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劳小报
工劳小报

小报网站及订阅:https://news.laborinfocn2.com/ 介绍:“工劳”这个名字是工人和劳动的简称,同时也是“功劳”的谐音。我们想透过工劳来强调基层劳动者在维持中国社会运转中的贡献。但同时,工人也是社会不公的最大受剥削者,长期处于失语、不可见的无力处境。我们反对此种现状,希望提升劳动者的能见度,期盼不同职业的、不同性别的、不同民族的劳动者能达成真正的团结。

2023年,劳动者直面经济危机的一年(回顾、行业访谈、事件整理)

在2023年的最后一个月,我们回访了一些去年底参与民间访谈的工友,以及不同行业的一线工人,通过他们自身经历和观察,了解放开疫情管控后一年的工作生活大致情况。

本文转载自工劳小报,原文:https://newsletter.laborinfocn.com/2023-review/

本文包括前言和四个行业的多篇访谈整理,目录:

  1. 写在前面:回顾这一年

  2. 物流货运:运价跌破谷底,司机忍无可忍

  3. 制造业:产业萎缩转移下,收入难以维持

  4. 生活服务业:天灾、财政紧张与暴力

  5. 平台劳动:大量失业者涌入,僧多粥少竞争加剧

写在前面:回顾这一年

在2023年的最后一个月,我们回访了一些去年底参与民间访谈的工友,以及不同行业的一线工人,通过他们自身经历和观察,了解放开疫情管控后一年的工作生活大致情况。

访谈中,除了因零工市场泛滥而大赚特赚的人力中介,可以比较轻松地提升收入以外,其他一线劳动者面对不断恶化的劳动环境、上涨的生存成本,要么遭遇失业、工资克扣、减薪欠薪、待遇降低,要么被迫延长工作时间增加收入或者降低生活标准,以避免入不敷出。

这与媒体报道呈现出类似的景象:疫情管控放开,并未扭转2018年以来日益明显的经济颓势。裁员、减薪、停产、倒闭等等话题,贯穿了整整一年,并且不止发生在传统制造业、服务业、建筑业的一线工人中,房地产、医药、运输、教育、金融、IT、互联网……等等不同行业的不同职种几乎全线爆冷。各产业上游也哀声一片。北京上海南京相继传出设计院欠薪、裁员甚至设计师罢工的消息。铜业公司停产,铝业公司关停,热闹了没多久的储能产业,也遭遇所谓“产能危机”(来源)。背后原因都是生产过剩,需求有限。

尽管官方不断调整货币政策、刺激消费,努力从下半年的数据中寻找经济转好的迹象,甚至不再公布引起全民热议的青年失业率,但都难以提振经济提振人心。生产过剩、企业破产、大规模失业……这些资本主义周期性经济危机的特征,再也无法用折磨了人们三年的疫情来做遮羞布了。事实上,一线工人对此早有感知。在2022年底疫情管控放开初期的一份问卷调查中,超过半数的工人对未来的工作机会、收入等前景并不抱乐观态度(来源)。

经济危机之下,劳动者受到的压榨明显加强。一些年纪大的劳动者迫于生存压力,在更恶劣的条件中费力求生;而一些家庭负担稍轻的年轻劳动者,看透拼命努力也换不到合理薪资和休假的现实之后,则宁愿将“劳动力倒进河里,我也不廉价卖你”(来源)。还有一些劳力选择出国打工希望博一条出路。

企业为压缩人力成本,各种手段层出不穷:延长劳动时间,不给加班费;不与员工协商即跨区调岗,放长假发低保等等各类手段逼迫员工离职,不给补偿金(来源1来源2来源3)。对此,有很多人选择正面对抗。根据国家人社局公布的2023年前三季度数据,全国劳动仲裁受理案件数量比去年同期增加11%,涉及的劳动者达到135.4万人,平均每个工作日约7000余人提起劳动仲裁(来源)。此外也要看到,数量庞大的临时工群体,他们在遭遇多次欺诈、刁难之后,难以通过法律保卫自身利益,有些人只能靠手中的利刃来抵抗这个吃人的世界(来源)。

一线劳动者尤其明白需要依靠集体的力量对抗资方的进攻。4月份,汕尾骑手发动全城罢工,联合抵制美团一降再降的补贴和单价。今年制造业工人的集体行动比往年也更为频繁。截至发稿前,仅CLB工人集体行动地图搜集到的制造业罢工已有426起,已是2019全年的两倍多(来源)。其中超过一半发生在珠三角地区,多为搬厂关厂欠薪等引发的工人抗争。由于资方急切压低支出,整体让步空间小,再加上官方对资方明里暗里的支持,罢工工人往往处于不利境地。比如深圳艾礼富工人罢工中,一方面资方不承认有搬厂裁员的计划,一方面地方劳动部门书面警告工人的行动有可能违法等等。工人面对重重压力,虽未能取得理想结果,但也坚持了数日。不过在一些外企罢工中,工人不仅要合法补偿,也在争取合理补偿(来源)。

2023年是无法再拿疫情做借口,迫使各类人群直面经济危机的一年。黯淡的就业前景,对未来生活的忧虑,不只是大学生的话题,甚至传导到劳动力预备役的中学生群体。青年一代对现行教育体系、学校官僚系统的反抗,也折射了他们对迅速恶化的社会经济和环境的反应。

经过这一年,人们对未来生活转好的幻想越来越少。承受了社会层层重压的劳动者,面对资本的残酷压榨,如何在恶劣的环境中更有效地保卫自己的利益,甚至争取一些主动呢?可以看到,经由法律途径,能解决一部分个人的经济性问题,但事实上更多的问题法律解决不了,而且无法改变劳动者整体被动的现状。过去,各行业的基层劳动者通过集体行动拿回了一部分应得的利益。但由于长期无法进一步发展保卫劳动者利益的组织,也就无法在大环境恶化之后,继续通过松散的集体行动来有效抗争。因此,如何促进这类组织的发生发展,或许是以后可以着力思考的方向。

以下为几个行业的状况简述、对应劳动者访谈和2023年大事盘点。碍于篇幅,部分访谈为节选,后续会陆续发布完整内容。大事盘点部分,我们整理了每个行业的前五大集体性事件与五大重要个案,它们只是今年许多问题中的一小部分。

撰文:阿香

物流运输
运价跌破谷底,司机忍无可忍

全球化并不仅仅是资本的全球化,也是生产的全球化,而把这些形形色色的消费和生产空间联系起来的,是物流运输行业的工人。在中国,公路货运是主要的货物运输方式,占整体货运量的70%以上。如果说中国制造是个人,那么货车司机们就是他的红细胞。尽管承担如此重任,但司机们的处境却并不尽如人意。据一份2022年的调查报告显示,货车司机背负车贷较为普遍,近一半仍未还完贷款;六成处于挂靠经营状态,超过一半的司机表示自己没有稳定货源(来源)。

这样不稳定的状态经不起风吹草动,在出口颓势越发明显的今天,随着订单急剧萎缩,司机们发现自己单价也跟着下降,而公司的要求反而变得越发苛刻。但车贷房贷如山一样压着司机,使他们眼睁睁看着收入下滑却别无选择,甚至还要忍受从公司到政府的种种使人丧失尊严的规章制度。除此之外,平台的垄断加剧、地方政府为弥补财政漏洞而发明的讹诈、公司财务危机下的骗局、失业后家庭关系的紧张……压力一层又一层。但人是没办法一直忍耐下去的,2023年,从云南到杭州,司机罢工、司机堵路、司机把车沉入河底……反抗的声音此起彼伏。

撰文:可丽饼

5月山西省数百名卡车司机罢运,抗议物流园对司机的违规收费罚款

货运刘司机的访谈

刘司机在广东从事码头集装箱货物运输,做货车司机已经超过10年。

解封之后大环境立刻恶化

我的观察是,工厂货少了,很多工厂搬到国外去或者关闭了。上个月我去了一家工厂,装了货,工业园却不让我们出去。因为工厂欠了工业园6个月的水电费和租金,现在工厂已经被停水停电,工人都站在那里玩。我不太清楚工厂具体生产什么,一纸箱一纸箱的货物,可能是运动器材。

我在的车队一共有8台车。疫情之后,却只有4个司机在跑。现在行情价已经烂了。运费还在降。一趟路程,以前可能800块钱没人接单,现在只给600块却都有人愿意做。东莞的长安万达广场附近有一家电子厂,运费就是越降越低,还有另一家运输公司低价进来竞争,我们也只能跟着低价。疫情时候一趟大概800-850元,现在好像只有650元了。

你知道志高空调、美的空调现在怎么招标吗?物流公司都到齐,十几家一起到工厂,谁报的价钱低就给谁做。你的价格已经最低了,但是有人更低。现在我都不接远的,越远越亏钱,油费那么高,运费又低。疫情时候,跑汕头4000块,我接过3500的。公司说低于3300就赚不到钱,不做了。现在2800人家都跑,只能赚700-800元。跑汕头一趟要两天,路程400公里,中途不能休息,11-12小时到汕头。我们都走国道,高速费太贵,走高速没钱赚。

如果算我的收入的话,疫情时候一个月将近3-4万,利润对半开,也就是2万左右。现在一个月1.5-2万,利润对半开,只剩几千块钱。很多同行都想卖车。但问题是谁都不要车,谁都嫌车多。我这台车当年30多万,现在跑了3年,按以前行情最少值18-19万,现在只有12-13万。好多人车贷付不了,靠老婆赚钱。他们怎么办?不交停车费、不租房,一年到头在车上,有时候去码头、工厂冲个凉。这种人见得多了,他们半夜不睡觉,有人派单就敢接。一方面停在那里也怕交警,另一方面是因为有车贷,只能继续跑。

赤峰货车司机被发现死在停车场内,涉事货车

换不了工作转不了行,递不出手的辞工书

现在做司机也受气。疫情时候,司机是大爷,现在老板是大爷。以前生意好,老板请司机难,现在老板说什么,司机屁都不敢放。不说别的,以前生意好,一天跑两趟,住的小区,10分钟就发车,现在每个司机,不要说一个小时,半天都愿意等。赚不到钱,不管谁都节约了,买菜都少买一些、也不去吃宵夜。我现在能省就省,自己煮饭,自己下个面条吃都不在外面吃饭。外面吃饭至少也要20块钱。以前自己懒得动手,现在变成都自己煮菜。之前有时候碰到几个司机,见面一起喝酒吃烧烤,现在见到只能打个招呼。

我在这家公司(车队)做的也很受气,但我没交辞工书。因为我老婆说了:“辞工了去哪里找工做?”。现在没办法找其他工作。以前生意好的时候,老板听司机的,有些地方不去就不去。现在老板“飞”起来,动不动说你两句。犯了一两个问题,地板有油、车上小破洞,老板直接停你的单。以前你想休息还要请假,现在一点没做好直接停单。

平台杀低价格抢市场、司机被监控没有隐私

我们这边集装箱货运,唯一的平台就是上海某公司。这家公司最讨厌,他们刚从上海来,就已经在我们这里搞了很多拖车。用人家的话来说,接一单不亏本超过300这家公司就敢接。有人说那家公司是来洗钱的。现在很多车、大工厂的订单都是被他们拿下来了,因为价格低。只要有港口的地方都有他们的车队。也有很多人在他们公司拿的车,抱怨说上当了,赚不到钱想罢工。这种平台就跟刚开始的滴滴打车一样,先烧钱抢占市场。

政府也不知道咋想的,一个车装3-4个摄像头,甚至安装8路监控、12路监控。背后是交委、公司之类的在看。一点隐私都没有。我开车一摸手机它就报警了;你眨眼睛多了,系统都能说你疲劳驾驶;普通变道都说是偏离路线。如果你敢抽烟,它就直接一级报警到交委,整个公司都要整改、写保证书,公司需要给你拍个照上传上去。就像审犯人一样。

看不清未来,国外经济也不好

未来,希望一带一路能带动些经济吧,带不动就没办法了。国外大环境也不好,老外也很省、也节约,工厂生产再多卖不出去也没用。别说其他的,你看一线城市房价都掉了不少现在深圳最流行法拍房。好多房子供不起,给法院拍了。一家人打工都是房奴,以前付出的那么多钱,首付、利息现在都没了。我的老家有很多人现在医保都交不起了。

劳务中介小赵的访谈

小赵今年加入劳务中介,专门为物流园区招聘日结工。

今年日结工突然变多,劳务中介好赚钱

我从今年开始兼职做劳务中介,也是因为原本的行业收入低了,开始想别的办法。我有认识一个兄弟,他专门做劳务中介,还买了一台新的特斯拉。当时我就跟他讲了自己的状况,他说自己在物流园做了一个劳务派遣的小公司,我后来也加入了。办公室就在物流园里面,然后我们透过各个微信群、QQ群招人。这些群包括学生兼职群、同城日结群,透过这些地方去招日结工。

今年有一个很明显的变化,在疫情前中介公司做的并不好。反倒是2022年底到现在,中介公司就做的非常好。说白了,是做日结工的人变多了。这个应该是属于一个社会现象,愿意去上班的人变少了,愿意去干日结工的人变多了。因为他这个招的全是日结工,你今天上完班,今天就把钱结给你,钱来的快。今年他的生意特别好,干日结工的人特别好找。应该是疫情过后,很多人失业了,他没有做原先的工作了,但也没有想找个正规的班上,可是又需要用钱,就会选择日结的工作。

目前,我招了不少人,虽然一百个应该没有,但是招几十个人肯定是有的。我招到的人中,其中大多数都是00后,很多人都还是学生。说白了,他们也不愿意上班,愿意干一天拿一天钱。 他们可能今天来,明天就不来了,后天可能又来了。 还有一种人,就是那种岁数大概在三五十岁的,他们不太好找工作,就来干日结。 但他们要干就干得长一些,不会干一两天就走。 这种人我特别喜欢,因为他们一干,最少都要干了半个月,或者至少也干个一个星期人。

分拣与卸货:不是人干的辛苦工作

我现在招的主要是分拣,分拣跟卸货是不同性质的。

分拣是干嘛的呢?它有一个传送带,快递从车子里面运下来的时候,是有一个大的收集口袋包好的。袋子上面有编号,每个编号都不同,装卸工从车厢里面把货搬到传送带上面。分拣工就把传送带上的货都倒出来,按照上面的地方给它扔到新的袋子里面,比如说你是什么区,就把这些货都放到对应的袋子里面,再把它扎好,扎好了之后扔到一个传送带上。之后到各个快递站的工作就跟这个物流园没关系了。分拣工,一天是300块钱。这里指的是工人干一天到手能拿300块钱一天,但它一个班是12个小时制。

装卸工工资更高,如果中途不休息都要350元一天,也可能有的是300,这种是比较正常的情况。装卸工是有人看着的。车子开过来之后倒车,对着一个专门的装卸口。一般情况是两个人搬一辆车的货。这两个人就负责去把这个车上的东西搬到传送带上。

但说实话,这个活根本就不是人干的。我不是说骂人的,我是真的很心疼这些人,但我没办法,我自己为了生活我去招工,因为它毕竟存在,你不干人家也会去干。现在天气很冷了,有些人都穿羽绒服、穿棉袄。但是,装卸工就穿个短袖就能干了,没有空调啊,他就穿个短袖而已。我的意思不是说他们没衣服穿,而是因为他们穿衣服会非常热。他们穿衣服浑身都是蒸汽在那冒,每个人都跟“超级赛亚人”一样。

物流装卸工晒出自己的工作环境和内容

这种装卸的活,真的很累很累,这个300块钱是真的不好挣。你要让我干这个活,可能给我1000块钱我都不太愿意干。因为他们就是完全靠手扛把那个袋子搬到传送台上。而且他特别恶心的是什么,两个人一辆车,四个人就等于是两个工位、两个口子。然后每两个口子就安排一个人看着。一个物流园区,光看着的人都差不多100多个了。这些看的人每天也要吃饭,也要拿钱的,但是他们就基本上什么都不做,就在那边看着你搬而已。我说你物流园区有这个钱,你把这些看的人卸掉,多给装卸工发点钱,这些人干的更卖力啊。

工人偷懒就扣钱,但中介收入不受影响

我们跟工人不签劳务合同,什么都不签。工人只有填个基本信息表格,然后就去办公室。反正干一天活就是300块钱。他们干完了,也需要由监工填表,主要是评估这个人干活怎么样,有没有偷懒,有没有中途去玩手机。 因为有的人他可能过来干几个小时,干个三四个小时,突然说我要去吃饭上个厕所,消失一两个小时再回来。这种情况就要扣钱,扣50、100都可能。说白了是很不人性化的,没把人当人。

这种扣钱是影响工人收入,但不影响我们中介的抽成,公司给的钱是不会变的。我们还反而希望这种事情多发生。哪怕你招的这个人什么活也没干,但是他来登记了身份证照片,小组长那边表也画勾了,就是确认工位是两个人,那最后算总数就是那么多人。工厂会按照人数把这个钱都发给劳务公司,他不会说这个人好像没干活,我少发你一份钱。如果你这样搞,那怎么合作呢,因为有人偷懒是很正常的事情,你是避免不了。

物流运输2023大事盘点

集体性事件

  1. 5月8日:成都百余名司机罢工围堵货拉拉线下门店,抗议抽成与会员费过高

  2. 5月11日:山西省数百名卡车司机罢运,抗议物流园对司机的违规收费罚款

  3. 9月19日:法院宣判处罚“套路运”物流公司团队,上千名货车司机遭欺骗

  4. 12月5日:货拉拉今年第三次被交通部约谈,被要求降低抽成比例

  5. 12月11日:湖南衡阳汽车运输集团的数百工人抗议,要求补缴养老保险

重要个案

  1. 3月10日:要求加薪被拒,杭州一货车司机将车沉入河底

  2. 5月19日:青海一货车司机溺亡,生前车贷逾期三个月未还

  3. 8月5日:河北涿州洪水退去,货车报废难以获赔

  4. 10月3日:赤峰货车司机郝某被发现死在停车场内

  5. 11月29日:大学生在广东一物流公司工作近6个月后,不堪负荷离世

制造业
产业萎缩转移下,收入难以维持

2023年,青年失业问题牵动所有人的心。我们目睹了城镇16 至 24 岁年龄段的失业人数数据从21%恶化到政府不再公开。从青年人就业比例最大的制造业来看,失业激增的直接原因,一是,三架马车之一的出口成萎缩态势;二是,劳动密集型产业正在向资本密集型产业转型,工业领域吸纳劳动力的能力逐渐降低,三是产业转移加速,工厂正从沿海迁往内陆或海外。

在这样的背景下,劳资冲突的焦点自然和以往相比发生了不小的改变。大厂的关停带来有关裁员赔偿的纠纷,而随着小厂的不景气,紧随而来的还有降薪、欠薪、讨薪以及更加恶劣的工作环境——更少的钱,更多的工作,更糟的是,在劳动力供过于求的情况下,工人面对老板能争取的更少更难了。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是,面对经济减速、失业增加的情况,为了进一步帮助企业减轻用人成本,国家陆续推出更多鼓励灵活就业、发展人力资源机构的政策。疫情期间,劳务中介更是爆发式增长,伴随出现了很多虚假招聘、克扣工资、乱收费的现象。虽然国家也有政策出台试图规范劳务市场,却都难见实效。并且相比正式工,临时工在遭遇黑中介的盘剥时,很难通过法律途径要回损失,以至恶性事情屡有发生。(来源

面对就业困境,有人选择返乡,有人选择走线,当然还有更多留在工业园区的工人。他们是无奈的,但也并非束手无策,过往的经验不会消失,集体抗议时有发生,个体反抗也从未断绝。

撰文:可丽饼

河北钢铁大厂唐山德龙关停,3100余名工人失业

电子厂张大哥的访谈

张大哥工作的工厂做手机配件,给很多大品牌代工。目前工厂有1000多人,生产比较稳定。作为正式工,张大哥已经工作两年多。

疫情后奖金全无,小时工价跌得厉害

我看到的工厂利润很高,因为原材料成本低,卖价高。据说一年能卖十几个亿。我们厂订单还算稳定,据说是因为老板和大客户都有关系。生产会有淡旺季,订单多的时候就多招临时工,没有活的时候就解散了。

疫情的时候,我们都能正常生产,只有一次在宿舍闭环过两三天,不让出门。去年如果感染,可以休息2天,给病假工资。但今年再生病就没有了。我们厂的生产受疫情影响不大,前两年疫情的时候是生意最好的时候。一个可能是因为疫情,人们买手机的多了,一个是很多其他地方的订单转到我们这里来做。这些订单可能是其他工厂,比如一些小厂不能正常开工,或者国外做不了的都到我们这里了。

我在这里两年多了。刚来的时候员工收入还可以,一个月奖金能有几千块。但也很累。管理会一直催着把产量提上去,鼓励超产。疫情的时候不好招人,还有介绍费,头3个月每个月奖1000块钱,第6个月再奖1000。另外还有500-600块的什么奖,后来好招人了,这些奖金都没了。

我们现在一个月工资4000多,我听说很多工厂都是这个情况。说实话,这点钱够干啥的。我住工厂宿舍,虽然不用租房,但不能自己做饭,一天到晚在外面吃饭,每天至少40-50块,一个月1500,其他消费400-500元,这样2000块就没了。我花钱很省了,一年到头理发都很少。一个月剩下2000多,一年就是2万块钱,再扣除回家的路费、买点东西,还能有多少钱给家里老人小孩做生活费?现在的衣服鞋子动不动就几百块,别说房子车子了。这就是为什么干与不干的差别不大。所以我理解很多人为什么要躺平。不躺平,干那么辛苦也没意义。年轻人也找不到老婆,也买不到房子。

那些临时工看着工价高,算下来也是一样的,甚至还没我们多。就说他们一天两百块,可一个月也做不满30天,一个月最多拿到五千多,吃饭住宿也要花钱,还没有社保。而且现在小时工工价跌得厉害,疫情的时候还有20块,现在16块一个小时。

2022年罢工争取提高工资

2022年年中,我们罢过一次工。起因是我们公司和另外一家公司合并,但是那家公司员工的工资比我们高一倍。我们这里很多员工不高兴了,找部门领导申请要涨工资。申请了几次领导都没反应,有的人不干了就走了,有的人留下来,就想罢工了。

我们管理不是真心站我们这一边,只是员工意见很大,所以他们才会和上面去申请。因为我们公司奖金设置,是每个部门按照每个月的产能绩效做一个固定的奖金池,部门内部去分。这样一来的话,员工拿的多管理就会少。作为一个管理部门的经理,他才会拼命压缩成本,包括人力成本等各方面的成本。我们罢工的时候,疫情不稳,公司招不来新人,所以很快就让步了。最后我们大部分人的工资都涨了一些,但不多也就100-200元。管理给几个资历老的、闹得凶的人多涨了一些。但那以后没两个月,我们订单也少了,经常5天8小时。

家庭支出压力大

我有三个孩子,大的快高考了。我算了一下,供一个孩子读到研究生,至少得要花35万。从出生到初中毕业,小学初中义务教育花钱不多,我们也没钱给孩子报辅导班。这十五六年村里生活费再少也要5-6万块吧。高中在市里上,一学期学费一年是5000多,再吃喝拉撒路费,一年2万块钱都不一定搞得定,三年最少是6万。大学一年学费至少七八千,再加生活费,一年至少3万块钱。四年下来都12万了。研究生学费最低是七八千,高的都1万多,这三年你算一下多少钱,又要12万。算下来要35万。我要养三个孩子,你算一下要多少钱,不得了。小孩子你得给他搞个房子啥的,再多都不敢想,一想的话都没动力了。

社会的进步靠奴隶中的SB推动

现在很多人都奴性化了,他不能够改变这个现状,都适应这个现状了。但在那些奴隶当中,还是有提要求的SB,就跟我一样。说件小事情。我们宿舍区和厂区连在一起,厂区不让穿拖鞋。有人出宿舍穿个拖鞋,保安不让进来。后来那人就和保安吵起来了,后来还报警,说既然是宿舍,那为什么不能穿拖鞋呢?难道下班了还要穿个鞋子?我还不能舒服一下自己的脚吗?经过这么一闹,现在都允许穿拖鞋了。这就是说,利益的争取都是抗争而来的。但是很多人都想等待别人来抗争,自己来看笑话,所以说,社会进步很难的。

威马汽车欠薪,遭员工拉横幅讨薪

深圳陈姐的访谈

陈姐在一家小型电源公司做文员,四十多岁。

2020年开始订单减少,正式工陆续离开

我2019年中进公司,2020年初开始疫情,从我这边掌握的数据来看,2019年金额是最多的,2020年以后比之前少三分之二。这些销售额肯定不是我们正式工做出来的,一般都是叫的临时工。我刚进公司的时候,有五六个普工,一个技术员,一个维修。2020年的时候订单减少,正式工陆续离职,车间就剩了两个普工。去年技术员也离职了。

我们老板以前跟国企业务有关,估计是有路子,才自己开公司的。按现在我们公司的模式,估计回不到2019年了。今年会好点,我们公司新增了一个客户,也有一些订单。我倒不担心公司情况,反正月薪,工资也不高,主动辞职困难,但是被动辞职也可以接受。

我拿月薪,工资基本不怎么变。我是六天八小时工作制,如果车间忙不过来,我晚上可以在车间加班,20一小时加班费,车间同事周一到周五加班费是18,周六日是20。临时工工资18一小时,焊锡的19,严格来说工资比正式工高,但是不包吃住,没有社保,钱多,保障少,工作也不稳定,没事了就不要临时工了。

生活成本增加,期待与孩子团聚

今年房租涨得比较多,连续涨了两次,涨了200多。在深圳最低工资2360,我这一个十来平方的单房要800多房租。我现在四十多岁了,没技能也不好换工作,收入也没法再提高。要更多收入只能加班,如果我想加班,还是有班加的,少叫一个临时工,我就可以加班。但是我不喜欢,只有交期快到了,比较着急的时候才加班。白天要做好多事,脑子累,没精力加班。

我有个儿子在北方老家上幼儿园,农村学费不贵。现在我基本天天跟我儿子视频,有时候会看他写作业。但是明年我想让他来深圳读书,到时候房租、生活费也会增加很多。我本来打算回家陪他,在村里读公办学校比较省钱。但是不知道回家做什么,所以最后我想还是把他带深圳来读民办。虽然费用高,但起码我在这有工作。明年孩子来了,我估计更加不了班了。不过现在可以多加点,能增加点收入也好。加班只有20元一小时,连劳动法最低工资加班费都达不到,加着没劲,但又没办法。待在工厂久了,感觉没出路,但也不是绝路,还能过。

最近感觉临时工多了很多,以前公司贴招聘找临时工,不怎么有人过来。后来公司在余时保平台招人,来的特别多。有时候会听到老板说哪里哪里的厂倒闭了,哪里哪里的人失业,跳楼了。我们财务说其他公司业务也比之前少了很多,感觉能维持公司继续开下去就很不容易了,我们老板也在说现在是赔钱状态。

玩具厂孙哥的访谈

孙哥此前从事直播行业,疫情后直播行业衰退,所在的部门被关停,他转往沿海地区的工厂找工作。

南下难找工

到了之后,才发现这里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好多特别小型的厂。因为这里的工业区跟大型电子厂不太一样,车间可以在二楼的某一个房间或者三楼的某几个房间里头就完成流水线的搭建。有很多很奇怪的小厂,甚至还有路边的像是街边摊一样的工厂,这种摊位里边可能也有流水线。

我一走在街上,会看到像店铺一样的那种房子里,工人们看你路过就会你看一眼,也不妨碍他们手上在摆弄的东西。但我想去大厂,至少得有三四条线。然后我就一直在寻找,结果找到的工厂几乎都是特别小的。最后只有两个合适的工厂。这两个工厂规模比较大,车间也很高,生产汽车设备相关的产品,但都不招人了。来来回回看去全都是饱和的。我这么来回走,走了两三天,连小厂都饱和,不招人。

没办法我就去问中介,我说我找工作有点困难,能不能帮我去看一下?中介说如果以五到六个工人以上的工厂标准去找的话,确实有点困难。我想大概有两个原因,一个是现在经济下行导致需求量下降,第二个原因是七月中旬及以后,暑假工或者说其他零工会比较多。它会挤压很多岗位,在零工还没有离职的情况下,新人就很难进去,很难挪出位置来。最后机缘巧合吧,我去了一个玩具厂,它是做出口的,刚好有大量订单。

老的老,小的小,“暑假工”在工厂流转

我干的这家厂的基础薪资是16.7元每小时,加班乘以1.5,周六周天加班的话是按2倍算。每天工作时间从早上八点到晚上的十点。

这里很多长期工,很多人就是奔着这个加班来的。因为其他的小工厂工资低、加班少,挣不到钱。应聘的时候,工厂说每周只加班一天,依照订单情况周日会加班。但是我去的时候,他说订单是正火热的时候,大概率是连加。然就是从第一周的周一到第二周的周天没有一天休息过。

我去的时期比较特殊,工厂内有一半的长工和一半的暑期工。我们拼装车间这边,基本上就是学生工。学生里面职校的会多一些,还有辍学的。这些学生不可能成为正式工,因为他的年龄还没有到法定年龄,他就只能钻暑期工的漏洞,相当于以童工的身份在各个黑厂之间周转。我混在里面,都能算年纪大的了。暑期工里有一小部分人,暑假后回去上学了。但是我看可能有近半数的暑假工,是不打算继续学了,在成年前会反复周转在工厂间做零工。反正这个夏天,对他们来说,也不是自己第一次打暑假工了。

另一些人,年纪大的,基本都是结过婚的年纪了。总而言之,18到35这个阶段的同事,我们厂里基本上就看不见,不知道他们是被深圳的一些大厂给吸引走了,还是老了从大厂里出来到我们这里。我看我们这边就都是一些老弱病残。

身边欠薪讨薪频发

我们这个镇也不太平,近几个月有一些闹事的,都是要工资。但他们面对的问题不是欠薪,而是因为老板给的太少,不按劳动法给,导致工人不满。比如说没干满一个月,老板就要从你应得的钱里扣一半。我们厂就是,一开始进来的时候老板就跟你威胁,如果没有满一个月他就连一半都不给你发。进来时我就发现,扣一半这肯定是不合规的。有一些工友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迟迟不敢离职。其他厂零零星星的都有爆发过一点抗议。但不是很大,大多数都是个人的。

网传东莞一工人当街杀死黑中介现场

制造业2023大事盘点

集体性事件

  1. 2月26日:威马汽车欠薪,遭员工拉横幅讨薪

  2. 5月31日:河北钢铁大厂唐山德龙关停,3100余名工人失业

  3. 7月1日:深圳余时保零工平台倒闭,数百工人前往讨薪

  4. 10月28日:抗议搬厂,深圳艾礼富电子厂数百工人罢工7天

  5. 11月29日:扬州宝亿鞋厂关厂,上千工人抗议要更合理赔偿

重要个案

  1. 2月13日:因被克扣工资,东莞一工人当街怒杀三位劳务中介

  2. 4月15日:河南女工在上海工厂宿舍猝死,每天工作12小时

  3. 5月13日:广州一工厂意见箱被发现多年未开启,箱内纸张几乎烂掉

  4. 8月10日:佛山光电公司吃午饭路上猝死,连上23天班无法认定工伤

  5. 12月15日:湖南药化厂一员工患血液病离世,留8000字长文控诉

生活服务业
天灾、财政紧张与暴力

今年,恶化的自然和社会环境箝制着环卫工们。极端天气频发,环卫工要按规定在烈日中穿长袖工作,也没有安全的地方躲避暴雨的袭击,江苏、浙江等地有多名环卫工因此丧命。经济低迷,政府财政紧张的问题从黑龙江、湖北等地裁减保洁、环卫工初见端倪。南昌、大理、郑州等地的环卫工也因公司拿不到政府拨款,被拖欠数月工资。老板和劳动者看似是受害者,但当贵州环卫工因讨薪被拘留时,政府和企业的合谋也露出马脚。

陕西64岁环卫工消失在街头,车祸夺走了她的生命。事后,公司否认劳动关系,拒付应有赔偿,以剥夺合法权益的暴力形式抹除了她作为劳动者的存在。侨银股份员工训斥、处罚环卫工激起网友愤慨;深圳某环卫公司员工飙脏话怒斥工人引发争议。视频中的例会场景,揭露出企业的管理者日常对劳动者的暴力(威胁、侮辱等)。当暴力都聚集到一个点时,环卫工人也不得不用暴力反击。山西某环卫工疑因“五元罚款”杀害队长,罚款的背后是劳动者长期被霸凌的现实。

依靠政府财政的环卫工人待遇下降,面临欠薪问题。受房地产行业低迷影响,与房地产公司绑定的许多民间物业公司也陷入运营压力,而这些经营问题最后都落到了保安、保洁等基层工人身上。5月,深圳卓越物业一名保安猝死于出租屋内,死前一个月仅休息2天,每天工作时间都高达12小时。9月,南京朗诗物业被爆出拖欠保洁人员工资长达5个月。工作压力与到手的薪水越来越不成正比。

撰文:Xay

环卫工抗议河北轩昂环卫公司拖欠17个月工资,

环卫陈大哥的访谈

陈大哥,广州某所环卫工,工作十余年。

好收入、好工作都需要有好背景

我在的环卫所归城管局管,有开扫地车的、有管理绿化的。现在我的岗位光是保洁,责任范围内的绿化上的垃圾也要动手捡起来。也有的组开扫地车、管理绿化。因为垃圾分类的原因,现在还有专门的组负责倒垃圾。开扫地车的人比保洁的工资要高700-1000块钱,他们多个驾驶钱每天还能多加班2个小时。但你要没有关系没背景,也没法开上车。

现在上面没人也不行,哪个单位都有这种规矩。干的久通常是不会轻易辞工或者被炒掉,他们要想让你走就穿小鞋,逼你自己离职。比如,你搞得再干净,他也会故意丢垃圾。一般拍照到违规、工作没做好、迟到或者被投诉了才会扣分,当然这也要看所长。我如今的所长扣分前会连续打招呼提醒,比以前好多了。

限制加班下,收入、福利大缩水

这两年最大的变化就是经济来源不多了,没有那么多加班费去又没时间做零工。疫情刚开始的时候还有班加,一个月最少加班50-60小时,每个月到手收入5000-6000元。从2022年开始加班就减少了,收入自然也跟着降低。到了今年,上面控制我们加班时间,一个月加班只有十几个小时。导致现在工资少了1000多块,除了社保大概到手3000-4000元。一个岗位两个人要两班倒半个月轮一次,10-14点、17-21点的是一组,另一组就5-10点、17-21点,很多兼职至少要做一个月,根本没法找兼职。

今年的工作内容和疫情前也没大变化,但福利变化的太多了,我们很生气。以前热天最少发水8箱,但现在都是小箱子的水,还只有6箱。说白了,上面贪了一些,你哪里还有那么多?哪个当官的不贪。以前过节还会发10斤油、20斤米,今年国庆只发了2.5斤油和10斤米,感觉福利太差了缩水了不少。每个人都觉得如今的福利都比不过外包公司。

大环境恶化,进退两难、深陷窘境

干十多年了,现在越干越烦。人感觉被卖在这里了,买保险十多年舍不得丢,而且再换工作谁还要你?最近听说社保都要缴满二十年之后才能领养老金,再做几年就五十岁了谁还要你?我姐夫社保二十年,退休后每个月1900块钱都不到,我想等退休后领广州退休金回老家生活,只能慢慢熬了。我们的医保之前打到账户200多,今年只有100多一点,广州每个人的个人账户钱少了一半。现在社保费、医保费都在涨,如今我的保险费加公积金一起就接近1400,但我们的工资自2015年开始就没涨过了。拿我的工作来说,一般情况下工龄长的到手4000多一点,短的只有3000多。我的房租水电加一起来2600,再除去生活费,就没剩的了。今年又没了加班,只能路上捡捡瓶子,每个月卖200-300块钱。钱要不够了只能问我两个在广州租房生活的小孩要。

今年对我来说,经济都在下降,做哪一行都不好。恒大那么大公司都垮掉了,更别说小公司老板了。例如我们上班那里有做餐饮店的,做几个月店又转,这肯定是亏了。最近几年银行的影响是很大的,银行里都乱套了。之前,我办了一张银行卡里面有100多块,有半年没去管。一去银行查,工作人员说自动销户了,我和他们理论为什么不通知,凭什么销户?如果我贷款40万,是不是也帮我销户?他们不吭声还报警,警察来了也没用,我这100多块就这样被银行扣了。另外,现在去办卡都还要去打证明,肯定也跟大环境有关的。

物业李师傅的访谈

李师傅为物业公司工作,主要负责小区设备维修。2022年,他被晋升为主管,升职后三个多月他的待遇才被提为主管对应的水平。

解封后工作仍然繁重,人手不足、待遇不高

一个月休假仅有4天,每天在公司会待12个小时。因为正好我要送孩子上学,七八点就到单位,到了之后就开始工作,比如先开始梳理今天要工作的内容和文书工作。有时下班了回家之后我接到工作电话,就必须又去处理出现的紧急情况。几天前,晚上八九点我在送小孩回家的路上突然接到电话说消防栓喷水,没有人会处理,只好自己到现场,发现消防栓喷水了一个小时连水阀都没有被关闭。其实相关的基本应对办法在工作指南里有,但其他员工不会。

无论是防疫期间还是现在,物业工作人员不能满编的情况一直存在。具体来说,工程部分本应该是5人,但现在只有3人,我们长期工作量都是超过本职范畴的。尽管就业市场不好,不过因为物业工作待遇一般,很多人工作了几个月找到了更合适的就跳槽。而且工作要求也比较高,例如公司的考勤严格,还有公司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要求员工学习使用一些电脑平台或者软件,每周安排一次课程学习,但其实还是要自己花时间多去用和总结。新员工刚来的话就不会用这些工具。今年我培养了一个新员工专门做文案工作,学这些软件,花了半个月到一个月时间,但过了两个月左右他离职了,我也觉得有些泄气。对我们老员工来说,熟悉学会了一些平台软件之后,1-2年公司又会让你学新的。

除了维修和工程部的工作,我们还要应对业主们的投诉,不得不维护地产和开发商。和业主们扯皮也是工作日常。有些业主觉得缴了物业费,就可以提出任何要求,要求卫生环境一尘不染,或者帮他们取送快递。我们会找业主群中煽动力很强、脾气大的业主沟通,比如帮他免费维修家电,帮他们一些忙,多和他们聊聊,因为很多事情不是我们能左右的。他们一投诉物业员工就会受处罚,这不是业主的本意。所以我和他们沟通之后,大家能多互相理解一些,他们态度也会变好。这部分既要花很多时间,也有消耗心力。电梯问题比较典型。有的开发商为了省钱,在建房的时候就没有买质量很好的电梯。业主们在使用期间遇到问题,我们工程部就要花钱维修,尽量让电梯能工作到五年,因为五年之后出问题就是业主们出钱换电梯了。我们工资不高,但也不得不维护地产公司和开发商的利益,在夹缝中工作。

行业欠薪频繁,希望早日退休

我对地产行业,还有物业行业的前景都不太看好。我知道几个很大的地产公司都遇到危机,物业作为下游行业,也很危险。疫情前地产还是盈利的,就能给物业发钱,但现在“大河枯,小河干”,觉得物业行业未来会大洗牌。但是物业行业是很有市场需求的,尤其是维修行业。

中介跑路,杭州亚运会数百名保安维权

因为我们工程部是公司自己人,今年没有遇到欠薪,但安保、保洁这些部分之前都是外包,欠薪情况严重。这些外包公司加入的时候是通过低价竞争,我们公司拖欠他们薪水之后外包负责的经理也会不满,来讨薪。疫情之后低价竞争的恶性循环更显著。我们公司现在不把这些部门外包了,而是提前决定需要的工作人数和工资。但公司会先把他们的工资欠着,来弥补项目中其它开销,维持假性盈利状态,如果被讨薪诉讼,诉讼失败了再补付工钱。另一方面,保洁和安保工作没做好的时候,也会造成业主投诉或者对物业公司直接的经济损失,这是物业资金不足的一个原因。

我希望以后能早点退休,休息下来,现在太忙了,也挺累的。工作中遇到的不公平的事不少,比如做了很多事,但工资水平不匹配。不过我知道自己个性就是不喜欢争抢,比较老实吧。

生活服务业2023大事盘点

集体性事件

  1. 3月2日:侨银股份管理人员怒斥员工,威胁罚款

  2. 4月17日:南昌县134名环卫工被欠薪3个月,公司推脱是政府欠费

  3. 6月30日:中介跑路,杭州亚运会数百名保安维权

  4. 9月19日:南京朗诗物业拖欠保洁人员工资长达五个月,保洁罢工

  5. 12月1日:河北轩昂环卫公司拖欠环卫工17个月工资

重要个案

  1. 4月22日:西安曲江大道一位环卫工打扫时遭车撞击身亡

  2. 7月11日:山西一环卫工因被罚款杀害队长

  3. 7月19日:南京一位环卫女工在桥洞避雨时被冲走身亡

  4. 8月24日:陕西工厂保安猝死,高温下工作超190天未被安排休息

  5. 11月3日:昆明两环卫工人掉入垃圾池中被运行机器碾压身亡

平台劳动
大量失业者涌入,僧多粥少竞争加剧

制造业在订单锐减下裁员关厂,曾经叱咤风云的互联网企业、房地产企业也早从去年(2022)开始就陆续进行大规模裁员缩编。不论先前是高管、程序员,还是工厂普工,不甘失业的人们都将目光转向了平台劳动,这个劳动市场最后的蓄水池。有些积蓄的去开网约车,没钱的当上外卖骑手。

两个行业在短时间内涌入了多少人呢?2018年美团的骑手为270万人,截至2022年,骑手数量已经增长到624万人,今年更是超过了700多万,且还在增加中。网约车部分,截至11月底,光是今年全国各地发放的网约车驾驶员证就高达643万本。而2019年,这一数字仅有250万本。下半年以来,东莞、三亚、温州等超过10个城市发布了网约车饱和预警(来源)。

大量竞争涌入,面对的却不是更多的平台订单消费。正如接下来的林师傅访谈中,他认为竞争者多固然造成问题,但没人消费了却是更大的麻烦。整体经济恶化下,乘着消费升级的势头起飞的网约车和外卖行业如今也要衰退。降薪、失业,朝不保夕的大环境下,公共交通替代打车,自己做饭替代外卖,正成为越来越多打工人的被迫选择。

僧多粥少下,平台已不愁劳动力,反而更是趁势利用劳动力充沛的时机来降低单价、变相增加抽成。例如,今年4月的美团汕尾骑手罢工,引起骑手们愤怒的就是外卖站取消了各项补贴并削减单价。而有地方的网约车司机也表示几个月来单价从每公里2元多降低到1.5元左右。甚至,交通部也对平台运输业者进行了三番五次的约谈,试图压低抽成。按公开说法,各网约平台在2023年11月底之前将抽成比例/会员费下调了1%-3%。不过其中又有部分透过会员费等名义重新转回到司机身上。依靠政府部门的调控,终究难以奏效。

撰文:非洲大蜗牛

凌晨三点多,骑手黎安突发心梗倒在夜宵店门口

网约车林师傅的访谈

林师傅从疫情前就在江苏跑网约车,经历过封控。

疫情以来,网约车行业波动明显

今年的一句话总结就是,钱更难赚了。我身边很多朋友,做各行各业的都有,我们也会经常在一起聊这些话题。 你看疫情过后,现在已经完全开放了,感觉各种问题跟疫情的关系好像不是很大了,跟疫情这件事本身已经不沾边了。但大家在说,突然都发现今年钱很不好挣。为什么呢,很多人说因为老百姓手里都没钱了,大家都没钱了就都不消费了。那你都不消费,那肯定各行各业都不会好挣钱了。包括我们自己,消费肯定也没有之前那么多了。

我还记得,2019年的时候,我正常跑车,一般一个月都有7000-8000块钱。如果再跑一跑顺风车,一下子可以额外挣到不少。 运气好的话,顺风车可能一天就能挣个600块钱。 但那个时候,如果跑了顺风车的话,肯定就会想歇个两三天,在家里面玩一玩。2019年的时候,差不多一个月六七千块钱是好跑的,七八千有的时候也有。你要说破万的话,也有可能,但只有像逢年过节的时候。

在2020年的时候,疫情爆发了。那是管控最严的时候,大家从不戴口罩变成戴口罩的期间。其实疫情刚发生时,其实是网约车特别好挣钱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这边,跑一个顺风车单子一趟400-500块钱,甚至有的要到600-700块钱。当然这个甚至不能算是网约车了,只能说是网上预约,因为我们都不走平台,是微信群里面去预约的。因为那时候疫情很严重,大家都不敢跟陌生人接触。所以,你如果想去其他地方,想要用车的话,我们大家网约车司机普遍都会收很多钱。顺风车的单,比如说我要从A城市到B城市,约好了几点钟,就是跨城市的长途单。

不过,顺风车的高价日子也没持续多久。疫情刚严重的时候是过完年,那个时候是价格最高的。但它大概也就持续了一个月左右。到后面疫情真正严重起来,我们大家都不出门了,封城了。

后来稍微有点放开的时候,可能我一天多跑个三、四个小时,跑到十个小时。我可能也能挣到200-300元钱,一个月也能到大概6000-7000元收入。单子虽然有点下降,还是能够靠多跑一些时间来补上来。

车子变多、打车人却少了,收入下降

到了2022年的时候,我能明显感觉到车子多了,然后打车的人少了。 这是非常明显的,因为去年的话,我们有很多网约车群都加了很多新人、新的司机。 有很多人是租车跑的,都进来了。而且这些人都玩命了。因为他们车是租的,他们跑得很卖力。 要不然你到一个月,除了把这个租车钱交了,你自己剩不下什么钱了。 很多人他还要付房租,他还要吃饭,他还要买点衣服、生活用品,所以他会比较卖力。 这就导致了平台派单,他怎么派都派不到你头上。 这就是概率学嘛,来盛饭的碗太多了,那饭可能就盛不到你碗里了。 一直到现在就都是这样,比较平稳。那个时候我就一直在考虑,要不要换一个大型的七座MPV(多用途汽车),去专门跑顺风车。

今年2023年,收入下降更明显了。

2022年的时候,我们遇到问题还能归咎给疫情。说白了有个东西可以去怪。但是现在2023年了,从去年年底就已经完全开放,疫情已经没有什么影响了。

我记得今年刚过完年开始跑车的时候。下午吃过中饭了,我可能玩会儿手机、玩会儿电脑。两三点钟开始我准时出去一直跑车到晚上,一直到10-12点。一天我跑多久呢,正常一天跑10个小时左右,肯定是至少超过8个小时的。我晚饭都在车上解决,这样长时间我才跑多少钱呢?每天才跑200块钱,以前正常的话不会这样子的。 而且,我说的200块钱不是纯赚200,我说的200块钱是总共只收到200块,我要是再把吃饭、充电再去掉,那可能到手里就100多块钱。

最近还好一点,因为现在我基本上接顺风车的单子,比正常在市区里跑要收入更高。但是其他司机跑市区的单子,我相信他收入肯定是没有之前高的。正常跑一个月6000-7000元能挣是肯定能挣的。但还是那句话,你之前6个小时能挣的,跟现在10个小时能挣的,那是不一样的。

外卖网约车2023大事盘点

集体性事件

  1. 4月19日:汕尾骑手罢工一周,美团宣布恢复部分骑手待遇

  2. 9月8日:网约车平台下调抽成比例,有司机称收入不升反降

  3. 9月15日:多地外卖柜开始向骑手收费,一个月收入少几百元

  4. 11月6日:美团外卖骑手到45岁被强制下线

  5. 12月7日:网约车聚合平台“上班模式”被揭发隐藏扣费违约金陷阱

重要个案

  1. 1月12日:海口网约车司机倒在车上,每天18小时没日没夜干

  2. 3月31日:杭州外卖骑手凌晨心梗倒地,月跑1100单送医途中仍被平台扣款

  3. 6月23日:深圳外卖员骑车摔倒,被遮阳伞扎伤身亡

  4. 8月3日:北京网约车司机深夜猝死,曾连续出车24天,最长工作20多小时

  5. 12月5日:山东一小区保安连捅外卖员数刀,疑因不许骑车进小区送餐引起


访谈与整理:Xay、溏心蛋、阿香、非洲大蜗牛、可丽饼

编辑:非洲大蜗牛

事件整理:三不沾、Xay

校对:Xay

在最后

以上是本期工劳小报特刊的全部内容。我们正在探索将日常的工人资讯定期整理为 Newsletter,希望你可以来信(laboreditor251@proton.me)提出建议加入成为志愿者,同时也请你多多分享给墙内的朋友们。点击下方按钮可以订阅和阅读往期内容。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