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恩
伊恩

試著寫下經歷和故事,因為知道不會再回到相同的位置。 如果可以,希望我的文字也能讓你找到自己。 他們教你知識,我想帶你看到生命的美。 instagram: @ian_wu_ 方格子 傳送門: https://vocus.cc/user/@ianwu100

《失智》

害怕、恐慌、擔心、否認、憤怒、懷疑、放棄、難過、釋懷、忘記、剩下軀體。

一連串過程來的毫無防備

只能被動接受。

「我是誰?」

這可能是剩下最有意識的問句了

/

很久沒有在創作後說一堆話。

從小就需要時常面對有照顧需求的長輩,大家熟知的阿茲海默症,或通俗的稱為「失智」。即便可以將書上的解釋和案例一看再看,也實際接觸過這樣的阿公阿嬤,卻一直到長大才逐漸明白那是多麼可怕的事情。我們常用相片、影片記錄生活,用來喚起曾經用力活過、儲存在大腦深處的記憶,可是當那些提示都還在,寶箱裡卻空無一物時,才發現失去的遠不只是「智」,是整個靈魂。

用現代社會的角度來看,有這樣狀況的長輩們是需要特別照顧和看管的,因為他們不再適應於社會。但有時我會好奇,如果早在更遠古的部落裡,他們會是怎麼樣的存在?或許這是文明帶來的負面影響,過去幾乎沒有這樣的案例;又或者,其實這樣的情況還是存在,只是解讀的方式不一樣罷了。在沒有閱讀相關專業文獻的情況我並不知道歷史的真相更靠近何者,但如果所有人類演化的結果都有其目的,我很想知道失智的功能是什麼?是生命應該終結、避免族群數量過剩的警告?如果再把身體、器官功能退化也加進去,逐漸變成終日躺在床上靠著儀器存活、身體扭曲僵硬的狀態,我可能會相信這件事。

當我提出這樣的疑問時,會有很多延伸話題可以討論。討論很好,保持理性思考,同時將感性的部分拿來感受。

/

最後放上這首詩的最初版本。沒錯,一首詩我偶爾會修蠻多次、甚至和本來完全不一樣。沒放是因為原先是從曾經照顧過的長輩視角出發,收集與他們的互動和對話寫下的,卻發現自己只是臆測,根本無從得知他們的世界是如何。當下最衝擊的是我們談論的失去記憶,不單只是外顯,也包含內隱,甚至是作為基本生存功能的,吞嚥、呼吸。

《失智》

他們是誰?

我兒子明明才六歲。

我老婆呢?

你們為什麼要騙我?

「阿公,嘴巴要動!」

他為甚麼一直重複這句話?

我明明吞了……啊?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