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iiyou
Ziiiyou

他們為什麽要走?(三)

近兩年,中文圈出現了一個熱詞,潤。我猜想,是RUN的音譯。跑路到海外人統統用這個詞來形容了。這是個很有意思的事情,為什麽要用這樣一個詞,大概大環境引起了普遍的不安,讓人們意識到現在出走的人們真的是在逃了。

在二零二一年,youtube上有個河南小夥突然火了起來,原因是他拍了幾段新疆的視訊,併且湊巧被某位美國的女政客引用了。小夥瞬間被推到了浪尖上。後來被認真的播主揭開了,不過一段公共場合的隨拍,小夥誇張的加上一段政治意味濃厚的解說而已。而小夥的動機經過有心人的拆解之後,也大概的現出了原貌。一個讓人驚訝的策劃。他先是購買了一輛最便宜的中古車,作為奔赴新疆的免洗交通工具,然後有心的選好地點,大概就是監獄之類,然後,裝作深入險區的姿態拍攝了一堆視訊,之後返回。加上此前拍攝的一繫列農村隨拍和精心解說,准備工作完成。接下來是從香港登機,免簽進入厄瓜多爾,然後中轉巴哈馬,最終小路入境美國,歴時將近三個月,所拍視訊大概是為政庇准備材料,可惜被揭穿之後,小夥就再沒有在網路上出現過,淪為美國黑戶一員了。

有一些家庭,在平臺上直播著,他們穿越墨西哥叢林,借美國政治動蕩落地美國的過程,祝福他們一切順利吧。

再有一些所謂的民運圈的名人,幾乎是集體性的,出走到了東南亞。

他們為什麽要逃?

經濟與政治的持續惡化,從二十年前開始,逃離是加速的,只是現在到達了新的頂峰。形勢也惡化到了讓不怎麽懂中國國情的人們也感受到了異樣的政治壓力與風暴將要來臨,疫情只是給這頭負重快要到崩潰的駱駝加上了重重的一捆稻草。

自上個世紀九十年代起,經濟上打開國門,給低起點的中國註入了一針超強的興奮劑,於是中國經濟以一種亢奮的狀態發展了起來。當然這種亢奮也是不正常的,犧牲的是健康。不計道理的降低勞動力價值,不擇手段的吸引著外資,不計成本的販賣著國有資產。整個國家迅速暴發了起來。wto之後,迅速成為世界工廠。這種畸形的輸出,甚至讓發達國家患上了中國依賴症。他們心安理得的享受著中國靠勞動力剝削帶來的物美價廉,併且紛紛把工廠也搬到了這個獲利天堂。但一切都是有代價的,目光短淺是人的通病,要克服真的需要智慧。

之後的二十年,上演了完美的權力變視社會。給權力者積纍了天量的財富。數額大到了超乎想象。具體模式就不過多敘述,僅從資產數量上就可以想象一個規模。十多年前,資產過萬億的隱形家族超過二十個,而當時GDP超過萬億的國家,全世界只有十二個,現在過萬億的國家也不過五十多個。又經過十多年的積纍,現在不知道這樣的家族在中國還有多少個。而這些頂級家族之下,又有次一級的,比如,某些運氣不佳被查處的省級、副省級領導,標配資產都是以百億為單位。之下,還有更次一級的,更更次一級的,延伸到整個社會。一個小警察資產過仟萬也算是正常現象。這也是前文說過的,當上執法人員,基本就與普通人群分離,和上面階層成為一體了。短時間內,他們的財富是取之不盡的,這財富足夠他們用強力應對各種社會危機。悲觀,由此而生。

這種模式的階分層,導致政治惡化也是必然的。標誌性事件也是多了去,國安委成立、七零九事件等等等等。政治惡化必然導致經濟惡化。國際貿易趨於飽和之後,惡性通脹引發的後遺症隨之而來,國際競爭開始走下坡路。於是打上一針房地產經濟作為新的興奮劑,之後就再也停不下來。誰都知道後果會怎樣,也曾在零九年試過停下這劑藥,可惜太虛弱了,停藥即癱瘓,無奈只好繼續加大劑量,人類歴史上前所未有的房吃人上演了。

時間來到二零一六,WTO到期了。懂經濟的,都知道好日子到頭了。原因很簡單,二十年中,中方用各種手段佔盡了國際貿易的好處,卻沒有履行其立下的承諾。貿易期間,百分之八十五的糾紛產生自中國。面對這樣的沒有任何信義的對手,各國第一時間選擇了躲避。所謂的貿易戰,不過是到期之後,前訂的協議可以不必履行了,而由於中國背信,其他國家也第一時間終止了相關的協議,比如關稅待遇等。而中國對內文宣的卻成了外國的挑釁。於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又成了國民嘴裏咬牙切齒的敵人。而聰明的富人們,卻明白是怎麽一回事,於是第一時間又開始了人錢轉移的浪潮。僅二零一六至二零一八年,外匯從四萬三降至兩萬八,剩下的絕大多數還是外企佔款,導致中國幾乎無匯可用,最緊張時,連醫藥與醫療設備也停止了進口。

為了止住人錢外逃的勢頭,中國迎來了經濟監管最嚴厲的時期。從央行至地方銀行,幾乎三天一個新規定,現在銀行的分類帳戶等政策都出自那個時期。這裏不得不提香港,中國七成的外匯由香港進出,控制香港是重中之重,也就不難理解香港後來發生的一切事情。再後來,用官方優質資源瘋狂在外借貸融資,才算把外匯又擡到了三萬億上。所謂的貿易戰幾乎把中國經濟逼到了絕境,後面將會發生什麽,無從預感。但明白的人,不擇手段出逃成了趨勢。

疫情爆發了,原因不胡亂猜測。引發的全球性大衰退,淡化了國人對經濟崩塌的敏感度。同時也突出了政治發生著的顛覆性轉變,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查覺到了整個國家的不正常,於是出國變成了潤。

甚至連財產都已經不重要了,人出去要緊。疫情期間,國際通行幾乎全部中斷,極少數有幸登上航班落地他國的,幾乎都會發錶逃出生天的感言。而中國停辦了護照,併對有限的航班開始了納粹式的審查,手機上的隨便一條記錄,都可能引來天大的麻煩,有理由相信,這將是以後的常態。而在中國漫長陸路邊境,也建立起了新的奇跡,數仟公裏長的高壓電網專案。

中間有一個小插曲,一些習慣於使用微信和閱讀中文媒體的遊學生和移居海外退休幹部們,禁不住誘惑,在疫情期間克服萬難回到了中國,此生,他們多數就出不來了。。。

最後,做個預言,以後的潤,將會更加的不顧一切,不擇手段!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