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恩

@ianwuyucheng

《藏》

我把悲傷寫進詩裡 就像從小被要求的那樣 讓老鼠叼走眼淚,只要這樣就不算流下 我把憤怒也藏在這裡 那是他們用來控制我的工具 那把打壓自我的榔頭,夢裡也有 鏡子裡的他依舊穿戴整齊 總是發光的人,不能被直視眼睛 那裡有被親手活埋的 他自己

《曠野》

荒涼無人煙,是對這片原野最貼切的形容。遠處群山的剪影在柔和月光下顯得安靜不少。遙望夜空,獵戶與大小犬間的嬉戲玩鬧正在持續,那是跨越千萬年的美好,卻不沾一點凡塵俗世。生命與生命之間若有聯繫,此時的光景將會是美麗傳說中惹人駐足的其中之一。..

《魚》

他幻想過成為一隻魚。未知和驚喜 大海本就神秘 直到眼前一黑 直到被拋屍在甲板上 那張慾望的網 留下致死的創傷。/ 真的很難評價近期的生活,但我好想去拍照、去跳舞、去喝酒、去草地上躺一整天。I wanna get my vibe back, if it really do exist.

《藍色》

你是十一月的風 是踩著細沙的晚霞 是湛藍原野上倏忽消散的白花 稍縱即逝的瞬間,卻縈繞了心頭千年 當白晝落下帷幕 我會成為海面映著的群星 靜靜聽你歌唱/ 我記得她的每個瞬間。無不讓人著迷,她的每一個皺眉、每一次的嘴角上揚。我會繼續努力,直到再次見面時, 終於有了勇氣。

《我忘了怎麼寫》

像是在手心化掉的白雪, 我無法寫下任何一行滿意的字句。被偷走了腦中的筆、翻倒維尼的蜜 抹去所有關於美感的內容。感性的世界不斷遠離 帶走撕心裂肺的傷心 以及恣意大笑的權力 我又如何向他人提起。/ 好難下筆阿,最近。

《一樣的大人》

傑米迷路了。小時候媽媽總告誡自己,做人一定要善良,好心才會有好報。所以他總是和善、不擅長吵架,遇到事情先想是不是自己的錯。開始上學以後,家裡希望他好好學習,以後才能出人頭地。在學校裡他總拿第一,老師們也都誇獎他,說以後傑米一定很有出息,因為他既聰明又聽話。

《恍眼的沉重》

我們嘗試用邏輯撬開生命的每一道謎題, 卻在失去中找到活下去的意義。我用文字紀錄這一切的感悟, 發現這只不過都是表述。好好活過一次, 用經驗換來的比什麼都有價值。再閱讀起, 沈重的只剩一瞬間、輕盈的飄過餘年。/

《漫長》

這是一趟很漫長的旅途。我靜靜地躺在流沙中央,看著一切被吞噬殆盡。還有多久呢?到生命結束之前 或許也才短短那一瞬,短到我想不起下一句詩 可能久的夠我瀏覽完一生,再新生下一段體悟。明明已經決定好了。我卻將雙手高高的舉起 我在期待什麼呢?...

《消融》

啜飲月光的香甜 順著溪流的優雅遠行 虛實相彌、交融 影子吞下了白晝 沒入浪濤裡的炯炯雙瞳 至少, 讓我保有在極樂裡 再次擁抱的驕縱 / 月光下,我獨自撐著長蒿,順著溪流緩緩向前。兩側是比人還高的蘆葦,在月的襯托下和影子共舞。當時畫面彷彿失了真,我失了神,寧靜中我依然靠著肌肉記憶操...

《橘子》

我孤獨的夢裡, 蜷縮於名為「好」的白牆角落 哭喪著的臉沒資格離開。潮濕陰暗的房間外 「叩叩」 是誰?「我帶橘子來看你」 可我不喜歡酸。「真可惜」 明亮的巨大白牆 紅黃色的血,靜靜流下。/ 逐漸意識流... 青澀,再到成為橘色的你,內裡都變得腥紅。

《潮紅》

他湊向前,輕聲 給予承諾 用一生,換一身 妳沒察覺,他沒說破。月光成了陪襯,只剩風扇聲響 於是你輕哼著,嬌羞應允 理智早被妳拋向腦後。柔和樂音夾雜他的不安分 攪動起小夜燈下的昏黃 劃過妳肌理的微微觸電感 獨享盛宴般的親密舔拭 「我想要妳。

《愛的勇士》

過去如影,未來如風。將虛實相連的只剩逐漸老去的容顏,和不斷在生活世界裡尋找相愛證據的身影。所以我們說,愛是這世界上最神秘且最美好的化學物質,每個人都有能力調配。願:變得勇敢。/ “I'm not a fighter, I'm a lover.” “No..no.

《舞》

那天夜裡,悄然無聲 靜謐中透著些許不安份 躁動 那早就被遺忘,悄然再度現蹤 太古便已存在,我卻無從去定義 「咚!咚!」 「咚!咚!」「咚!咚!」「咚!咚!」 鼓點震耳欲聾,肆意敲擊著永恆 生命的一吸一吶,群星隨之起舞 時而輕點,時而重踏 眼神綻放光彩,笑意掛上雙頰 縱使蜂鳥已銜...

##230123-新希望

「今年有許新希望了嗎?」 「?」 「就是想達成的事啊,雖然不一定會實現」 是嗎?不一定要達成阿 「好好活下去」 要好好的, 就夠了。/ 詩和故事的性質本身就有模糊空間,他們就像是公開的秘密,所有內容皆沒有被隱藏,卻帶有天生的保護色。...

##230121-世

成住壞空 生住異滅 即便成了萬物之靈 仍要遵守的遊戲規則 我們一再重蹈覆轍,不斷輪迴 直到永遠。/ 「只可惜我被時間困住,沒辦法看的那麼遠。」 舉起手上的高腳杯,沒錯,是她從法國帶回來,最珍愛的那一款。「就讓我們珍惜現在,好嗎?」襯衫,滑落。

##221230-這些年

原本進來的目的是找回自己。才發現 進來之後會先失去所有的 自己。/ 「收起你所有可笑的天真!」站在霧氣蒸騰的浴室裡,只見他目眥欲裂、惡狠狠地盯著鏡子裡的自己,雙手緊抓著洗手台,全身止不住的顫抖著。卻在下一秒如氣球洩氣般瞬間變得癱軟萎靡,僅靠洗手台上的雙手撐著搖搖欲墜的上半身。

##221212-𝝅

「圓周率無窮盡的延伸」 「痛苦很微小,卻連綿不斷、不曾停止」 這是我們的人生 是獨屬於人類的浪漫 / 我們在電話裡天南地北的聊著,抱怨完生活上遇到的鳥事後,突然聊到了圓周率。古靈精怪的她最後不服輸地說道:「數學系也可以很有情調的!」

##221209-設身處地

「做自己喜歡的事。」 再說一次試試看 「你一定會更好的。」 穿上我的鞋子 我的衣服 我的褲子 我的處境 再說一次 / 意圖產生到決定把話說出口、會造成的影響、最後對方真正接收到怎麼樣的訊息。過程繁瑣龐雜,卻在我們腦中維持每天至少成千上百次的精細運作。

##221206-停損

「你要我怎麼能不想著將通通結束掉呢?」 「讓一切停在至少好的點上。」 / 在電話裡她早已哭得泣不成聲,「我真的很需要你。」 ... 「我會回去。」輕輕按下結束通話。將手邊所有事情停掉,一如既往。眼神裡剩下空洞,失去神采。... 還能這樣堅持幾次呢?

《失智》

害怕、恐慌、擔心、否認、憤怒、懷疑、放棄、難過、釋懷、忘記、剩下軀體。一連串過程來的毫無防備 只能被動接受。「我是誰?」 這可能是剩下最有意識的問句了 / 很久沒有在創作後說一堆話。從小就需要時常面對有照顧需求的長輩,大家熟知的阿茲海默症,或通俗的稱為「失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