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 Hui
John Hui

90後港仔,文字工作者,哲學愛好者,現正為哲學新媒體撰寫專欄。熱愛分享、評論好書及電影,偶爾會寫小說。

【短篇故事】:媽媽的秘密

花碌碌的圖表,外行人一看必定陣陣頭暈,唯獨Johnny仔目不轉睛盯着屏幕上的綠色陽燭,讚嘆它的攀升速度猶如傑克的豆莖。《傑克與魔豆》一直深得Johnny仔喜愛:豆莖令傑克從一無所有到家財萬貫,所有問題一夜解決,這不就是現代人信奉的財自寓言嗎?莊家就是巨人,炒幣就是豆莖,而他要做的是善用手中的種子槓桿槓桿再槓桿。若要抱得美人歸,必須有巧取豪奪的膽量。

花碌碌的圖表,外行人一看必定陣陣頭暈,唯獨Johnny仔目不轉睛盯着屏幕上的綠色陽燭,讚嘆它的攀升速度猶如傑克的豆莖。《傑克與魔豆》一直深得Johnny仔喜愛:豆莖令傑克從一無所有到家財萬貫,所有問題一夜解決,這不就是現代人信奉的財自寓言嗎?莊家就是巨人,炒幣就是豆莖,而他要做的是善用手中的種子槓桿槓桿再槓桿。若要抱得美人歸,必須有巧取豪奪的膽量。

「14000……差少少我就可以去追返Rebecca……」叩叩!「14100,邊有女人會鍾意一個死窮撚……」叩叩叩!「14200,只要你返嚟我身邊,你講過啲咩唔重要……」叩叩叩叩!「14300,你一定會!你一定會!」

Johnny仔滿腦子都是Rebecca在豆莖下等候他凱旋回歸的畫面,任由Johnny媽在門外嚇個半死。Johnny媽敲得再大聲,房內還是沒有半點動靜,加上門鎖了,Johhny媽煞有介事地拍門大喊:「食飯啦!出嚟食飯啦喂!」

「得啦!」

呼!終於有反應。「仔!你咁樣得不償失,日日死炒爛炒,終有一日實輸返轉頭,況且俾你贏大錢又點呀,人哋……」Johnny媽霎時語塞,原本想說「人哋唔係因為錢而離開你」,但想到下午覆診巧遇Rebecca的畫面,又把話吞回肚裡。

今天一踏進門口,就看到Rebecca坐在長櫈上。雙方對望了半秒,最後視對方不見,各自待在長櫈的兩端候見醫生。從旁側看,Rebecca的肚子微隆,身旁坐着目測比她大幾年的西裝友,牽着她的小手,拇指在女方的手背上下輕揉。Johnny媽對Rebecca暗暗咒罵:「究竟你背住我個仔搞三搞四搞咗幾耐?」再不情願再氣,眼梢還是不經意看到男方含情默默看着女方的樣子,就像昔日在診所,老公輕撫自己個肚那樣,深情看着自己,彷彿在說:「佢將會係我嘅親生仔,我應承你!」雖說是自己的骨肉,但Johnny仔也不爭氣,居然趁Rebecca外遊期間,帶不同女生回家……想到這裡,心中的怒火彷彿有人把濕了水的柴掉到火堆中,愈燒愈熄。Johnny媽心裡反問:「個衰仔能如此真誠看着對方嗎?絕對不能!錢不是一切,女人需要的是安全感。」

「……總之你搞掂就出嚟食飯啦!」

門閂一扭,Johnny媽怔着,門風扇起她的前陰,Johnny仔突然在眼前出現,緊抓自己的膊頭:「Rebecca係咪對你講過啲咩?」手指頭用力抓緊的地方恰是傷疤處,彷彿按下了穿梭過去的按鈕,帶她回到那些物品被掃到地上的晚上,在嘶吼、左一巴右一巴的啪啪聲響中迴盪,Johnny媽倒抽一口氣,下意識將兒子推開,看着那雙充滿執着與戾氣的眼神,她想起那個人,那個曾讓她每天站在門口躊躇半天要不要一走了之的男人,那個用啤酒樽在她手臂留下傷疤的男人。

當年Johnny媽為了離開那個人,在腦海中演練了幾個劇本,務求分手分得乾手淨腳。因為感情變淡?怕被「禁室陪焗」……因為有了第二個?又怕對方拿刀……最怕還未來得及一刀兩斷,就被對方知道自己留有他的血脈,恐怕給對方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機會,待自己心軟後不知何時再捱幾巴耳光。

那天她一如以往在門口躊躇,就在低頭撫摸小肚的迅間,那個人突然開門,上下打量Johnny媽一番,目光恰好落在她肚上的手。Johnny媽縮手不敢摸肚,眼泛淚光,不知哪來的勇氣脫口說出「我已經忍夠你啦!」她沒想到心裡那句竟然輕易道出,不,是她的孩子要她說的。那男也被她的冷箭殺過措手不及,他想強行拉她進屋,她便放聲大哭求救,刻意招來鄰居探頭八卦。兩人拉扯之際,走廊的另一端傳來一聲鄰居的叫喊,他朝着那人的方向跑,嚇得他退回屋裡把門關上。自此,Johnny媽一直躲在情人的公寓直至兩人成婚。

Johnny媽不自覺摸一摸臂上的傷疤:「嚇死人咩,咁緊張做咩!我話人始終要食飯呀!」Johnny媽轉身離開,看着一家三口的全家照:難道這些年來,你的父親還未能將你感化嗎?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