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螢

@hellorubykwo

《蕃薯的夢》

很久很久以前,一個被遺忘的蕃薯,在某人的廚房裡長出了芽。它懷抱著茁壯的夢想,同時恐懼著被湮沒。畢竟,在茫茫作物海之中,蕃薯只不過基層中的基層——縱然活在農家,也從不配挺起胸膛在田地中生長,總是只能成團地擠在田埂,努力地拼生存。如今在都市,寸金尺土,誰還會憐憫一個發芽蕃薯?

《但願多看你一眼》

一件餵貓人與浪浪的小事

《牡丹奇遇記》

買的時候明明是花苞,一沾水卻發瘋般盛放。五分鐘內,由嗷嗷待哺長成芳華絕代,就像天生的王者,誕生於世上就是要傲視群芳、艷絕此生。什麼自我歷練、什麼成長挫折,那是爾等凡俗的人生好不好?在王身上,從來沒有謙卑這兩個字。唯有牡丹真國色,花開時節動京城。

《C的遊戲程式》下

C斜瞄流浪漢一眼,只見他一副遊戲人間的模樣,樂在「角色扮演」之中,也許真的比我這種腳踏實地的白領快活逍遙得多罷?「老友,你貴姓名?」一輪《莊子》舌戰後,C對流浪漢起了惺惺相惜之感,再說,反正工作沒半點頭緒,長夜漫漫正無聊,與假莊周胡說八道一番,正好打發時間兼刺激工作思維。

《C的遊戲程式》上

月到中夜份外明。尋常百姓早已關燈睡大覺,人工星星稀疏寥落,偌大的一片深邃夜空,只餘一輪明月獨明,倒映在城門河上,與岸邊的未眠人對影成三。C仰望天際,不由得起興高舉手中的罐頭啤酒邀月,河畔晚風雖唱隨,但人蹤杳然,天地悠悠,C獨酌冷杯,顧影自憐,孤寂感油然而生。

五十字寫一個故事:《用YouTube學英文》

南想成為食物鏈最頂層,每晚都在YouTube學英文。英文不難,難只難在──地球網絡太落後,火星上接收總是斷網!

《B的謊言》

  B彌留之際,似遠又近似快又慢的人生像走馬燈一樣在她眼前閃過,令人難以置信,八十五年長度的人生,竟然短得像眨眼一樣。B閉上雙眼靜靜看著自己這並不多姿多采、甚至是平淡如水的一生,就像坐在戲院裡冷眼旁觀的觀眾一樣,感覺可笑又奇怪。原來自己嬰兒時代那麼醜呢!

《甘筍的世界》

某天,孤獨人從超市買來一袋冷凍甘筍,丟在廚房一隅待用。沒想到,天氣雖然日漸寒冷,甘筍們卻反倒如逢初春,「巴啦巴啦」地長出葉子來。這算是什麼光景?孤獨人不禁有點氣惱。「喂,你們窮長什麼葉子啊?」孤獨人一把抓起袋子,厲聲咆吼:「明天才要下鍋,給我乖乖的待著!

《A的夢想》

A與所有白領儷人一樣,每天朝九晚五匆匆出門,離開所住的屋邨趕搭地鐵,然後在中環隨著人流前進,像滴進注洋的一個水點,隨波逐流。偶然她也會看看身旁的名店,幻想一下虛無的愛情小說情節,然後一笑置之,在人群中安分守己地過著平凡的人生。

《A的夢想》

A與所有白領儷人一樣,每天朝九晚五匆匆出門,離開所住的屋邨趕搭地鐵,然後在中環隨著人流前進,像滴進注洋的一個水點,隨波逐流。偶然她也會看看身旁的名店,幻想一下虛無的愛情小說情節,然後一笑置之,在人群中安分守己地過著平凡的人生。

《我與色士風的距離》

一切由一枝牧童笛開始。*** 2016年,因一些不得已的緣份離開了職場。一下子,從每周五天、每天十小時的工作中脫身出來。沒有爽多久,只因心靈解放只在剎那,其後驟然襲來、揮之不去的,是失去生活重心的空虛。蝸居生活,就像某團被保鮮紙包得死死、遺忘在雪櫃深處等待過期的食物般,只能偶然懷...

《我與色士風的距離》

一切由一枝牧童笛開始。*** 2016年,因一些不得已的緣份離開了職場。一下子,從每周五天、每天十小時的工作中脫身出來。沒有爽多久,只因心靈解放只在剎那,其後驟然襲來、揮之不去的,是失去生活重心的空虛。蝸居生活,就像某團被保鮮紙包得死死、遺忘在雪櫃深處等待過期的食物般,只能偶然懷...

《抽煙,這個日常逗號》

從習慣寫作到習慣不寫作,幾年下來,是糟蹋了許多的思考能力與空間。寫作是對世間的觀察,橫眉冷眼有多入微、有多拾遺、有多透澈,就在一紙張一筆桿之間。**** 說起寫作,老派寫作人──不管是編輯記者也好、寫信佬也好、創作人也罷,只要是「揸筆搵食」,莫不都是一叢叢的老煙槍──右手筆桿若是...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