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嫚
舒嫚

對生活隨意就好。相信承諾;喜歡一切美好的東西。

第一次的…

《第一次的…》收錄四篇短篇小說,皆出自名家之手。

每篇故事都以人生中,某個事件第一次的接觸,

第一次的體驗,第一次戀愛感覺,第一次離家出走,

第一次由自己決定未來人生道路,第一次愛上一個人的心情。

寫虐戀聞名的島本理生〈只屬於我的主人〉,

講家庭用機器人和主人「MR.」日久相處產生愛的感覺。

機器人的思考、動作行為由程式設定好,服從、服務,不會自行思考。

日復一日機器人開始對人好奇,想知道人,為什麼常心口不一,想了解人都在想什麼。

MR.的弟弟夫婦帶著他家的機器人路易絲來作客,

路易絲被當成女兒養育疼愛,她讀很多書,為「文盲機器人解惑」。

「你不知道人類為什麼需要機器人嗎?」路易絲問。

「當然是按照目的,完成應該扮演的角色和工作啊。」

「這也是其中一個原因,但不是真正的理由。

人類之所以需要機器人,是為了化不可能為可能,也就是為了從活著的孤獨之中解脫。」

雖然很不甘心,但是我不太懂路易絲在說什麼。

「我讀了很多小說。內容雖然都不太一樣,但是都一定會寫到同一件事。

人類獨自誕生,也會獨自死去。

這是理所當然的事,但是那些人類其實很怕孤獨,比死還怕。

所以他們希望至少在死去的那一瞬間有人在身邊,只是沒有人能保證可以實現。

唯獨機器人一定能夠做到這一點。

我的父母沒有孩子,所以他們把我打扮成女兒的樣子,去哪裡都會帶著我。

你能想像,他們有多孤獨嗎?

無論何時,會在他們需要的時候完美地待在身邊,那就是我們的任務。」

這是愛嗎?不是愛嗎?雖然不知道,但有些什麼事情在機器人「心裡」發生了。

故事結尾會讓人哇~竟然是這樣啊,意想不到的衝擊。

辻村深月的〈幽靈〉,少女在社團被學姊誤會是謠言散播者,

遭到排擠言語霸凌,太痛苦了,想死,獨自搭上電車,去到從未去過的海邊。

看到角落供奉著一束花、布娃娃,還有裝著煙火的袋子—可能是有人在這裡過世了。

夜幕降臨,內心糾結是要在沙灘過夜,還是走入海水中結束生命,不知怎麼辦時,

「妳一個人嗎?」有個衣著單薄的女孩突然出現,手上拎著一袋煙火。

這時瞥見剛才供奉在一旁的煙火好像不見了。

讀到辻村深月處理少女陰陽怪氣的彆扭情緒,

想到十幾歲的自己,同學間一句不知真假的話,

不知如何處理的人際關係,都能讓人痛苦不已,

只想逃離學校老師同學,甩開功課,再也不要面對那些爛事。

那時,若能有人陪伴,傾聽心情,給予安慰,共同等待第一道曙光,看

著光,懂得珍惜生命的美好,就有勇氣走向遠方。

宮部美幸的〈不同顏色的撲克牌〉講述不明原因,世界出現「第二鏡界」,

為防止「鏡界」那邊極權日本國家的恐怖份子入侵來正常日本搞顛覆,邊界管制嚴格。

個性溫和的父母生個正義感十足,專打抱不平的女兒。

極力反極權政府的父親的女兒性格軟弱,害怕暴力。

兩個世界中的同一位17歲少女夏穗,都有生錯地方的感慨,

竟然悄悄對調身份,和認為可以接受自己個性的父母一起生活。

宮部美幸讓父女以自己視角講出內心的擔憂,恐懼,對未來懷抱美好希望的期盼。

受限短篇幅,無法像大長篇可以讀到宮部美幸慢慢詳細道來幽微轉折。

森繪都〈光之種籽〉是我最喜歡的一篇,是全書最甜的故事。

由舞向椎太告白了三次都失敗,從幼稚園就開始的喜歡,還是無法斷了對他的念想。

她對好友一花傾訴苦惱後,異想天開想把以前的告白都消除,

向椎太獻上宛如第一次的告白,想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一花卻打聽了能幫助人時空旅行,可以回到過去的超能力者。

我們都會想如果能回到過去,修正曾犯下的某個錯誤,現在應該會更好。

真正要刪除過去時卻猶豫了,畢竟現在是過去累積的成果,

因為那些絕無僅有的過去,此刻因此獨一無二。

由舞決定好好珍惜對自己最重要的事,帶著過去記憶,進行第四次告白。

花開生兩面,人生佛魔間,人這一生,要當怎樣的人,全在一念之間。

生命中許多相遇,都是過客和過客的交替,

不要在一朵花開的光陰裡,辜負了彼此的盛放。

第一次的…

( 直木賞名家╳日本樂壇傳奇YOASOBI,小說音樂化奇蹟之作!)

作者:島本理生, 辻村深月, 宮部美幸, 森繪都

譯者:涂紋凰

出版社:皇冠

出版日期:2023/07/10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