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Chaos to Cosmos
HJ|Chaos to Cosmos

我們不說再見,我們在路上見|https://liker.land/redisyoyo/civic 多感善愁、哲思玄想與永遠拒絕政治正確的小天地 Chaos意即混亂、混沌,Cosmos代表規律、秩序的宇宙 寫作,對我而言,便是從雜多當中找回理解與共感的可能

Cosmos日常隨筆|內心的聲音——電影《瀑布》觀後感

如同我在其他篇文章提到的,面對書籍、音樂、戲劇,乃至電影等作品,儘管可能與我的哲學、政治學或社會學的學業有關聯,我也不會以學術或各樣自以為專業的態度來寫作。僅會直觀的表達我所有感覺——無論討論對象是客觀研究或主觀感想。

鍾導

寫在前頭,本篇對電影的觀後感肯定是會爆雷,而且會把隱喻解釋得一清二楚(不過我也不確定我是否有解讀錯誤,不過藝術作品的價值,本來就是越詮釋越會有全新意義的可能。)拍攝這部電影的鍾孟宏導演,就在看完這部電影後,他已經成為我最喜歡的臺灣導演。(李安我認為是美國人)

我在個人的Instagram發布了限時動態,打上前面的這些文字,有位好友回覆我說:「我總覺得鍾導的電影,像《陽光普照》好像少了點甚麼,總是就差一點點可以變成神作。反而他的好友,黃信堯導演拍攝的《大佛普拉斯》與《同學麥娜絲》我就覺得好愛,真的好喜歡這兩部作品呢!」

鍾導與黃導的作品我都很喜歡,這兩人合作的四部作品(一人監製、一人導演,而這四部分別為《瀑布》、《陽光普照》、《大佛普拉斯》、《同學麥娜絲》)都肯定是上乘之作品。我和朋友繼續深入聊,我們都認同鍾導的電影確實有種「特別氛圍」而好友不太喜歡,而我認為這正是鍾導魅力所在

不過,最大的共通點正在於,我們都不太能夠清楚說出特殊氛圍指的到底是什麼。而我在看完這部《瀑布》以後,總算能夠稍稍描述了,我在文章最後將會提到。

《陽光普照》


向著陽光

鍾導的《陽光普照》裡,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台詞,是那位早在電影的中段就被劇情判死刑,由許光漢的大兒子所說:「就是來看你呀。」很多時候真正慰藉我們的,並不是那人究竟做了多麼夢幻或浪漫的行為,而是單純想看看他和他碰個面吃個飯而已

正因為是日常,所以根本不需要什麼理由或目的,就是再簡單不過的原因,只是單純想要看到對方而已。記得國中時,某天我媽正在考慮要不要出門,我跟我媽說:你不要出去啦。我媽就困惑地說:「那你要我在家幹嘛?」我說:「我也不知道欸就是想要你在家就好就是在那邊就好。」

我其實說不出那種感覺,好像就是「存在」本身就能夠給人的溫暖,不用特別做些什麼事情就可以讓人覺得自在。有些朋友也能夠給我這種感覺,跟他們特別合得來,就像家人一樣。對我而言,用這兩個字稱呼這個關係,其實也不太合適。

就是一個人與一個人之間的對談生命與生命的交流。是啊,就是一個再簡單不過的意思,很多的聰明人卻無法理解。這部《瀑布》也不是由主要角色所說出口,而是由魏如萱所客串的角色,再次說出類似《陽光普照》那句話的台詞:「就是說說話聊聊天呀。」



逐漸變好

賈靜雯飾演的羅品文,在電影中被診斷罹患了思覺失調症,魏如萱則飾演他在精神病院裡遇到的病友,魏如萱和他說醫院的牆上,有一幅已經放太久而褪色,19世紀重要畫家,竇加的描繪賽馬的作品。那時代的畫家畫賽馬,多半是畫賽馬的最後衝刺,很少人像竇加平靜地畫一群人在山裡面

在竇加的作品裡,賽馬的人穿上騎士服到山裡面,不禁讓人好奇他們要往哪裡去?竇加面對當時最流行的畫風,以及對賽馬場景的取樣時,他為什麼反而要以這種畫?竇加的畫作總是拒絕跟風而畫出自己內心深處所看見感受到的,詳細可見鍾導對此的解釋

電影有許多類似畫作的隱喻,但導演並沒有太多解釋,而是點出精隨更多意義由觀眾自己體會。例如兩位主角的家裡,因為施工而被包覆著藍色窗簾,導致陽光無法灑進來,整個家裡陰陰暗暗的。隨羅品文的症狀逐漸獲得控制後藍色的窗簾也不見了

在歷經嚴重的衝擊後——火災,總是能回到理想的生活。正如同我們的生活,不管怎樣的挑戰,只要我們相信著自己,朝向陽光走去。總有一天肯定能再一次得到溫暖的回報。不過,那個逐漸變好的關鍵究竟是什麼?便是身邊每一位家人、朋友的陪伴。



別再問「你還好嗎?」

片名《瀑布》到底是甚麼意思?看完我才知道,電影要說的是「瀑布的聲音」,不斷出現在羅品文腦海裡。當他思覺失調症發作的時候,他的腦海裡就會出現類似機器運作的聲音,轟隆轟隆的,他本來以為是機器聲後來才知道原來是瀑布的聲音

當王淨飾演的女兒充滿耐性地持續陪伴媽媽以後,幫助他的病情逐漸獲得控制。他腦海裡轟隆的瀑布聲也逐漸變小,再變成河川流動的聲音,最後變成涓涓細流的小河。他的心情也逐漸變好,不再胡思亂想。

他向女兒說道:「以後不要再問我你還好嗎?』,我會想辦法自己好起來」。為甚麼他腦海裡的聲音逐漸變小了?原來,不久之前,他在病情逐漸獲得控制後,出院後某天他碰到了魏如萱的角色,魏問他:「我有給你電話欸,出來以後怎麼都沒打給我」羅品文回應:「打給你幹嘛?」



鍾導的浪漫,內心的聲音

魏如萱說:「就是出來說說話聊聊天呀。」

我無法忘記這一句台詞,因為我覺得這才是這部電影最重要的一句話。是呀,生活到底需要什麼特殊目的嗎?出來和朋友碰面,難道真的需要什麼理由嗎?原來,說說話聊聊天這麼簡單的事情才是這部電影提醒我們最應該好好珍惜的日常

我總算知道鍾孟宏導演的浪漫與溫柔是什麼,就是珍惜每一個和你愛的人愛你的人相處的瞬間。溫和而堅定地提醒你:這世界上沒有比這更重要的事情,肯定沒有。導演的太太和他說,可不可以拍一部沒有流血、殺人的作品?結果鍾導做到了,而且呈現了他最柔和的一面。

電影驚悚、懸疑的氛圍毋需多言,這是導演最擅長的事情。瀑布的聲音蓋過了所有希望的聲音,告訴你值得被愛的聲音。思覺失調症能夠聽見,某些只有他們能夠聽見的聲音。他們康復後,有時會想念曾出現在腦海裡的聲音,那就唱唱歌吧比起再次聽見他們更想好好生活在現實社會中

導演細膩的長鏡頭充滿魔力,他的電影取景肯定是我看過最美的畫面之一,就像《陽光普照》的結尾一樣,他把一切實情坦白告訴讀者,這部電影也不例外,在故事最後告訴我們「小淨還活著」,算是還不錯的結局。不過,導演總是不喜歡直接告訴你而是間接表達而迂迴的訴說

好友不太喜歡這種表達方式,而我深深著迷其中,因為他更保留了觀眾值得玩味、想像的空間,也許美好的結局,最後還是可以持續反轉,告訴觀眾這也是品文的幻象——導演沒有這麼做,因為他恰當了拿捏這份懸疑或詭譎的程度

最後用我第二喜歡的台詞收尾,在家人、朋友的陪伴,冷靜地面對未來吧。因為,不管如何,

每個人都有難堪的過去,只是大小不同而已,而且未來會怎樣也沒人知道。

這是一部好美、好美的電影呀。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