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ble Daria
Double Daria

两个女孩子的信 共同写作第一辑,2023农历癸卯年节气信件已告一段落。

[2023.12.07]为大雪——门槛

To 夕立,

想把门槛,拆开来说。

1.门

前段时间和朋友去了离岛,一个佛山的朋友向我讲述了“门”的意义。“门”就是“场”,让人进门就意味着给予别人操纵你的能力。有这样的莫名其妙的谈话是因为,日落时分,远远看见了一个红色的牌坊写着:坟冢。突然一声尖叫,所有人开始疯狂往回跑。

待大家都冷静下来。我在惊疑和不安中听着她们徐徐道来老家的民俗,关于:“门”,“坟墓”,“鬼神”。

其实,事情已经过去差不多一个月,突然,想要把这个事写下来。

门,这个字,如果仔细盯着看,其实形状和牌坊很像。本来不怕的我,深夜写下这些,开始感觉有点背皮发凉。脑海里开始回放那天的的尖叫和狂奔。

但是我问自己:怕什么?

说不出来。尖叫说明还不够怕。真的怕的时候可能会尖叫不出来,怔愣着全身僵硬。

我想,我是怕疼、怕黑。我怕黑暗代表的未知和被掩饰的罪恶。

黑夜本其实没有错,鬼却成为了替罪羔羊。

何止是鬼,在人的欲望面前,神也得束手就擒。

若不能给出有价值的神谕。神像也会被碾碎成粉末 湮没在风中。

那日一瞥的牌坊,突然成为了划清生与死的界限的红线。生命的虚无和重量,在门的两侧。

香港长洲 小乙摄

2.槛

“槛”这个字不常用。

除了门槛这个词,我唯一见过的地方是:我爷爷的曾用名。

我的名字和我父辈、祖辈的名字一样,是按照辈分取的。按最古老的辈分,爷爷名:济槛。

我不知道别人什么感觉,但是我当时听到这名字的时候心里涌起千言万语。

济什么?

度何人?槛内人还是槛外人?

抬脚跨向何处?

无论何处,且帮人跨过难关。

门槛是人定下来看不见高台。

去寺庙,迷信的说一定要跨过门槛,不然会倒霉?

谁让人倒霉?

为什么不能踩上去,不能坐上面?

为何不能将门槛锯掉变成平地,让坐着轮椅的人也能自由进出?

不愿意锯掉的门槛是未曾想要打破的枷锁。

当努力只是为了成为搭建门槛的人。这注定门槛打不烂。人和人的互帮互助注定建立不起来。只有当人人不用为口粮奔波时,在获取精神财富没有门槛时,才是全人类的进步。

如果按照熵增定律,事物将不可逆的往混乱发展。

明年将如何?

我们要认定了在不断下坠的人间里腐烂掉吗?

死了的事我不知晓。活着的时候,只要把脚抬的足够高,一般来说是可以跨过门槛的。

抬起来,跨过去。

抬起来,放下去。

那么,在快要踩在别人头顶时,把脚抬高一寸,不要践踏他者的灵魂,就会让艰难的生活透出光亮。

有耐心、有毅力。我们不要做愤怒中肝脏炸裂的麻雀。

我们做蝉,在黑暗潮湿里17年也不放弃追求光明。努力在生门里,度过一个又一个的让人无法选择的槛。死后方能在冥界安心穿过通向未来的门。

​小乙敬上


给小乙:

 

今年因为反复的身体不适常常去医院。一个人,在狭小喧闹的诊室,面对医生看着检查结果的各种表情,而后不断被医生提醒,一定要养成运动习惯,要加强免疫力。得到这样的医嘱总是让自己觉得尴尬,只因从学生时代起,我就是那个体育测验踩在及格线上的人,运动会的集体项目名单上不会出现我的名字,为了几分钟的长跑要释放体内能动用的一切力量,而结果往往是一个人捂着嘴跑去厕所呕吐。

 

心肺功能很差,意念和腿在顽固地不断向前,但胸腔内怎么都喘不上气了。我与跑步之间的关系,像企图从爱中的得到拯救的少女,面对着一个永远不会爱她的人。深知只有养成良好的运动习惯,才能维持身体健康,而与之冲突的是,身心的健康又在许多情况下,是运动的门槛。

 

男友为我选好了合适的跑步鞋,教我怎么在跑步时调整呼吸,不为了速度和距离而跑,只为了在每一步的节奏中与自己的气息和解。从一公里到两公里,从桃花开始盛开的春天到炙热的夏。虽说不难坚持,但喜欢上跑步仍是一件难事,我像逃避洗澡的小狗,想办法逃避着每一次应该跑步的时间。

 

这么下去只会再次把激起的运动热情浇灭。不想再看到自己失败,于是决定去学习跳舞。在某家健身平台选了上午的尊巴舞,按次收费,想着那就先去试试看好了。

 

遇见的这位尊巴舞老师特别友善,告诉我跟不上也没关系,要相信自己的身体和感受,尽力去释放和出汗更重要。一知半解地结束了第一次尊巴舞,和她交流了很久,她告诉我脚步是怎么从左到右,一次两次的步伐要怎么连续起来。

 

五十分钟的尊巴舞汗淋淋,脸很红,但觉得这件事比跑步更容易坚持,跟着高亢的节奏变化脚步和姿势也极其有趣。很快这件事就成了每周固定的习惯。在这样的氛围里,一起跳尊巴的其他女生们,都像从未经历过任何身体羞耻的价值观,不怯于露出赘肉,不怯于每一个曲线的动作。我也渐渐放下了许多自己的负担。

 

固定时间去跳尊巴舞,和每天利用沙拉补充膳食纤维一起,让身体变得轻盈和灵活了一些。但是很快,随之而来的新问题也出现,我发现自己的膝盖内扣非常严重,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弹响,这样下去很快就会运动受损和膝盖疼痛。

 

再一次,健康成为了运动的门槛,稍稍动作不正的日常习惯,在运动面前,就会把自己拖拽去另一个危险的边缘。我不得不开始学习如何锻炼膝盖附近的肌肉群,让膝盖在运动时保持稳定,并且时刻注意避免膝盖向内扣。每天四组,从左脚到右脚的练习,认真地锻炼,为了还能好好地去跳尊巴舞。

 

肢体的健康和运动互相成为门槛,身体上的和精神上的健康互相成为门槛。我仍然不是坚韧和迟钝的人,感受和想法的重量总是沉重。与自己的革命,也是要靠体能。即使能够的到来自各种关系的关照,但拯救自我的门槛,还是只有自己去摸索着把它磨成不尖锐的弧形。

 

夕立2023年12月6日星期三

某家性别议题专营书店里,墙上张贴的孩子写的诗。夕立摄。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