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脚鸟
无脚鸟

梦是我的原点 我从梦出发写诗,写短篇 我在梦里睡去 我从梦里醒来 专攻诗歌的ig账号:@verse.in.the.water

胞兄

(edited)

我是兄弟三人中最小的一个,虽然我们仨是三胞胎,但我在身形样貌上都跟两个哥哥差别很大,以至于别人时常以为我们家只有两个儿子,而我是那个常来串门的亲戚家的孩子。

爸妈上班忙,从幼儿园到现在我们都升上高中一直都是爷爷照顾我们。爷爷以他的方式尽力照顾我们,但我瘦小的身材始终没得到什么改善,两个哥哥越来越大块头。

成绩差距惊人的大的我们仨,最后却毫无意外升入同一所高中,因为爸妈说要两个哥哥在学校多照顾照顾我。 刚好这间学校听说今年刚换了一批领导班子,狠抓学风,爸妈觉得这正是他们希望的,或者至少是那时候的他们所希望的,在那件事情发生之前。

高一暑假最后一天,同年级一些男生还有几个大胆的女生一起结伴去一个废弃工厂探险。这件事已经密谋了好久,当然,在不被教导主任老刘知道的前提下。听说老刘已经离婚很多年,孩子被判给前妻,平时自己一个人生活。老刘长得面恶,每次大声吼的时候似乎五官都被压缩在一起,我们年级很多同学觉得好笑,所以并不真正害怕他,所以每当我们看到一个高年级同学在他的训斥下脸都变绿出了冷汗甚至完全讲不出话来就内心里觉得瞧不起那个人。但在计划探险的时候,我们还是尽可能低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们兄弟仨那晚都在那个废弃工厂,同样在那儿的还有我的朋友陈。我跟陈从小学五年级就是同班同学。当时我爸妈托了关系让我直接从三年级跳到五年级。因为从小体弱多病的原因,我幼儿园上了四年,当我的两个哥哥都要升入小二,我才刚从幼儿园毕业。后面快到三年级时,我身体终于变得健康了一点,而且有一次家长谈话时老师夸我学东西很快,我父母便萌生了下年让我跳过四年级,直升五年级的想法,说这样方便我两个哥哥照顾我。就这样,我一个暑假自学完了四年级的内容,跟两个哥哥一起升入五年级,同一班。小学高年级的生活远比我想象的要更难适应,对于暑假前还在中低年级的我来说,小五完全是一个成人世界。班里已经渐渐开始发育的女生各个有了自己的小团体,班上大部分男生被她们呼来喝去,除了陈。陈是班长,浓眉大眼,对那个年龄的孩子来说长得也算高,成绩优秀,体育也很好,深得老师喜欢。一到下课,陈身边总是围满了人。当作为跳级生的我还坐在第一排角落时,那种受欢迎的程度是我可望而不可及的。我晦暗无光的小五生活终于在一次座次大洗牌迎来转折,那次,我坐到陈的旁边。正当我还在纠结要不要跟陈讲话的时候,陈主动打了招呼,还说下周他们几个朋友约了一起去春游,问我想不想一起。正当我受宠若惊,刚想要答应下来时,一想到我父母听到这件事阴沉的脸,无奈只能如实跟陈说:不好意思啊,我家里管的比较严格,大概去不了。陈听完笑了笑:没关系,那下次我去你家找你玩总可以了吧。就这样,之后陈一有空就来我家玩,我们一起上下学,在学校也总是黏在一起,这样的关系一直延续到高中。

高一开始,我跟陈就不同班了,但也不远,他在隔壁班。陈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想要他陪我去废弃工厂的请求,我还挺惊讶的,因为我知道他怕鬼。大概是实在承受不了了,在里面摸黑了两个小时之后,陈说他不行了想要出去,我就跟其他人说你们先继续走吧我们两个先回去外面。二哥好像是早有预料一样,冷笑了下:我就知道你们两个小基佬撑不下去,我装作没听到拉着陈的胳膊往回走。大哥喊了一句:你哥跟你说话呢,怎么没大没小。我没停,陈摇了摇我的手,小声问我没事吧,我坚定地说没事。二哥看我快走到楼梯,突然飞快地向我这边跑过来,抓起我就把我往旁边一个竖直的排气口旁边拖。那个排气口大概三米深,直径也差不多三米,下面一个金属铁网。二哥把我推了下去,大概是听到了我的尖叫,其他人都吓呆了,陈已经吓到快晕过去,我听到大哥对其他人喊快走。我一直蹲在里面两只胳膊扒住里面一个很粗的栏杆,已经不记得后面过了多久,听到陈的声音:抓住我的胳膊,然后把我拉了上去。当我看到陈的脸的时候,发现他的脸已经发白,嘴唇打着哆嗦问我:没事吧。我反问他没事吧,他笑了下,没事。当我们回到外面的时候,看到有个人影站在那,定睛一看原来是二哥,笑嘻嘻凑过来:好弟弟,刚刚只是给你开个玩笑,你别往心里去哈,别跟咱爸妈讲哦。我斩钉截铁:你放心吧。看二哥背影走远,我幽幽地问陈:有没有那么一刻,你特别希望一个人死。陈像瞬间惊醒,手紧紧抓住我一侧肩膀:你别做傻事啊。我回他一个微笑:别担心。以及谢谢你。

暑假结束,我们升入二年级,这件事好像从来没发生过一样雁过无痕。不过从开学到现在,已经有不少人请假,之后就再也没来上过课。我们没人觉得这件事奇怪,因为老师们都说流感季节大家都一茬接一茬的生病。后面有些请假的人回来上课,或许是身体还虚弱吧气色都看起来很差,因为担心被传染其他健康的同学也不敢上前去关心。直到后面有天我两个哥哥都没来上课,前排同学问我是不是他们也都生病了,我像是想到了什么事一样开始神游,我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那个夕阳洒满整个走廊的下午,那个教工厕所的门半掩着,引诱我打开。我听到了某种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感觉像是被扭曲了一样,一阵阵、幽幽地飘出来。我的手本来已经抓住门把手,又放下来,转身…突然看到我爷爷站在那儿一脸疑惑:今天不是说好我来接你们放学,我在校门口等了好一会儿都没看到你们兄弟人影,就想着进来看看。诶,你大哥二哥呢,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我睁大了眼睛,努力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然后平静地说:他们先走了,先回去了。

(完)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