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old Gao
Harold Gao

正在間隔年旅行的軟體工程師,對冥想有興趣。 關注「去中心化」技術,分享科技、人文方面的隨筆。 打破束縛和固執,擁抱多元和變化。 Twitter:@HaroldGaoX, Web:haroldgao.com

当一个播客爱好者决定开发自己的播客APP

Podventure 是 Harold 独立开发的泛用型播客 app,目前正在公测中。以下为这个 app 背后的故事。
Podventure: Podcast Player

一、人有故事:从听播客到做播客app

2020年初,我还在深圳做一名码农,周末傍晚在海边跑步时,用小宇宙app密集收听了Jade的《晚风说》,产生了对大理社区生活的某种向往。那一年7月,被996的工作压得喘不过气、找不到生活意义,25岁的我瞒着父母裸辞了一年,年底去大理旅居了两个月。

2021年6月回到职场,听播客《知行小酒馆》了解到孟岩和也谈钱,开始定投A股基金,开始更加细致地记账,买了保险,有了理财的概念。那时我给自己画的大饼是工作到35岁,就可以攒下足够一个人低成本财务自由的储蓄,就可以再也不用上这破儿班,过上FIRE(经济独立、提前退休)的生活了。

2022年清明节前,听完爱彼迎的播客《气垫床与早餐》后,我修改了去阳朔的行程,多定了3晚住宿,住进了“待客之道”荣誉得主Betty的老房子,有了一段难忘的体验

2023年初,两年前在大理埋下的种子开始发芽。对于数字游民生活的向往,对于FIRE计划的怀疑,对于当下感受的尊重,驱使我决定去追随自己内心的声音。那段时间,我听了很多数字游民相关的播客,从自由会客厅的《逆行人生》,到瑜伽品牌创业者艾立森王的《煽风点火》,到公众号作者苔岛的《外面有路》,再到音乐人丸子里里在《非正常旅行》等播客上的宝藏分享,我自己对于数字游民的概念开始形成。

2023年6月第二次裸辞,这次早早和家人坦白了一切,抱着坚定的探索数字游民生活的决心,去追随宇宙的信号。7月1日,第一次走出国门,开始了历经6个月、5个国家、6座城市的海外旅行

6个月、5个国家、6座城市

从菲律宾的沉浸式英语学习开始,我的英语思维一下子打开。在马尼拉机场遇到听不懂机场播音的窘境之后,我把当时尴尬的感受化作一股强大的驱动力,决心去提高听力水平。在马来西亚时,无所事事的我开始探索英语播客的世界,听英语播客甚至提高了我的英文阅读速度。

中文播客世界里,小宇宙app一枝独秀。但我来到英语播客世界后,开始头疼。起初使用iPhone自带的Podcast听英语播客,但是不能在一个节目内搜索单集是它的一个大问题;于是我转而使用另一款大受好评的Overcast,但是它又没有历史播放记录,搜索功能也有瑕疵,我开始怀念小宇宙的简单易用;为了找一款有播放列表的app,我还尝试了Pocket Cast等等其它播客。3个月下来,从马来西亚,听到泰国,再到老挝,我发现虽然各路app各有特色,但它们单独使用起来都不足以满足我的所有需求。

在各路英语播客app间辗转之后,经过一番犹豫,我最终决定自己动手,开发一款让我觉得足够好用的英语播客app。

2023年11月21日的犹豫

二、就是干活:把你喜欢的事情做到极致

故事还有另一种讲法。

硕士毕业之后,我在大厂安卓开发的岗位上工作了三年,但我始终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优秀的程序员,对于编程本身也没有足够的热情。我需要一个驱动力。

2020年裸辞来大理的时候,我很焦虑,失去了工作头衔之后,我对这个社会有什么价值呢,我该如何向别人介绍自己呢?一个裸辞来大理逃避现实的年轻人,一个能力平庸的程序员,一个什么爱好都没有的工科生?

奇怪的是,回到深圳埋头找工作之后,这种焦虑就消失了。大城市忙碌的生活节奏让人可以轻松逃避去思考人生的重大问题,一个外部施加于你的轨道和定义可以让你逃避自己去寻找。

2022年清明节在阳朔的7天旅行,再次让我看到人在野性自由的环境中所闪耀的生命力。在群山环绕的村庄里打着雨伞倾听小桥流水,和一群萍水相逢的人围着篝火合唱歌谣,吊在半空面对坚硬的岩石和脚下的悬空进退两难,戴着安全帽在地穴深处的缝隙里回望黑黢黢的来路,骑着摩托车在乡村小路上狂飙前往溯溪的山谷,还有路途上令人感动的旅伴。

从阳朔回来不久,我买了一把雅马哈的木吉他,开始学习弹琴。我想要回味合唱时那种浪漫的令人心动的氛围,它和编程的世界迥乎不同,它是我在上班之外的避风港。

作为一个收入可观而开销很少的程序员,只要我在岗位上坚持到35岁,我的存款和理财就足够我在不结婚、没孩子、退居二线的条件下,过上经济独立、提前退休的养老生活,这是当时我给自己画的大饼。

但是有什么不对呢?用一个“以后就好了”的安慰,就可以压抑和忍受当下身体的、心理的感受吗?未来会不会永远不会到来?当下的存在只是未来的垫脚石吗?从高中到大学到工作,我们的人生里有多少这样的期待,处在过去所期待的未来的我们,真的幸福了吗?

2020年12月在大理古城书理图书馆,一个微胖的和蔼的男生跟我打招呼,他就是Ren,一位裸辞的谷歌程序员、大理706社区共建者,也是后来“瓦猫之夏”的发起人。他在临走前留给我一句话,“把你喜欢的事情做到极致,机会就会出现。”

在国内的教育里,没有人在乎你热爱什么,而是在意你对国家、对社会、对家族有什么贡献,告诉你你应该成为什么样子。

2023年2月在数字游民写作班,我在每日写作里记录了内心的担忧,‘如果不出去探索一番,人生可能会顺顺利利,中年富足,但内心总觉得有另一种可能的人生没有发生,有一点不甘;但如果我再次裸辞出去探索,40岁的时候还没有稳定的收入,没有建立家庭,孤身一人还在漂泊,那我可以接受这样的自己吗,面对家人熟人陌生人的声音我能内心坚定吗‘?

但是种子已经发芽,内心的声音已经压抑不住,可能就像《月亮与六便士》里的画家一样,你不可能忽视内心的声音。倾听宇宙的信号,把自己的后背交托给宇宙,这是我对宇宙的回答。

第一次来到异国他乡,虽然旅途中也有语言不通带来的坎坷,但亲朋好友所叮嘱的种种危险都没有发生。在一个没有人认识你的环境里,你有更多时间直面内心的叩问,这是我想要的生活吗,这是我可以拥有的生活吗?

是的,我喜欢这种自由,这种不确定性。但如何成为一个数字游民呢?我从播客里寻找答案,直到听到Nodmad List网站创始人Levels分享他的故事。每个月发布一个软件产品,连续十二个月发布十二个独立开发产品,这是他当时宅在父母的房子里的计划。不到十二个产品发布完,他凭借这个计划的媒体报道和切中数字游民需求的Nodmad List而一炮走红。

Levels 留给我的启发是,观察自己的真实需求,解决自己的真实需求,迅速迭代,产品导向。

另一期播客中,硅谷投资人纳瓦尔说,“不要抄袭别人,在做你自己这样事情上,没有人比得过你”。

另一位硅谷投资人、曾经的Lisp程序员、也是一名画家的Paul Gram在博客里说,“由好奇心驱动,而不要由责任感驱动,追随你的好奇心,而不是做你被认为应当做的。好奇心从来不会说谎”。

所有的声音落到了同一个词上,回到了Ren的那句话,“做你热爱的事情”。12月在老挝,我决定做一个自己的播客app。

2023年12月14日的启动

三、播客奇遇

我用 #buildinpublic 来在朋友圈和推特上标记这个app的开发过程的动态,历经一个多月,最终在2024年1月底完成第一版的开发,它最后被命名为“Podventure”,译成中文叫“播客奇遇”。

我的人生奇遇是从2020年收听Jade的播客节目《晚风说》开始的。2020年底到2021年年初,我在大理古城度过了一个不乏焦虑却又很有启发的冬天;2023年底到2024年年初,又是一个冬天,从东南亚的旅途回到了大理,在这里完成了这个独立app的开发。

它是一个播客app,为了满足我对于听英语播客的需求而诞生,也是我把热爱和技能融合的一次尝试。一期播客遇到一个人,一个人提出一个观点,一个观点打开一个世界,从这个意义上讲,这个小小的刚刚诞生的播客app关联着一个大大的丰富精彩的播客世界。

我的故事就讲到这里,希望 Podventure 能帮助你在播客的世界里探索你想要的,继续你的奇遇人生。期待你的故事。

Podventure: Podcast Player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