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工研究|王江松
劳工研究|王江松

中国劳工学者和社会民主主义者,观察、追踪、分析、研究中国当代劳工运动和社会运动

社会民主主义社会学之四:阶层流动、社群自治和社会互助

《王江松文集》(1~4卷)

卷一|中国社会民主主义论纲 

https://www.amazon.com/s?k=中国社会民主主义论纲&ref=nb_sb_noss

卷二|当代中国的劳工意识 https://www.amazon.com/s?k=劳动文化学&ref=nb_sb_noss

卷三|当当代中国的劳工运动 https://www.amazon.com/s?k=致敬底层&ref=nb_sb_noss

卷四@A|广东工人运动考察报告 https://www.amazon.com/s?k=广东工人运动考察报告&ref=nb_sb_noss

谷歌:https://play.google.com/store/search?q=王江松&c=booksj

阶层流动、社群自治和社会互助

     社会民主主义正视一定历史时期阶级分化、阶级矛盾、阶级冲突、阶级斗争的事实,但坚决反对阶级斗争决定论,而承认个人具有自主选择阶级和社会地位的权利,主张通过正和博弈、合作博弈这一宏观战略来消解对抗性阶级斗争,实现劳资双赢。除此之外,社会民主主义还相当重视微观和中观层面的阶层流动、社群自治和社会互助。

     一、阶层的广泛流动是消解阶级对抗的重要路径

     阶层这个概念是阶级概念所不能取代的,从外延上,阶层概念大于阶级概念,阶级固然是划分为阶层的,但阶层却并不被囊括在阶级之中,在阶级之外和阶级之间还存在一些相当独立的阶层。虽然阶级差别、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一度占据了社会舞台的中心,但正因为阶级内部存在着阶层的流动、阶级之间存在着阶层的流动,才使得社会不会陷入你死我活或同归于尽的阶级斗争之中。

     列斯毛主义和共产主义学说是极力反对阶层流动的:第一,它们否认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存在什么中间阶层,如果有,也必须把它们两极化,要么上升到资产阶级,要么下降到无产阶级,这样才能形成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历史大决战;第二,它们把无产阶级成员通过财产继承或个人努力上升到资产阶级,看成是一种阶级背叛,无产阶级追求的是“要么全有、要么全无”的整体解放,反对个人顺着等级的阶梯往上爬;第三,它们也反对无产阶级内部的阶层差别,如果允许内部阶层流动的话,那只能是由上到下的流动,因为越穷就越是无产阶级,革命起来就越是彻底和坚决。

社会民主主义当然也倡导阶级意识、阶级的团结和组织、阶级的集体行动,并且确认它们是反抗资产阶级剥削和压迫的主要手段和方法,但与列斯毛主义和共产主义具有如下原则的区别:第一,不搞非黑即白、非友即敌,承认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客观存在或主观认同的中间阶层的独立自主性,由他们自己在两个阶级之间选择赞成、反对、独立、中立、逃避等不同的政治立场和态度;第二,承认无产阶级、工人阶级中的个别成员具有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集体行动还是个人奋斗的自由,承认他们具有上升到劳资之间的中间阶层直至上升到资产阶级的个体公民权利;第三,工人阶级内部可以有差别,一些人可以通过自己的劳动或者成功的集体行动率先提高工资和收入,整个阶级集体行动的目标也不是以暴力革命、夺取国家政权、无产阶级专政的方式一举获得全社会的生产资料和财产,而是通过集体谈判、公平分配和利润分享扩大工人阶级的财富份额,使自己由无产阶级变成有产阶级和中产阶级。

二、社群自治突破了阶级和阶层的限制,大大扩展了“民间社会”的范围

阶级和阶层基本上是以经济关系、市场关系为依据划分的,它们固然是社会学的两个基本概念,但远远不能囊括全部社会组织形式。在社会生活中,人们按照其所处经济关系和市场关系形成一定的阶级和阶层,但同时还按照其他的社会关系形成其他的群体、社群、社团:基于业缘关系,有各种职业群体;基于地缘关系,有各种同乡团体、地方群体;基于年龄差别,有各种年龄群体;基于性别和性取向,有各种男性、女性、性少数群体;基于民族和种族关系,有各种民族和种族群体;基于信仰的不同,有各种宗教群体;基于价值观和社会理想,有各种文化群体和社会公益群体……

     总之,当今时代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社团革命、社群革命时代,在个人与国家之间、市场与政府之间的各个环节上和广大空间内,产生了不计其数的、按照一定的主题和原则组织起来的社团和社群。在这里,广义的社会组织是相对于国家而言的民间社会、市民社会、公民社会组织,狭义的社会组织是相对于经济组织、市场组织而言的非经济组织、非市场组织。如果说广义的社会组织处于个人与国家之间,那么狭义的社会组织就处于市场与政府之间,它们一方面独立于国家、政府,另一方面又独立于经济、市场,属于经济与政治、市场与政府之间那一块社会生活空间,这一空间伴随着人类需求结构由低级向高级的升迁,伴随着经济生活在人类生活中比重的下降与精神文化生活、消闲娱乐和人际交往在人类生活中比重的上升,而显得越来越宽广了。

     社会民主主义,顾名思义,比自由民主主义更加重视“社会”的发育和完善,对一切来自社会的自治和自组织,对于一切促进人类合作、联合和团结的努力,都表示由衷的高兴和欢迎。社会民主主义固然主要依托于工人阶级和劳工运动,但对于其他一切社会群体的自治和平权运动,包括消费者运动、环保运动、企业社会责任运动、教育平权运动、养老平权运动、医疗平权运动、居住平权运动、少数族裔平权运动、妇女平权运动、残疾人平权运动、性少数平权运动等等,都予以道义的声援和实际的支持。

     三、社会互助和社会保险是社会团结的纽带和社会安全的阀门

自古以来,民间社会就存在着互助互济的传统,特别是在圈地运动和资本主义早期发展阶段,出现了失地农民、行会手工业工人和工场手工业工人的兄弟会、互助会、共济会,它们是工会和合作社的雏形。工会和合作社是劳动者互助互济的较高形式,但刚开始时它们专注于劳动者在职或就业时期的利益增进,而无力顾及劳动者在年老、伤残、疾病、失业、生育等等没有劳动收入时的基本生活保障问题,而且工会和合作社也覆盖不到非劳动者(如残疾人、家庭妇女、鳏寡孤独、无业人员等等),这样一来,相当一部分人的生老病死就成了一个市场和政府两不管的严重的社会问题。主要是在劳工运动的推动下,这个问题以“社会保险”的方式得到了解决。

社会保险可以说是社会互助的最高形式,它从市场和政府筹集资金(包括个人缴纳部分、企业缴纳部分、政府缴纳部分),建立社会保险基金,让其承担济困扶危、转移支付的功能。社会保险是处于市场经济与国家政治之间的中间领域,由工会代表、雇主协会代表和政府代表组成管理机构,按照公开、民主、公平的原则,负责社会保险制度的运行和社会保险基金的运营。

劳工运动和社会民主主义运动一方面天然具有团结互助的价值观念,另一方面承担着为最弱势群体争取基本生存权利的现实任务,当然把推动社会互助和社会保险作为自己长期努力的目标,并终于通过国家立法建立了社会保险体系。这是一个伟大的历史进步,以至包括自由主义和资产阶级的思想政治力量在内的整个现代社会,都接纳这个体系作为基本的人权保障体系。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