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泉

@silentspring

從前,我開了一間出版社……

能夠用心構思和出版一本本有重量、厚度和書香的紙本書,看著它們成為書店風景一部分,這就是我最想過的人生

【想像的帝國博物館 1:標本】暗黑的底色

接上篇:https://matters.town/@silentspring/382387-想像的帝國博物館-1-標本-帝國-as-a-whole-bafybeig7gej5k2p5lb6l3vcphhm43qw3ox7iakhwbv3uhsia2ay2kryxrm 暗黑的底色 ...

【想像的帝國博物館 1:標本】帝國,as a whole

1/ 雖然在大英帝國殖民地出生和成長,以前卻很少把「帝國」當作一個整體來思考。從地理或公共政策角度看,那時人們在這塊殖民地過的生活,跟帝國其他地方都是割裂的。現在回想,讀中小學時,我們壓根兒沒受過任何帝國的愛國主義教育。譬如,我不太清楚有哪些地方同樣隸屬大英帝國,也沒老師教過我唱...

【讀書】以檔案拼圖:讀《英國檔案中的香港前途問題》

1/ 據說,讀歷史的適當距離是三十年,因為這是很多國家檔案的解密期限。2010年英國政府修改法例,將政府檔案解封期由三十年減至二十年,這本是好事,但遺憾的是關於香港問題的檔案,很多仍要等到2049年才解密。換言之,讀香港回歸前史的最佳距離是六十年左右。

永恆定格和丁蟹邏輯

Timothy Snyder寫過通俗易懂的小書《暴政》,是很多人喜愛的時代讀物,《The Road to Unfreedom》卻是不易消化的長篇政治文集。此書最大特點,是作者根本不想單純講述歷史、鋪陳事實,他有更大野心:試圖建立一套理論框架,去解釋「全球正走向不自由」的政治現象。

俄烏戰爭「前傳」:讀《In Wartime: Stories from Ukraine》

〔20200630 星期四 陰〕一個死屍,以掠衣服的方式被懸吊在一條高壓電纜上。他的腰剛好置在電纜線上,身體呈倒V狀懸在半空。這不是小說情節,而是2014年8月烏克蘭東部Novokaterinivka村莊裡出現的畫面。村莊位於烏東戰區內,烏方守軍撤退期間,突遭親俄分離分子發炮攻擊...

消失的廁所:關於英國人的空間設計感

英國人不注重食物味道和細節已是人所共知,但他們自己不覺得這是問題。事實上,若只是飲食不夠精細,我也覺得沒大問題(或許是我們太過重視飲食),但若大部分的美感經驗和生活細節皆不重視,會有什麼後果?且讓我由在大型商場找廁所不果的經驗談起。

我們都是刁時爭戰裡的群眾角色:讀第一本烏克蘭小說《Grey Bees》後

普京攻打烏克蘭,進入第四個月。有時覺得這世界實在是個地獄。民主陣營國家對著一個狼子野心昭然若揭的獨裁者,卻苦於必須仰賴其油氣,而束手無策,只能眼白白看著一個個城市被打至稀巴爛。若自1945年二戰結束算起,「開放社會」與「封閉社會」兩種治國理念的對決已經進行了七十七年,但至今仍未見終局。

想像邱吉爾在散步

邱吉爾莊園真想不到,位於英國牛津郡胡士托鎮(Woodstock)的邱吉爾莊園(Blenheim Palace),最近竟成了我的「遠足據點」。這裡其實是英國戰時首相邱吉爾(Wintston Churchill)的祖輩John Churchill(1650-1722)因戰功彪炳而獲女...

全部都是賊贓?

聽到「大英博物館」五個字,有些人會立即聯想到帝國侵略、八國聯軍、火燒圓明園,對這間「賊贓館」不屑一顧。但英博藏品真的「全部都是賊贓」?真有很多從圓明園搶來的戰利品?這些說法是否言過其實,有意無意間煽動著排外情緒?真實的英博又是怎樣的?在風仍是冷的三月,我頻繁走進這間博物館,尋找答案。

舊物與文明

〔20200310 星期五 陰〕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第十五日。每天看著BBC戰況地圖上俄軍佔據的紅色部分如腫瘤般增大,烏國難民則如螻蟻般湧到邊境逃命,實在非常難受。世界好像一下子倒退了幾十年,回到二戰爆發前的時局:獨裁者明目張膽攻打一個主權國家,還大言不慚聲稱自己是正義之師來解放人民...

兩個時區

〔20220305 星期六 陰〕開始這場沒有歸期的旅行已接近一個月。自從二零一九年六月好像都未有過正常的生活,所以對於「沒有歸期的旅程」這樣誇張和把握不住的東西,我的朋友大多見怪不怪。動盪的時代與不確定的未來,反而很搭調。不過有些事還是在我意料之外。

平凡的邪惡

近日重讀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的名作《平凡的邪惡》(Eichmann in Jersualem: A Report on the Banality of Evil)。唯有在如此荒誕畸零的時代,讀這本納粹劊子手的法庭自辯才不會覺得太反胃,而且還能從中得到啟發,對人類的邪惡本質有更多了解。

本性

殷海光早於一九四八年已看透中國共產黨的本質。他在《中國共產黨之觀察》裡直指中共的特性之一是「詭變性」:「他們要利用誰的時候,可能捧至『九天之上』;要排斥誰的時候,可以罵入『九地之下』。上午說是白的,下午也許說是黑的。⋯⋯跟著我跑的就是『民主』、『前進』,反對我的就是『頑固』、『落後』。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