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良

@leongeee

廖燕芳傳奇026

我寫下俊郎的心逐漸平靜了,他還是看不到我,我是廖燕芳。但我看到水良,原因在他的心已經平靜了,因此俊郎的心就平靜。緣由俊郎是水良的筆下人物,而我是水良的太陰星,我以自己的角度來看水良。大家可以說我是真實了,我沒有原生思考,雖然水良活在原生世界,我在文字演義上不希望帶有原生思考,所以我是真實。

廖燕芳傳奇025

辣仔良回到家,進入房中思考:我是水良?我的心被蒙蔽者,本能還沒恢復。這種排列的生命方程式,太陰廖燕芳,天姚溫碧瑞兩個女子,其實在管理著我。還有天同惜初和天梁顏回不斷在給我加持在這個演義上。我想和水良說話。辣仔良想到這裡就立刻拿起毛筆作畫了,畫出一個中年男人站在大樹底下,想著我們的…

廖燕芳傳奇024

和敬走入山林,俊郎也跟進了。和敬進入深山中,找了一個空曠之地,升了火,泡了茶鋪了地卷,坐在上面和俊郎和著茶,問:你們兩個小東西知道什麼是夢想嗎?孔鯉的志向不比海燕大,俊郎你更不用說了,你能對我說什麼是夢嗎?俊郎說:夢想就不要胡思亂想,海燕有三重人格,你要小心他,別學他。

廖燕芳傳奇023

孔鯉是模子國君孔志的兒子,今年才十歲,他來找俊郎(辣仔良)來玩。一見辣仔良,孔鯉就說:俊郎哥哥,我看你好像從很遠的地方回來。其實辣仔良知道自己從很遠的地方而來,不是從很遠的地方回來。辣仔良對孔鯉說:國君近來可好,很久沒去看國君了。孔鯉說:我父親很好呀,經常說你是個安樂公!

廖燕芳傳奇022

俊郎覺得自己在模子國也是一事無成,但他的醒覺,現在他覺得和敬與海燕的夢想過於遠大,他不相信他們可以成功。對於天命(左冷禪師)已經是很古老的傳說,據說我們存在的世界,在一個人的心中演化,左冷禪師讀到這個人,這人心想的也是我們每一個人的種子。因為這個人還算個好人,所以我們的世界還不算壞。

廖燕芳傳奇021

辣仔良與溫碧瑞談談實事在模子國:你懂得做什麼?我說你們女人就是在家相夫教子,跑到外人家會說,誰家的女人?誰的母親?誰的女兒?你們根本就無所作為?溫碧瑞說道:你說的有理,只要我們遇到左冷禪師(阿彌陀佛),他就會為我們攝化我們的世界,因為我們是存在一個人心中所攝化的國土。

廖燕芳傳奇020

溫碧瑞夢見母親,就是和敬的母親?和敬對我說:海燕,我希望你寫,因為我知道我們活在文字世界,我們在文字演義,讓我知道自己的母親吧。於是我寫下溫碧瑞的夢,是的,和敬在未來世界看到自己的母親了,就是溫碧瑞的母親。和敬,你現在是不是知道了,溫碧瑞的母親就是你的母親,兩個母親的樣貌是一樣的…

廖燕芳傳奇019

俊郎對我說:海燕,你寫下辣仔良好好做自己,不做俊郎,你覺得辣仔良比我更懂得孝順父母嗎?我回答俊郎:辣仔良只是給夢想蒙蔽了思考,他是孝順父母的,就像俊郎你被金錢蒙蔽雙眼,追求的只是極品。和敬說道:海燕,我們要看你寫小說,這一章你要如何寫廖燕芳,我們想知道了。

廖燕芳傳奇018

成最好的人?廖燕芳說自己,當幼苗漸漸成長時,他是不是還能當別人的愛人,還能當別人的母親,或當一個苦行者。陽光空氣水的滋潤下的女人。難道就只能當個花瓶,參加選美大會,女人的天性,那是世間的本色嗎?從陽性的角度來看,也不過是這樣的情況吧!他希望顏回看到的是,一個真實的廖燕芳,希望他明白自己。

廖燕芳傳奇017

把愛給了顏回,廖燕芳說出心裡的話:我要積極向上,學習從不中斷,立志當一個君子。我知道現在的模子國人心多變,向扭曲的方向走去還覺得自如,覺悟民族才是我追求的方向。顏回感受到廖燕芳的愛,他說:所以你奮勇直追,起點有如土壤中的一棵幼苗,在陽光空氣水的滋潤下,就是漸漸長大,你想成立一個綠洲?

廖燕芳傳奇016

我在模子國,我是廖燕芳,回到家我和父母打了招呼就會房寫文章了,我感覺到危險,是!就是俊郎。俊郎有辣仔良的內藏記憶,我怕他不好好演辣仔良,因此我啟動他:俊郎回家了;天!真的,是木屋區,不是我家的大宅門呀。這是辣仔良的家,我要窩在裡頭,家裡沒人。

廖燕芳傳奇015

看!我們到了未來世界了。俊郎說:海燕,這裡就是循人中學。我說:是!我現在就是廖燕芳,俊郎就是辣仔良,和敬就是溫碧瑞,惜初就是顏回,我們來到未來世界了。俊郎看到自己的少年身還穿著校服,他說:嘩!很棒的體驗。哪麼辣仔良現在去了哪裏了?惜初一驚道;廖燕芳一眾人去了模子國,我們的身分調換…

廖燕芳傳奇014

必需說清楚我是海燕,現在我是主筆,俊郎與和敬、惜初都在我身邊,他們想看我寫下的未來世界。是一個學校,這裡有草場,體育室、課堂、食堂、圖書管、電腦室和音樂室。廖燕芳已經用電腦來記錄文字了,再打印出來分給三個好朋友,以便可以推動文字進展,現在我只能用毛筆記錄文字。

廖燕芳傳奇013

俊郎,愛從何來?俊郎一看,又是一個長得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在問他,他怒道:又是你,我覺得有人在整我,看了你,讓我發怒了。這人說:你可以不怒,你就贏了,但是你偏偏要發怒,這才是你,對嗎?俊郎說:當然,如果我不發怒,我不就成了孔志(王子)嗎?這人說:你想成為孔志嗎?

廖燕芳傳奇012

我思考顏回,還是顏回思考我?我是海燕。顏回午休躺在大樹下思考,這時樹葉子髓風飄來。顏回思考:如果我是海燕他現在也一樣和我躺在大樹下乘涼。我當然也在大樹下乘涼。你在想什麼?顏回思考:你活在的世界可好。我思考:當然好,和你一樣是次生世界,沒錯,是人寫下的次生世界,我寫下你,你寫下我。

廖燕芳傳奇011

負的如惡,這世上有正就有負,思考上的覺悟就是以愛做為標準。沒有愛就不是正法,雖然也不算負,都要自己明心見性去分別。正的如法,不正不負如常,負的如惡。惜初一聽,心一涼:我的正就是愛你,我的不正不負就是可愛可不愛,我的負就是不愛你,這是不是愛的演化?

廖燕芳傳奇010

分別在一正一負,有假的觀世音,當然也有真的觀世音。假的觀世音要總統別殺人,真的觀世音對總統有何需求,你想像得到嗎?惜初一聽,涼了,說:我不會,你說吧?海燕說:我以觀世音的名譽,希望世界不要戰爭,我心也涼了,我不是觀世音。世上偽裝觀世音和阿彌陀佛的何其多,我們要用自己的智慧去判斷。

廖燕芳傳奇009

遇到愛了,惜初如何可以得到愛?也許可以對海燕說出愛。見海燕,燕說:知惡偽裝觀世音,在我們這個世界,很遙遠的一個國土裡,有一個人的心裡有我們模子國的蕓蕓眾生,他們知道了你遇到了愛,你要得到愛。這時我心裡有人說他是觀世音,想讓心裡有我們的人被逼問,好讓他能夠回答,好得到世界的認同。

廖燕芳傳奇008

廖燕芳寫作不能用第二個眼睛看世界,就是他不在場的世界他不能寫下來,就是第二眼睛,但可以用我的眼睛寫下真實世界,我是海燕。我寫下了:辣仔良對顏回說;你覺得俊郎不和惜初道歉,也不向惜初學做一個更好的人,廖燕芳的這種寫法對嗎?顏回說:如果我們現在的對話是一個人的思考,你應該問他是對還是錯?

廖燕芳傳奇007

我對海燕說:俊郎是不會和惜初道歉的,我們來寫俊郎的內心變化,希望你同意我的寫法。海燕說:好的。我寫下俊郎思考:女人究竟是誰?為什麼我們要愛他們,為他們生氣,為他們殺人。翠麗來了,他說:我聽到了,你因為女人而想殺人了,女人究竟是什麼?女人就是讓你們男人完整的一個人,你們為了女人而殺人,你們當然有時也會欺負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