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任说梦

@maria819

查无此人

她的墓志铭: 她来了(被迫) 她遭罪(该) 她死了(早就) 弱水三千,只想取一瓢 可为何偏偏是鸩 精神绝症患者,无路可走 她愿意思考一些真正有意思的问题 死人们却问她你为何对屎毫无兴趣 吃屎不快乐么 来呀,我们一起吃屎去呀 她把真相看得比命重要 她宁愿时刻忍受残破真相的...

人间奇景大赏

大约一年前开始投简历参加各种面试,一年来基本持续不断。在此整理一些原汁原味的对话一起笑笑算了: “我们上班时间要收手机哦,就像你读大学时候一样” “哦?我没读过这种大学呐” “你呀你,这是犯了读博的大忌” “大忌?” “你怎么能换导师呢” “怎么地,从一而终,贞节牌坊?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公众号旧文留存,略有改动。原文写于2017年1月22日。Without doubt it is a delightful harmony when doing and saying go together. -- Mongtaigne, Essays, 1588 王阳明也说,知行合一。

此去经年

公众号旧文留存,略有改动。原文写于2017年5月16日。香港中文大学政治哲学教授周保松老师新作《小王子的领悟》,一本薄薄的小书,写了他近三十年的思考,从对梦想和现实的探讨,到初恋的脆弱,再到五千朵玫瑰如何反驳小王子的羞辱,最后归结到现代人的孤独与尴尬处境。

谁是谁的太阳

公众号旧文留存,略有改动。原文写于2017年1月16日。参考材料: 威尔·杜兰特《哲学的故事》尼采一章 周国平《尼采——在世纪的转折点上》 0/20 缘起 对尼采开始有印象源自中学时《儿童文学》的一篇文章中的一句“谁终将声震人间,必长久深自缄默;谁终将点燃闪电,必长久如云漂泊”,后来他疯了。

痛苦的猪

有人忧愁:到底是做痛苦的苏格拉底呢还是做快乐的猪?很多时候倒是也属于多虑,其实很多时候不过是做了痛苦的猪。

趋利避害

总听人说:人类是一种趋利避害的生物。奈何多年的观察让我一直觉得这话不对劲:若真是趋利避害,为何很多人的选择让人大跌眼镜?我一直以为我对这话是深深怀疑的,直到最近我想起了很久很久之前的一件小事,开始对这话有了新的理解。有一年暑假我在昆明叔叔家做客,那时叔叔和婶婶的第二个孩子刚出生没多久。

木心语丝

与君初相识, 便欲肺腑倾, 只拟君肺腑, 一我相似生, 徘徊几言笑, 始悟非实真, 余情不可收, 悔思泪沾襟。他明白我的痴情,悄然一瞥,如讽嘲似垂怜,偶尔对我有亲昵的表示,我决然回避——知道自己的爱是绝望的,甘心不求闻达,也无福获得酬偿。爱在心里,死在心里。

歌词分享-L'amour est un soleil - Helene Segara

J'ai ouvert ma fenêtre Pour laisser entrer le soleil Pendant que tu dormais à points fermés J'ai fais du café noir Pour voir si je ne rêva...

歌词分享-八十年代的歌

香烟请再为我点一刻   火车上的情侣也不多   你推荐的歌我都听过 听过后和你一样寂寞   忘不了红色背心的你   抹不去我多情的思绪   我无法拉近你我的距离   这距离就像飞鸟和鱼   时间请你快一点的过   别让我一个人守日落   我想过平常...

诗歌分享-4

不愿醒来 沉睡了千年的城堡 在藤蔓里等待 等待苏醒的到来 沉睡了千年的公主 在 梦境中等待 等待王子的到来 梦里 有天使和玫瑰花开 王子如约前来 用印在眉心的一吻 封印了邪恶 让爱从沉睡中醒来 让爱复活 可是一千年以后 如果王子不能前来 如果公主知道世间 有这许多无奈...

诗歌分享-3

佛外缘 郑愁予 她走进来说: 我停留 只能亥时到子时 你来赠我一百零八颗舍利子 说是前生火化的相思骨 又用菩提树年轮的心线 串成时间绵替的念珠 莫是今生邀我共同坐化 在一险峰清寂的洞府 一阴一阳两尊肉身 默数着念珠对坐千古 而我的心魔日归夜遁你...

诗歌分享-2

火炼 寂寞的人坐着看花 郑愁予 焚九歌用以炼情 燃内篇据以炼性 炼性情之为剑者两刃 而炼剑之后又如何 就 炼炼火的自己吧 炼自己成为容器 不再是自己而是 大实若虚 此所谓炉火纯青 是容飞蛾即兴闯入 过瘾而不 焚身

诗歌分享-1

<孩子還不知道> 孩子還不知道 米奇世界是老鼠白天做的夢 老鼠在早上睡覺時 遊人在牠們的夢裡觀光 孩子還不知道 那頭老鼠在夢裡活了一整個世紀 飼養一條一百歲的狗 同時 和一條比牠高大的狗 做了百年朋友 孩子還不知道 米奇和情人在許多人的婚禮上 結過許多次婚 牠們從不吵...

无题

Matters创办之初,我就在关注。因为一些不便明说的原因,只敢躲在角落默默做个观众。十几年间,记载想法的媒介从纸笔移到了OneNote,记载的平台也从QQ空间到微博到微信到豆瓣,在渐渐恶化的言论环境中,自己也在不断忍受某种割裂感的煎熬。最后还是回到了Matters。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