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ntom

@lsgy2003

读《潮汐图》

中文终于来到南方海洋。中文被撑大到如此空间。中文追寻珠江,中文荡过屋船人家,中文入海,中文出海。中文见过水上仔女、四国番鬼、水手海盗、教士神甫、博物学家。中文吞进疍家话、省城话、福建话、英语、葡国话、澳门土语。随雌性巨蛙,瘟沌降世,在受限的躯体里,在主动的观看中,跳落水陆间,辽阔宴游。

当「娜拉」回乡,重遇「高更」

在刚刚过去的春节假期中,你回乡了吗?

还能续

【8月,某日,子时,浴室】 不明持续高频振动。消失。复现。消失。又现。电动牙刷自动开启了…         火鸟炼狱之舞。痉挛。力竭。跌落水池。【8月,昨日,子时,卧室】 黑。很黑。荧光闪起。熄灭。再闪。再灭。电脑加入神秘重启循环。坠入午夜。

读《演奏之外》

这是一本不大不小的杂书,却使人生出敬意。上下翻飞的哲思指向诸多开阔之地,本身是一个精彩的引子;同时,作者的具身性经验、尤其充沛浓烈的爱意,在中文音乐书写里,难以复制。如果说,好的指挥身体里有音乐性,那好的演奏者的文字里也有音乐性:句内呼吸摄人,段间承接矛盾,临结尾从第一排高速翻滚...

你的顺畅推导,我的混乱演草

在流行离开的世界里, 黏稠,与隆重, 不像样,受不起。可离愁还是登场早了,大段磨好, 在10页60首绮贞的歌里, 找不忧伤的台阶下。Auf Wiedersehen, mein Freund, 慕尼黑没有太阳的时候,就跟我说话吧。绮贞哪里清新。

“请注视我的身体” | 记一次(不)寻常的观看练习

#残障 #剧场 #艺术 #医疗人类学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