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脚鸟

@nixtasy

强相互作用

人人最终都会被言语钉到名为贪嗔痴的十字架上,可在那之前,我要追随着一颗颗闪烁的瞳孔里里泛起的海浪,到达无人知晓的彼岸。

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是无脚鸟,是一个不管在哪感觉自己是个outsider,但又能以某种方式跟人产生联结,成为风筝线的一端的中文短篇/诗歌/散文创作者。和你想的一样,这个名字来自王家卫的《阿飞正传》。如果梦境也是生活的一个维度,我的文本则忠实记录和反映了我的生活。

守护天使2046

“奇怪的是,我最后一段深刻的记忆是王终于能在族人面前公开他的选择以及他认为自己是谁的时候那个骄傲的笑,好像背后还掺杂着一声惨叫,这个惨叫不是来自我自己,而是来自王,那样的愤怒和无助,但我还沉浸在深沉的幸福中,幸福却疲倦,记得我对王最后说了声:我好累,我的王,我要睡了。” ——翼

胞兄

我是兄弟三人中最小的一个,虽然我们仨是三胞胎,但我在身形样貌上都跟两个哥哥差别很大,以至于别人时常以为我们家只有两个儿子,而我是那个常来串门的亲戚家的孩子。爸妈上班忙,从幼儿园到现在我们都升上高中一直都是爷爷照顾我们。爷爷以他的方式尽力照顾我们,但我瘦小的身材始终没得到什么改善,两个哥哥越来越大块头。

小王和小范(尾声)

回到德国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小王仍然没办法独自去超市或去旅行,也对认识新朋友没什么兴趣。小范则开始拥抱更多认识新朋友的机会,已经不满足于作为小王和小范总是捆绑在一起的生活。这时候小王已经在德国车企拿到了实习offer,过于无聊的他试图通过旅行邀约来挽回不久前还在朝夕相处像家人一般的朋友。

小王和小范(其二)

小范是更善于社交和拥有更多人脉的那个。刚一落地都柏林,小王和小范直接奔赴他们行前就已租到的位于码头边上的房子。然而,当夜幕落下小王快要将对街区、房子和屁孩的失望上升到对整个爱尔兰的失望甚至后悔来交换时,小范说别急,我高中同学刚好在出房子,我们可以去看看。

小王和小范(其一)

两个男孩相识于豆瓣,那是小王注册豆瓣五年第一次在小组发帖。一个小行星头像的用户留言说不常看豆瓣,可以加个微信交个朋友。那颗小行星拥有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让人难免去猜测背后到底是怎样一个睿智、缄默又文思泉涌的形象,又会让人联想到那个以美杜莎为形象的奢侈品品牌。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