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2016~2019)

詩。(2016~2019)

hualyu

10 Articles

收錄於《沉鬱漂流竹筏》 【大學時期以及之前】

詩。(2016~2019)

詩。(2016~2019)

收錄於《沉鬱漂流竹筏》 【大學時期以及之前】

Updated

失去歡笑的空間

想起這個空間 在那個時候曾經響滿熱鬧的歡樂容顏聚會消逝 消逝於窗外以後就再也沒有機會能夠見面 時間悄悄 用它輕柔的腳步踏碎我所擁護的聯繫與笑聲於是 空氣分子凝結成霧霑濕了在靜寂裡爬行與鼓翅的蟲蠅 即使是活在文字能夠疾走的世紀也無法將飛散的蒲公英種子全帶回來散去的種子們飄往某處落地...

我變得不能夠想太遠的事

攀在圍籬上的花蕊不會在被觀看的時候枯萎明天的我們 是否依然會在轉角的地方,再次看到高過頭頂的紫白色花瓣,像昨日一樣溫郁 音樂像清涼的泉水流過身體一首能激起歡愉感的歌曲有一座綠洲在沙漠的遠方懷著期待的心緒,朝向遠方,踩著輕巧的步伐踏進了隔日——綠洲在意想之外崩解,碎得像墜地的流星音...

好人

我們之所以善良,是因為最清楚,讓人承受重傷的各種做法絕不要成為將他人推入地獄的一方總會這樣子提醒自己我們之所以溫柔是因為最懂得,朝著什麼地方扣下扳機才能讓身體,綻出一朵鮮豔如血的花蕊我們選擇成為一列骨牌中的最後一個,純粹是為了不再讓相同的痛楚,無限地向外蔓延、擴張我們從被火焰包圍...

黎明的虛構

活到成年 卻還是無法熟練小學生都會的事卻做得笨拙  大腦自顧自地繼續熬夜空氣過於安靜標示著靜音功能的時鐘每一秒就踩出一個腳步聲迴盪在內心的黑洞  月亮溜下滑梯後天色熱鬧起來黑暗簇聚 躲藏於角落腦中不停地煎熬 煎出了太陽房間周遭映著蛋白色的光牆邊的小夜燈亮著 顯得多餘 眼皮沉重,睡...

封靜

0.你有沒有過這樣的經驗臥房的空氣靜得能讓鼓翅的蟲凝滯於空中在一場熱鬧散去的時候1.有一不請自來的訪客蜷縮於午夜後的枕上一如凋萎的盆花,體溫與冬日的油漆牆一樣用紙巾擦拭它躺臥的位置逝去遺留在上頭的心理作用還記得它反覆做的最後一件事迷失方向 撞擊灼熱的光為何選擇闖進緊閉的門與玻璃窗...

葬花

其實是得慶幸分開不是因為有恨是為了還給對方初始面貌的日子歸還時間與空間 從外頭看,一扇眼睛之窗裡的房間有光裡面也不一定有人 電影的海報還在以往的問候已不在 無聲無息離開感覺現實缺少了什麼又感覺似乎並沒什麼改變唉 你就是那麼地淡卻又能在心中蘊上好濃好濃的墨跡 美麗的花蕊曾經確實活著...

Q4:你忘記我了沒?

我會去你介紹的地方用餐但是我不會想起你所說的笑話我會獨步在曾經和你一起走過的街道但是我不會想起載著你趴趴走的時光 冷冷的冬天就該裹著棉被思量著一行詩句究竟要遲到多久才會抵達出現不會想起什麼過去不會響起什麼談笑聲這種日子就該讓現在進行式的朋友做為暖暖包來溫暖自己 總會有某一個時期是...

總會有某片葉子落在人來人往的地方

或者有某人的腳步聲從旁經過或者有某一隻鞋底踩過相同點是只會與那人邂逅一次處在一樣的場所的時間極短,比露水凝在葉面還要少意識到之後才發現看不見人影 或許這是一種宿命只能貼在走道、馬路等等的地面上任風或是掃帚隨意帶走卡進草叢或陷入垃圾坑 總是會有一個想法能有一個誰停住腳步蹲下、拾起後...

人海

你是一位海之旅行者,在寬廣的人海旅行。你與數不清的陌生人擦身而過,可能一輩子只會見面一次,且只能看到他們表面的樣子。只有極少部分的人能夠認識。你和他有緣份,成為了短程旅行的同伴。他剛開始向你釋出好意,你開心地接受,沒有一點懷疑。在某一天,他和身邊的旅行者交談,你聽到了他的話。

碩圓

是否你我注定是會相遇                                 是否也注定「這樣的」日子                               會乘著時間的激流沖向彼此 希望我能透過一抹笑容                               ...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