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謙 Ruth
兩謙 Ruth

我是兩謙,有著多從身份與不同標籤,但我期望我是我自己,能真實活著的我自己。如果用幾個關鍵字快速認識我,約莫為 寫作 × 設計 × 插畫 × 攝影 × 街頭 × NGO,但期望你能透過筆下的我,與實際對話後的我,了解我是什麼樣子,也讓我學習認識你的樣子。 這裡大多分享我的想法與生活, 藝術創作的部分則以IG居多!歡迎大家來走跳走跳! Instagram : @ruth_draw.dsgn

【隨筆】關於記憶

我的記憶開始模糊了,我的視線也開始模糊了。


記憶被保存的方式因人而異,圖像化與聲音氣味等等,產生的是連串的交集推演,在腦海組織的烙印,是碎片也是殘骸,斷續的造成人與人之間記憶的偏差,要找回過去共鳴的瑣碎,少之又少。因此寫下文字,自述予自己。我寫了很多很多的字,確切這麼說怎麼說,說到頭來僅是害怕遺忘,但當對話與畫面轉述成言語後,我反而不知該如何說了。


我該用什麼姿態去面對轉變的瞬間,該以什麼方式果斷放下所謂的創痛,而不再執著於傷口重複的潰爛,根植於幾年的殘骸,在夢裡頻頻出現,取而代之的是夜晚無聲的尖叫,呼出的那些氣,你說我還活著嗎?還是僅是活著?


在某個片刻就死了,當我把靈魂抽離,以第三人稱回望自己,眼眸裡早已死過一遍又一遍,緘默僅是狀態,讓人不那麼痛的方式。行徑軌跡不同,於是他們不相信之於自身經驗以外的可能,交集的剎那都成了擦傷,於是不再交集。我們不斷被擠壓,像是無法言語的,被掩埋被淹沒,社會化的過程,是這樣的可能嗎?


錯置時空,時代間的差異,血緣關係該如何去愛,羈絆隱隱地喃喃,皮鞋與西裝,嗝嗝嗝的笑聲,菜市場的魚販,你說你說,記憶是不是美麗的碎片,但你怎麼無法抵銷那些壞,那些製造出的裂縫,我盼著它長出嫩芽,就像盼著它盼著你那般,你好嗎?你是誰?你是我認識的那位嗎?但我希望你好,像以前一樣,嗝嗝嗝的講著那不好笑的笑話。我的記憶開始模糊了,我的視線也開始模糊了。


延伸閱讀 :

【月目標】九月開始的日常紀錄

【新手村指南】我如何用google calendar管理日常生活

【圖文】又做噩夢了

【隨筆】有時候躁動,只能存在於自己一人

About Me — IG 🔎 兩謙RUTH:
https://www.instagram.com/ruth_draw.dsgn/?hl=zh-tw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