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樹的流浪之歌
直樹的流浪之歌

一名喜歡戲劇與跑步的日文翻譯, 一名熱愛旅行與書寫的街頭藝人。 民謠|書寫|行旅|全馬|劇場 Matters文章索引: https://nice-crayfish-628.notion.site/d848efa3d05d45b5ba89ebbaee03a020

人生的意義

人總為了追尋某種價值而活著。我們懷抱著各自的人生詛咒,走在前方崎嶇漫長的路上。一直都是一個人,卻又從來不是一個人。

「你覺得人生的意義是什麼呢?」

在微涼的夜裡,如呢喃般的話語,輕輕劃破了空氣。

年輕時的我,大抵有著自己版本的「幸福快樂」、「實踐內心所想」等答案,卻也在各種挫折中不停懷疑著,自己所認定的人生意義,真的就是如此嗎?

前陣子回母校參加畢業系友會,見到許多十幾年沒見的熟悉面龐,看著學姊學妹帶著孩子們前來,與過往認識的老師一個個退休離開學校,場面既溫馨又有些感傷。

大一時的班導珠雪老師,再過二年就年屆退休,在短暫的談話中,突然感慨地與我們分享起自己人生的意義。

「我一直到五十歲的時候,才突然意識到,自己人生的意義是教書。」已經養育兩個孩子長大成人的她,比起母親,身為人師的自我價值,對她而言更為重要。

今年將要退休的淑燕老師,說起自己從去年卸下系主任的重擔後,便感覺到自己非常輕盈,並開心地跟大家宣言,希望退休後大家若有心事或煩惱,儘管來學校找她聊聊,她非常樂意幫助大家。她認為這是她退休後,能繼續回饋給系上的價值。

退休已滿17年的惠美老師,早在我大二時便卸下教職,這輩子沒想過還能再見到她一面。看見老師已完全斑白的頭髮與一如往昔的臉龐,回憶自然湧上。老師當年的熱心,與想讓我們對日文會話抱持更大興趣的熱情,都像是方才發生。

惠美老師一生未婚,與她談話時,輕易便能感覺到時光的漫長。當空氣沉默,我逕自想像著,在惠美老師的世界裡,她早已忘卻了許多事情,卻仍惦記著她奉獻一生的學校,回來系上看看舊人的心情。在喜獲人生自由之後,老師並未再追求什麼,只是平靜安穩的繼續生活在校園宿舍裡,又是什麼樣的感受。

從三個正處於不同階段,卻都願意奉獻自己的教職人生中,我才認知到自己其實畢業於一個很美好的地方。也從這些大前輩們的人生中隱約體察出,確實感受到自己是有能力給予的人,就能過得更快樂。

人總為了追尋某種價值而活著。我們懷抱著各自的人生詛咒,走在前方崎嶇漫長的路上。一直都是一個人,卻又從來不是一個人。

近來,與以前多愁善感的自己重逢後,淚腺變得特別發達。與以往不同的是,幾乎都是感到幸福的淚水。曾無預警地在朋友面前哭,不禁感到羞恥與丟臉。但回過頭來想,自己卻是喜歡看到別人哭的,因為那讓自己有被依賴與信賴的感覺,所以也無妨吧,發生的就發生了。而今,我甚至能平心靜氣地寫下這些。

儘管我是活得如此任性與恣意妄為,卻也活得規矩與迎合大眾。在人生的交叉口,為了看到那未知的風景,我總是一次又一次地,選擇了更艱難的路走。但直到這個年紀才體會,每次都還能保有餘裕,與如今能宏觀看到其實永遠都有得選擇的自己,是何等的幸運。

此刻的我,雖然長期以文字與音樂為志向,以旅行所能衍生的各種面向,體會著生活的本質,但仍無法百分之百地確信,自己的人生意義。可以確信的是,只要活得夠久,終將能在體驗人生的過程中,看見意義逐步顯現。只管篤定自己一路走來的路途,儘管跌跌撞撞、錯誤百出,但絕不會是白費。

令人欣慰的是,回顧種種過往,我終於能意識到自己,其實一直過著很幸福的人生,並且萬分慶幸著,在年華真正老去前,已逐步加深這些體會,開始分享給周遭的人,期許與他人共好。

我們未曾停止追尋幸福,直到發現幸福其實就在身旁。

當能一次次確信,幸福就在身邊時,人生的意義,也就在前方不遠處了吧。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