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尼
丹尼尼

敵視現實 虛構遠方 山川湖海 廚房與愛

新年

新年第一天,做了一個很有寓言啟示之意的夢,才睡四個半小時就醒了。

早上九點半的Wesselsgate,月亮還高高掛著。在一片寧靜中捕捉了這朦朧美的一景。

早起生火,一下子耳邊便只剩火聲。添柴時燃煙飄出,柴燒的味道是泰北拜縣、是阿拉斯加、是鹿野,是走過許多地方,嵌在身體記憶中的想念。昨晚清晨步行回家,在市中心的碼頭邊,才一兩點就已經聽到鳥兒活躍地嘰嘰喳喳。旅行的時候,也是早晨的鳥叫聲和吟誦聲最讓我心喜,清邁、印度、龍坡邦。

但伴著只有火聲的冬日寂靜和鳥叫,還是在這生活後獨有的。去年初搬到挪威,還回台灣過年。今年不回台灣過年,有點惆悵吧,不習慣。異鄉定居仍是一種適應,生理上或心理上的;自我的、關係的。

年末聽了一場關於生命歷程的演講。裡頭講看見、理解、受苦經驗、浮在半空中生活。每個人都有可能是受苦之人,但如果感覺到被看見或被理解了,會好很多。回想過去一年,真的有點不知道自己都做了些什麼,後半年跑去念書,常常有一種陷在其中自虐的折磨感。有時候會有一種心態上的驚醒,後來才覺得那是浮在半空中生活時,短暫落地的時刻。那種自虐的折磨感,很大來自於習性和比較—和自己過不去,不接受很多事情。落地的時候明白,但還是會痛苦。後來慢慢體會到,與讀書什麽的都無關,就是要回頭接受自己不想接受或還不知道怎麼接受的那一面。

也因此,去年一年,沒什麼看見他人、更別談理解他人的能力。常常本身非常困乏,只能勉強度日。但幸運的是,身邊有個外星來的伴侶。雖然總是讓我覺得無法十分被同理,卻能在他做自己的「看著」、「看見」和「陪伴」下,被撐起來。蹣跚前進之中還是有許多開懷的時刻。也知道我自己討厭的那些面貌,他也不欣賞,但他不會因此不愛我。這讓我感受很深、學習很多。仔細想想,真的應該好好感謝身邊這位常常和我爭辯的大貴人。

所以跨了一個年,我也來不免俗地自我勉勵。新的一年,看見自己的幸福和特權,好好愛護身邊的大貴人小貴人們!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