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球仔
外球仔

我是這個世界的主人, 我不害怕任何事, 所有發生在我身上的事都在幫助我成長

2022年上海疫情随笔(下):一些零散日记

(edited)
一篇定量和定性结合的2022年流水账,一个奇怪的人的自我拯救与表达。y

最近翻《快思慢想》,作者提出“两个自我”的概念——“经验自我”和“记忆自我”。前者是事件过程中,此时此刻的感受;后者是经历之后回头看,回顾性总结。

因为我们常用“记忆自我”进行回顾,但记忆并没有那么可靠,时间可能会减弱痛苦,甚至美化痛苦,于是遗忘成为常态。

举个例子。书中,作者分享了一项关于“幸福感”的研究案例。过往行业里用总体评估满意度,但当被访者用“记忆自我”回顾生活幸福值时,记忆大概率是不准确的,而且回答极有可能受近期的某件事、身处环境等变量影响。所以,他使用”昨日重现法”,即调动被访者“经验自我”去测量自己的幸福感。让被访者每天结束一天后,给今日事带来的幸福感打分,虽然没办法记录每时每刻的情绪,但当天记忆还算清晰,比总体评估准确得多。

这个例子刺激我想到,”昨日重现法“的形式和我2022年每天写日记的经历很类似,每天睡觉前,给当天的心情打分,记录导致该心情的关键事件。更巧合的是,我在2023年初给我2022年记录的288篇日记进行了文本分析与总结。

虽然如今已是2024年的2月底,距离2022年那个疫情上海有些遥远了,但想起一年前自己无心做的这件趣事,发还是很有意义的。本以为2022年没什么大不了,但仔细一看可能每天过得惊心动魄:

一、2022年开始,记录每日日记并给情绪打分

1.2022年,我的心情状态实际上比我自认为的积极很多,为3.61分。即大多数被记录下来的日子里属于正常以上的状态

1.1首先,我在notion中设置属于自己的日记模版,除了正文,property(可以理解为每篇日记必备的标签,方便后续筛选合并)设定了:

  • 创建时间(系统自动生成)

  • 标签(可选有daily;weekly;monthly)

  • 今日心情(设置了五分打分选项)

  • 定位

  • 天气

今日心情五分选项

1.2回顾筛选发现,我2022年总计写了288天日记,日记写作总天占比全年是**79%*。

1.3然后,我给五种心情分别赋值,计算出2022年自己情绪mean值为3.61,介于情绪“正常”和“还不错”之间。

mean值简单计算

2.当然,我也进行了content analysis,以“5分”的日记内容分析情绪高涨的原因,以“1分”和“2分”内容分析抑郁难过的原因。

2.1简而言之,生命之光来自感受到个人主体性,

  • 1.发挥主动性去做某事 ,有成就感

    • 比如#敢于暴露自我去表达和输出;#第一次尝试去思考/做/学会某事; #完成自己制定的计划

  • 2.沉浸此时此刻,有体验感

    • 比如#全身关注,收获心流

  • 3.收获新知与思考,有获得感

    • 比如#即时思考并回应他人

2.2而抑郁,我认为本质上来自主体性的缺失。当我觉得自己被异化,成为手段/工具而不是目的,而周围缺乏没有其他价值触点让我寻找坐标,

  • 1.对自我缺乏确认感(掉入优绩主义陷阱,认为社会期待的“我”比真实的“我”更重要,而我总是无法满足社会标准)

    • 比如 #假设周围人可能都不喜欢我 ;#嫉妒比我优秀、更符合社会标准的其他人

  • 2.对生活缺乏掌控感

    • 比如 #政治性抑郁;#制定的计划落空;#报复性熬夜

而上海疫情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不仅对1-2分的心情有所贡献,而且给到我更多现实的耳光,那些我可以用工作忙碌逃避的疫情动荡,成为我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我不得不跟它共处。菜总要买吧,饭总要吃吧,没有借口逃避了。

二、2022年上海疫情背景下的个人日记

摘录带有“疫情/封控/核酸”关键词的个人日记内容。

思来想去,余文字没有删改,回顾来看可能有些身处其中的不灵光,毕竟是偶然创作,但保留当下最真实的想法,尊重自己吧。

3.19

昨晚又又又熬夜了,接近凌晨3点才睡,也没有对电视剧上瘾,单纯的强迫自己刷b站,不睡觉,或者说找一种玩手机玩到疲倦的感觉,不知道我自己怎么了,是不是精神状态出了问题,还是说前阵子项目太紧绷了反弹了一下?

总之,很晚睡,很晚起,起来了就躺着玩手机,玩了好久,早上听到外面“请20号21号的住户出门做核酸”的喇叭,我没有理会,下午3点过喇叭又来喊人了,是一种威胁,“昨天今天两轮核酸,不做完影响解封”。我才在下午3.50起来,顶着乱糟糟睡塌了的头发去东门做(龙茗路那条),本以为会被工作人员责怪为何去那么晚,但没有,热情温柔招呼我去做,我放下心来。但又是更深的自我谴责,为什么不按照规定认真做呢。

回到家,简单吃了饭又开始玩手机看短视频,我的大脑被垃圾刺激着,时间过得很快,我忍受不了自己这样的状态,在6点的样子,睡着了,11点醒来,强迫自己写今日总结,好歹今天有一点点价值,留下了我的声音和反思,浑浑噩噩并没有填满所有时间。

3.22

不算开心的事吧,我们这栋楼有疑似病例,医护人员亲自上门给我们做单人核酸(之前小区统一做是10人混检),因此晚上就封锁起来,都不允许我去拿外卖,最后好心的医护志愿者帮忙了。

这倒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虽然和疫情相处两年多了,但封锁管控突然发生在自己身上,一开始还是有些惊慌失措,但害怕也没有什么用,还是得集中精力在手头的工作啊。

第一次做单人核酸

3.24

今早5.55的闹钟,提醒我6点抢菜,叮咚买菜是疫情以来第一次给我成就感的软件,买菜成功!男友也帮我买了一份。

仿佛前两天的挫败感和惶恐感都是错觉,我还是有把握掌控生活的。

下午,我的外卖都到了,多谢大白志愿者的帮助。

另外,昨天支付了120的社区团购本以为是骗局,但不能放弃每一个可以买到菜的机会。但惊喜接到一个疲惫中年妇女的声音,告诉我即将送达,我连忙感谢,本来做好了最坏打算,没想到啊绝地逢生,惊喜加倍。

下午收到有灵且美半年以上月捐人赠送的小礼物,装在一封信件里。同时送过来的还有我叮咚买菜的大袋子,袋子里我买的“奢侈的”一束鲜花,尤加利和红豆,点亮了我的一天,就是made my day的意思吧~

晚上今天终于加入了我们这栋楼的隔离群,谢谢居委会的朋友,因为我在另一个群里焦急询问请求帮忙拿菜。我加班到晚上才看到,一个邻居在群里焦急询问如何让楼下医护人员帮忙拿东西,整体信息沟通并不通畅,于是我主动offer我可以主动联系大白的便利,毕竟一楼,天天可以见到他。

但也有个风险,万一什么事都要喊我麻烦他,我内心也有负担。就像晚上大风,群友拜托我去告诉大白“你们辛苦了,早点休息,我们不会乱跑”。我觉得很暖心,但也觉得有些尴尬,这个说出口我内心有障碍,只能问问他们要不要喝热水,其余不敢多说一句话。其实我应该更活泼,不用包袱那么重,但真是挺害羞的。不过大家的心意还是找个机会传达吧!

4.14

我发了一条朋友圈“在上海被关一个月,第一次吃到泡这种非生活必需品,幸福得快哭了”。

“冲动”发的朋友圈

发了没过几分钟,就收到前男友的警告,告诉这条朋友圈在如今大环境下需要删掉,

1)在疫情期间,这种行为是可能被网暴的,因为很多人还吃不起饭,抢不到菜,我竟然能够买这种甜品泡芙,是感性上无法被接受的。

2)这种现做的小蛋糕,很大概率会感染阳性,为了口腹之欲而让小区、身边人阳性,这种行为不可忍受。

然鹅,我只是想要分享一种喜悦和在上海的艰辛,没想到可能会造成很多影响,是我疏忽大意了😢。

5.31

为了迎接6.1零点的解封时刻,今晚跑步我格外要让自己坚持,再多跑两天,以此作为仪式感纪念来自不易的日子,今天是疫情以来,第一次跑步达成3km,为自己感到骄傲。

晚上一过24点,我从床上弹起来,拿起手机穿上外套跑去大门口,路上有些忐忑,真的解封了吗,我不确定,直到我走近了,看到了原本被封死死的大门开了一个小口,我大声问保安,真的可以出门了吗?可以的你随便出。

我站在小区门外,小区内源源不断有载着一家人的轿车开出,路边是骑摩托车的年轻人,这个夜晚满载着兴奋和幸福。我拿起手机拍照,也破天荒的拍了一张自拍,没有太多负担发到朋友圈,这就是此时此刻的自由的幸福。

小区解封的12点

6.1

排队1.5小时,赶上了小区第一波核酸。

前方碰到一个很热情的小姐姐。自从我问了她这里是不是在排核酸,她就时不时准过来跟我聊天,可能排队太枯燥了。她想要去另一个地方核酸时,邀请我一起,但我相信最终能轮到我,于是拒绝了她,不过提议说如果她那边不行我帮她留着位置。虽然志愿者一直劝说我们离开,排不到我们的。

但最终我还是等来了顺利核酸。

虽然解封了,但做核酸依然限制着大家,个人行动依然没写想象的自如。趁着暂时安全,明天溜去公司吧

6.3

今天最开心莫过于理发了。

第一次怀着爱自己的心情,花了美美的妆,即便全程一直带着口罩,也想要认真目睹自己的剪发过程,好好看看自己——这是许久没有发生的事情,我抱以对自己的爱凝视自己的脸。

同样的,也怀着感激理发师的心情,和他聊天,问问他疫情的情况如何,他刚好3月初参加同学婚礼不在上海,避开了封城的苦难。最后,我感激他对我头发的处理,真诚感谢,这次理发让我仿佛回到了2016年似的,看着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眼睛笑起来卧蝉很好看,这就是我啊,就像当年什么都没经历过的我,永葆天真与活力。

6.5

内心一直没有settle down,出于恍惚的,将就的,担心接下来会发生坏事的状态,没办法安心做一顿饭,每天凑合吃半成品,喝大量的好喝的饮料,觉得时间不够而焦虑,觉得内心有亏欠但一直拖延。

6.20

下班回家,帮301的邻居带了他们的快递,爬到三楼放在门口,敲门两下,不等应门转身离开。这个举动很电影哈哈。

后上海疫情时代,楼栋居民内卷看谁帮邻居带的快递多,我每次都是被帮助的人,今天终于有伸出援手帮助别人的事。举手之劳,不怕三楼之劳。

明天核酸就第四天了,按照上海地铁规定是不准进的。但我答应了一个关系较好的同事,明早10点去办公室一起开会。信守承诺的我,即便加完班已经接近凌晨了,我还是摸黑去社区医院公园24小时监测点做核酸,只是没想到排队人这么多。

我恰好没带新手机,6s只有20%的电,作为一部电池衰退严重的科技产品,我担心自己回不了家,如果他没电关机的话,就无法给保安看核酸码——虽然小区保安很水,但是总是有回不了家的恐惧。

幸好,顺利到家,已经接近12.40了,洗个澡躺床上,不可避免到1点。但还是相信自己能够在8.30鲤鱼打挺起床!

(6月和当时男友发生激烈争吵,我想趁松口离开上海,返回四川老家。对上海缺乏信心,担心再次发生封控,那我宁愿和老家的亲友在一起。但他作为上海人希望我留在上海,提出同居的建议,希望建立更亲密的精神链接,让我不用老是看到上海“坏”的一面。于是2022年7月我搬到一个几个好朋友共居空间,我的房间很大,但还是没等来他的同居。不过,这并不重要了。)

搬家时整理的抗原盒

9.12中秋节最后一天

今天本来气压极低,不仅是黑云压城突发阵雨的天气,也是自己的状态,可能因为自己睡眠时间过长,整体很没有精神,勉强出于社交的原因,因为男友要开车送朋友们去攀岩工厂,我作为女朋友不去好像不太合适,于是便去了。

由于园区的保安看到他和我室友的健康码过期,且没有上传核酸记录,严格尊重要求不准进。我本来核酸没问题,但也跟着他们离开园区,本来打算去附近哪呆着,放弃攀岩。

但室友攀岩的心情热切,我陪他们去了附近的核酸点,很近,马路对面,做了核酸后车内聊天,没想到15分钟过后,他们的支付宝里便有待上传的记录。最后顺利进入岩馆,比预期时间迟了半小时。

11.17

得知(新)小区有阳性,我们变成密接。

这个“噩耗”传来,我反而很淡定,阈值够高,无所谓,继续埋头自己的工作。

但等到凌晨,帮助室友们一个接一个从小区停车场翻墙出去,而我反而还固守在家里,其实内心逐渐有些难受。

1一方面是自己面临隔离这种无力对抗的事情,其实很难受,用工作来压抑而已;

2当发现有方式可以对抗的情况下,我没有像室友那样出逃,还是呆在被管控的世界里,感觉是一种隐喻,我甘愿自我奴隶,这是尤其可怕的事情。

翻出去重获自由的室友们

11.27

周六加班一天后下班骑车回家,路过长乐路和乌鲁木齐中路,看到警察设置的路障,以及站在马路两旁乌压压的年轻人,也有黑色制服的警察站在旁边。

我观望了一会,停下自行车,犹豫了半天,有种法不责众的勇气,加入了年轻人的队伍里,一起喊口号,“放人”,看到增援的警力下车时一起鼓掌。

又来碰到了一位男性朋友,他和他的基友们一起,后来他的朋友们都走了,剩下我和他一起。

后来我同事也过来了,我们三个人一起手拉手度过这个夜晚,最后被警察一点点驱逐离开长乐路、被分散到最后各自回家。

路上听到警察对不明白的路人说,“这些人是收了钱来集会闹事的”,以及给人群泼脏水,说“你们不要趁机把手伸到别人口袋里”,我当下听了真的非常生气。我收到了路人airdrop的反对防疫诉求清单,也收到了一张白纸。这是被载入历史的「白纸革命」上海分站的第二天,我是参与旁观者之一。

12.4

今天周日,久违和男友一起义务约会,这段岌岌可危的感情已经冷淡到每月见一次都有些难为人。

我的状态不算好,总感觉他是勉强的,我是勉强的,相顾无言,只能白白消耗时间。最后还是邀请他一起看电影,《坠落》,这还是昨天室友出的主意,问我们约会要干嘛,没有想法,她说可以看这个。

我和他真的没什么共同爱好,可能是我爱好太少,他喜欢的我也不太懂,也没有兴趣了解,我对很多事情都失去了好奇心和兴奋值,今天即便逛街,也感觉自己的状态是半死不活的,没有精神劲,拉着脸。

12.9

我看到过往排长队的做核酸的亭子写着“非必要不做核酸!”

12.13

周二晚,伴随着喉咙的不适,我睡过去。

第二天发现浑身酸痛,打字发抖,在同事的建议下,我申请三天病假,认真对待阳性的自己。

说来好笑,从2020年以来严防死守的新冠,在政策开放之后就这样起来到我的生活中。说实话我是有点兴奋的,我就得了那又如何。但是实际症状来袭的时候,还是很难受和折磨。

发37.5度的低烧,喉咙干哑但不痛,但浑身乏力,走路无法站直身体。卧床一天。但自测抗原还是阴性。

12.15

周四,身体不酸痛了,体温降了一度,嗓子干哑但不通,昏昏沉沉。

但晚上嗓子出现吞咽疼痛,干咳流泪。

自测抗原,确认阳性。

12.16

熬到了周五,嗓子干痛,吞咽尤其难受。但是下午6-7pm睡了一小时后,睡梦中吞咽竟然不疼痛,下意识惊醒,确认自己嗓子好转的迹象。晚上第一次洗澡洗头,难得干爽。

大胆做了抗原,结果还是阳性,我真的过度乐观了。

12.17

原本计划好好过周末,但是依然待在床上昏昏沉沉,吃了睡,睡了吃。但嗓子除了略微的异常感,整体吞咽和呼吸都正常了许多。

12.18

除了有痰和咳嗽,嗓子完全没有异物感。浑身有劲,这段时间第一次在家穿戴好,穿上了打底裤毛衣外套,白天即便不能出门,也坐在沙发上椅子上,避免窝在被窝里。

中午收到了高中好友从四川送的慰问蛋糕和水果,我别提有多开心了。在冬日暖阳中品尝奶油小方,我真的好幸福。

下午看了《想见你》。清理了500多张6s里的照片。后来收纳了夏天衣服,清理好了衣柜,洗了澡,拖了地,洗了衣服,自己做了饭。满足的一天啊!

晚上做抗原,依然是阳性哦

12.19

周一和昨天症状相似,除了有痰干咳,没什么不舒服难受的状况。确实没有什么事,心安理得的调休了一天。

原本拟定了每个小时的计划,但看书思考了一会,便困得不行,脑子很久没有运转了,它有些疲惫。也许今天思考过度(也没想出所以然来),10.30便早早睡了。

12.20

说实话,有些紧张,不知道工作要做什么事情。太久没工作,心里有点抗拒,手头有点生疏。

结果一准备工作,就被同事劝退,加之客户阳性症状严重(烧到40度被120送到医院),我确实没必要继续工作,因此顺势准备继续休假两天。

因为冬日阳光特别好,下午伙同室友们去公园转悠。三个人戴口罩骑车去徐汇公园,找不到适合踩踏的草坪,于是坐在石凳上,放着播客,吃着东西。

下午4点过,我们一起去了附近的商场游戏厅,12元31个游戏币,说实话并不想玩,只是为了打发时间。

第一次觉得玩游戏很累,开车游戏要踩油门,好累,设计游戏要举枪,好累,音符消灭游戏要点击按键,好累,跳舞机就更不用说,四肢都要调动起来,真是累趴下了。

今天依然是阳性,但第二条杠明显浅色很多。

12.24

参加了2022 vogue ball sh,理直气壮在人群中人挤人。在2022年过完前剪辑出了视频,兴匆匆上传视频号,结果被系统秒删。我真的谢谢了。

三、最后

2022年底,一切仿佛恢复“正常”。我不知道生活的答案,开始看《哈佛幸福公开课》。第一集里讲者提到的,不要停止对个人的研究/反思,”越研究个人,就是越研究全人类“。

我整理了自己的2022年全年日记,看完每一个故事,拿工作的一套做定性定量分析,研究对象成为我自己。还记得当时起笔是在一家星巴克,冥冥中这个行动,让我1年后还念念不忘。

从未公开分享过,在matters碎碎念一下。

*注:文中“男友”已变成前男友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