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美子

@germanratlif

戴尔卡耐基《人性的弱点》

20岁时第一次读了这本书,如今28岁了再读,我并没有取得世俗上的成功(或者成功学里的所谓成功),但我至少明白了这几年里我几乎很少抱怨、忧虑的原因,这也正是我从《人性的弱点》里汲取的最大收获。在成功学被视如敝履的今天,被称为“成功学之父”的卡耐基很不幸的躺枪。

“加速主义”的春天

接连几场风雨,冰雪消融的盈溢流水衝下崖壁,交错的细小急流衝掉了山崖上滚圆巨石的座基。巨石摇摇欲坠,终于开始加速跌落的行程。就像冻土裡的冬虫夏草被期货阳光唤醒,本已僵死的良心在疲软肉身上发了芽,悄然开启腥邪的复活。石头停停走走,加速者心中的菌丝也日益茁壮,石块的终点即那名为历史的无底深谷,蕴藏死亡与希望的无限甜蜜。

社会的加速主义:又一次面临着整体性的危机。

今天,高铁作为快速交通的代表,展现了新的国家速度。中国城市化发展的加速过程,高铁只是其中的一个表征。除此以外,还包含很多其他领域的“加速”现象,如生产加速、信息传输加速、生活步调加速、感知加速。加速的同时,带来的是各种“压缩”,包含了显性的时空压缩,但同时包含了大量的隐性压缩,...

“凯恩斯主义“、”加速主义“

一个池塘里水生动物减少,调查后在塘里发现了巴西龟。于是管理员找来一个工业党,一个凯恩斯主义者和一个加速主义者讨论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工业党取了些水测试了一下,建议适当向水中排入少量氮、磷元素,这样水中就会生长出更多的藻类,既能满足巴西龟的需要,其他水生动物也能吃饱。

当代资本主义下的加速主义

意大利的未来主义的代表人物马里内蒂(Marinetti)用自己的方式表达了对资本主义生产力和技术力量的崇拜,在他的《未来主义宣言》中,马里内蒂说道: 我们认为一种新型的美正在丰富着世界之美:即速度之美。呼啸着的赛车引擎,以及闪闪发光的巨大的排气管,好像猛劲呼吸着的蛇……咆哮...

数字时代平台资本主义的生产与加速主义的联系

在加速主义的意义上,我们才能理解为什么斯尔尼塞克会如此关注数字时代平台资本主义的生产。斯尔尼塞克指出:“在思辨的边缘,今天资本主义的计算基础设施已经间接地触及其物理学上的极限,高频次贸易的速度战争已经迫使决策者必须在十亿分之一秒内做出决定。

“加速主义”背景下的政治斗争

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圣贝纳迪诺分校仇恨与极端主义研究中心主任布莱恩·莱文对美国当前的处境很无奈。美国国土安全部的情报报告将责任归咎于“政治光谱的两极”。据《纽约时报》报道,从波士顿到水牛城,从里士满再到萨勒姆,至少有20个城市的示威活动中有极端组织的身影,有时他们全副武装,有时他们挥舞着极端主义的标志。

“加速”吧

加速器(accelerator)是用人工方法把带电粒子加速到较高能量的装置。利用这种装置可以产生各种能量的电子、质子、氘核、α粒子以及其它一些重离子。利用这些直接被加速的带电粒子与物质相作用,还可以产生多种带电的和不带电的次级粒子,像γ粒子、中子及多种介子、超子、反粒子等。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