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走印出不朽的價值

頭頂偌大的愁雲,深信一定有別處,滿天朗朗地等著你

睜眼回首恍如夢,我正要起身,兒子邊睡邊惶恐地呢喃自語,像似做了場惡夢,我喚醒他後,一切都難憶起。我走近窗台,戶外氣色有些郁郁不歡,下樓準備簡易的早點,便到室外,清陽落筆就解闊了心,我背對著,曬著樂度,很快滿身就回溫釋寒,望著高遠的鳥兒雙雙對對,恩愛相伴,就連純色蝴蝶都在你儂我儂,纏綿兩人的世界,莫怪毫無礙地同進同行。

徐步回自宅,沒一會,蘇醫生就來我家行醫義診,老公的小阿姨對醫生反應說,「之前我的手被扎針,醫生拿超大支的,痛的要命。」蘇醫生解惑地說,「針灸就是要讓病患感到舒服,緩解疼痛。」心間不禁想到,溫柔疼惜自己,難解的痛總有一天能自拔得到快樂

隨後我策馬飛奔到店裡,急忙接手操辦,午后天氣有些晦暗,還下起毛毛雨,暗暗思寬,頭頂偌大的愁雲,深信一定有別處,滿天朗朗地等著你。我湊近爸爸身邊,他正在油炸紫茄,忽然對我說,「這油炸色澤才會很鮮豔。」我面帶笑容地說,「人經過遍體煎熬,才能創造顯耀的身價。」

突然從外面飛來一隻雨蠅,瞬間點亮我的雙眸,牠出世在腐爛的糞堆裡,只要肯勇猛成長,老天還是給牠一對羽翼,飛離惡劣環境迎向光明,不也能吃香喝蜜露。

回途如日落退回了原地,我走入客廳,女兒洗了顆青棗,分我享食,卻是淡淡的味道,才想到平日吃到的甜棗,都是農夫苦苦栽種的結果,沒有先前的疾苦,又怎麼會有後來的糖甘蜜甜。女兒坐在書桌前,為我刻印起筆名,凹凸的橡皮章,一抹上顏料,就印出有特色的文字,腦中敲思,歷經一遍遍坎坷,遂能走印出不朽的價值。

2023-2-1

照片由Angela Buttafoco在Unsplash上​​拍攝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