」音澄回頭,狠狠的說。丁東毫不退縮,迎上音澄的雙眼。出乎意料之外,在音澄的眼內,他看見的,不是預計見到的擔心、恐懼或憤怒,而是無邊無際的痛苦。音澄的眼神,與說話語氣完全不相配。那雙清澄透徹,卻深藏無盡苦澀的眸子,絕對不像屬於一個十七歲時便要風得風,二十五歲重踏舞台風采依然的天之嬌女。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12 24

亞當是因為受到襲擊,才會傷重被送到這裡來,加上他又是人氣樂團的團長,理應至少受到基本保護吧。可直到這一刻,音澄不但沒遇見任何當值的警務人員,甚至是唱片公司聘用的保鑣之類也一個不見。她還記得,當年別說住院,就算只是收到恐嚇信件,唱片公司便已派來幾名叫人煩厭的大個子,差不多連上洗手間也要伴隨在側。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13 查你

丁東想以一連串動作掩飾自己的尷尬,卻欲蓋彌彰。看在眼裡,靜璇甜甜一笑,從口袋拿出一個藍芽收發器,插進丁東的電腦上。取代丁東原本運作中的竊聽和追蹤程式,手機已在上傳檔案。靜璇像彈奏鋼琴般,在電腦鍵盤上按了又按。一段短片展現熒幕上。畫面上,郭清流正跟兩名記者模樣的男人,在一所咖啡店裡聊個不亦樂乎。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14 失聯

她憂慮的心情,在愈接近雜誌社的時候,便愈益強烈。然而,到達雜誌社之後,她知道自己是多此一舉了。她要找的人,居然沒有上班!逗留不到三分鐘,音澄便離開雜誌社。一臉的失落和擔憂,怎也掩不住。以音澄的瞭解,無故曠工根本不是蕭邦造的作風。更何況,亞當昨天傷重入院一事,今早已成為各大報章娛樂…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15 代理

到達唱片公司,音澄看出早已有人為她打點接手亞當工作的一切。屬於公司物業的辦公大樓正門前,早已有一列歡迎的隊伍。音澄只覺浮誇。經理人唐叔就跟八年前一模一樣,歲月在他臉上彷彿不留痕跡。已快六十歲的他,擁有剛毅的五官,永遠掛著似非笑的表情,看起來仍然年青。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16 保證

「小澄。放心。我們擁有比本地警察更強大的力量…」唐叔繼續說:「魔音樂團是公司最有價值的資產,我們不會讓樂團再有甚麼事情發生。妳或許會認為我們無情,為利益和形象而避免與警察和其他相關的公職部門合作。但我可以告訴妳,那是因為他們無能,和他們聯絡只會令你們更加危險而已。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17 候鳥

大堂已有不少警衛,一見二人便迎上來。然而,蕭邦造沒仍然以穩健的步伐向前走。歌聲繼續自音澄輕顫的唇瓣間傾吐而出,她彷彿進入忘我境界,對周圍的人事物視若無睹。她的腳步緊緊跟隨蕭邦造,口裡仍然頌唱著《季候鳥》。歌聲在遼闊空間中迴盪…二人走到大堂中央的位置。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18 聽見

音澄四處張望,一時之間也認不出身處何地。始終,幾年沒有回到這城市,這一區又不是以前常到的地方,她頓覺迷失。前方不遠處,是一所國際學校的校舍。這學校大概是近年才開辦吧。音澄看見校名,一點印象也沒有。那陌生的學校名字,並未能提供線索讓她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19 魔音

一直以來,沈音澄總給丁東一種光芒四射的感覺,縱使難以相處,卻不減她的魅力。而且總像無憂無慮自由自在的她,看上去根本就像女版的浪子一樣,實在很難把眼前傷心欲絕,萬念俱灰的女生與沈音澄聯想為同一人…穿過籃球場,沈音澄在禮堂前停下。搖滾樂聲,隱約從禮堂傳出。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20 禮物

「你可以問問你那個魔音歌姬。」靜璇面色更為陰沉。「沈音澄?」丁東感到訝異。「是她送你入來的,還預先幫你結帳。」靜璇欲言又止。丁東伸了個懶腰,沒有答腔。靜璇的所思所想,早已畫在她的臉上。丁東只要看一眼,便已知道她想說甚麼。多疑妒忌大概是女人的天性吧。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21 失常

丁東直視音澄。看她的表情神態,似乎並不知道凌沁剛在這裡出現過。同樣身穿露肩毛衣,短曲髮的沈音澄,不經意散發出一種慵懶味道,要比凌沁那種天真爛漫,更為意態迷人。彷彿第一次真正打量這跟蹤兩天的對象,丁東忽覺眼前一亮。然而,當他想到自己可能因為沈音澄而出現不能理解的轉變,他立即換上比靜璇更具戒心的表情。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22 放蕩

思緒雜亂,每一個念頭卻又彷彿有著某種連繫。魔音樂團的事,與郭清流的案子,在這兩天似乎出現了某種連繫,一切變得有趣起來。一下子,人生的意義,彷彿完全回來了。丁東想到這裡,憋不住的大笑。旁人看見這年輕男人,無端大聲發笑,大概會為之側目。可丁東卻一於少理,繼續放聲狂笑。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23 失常

「唐叔知道你是吸血鬼殺不死,所以派人來殺你試試看!」丁東說完自己先憋不住大笑起來。怎料,一笑便一發不可收拾。亞當看著丁東痛苦的制止自己笑下去,嚇了一跳,又不知應如何幫他,手足無措。他連忙向最接近的一名醫護人員求救。丁東被送回病房。為他診治的醫生,對他的情況也感到莫名奇妙,說他的徵狀就跟一名服食過量興奮劑的人無異。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24 清醒

歌聲飄進心裡去,靜璇雙眼變得像鉛般沉重,不知不覺睡過去了。丁東卻愈聽愈精神,稍為過量的鎮靜劑,藥效亦轉瞬消失。歌唱者似乎刻意把聲線改變,但丁東卻仍可分辨出那是屬於女性的聲音。歌聲頓然停止。丁東急忙下床,迅速確定靜璇無恙後,便即打開房門,直奔出去。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25 驚喜

病房內,靜璇仍然熟睡未醒。丁東把她抱上床上,苦笑起來。可以單憑歌聲,先把一個人催眠,再把另一人從鎮靜狀態下喚醒…自己究竟遇上甚麼了?關乎歌聲,會否跟魔音樂團有關?但沈音澄才剛委託自己,亞當又已願意跟自己合作,樂團最重要的兩個人,可算已跟自己站在同一陣線上。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26 舊地

昨晚,音澄步進禮堂後,擠在人群之間,她被一再推移卻渾然不覺,完完全全放任自己浸泡在歌樂聲中,甚至沒有把其他人的呼喚聽進耳內。業餘樂隊的音樂,風格很有點像昔日的魔音樂團,隱隱透出爵士樂味道的編曲,音澄彷彿回到十年前,第一次聽見蕭邦造以鍵琴彈奏《季候鳥》。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27 開懷

藥蕾…完全沒有傷懷的感覺,彷彿一切事也只餘下美好回憶,所有負面的東西就像憑空消失掉。這種情況,令音澄感到有點奇怪,畢竟幾小時之前,自己仍因蕭邦造而鬱鬱難歡…可她卻又不願多想。這刻的感覺無比美好,似乎甚麼也不再重要,幹嗎要去想令人不快的東西?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28 疑問

藥蕾的表情更驚愕。本來音澄最後那句話,足以令她重展笑靨,但被音澄看透自己的想法,她實在感到訝異莫名。事實上,音澄是否真的聽見藥蕾說那些話?只不過,看見藥蕾本來笑容滿臉,卻因為自己的歌聲而破壞了心情,自覺應該要為她做些甚麼,所以才盡自己所能,解答她的疑問。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29 忘記

音澄早已從亞當口中得知,肇飛似是天生有某種不尋常的語言障礙,總不能好好的盡情說話。他的說話從來也是一句起兩句止,十個字的對白對他來說已是極限。可音澄此刻聽見的,是足足三十五個字的一段說話!聽見的,明明是肇飛的聲音,但音澄看著肇飛,卻無論如何不能斷言。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30 改變

音澄不會否認,回來的主要原因,是想跟蕭邦造再見。魔音樂團只不過提供一個順理成章的藉口而已。可是,現在看來,再見蕭邦造反倒成為藉口,重新加入樂團才是真正目的。或許,更真確的動機,是想要找回,刻意逃避八年,屬於過去的一切…歸來的原因,到底是甚麼?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31 事緣

音澄從來沒想過,她跟蕭邦造之間那道鴻溝,居然是當時年紀還小的孩子,不自控地製造出來!明明知道真相,蕭邦造卻竟為此事退出樂團。他深知音澄性格,所以藉此讓她離開這城市,遠離音樂,遠離人群…一時之間,音澄實在難以接受。憤怒和感激,兩種極端的情緒,填滿她的心坎。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32 多麼想

肇飛沒有說話,但音澄能夠感受到肇飛的欣慰和喜悅。如果同一番說話,對象換成蕭邦造,音澄很想知道他會否有同一樣的反應。可惜的是,她沒辦法即時知道。把摩西送回牠在平房外的狗窩後,音澄立即回到屋內取出電話。但無論她致電蕭邦造的手提電話、辦公室又或是他的家,也只得到一個結果。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33 哼音

不是沒有試過遠離這城市,不是沒有試過忘掉那個人,但冥冥中似乎早有安排,叫她離不開忘不掉。相隔這些年,再多等一分鐘也嫌太久。音澄不停地嘗試,大概已試過一百遍了,連手指頭也因不斷按鈕而感到陣陣酸痛,可是所打的電話仍是沒人接聽…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34 少女

男人沒說話。對於這新接任還不到兩年的女拍擋,男人一直以來也不太喜歡。公關手段,這女人或許有過人能力,但他們的工作,從來不止於表面能夠看見的一切。在黑暗裡工作,公關技巧幾乎一點也派不上用場。「可以早些動手嗎?一定要等到發佈會嗎?老闆早已等得不耐煩。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35 歌聲

之前失去的一段記憶,突然重現腦海。丁東痛苦慘叫一聲。果然,沒錯。一切都是由歌聲開始,然後以歌聲繼續,最終透過歌聲結束。被喚成魔音的業餘樂隊,擁有奇異力量的聲音。丁東記起在學校禮堂中,聽到業餘樂隊少女鼓手和女主音的歌聲之後,自己便陷入狂喜的狀態。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36 復出

音澄淡淡的笑,由此至終沒有開口回應凌沁,便轉身離去。雖已背向凌沁,但音澄仍能感受到這女孩一雙晶瑩剔透的眸子,帶著無限依戀,緊緊追隨著自己愈走愈遠的身影。她能夠清楚感受到凌沁對自己的深切喜愛,那雙眼溢滿的情感,濃烈得叫音澄難以無動於衷。因為這一股感動,音澄有種想立即答應凌沁的衝動。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37 探偵

音澄沒再理會丁東,只是重複又重複細閱蕭邦造的資料。其實根本沒甚麼特別之處值得反複研究,然而,音澄就是不能自拔,逐字逐句地細閱……半小時後,丁東把音澄帶到位於城市核心地帶的偵探社。音澄不是第一次與偵探打交道。當年纏繞樂團成員的狂迷多不勝數,便有不少丁東的同行,接受委託跟蹤她。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38 面具

「每個人也擁有兩把聲帶,聽說西藏的修行者可以透過訓練,靈活運用它們而發出不同的聲音。這並非不可能的事。」丁東笑說:「表面上,凌沁與蕭邦造沒有直接關係,但當我想起這支樂隊,還有看過從醫院取來的個人資料後,我的疑問便有答案了。一支地下樂隊的鍵琴手,為甚麼要戴上面具?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39 影

音澄微一錯愕,說:「如果我沒有認錯她的聲音,以歌聲令摩西昏倒的也是她。」音澄把昨晚突然傳來歌聲,然後摩西無端暈倒的情況,簡要地述說一遍。說到最後,音澄發現自己實在難以接受差點殺死摩西的人,竟會是只有十六歲的凌嬰。那麼,身為姐姐的凌沁,還有同屬影子樂隊的蕭邦造,是否都牽涉其中?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40 想見

「我是否復出,是否重新加入樂團,有那麼重要?為甚麼要大費周章?正式邀約,我也未必會拒絕……」話還沒有說完,音澄便想起自己的異能。「那些人太熟悉妳了。甚至比妳自己更熟悉魔音歌姬。」丁東肯定地說:「八年前,你竟然因為一件原因不明的事故而從事業顛峰退下來,他們便知道,只有不讓妳選擇,妳才會回到他們的控制之中。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41 假設

「覬覦行政長官這高位的野心家,這種人大概都愛自稱為革命家。」丁東聳肩笑說:「行政長官可以走進中央政府,逐步逐步,他可以影響所有核心的官員。辦法可能很簡單,只要擁有妳和凌沁的能力,送一張魔音樂團的專輯,便可輕鬆自在達到目的……」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42 狂熱

世上有一種人,是甚麼也不會害怕的,甚至死亡也不能令那種人皺一下眉頭。丁東腦海中,出現了一幕幕新聞報導提過的慘劇。那些慘劇的罪魁禍首,是懷抱信仰上的執著、思想極端的狂熱份子。郭清流是其中一個?那些狂熱份子均擁有比權力財產更為遠大的理想。郭清流所追求的到底是甚麼?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43 貪婪

音澄環視身處的房間。擺設佈置,感覺也無比熟悉。加上那一陣之前發現的熟悉氣味,要不是靜璇出現,音澄早以為自己身處蕭邦造的家了。現在,靜璇又留下那麼的一句說話……是確定音澄的猜想嗎?這裡,會是那個人的家?「我要妳答應我,別再做危險事。」音澄霍地轉頭,一向倔強的表情,完完全全被軟化。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44 一句

「留在魔音樂團,又或者你的魔音之影,對我來說也沒有關係。」音澄笑說。「不是那樣。」蕭邦造痛苦地閉上兩眼。「郭清流的陰謀,已經被揭穿。就算他繼續留任,也有把柄在丁東手中,應該不會再亂來了。」音澄理所當然的認為,蕭邦造一直以來也受郭清流的控制。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45 革命

「魔音歌姬,是否無論我有甚麼動機,我的做法,妳也不會喜歡?」丁東似是此刻才出現一樣,一秒鐘之前發生的一切,彷彿完全與他沒有關係。他從容自若,笑說:「就算我告訴妳,妳不用離開,不用回到巴西,妳也不會喜歡?」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46 隨心

離魔音樂團專輯發佈會,還餘下一天。吉普車停定在一所白色洋房前。蕭邦造神色平靜,看著這所房子。這是他八年來經常出入的地方。此刻站在門外,蕭邦造不禁有點感觸。過去兩天,他一直在回想,自己是否太傻了?如果一早認識那位古古怪怪的偵探,他與音澄之間,是否不會出現八年的空白?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47 未來

「老師放心。」蕭邦造回復平常,微笑說:「你不是告訴過我嗎?假設世界進程是一條洪流,小小石頭被擲進去,也只不過引起漣漪而已。但是,如果被擲進去的,是龐然巨石,洪流便有可能被改道,再不像原本那樣。人的命運也一樣……」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48 喜歡

三小時之後,專輯發佈會在記者的刁鑽問題中結束。樂團現任的五名成員回到後台,所有燈光隨之熄滅,台上變得漆黑一片。數分鐘後,台上的燈光再次亮起,除樂團的現任成員外,在座觀眾和記者看見令人驚喜的情景。現任女主音凌沁身邊,站著剛才沒有出席發佈會的音澄。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49 心願

在場的人,大概沒有人能夠忘記眼前這一幕。不單因為兩名歌姬打動心靈的歌聲,更因為一閃即逝的動人景象。歌聲消失的一瞬,音澄與凌沁的四周,掠過紫白交替的光茫,雖只是一閃即逝,卻讓人印象難忘。是特別的舞台效果?還是在座數百人同時產生的錯覺?沒有人能夠有一個確實的答案。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50 功勞

穿過長廊,他來到一間早已滿室鮮花的病房。門還沒打開,花香已從房中隱隱透出來,可惜的是它們只能活一天,一到晚上便會被醫護人員棄掉。打開房門,微弱但悅耳得像天籟的歌聲傳進丁東的心坎。「明明沒有分別,但我卻比較喜歡妳現在的歌聲。」丁東忍不住說……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