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udy
Cloudy

需要这个没有审查的空间,记录我所有真实的瞬间。

一次彻夜的谈话

活过、思考过的证据。

这是一个我在激进女权在线社区中认识的一位朋友,我认识她是因为当那场关于我的大型批判风暴涌动之际,她站出来为我说了话。我们加了微信好友。

最近,我们时常会分享一些彼此的生活与观点。我们都生活在中国以外的不同国家,昨天晚上,我一夜没有睡觉,我们进行了一次长谈。

这次谈话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深入地探讨了我在经历那场网暴时所有的观点,谈话内容是当时的我无法洞察与表达的。

在今天这样的氛围下,我顺利地整理了我的观点、并把它们讲述出来,我对从前到后的交流体验非常满意,可以说酣畅淋漓。

我认为这次谈话非常有意义,非常insightful,所以我选择随后把它记录和呈现出来,作为我们活过、思考过的证据。

由于隐私保护原因,我不能披露我们从一开始在谈论的内容和对象,话题可以从这里开始讲起:开始之前,我刚和另一名女性发生了一场柳暗花明般的争执,在沟通的一开始,我与她存在各式误解、不认同、负面看法,但到了那次沟通的最后,我们谈话的氛围变得非常好,各自获得了新的见解,并达成一致。

-

我:我认为和她之间这样的对话,事后会让我觉得有点性感。我觉得我和最好的朋友、或恋人之间,也应该发生过这种柳暗花明般激烈的争执。不过我显然不会和她成为恋人,因为我们会在很多事情的价值上因为XX的原因产生矛盾。我只是觉得,这种事其实对我很有启发,无论是对于我的人生、我如何看待别人、还是我的写作。生活中不是总能遇到人给你这种感觉,大部分人都是木鱼。她的情况太特殊了,她的病症、她的经历、她的不安全感。但在这些情况下她又非常有主见,这一点和我很像。她估计不会觉得性感,她只会想以后和我说话时更谨慎一些,以免自己遭遇令人恐惧的伤害。这种不同的感受也和我们从小到大所在的环境有关。

Wild:那确实,我感觉安全感也占很大因素,能看出来她很缺乏安全感。而且这种谈话说实话是一种边界的跨越,并不意味着不好,而是意味着风险。

我:但你能理解我的感受吗。是的,边界如果跨不过去,就是拉黑。

Wild:能懂的,我和朋友也有这样深度的交流过,尤其是在矛盾和吵架之后。但迄今为止我只和一位朋友有过这样的经历和体验,不得不说这个真的很看缘分和人。

我:她的不安全感是因为过去糟糕的个人经历,那些经历让她曾非常痛苦与惊恐,这些我非常能理解,因为我曾经也在那个空间生活过。会觉得那片土地是全世界最不安全的地方。但其实,我跟她的探讨,都是围绕她的事,没有我的事,我觉得她不会理解我的事,因为我的太多经历她并没有办法想象。

Wild:除此之外我感觉她对人也会有些不安全感,就比如说她因为过去的网暴经历而对公开的在线场合感到恐惧。

我:是的,其实我自己也经历过网暴,我在网上叙述自己所经历的事,其实理论上也有被网暴的风险,就像我上次在「梨片事件」中被网暴一样,其实我只是陈述了自己的经历与感受。

Wild:是的。

我:只是我后来一次次之所以还是选择叙述我遇到的人和事,是因为我没有那么畏惧公众,以及我不认为过去经历应该完全指导、限制我未来的做法。叙述是我存在的一种方式,是一种记录。我这个人特别注重真实,只要我写下的文字,在我看来是真实的,我就认为它有被呈现的权利。我不太在乎它产生的影响,因为我看了太多人因为怕收到恶评而不敢说话,如果我也这样的话,那我就会失语,这不是我想要的。

Wild:这个让我想起来目前X地激女社群,有一种党同伐异和提纯的风气氛围。如果社群的参与者无法摆脱对社群的依赖和滤镜,那么就必定会被社群舆论氛围影响。其实这也算是一种将价值向外投射依赖的行为。

我:我当时经历的事情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Wild:我其实很欣赏你能一直坚定关注自己。

我:这么说来,和别人比起来,我现在觉得还是我自己对于网络发言、经历叙述的态度更令我自己认同一些,尽管我理解她们过去的糟糕经历对她们如今的影响。我不知道你是否知道A这个人,她在X地粉丝挺多的,我之前也经常在文章里引用她的内容,有过一些私下交流。

Wild:啊我知道。

我:她是在梨片发生后,很早站出来批评我的人。虽然我当时并没看到她批评我的帖子。

Wild:嗯,我有印象。

我:后来她加了我留在公众号的微信,已经是事情快结束的时候了,她的看法就是我不应该在X地去叙述有关梨片的那次经历,她说我可以在私下和朋友任意吐槽,但不应该在那个环境中去写这么一件事,我当时没有和她达成一致,但是无法互相说服。

Wild:当时我和她还是互关,但是事件发生后我不是为你说话了么,可能她觉得我在说她(实际上我讲的是另一个人)所以就把我双取了,不过我没啥所谓。我其实就在想为什么不应该去叙述这件事。

我:我觉得现在我明白了,就是因为我只在乎真相,我不想失语。我不想因为环境而改变我叙述的内容或范围,但她们却在要求我因为环境改变叙述内容。

Wild:确实是的。

我:她当时觉得她的观点更为合理,她觉得,这是一个人际关系的问题,不涉及激进女权政治立场,认为我是一个不懂得处理人际关系的人。还说,打算后续专门写文章来说明她的观点,让我不要提前在文章中提到她的观点。

Wild:说实话,这个没办法不涉及政治立场。在见面前因政治立场而对那个女性产生期待,见面后也因政治立场产生失望。

我:在你为我说话的时候,那时候我才知道有人在骂我,我那之前啥也不知道,也是因为这个契机认识你的。而且你告诉了我之后,我还以为只有那一个人那么想。

Wild:有部分人会在骂人之前屏蔽你,所以你可能完全看不到刷不到,但我觉得有必要和你说。我感觉其实算是分成了两个派别,一方认为你没错,另一方认为你有问题。就很像你之前朋友圈里发过的。

我:是的,我后来知道是那样。A的意思是,我的做法,我把这件事写出来的做法,是我人际关系没处理好。

Wild:这样子...?我有点没办法理解这种写出来=人际关系处理能力不行的等式。

我:我当时和A的谈话中,关于我被网暴那件事最后没达成一致,转而聊别的话题了。

A说,她认为我的叙述是对当事女性的一种伤害,我可以憎恶她,但不能公开叙述这件事而导致她在网络上受到伤害。当然她觉得后来我被卷入的另一场恶意的网络战争,也是不好的,她不想要看到的。

我对她说,我之前没有看到她发的帖子,我写那篇帖子的目的是分享我的个人经历,作为事件的参与者之一,我认为我有权力叙述我的经历与感受,并且我并没有指名道姓地说出对方是谁,去引导网友人肉、网暴这个人。我在想,如果我能预料到我有很多人关注,我可能不会发那件关于梨片的事情,因为我知道,我只希望有人能理解我的感受,但是总会有网友骂她骂得比我厉害的多,造成一些不来自于我的伤害。可能是由于我用社交媒体的经验不足,因为我之前,在一开始的时候,一共就 90 人关注我,我预期不到这种效果,所以只是抱着分享真实生活的初衷。有些伤害是我没法控制的,虽然我不认可她,但也不希望她以一种暴力的方式被嘲,我自己的叙事方式也都是温和的。

可是我又认为,我这么想好像也不太对,我只是叙述了我遇到的事,没法控制别人的行为,也不该对别人负责。如果我们把遇到的人作为原型写进小说或其他出版物,并对此抱有负面的态度,那么因此而有很多人骂他们,这是不是也算是一种制造网暴呢。

A对我说,因为小说或现实中的其他人不在这个平台上,也不是因为这个平台认识的,也不是因为你的账号所以信任你、所以和你见面,所以没关系。但是在同一个平台上认识的人,不应该在同一个平台上去讲述你们之间发生的负面的事,应该尊重这种平台与平台之间的次元壁。

我说,原来是这样,我的确没想到这一层。我可能不玩网络社区太久,这种事几乎没遇到,我这次本来都想销号,因为我就离线了一天,就有人说我心虚了、跑路了,各种揣测,说我装不下去了。可是我后来之所以没销号,是因为我看到很多人在为我说话,发现她们能理解我的想法。

如果在某个平台认识的人,不能在同一平台评论,假如要尊重次元壁,那么对于一个很有影响力的人,她在任何平台发言都会被关注,她就不能说话了。因为无论她在哪里描述她的朋友、亲人的行为,不管她发在哪,都会被看到、被放大、被曲解。

A:我觉得还是两码事,不单纯是平台影响力和次元壁的问题。换个角度说,比如你和另外一个可能激进时间和程度更久更高的激女见面了,你是寸头、不服弱役、不沾男等都符合“标准”,但是你无意中提到你养了一只公猫,或者你的衣服是比较贵的,或者你和你的家人关系还不错,或者你的工作目前还是在男权规则里的,或者你有女朋友,诸如此类,总之并没有完全符合另一位激女对激进的“标准”。你们见面交流的还算正常,她也客客气气的,但是回家以后你发现她把你拉黑了,还把你的“罪状”和见面时的细节发到网上,好多不认识你的网友在骂你驴。

也许她说的也没错,有一些事可能做到会更好,当然有一些事也还有争议还不是普遍认知,或者一些事你觉得和女权倒也无关,等等,都有可能。总之你们的认知目前有一定差异且不可调和,更不想互相说服,这是很正常的,未来不联系就好了。但如果她把你的情况发出到你们认识的这个特定的平台,好多人根据她的话(而不是你的真实思考和为人)认为你确实是驴要挂出来“避雷”“提前拉黑”,你发声会导致被嘲,不发声又自己生气,这样是不是对你不公平呢?

我:我明白你是什么意思,但是我不是很同意,你刚刚举的例子和我的情况差别很大,你说的情况是发生在激女理论中有争议性、且并没有达成一致看法的话题,发生于我和另一个假定的激女认知不一致的情况下。

可是不同的是,长发这件事并没有争议。在基础性的事情上不够激,和在有争议性议题上不够激,这有本质区别。

这件事我认为本质是,我描述了一件不具争议性的事情,可是有人跳出来,在对有争议性的事情上批评我的观点,另外还同时审查我自己是不是做到了「在无争议性的话题上知行合一」。

-

Wild:啊,我明白她的观点了。不过我比较同意的是“无争议性话题”和“有争议性话题”这部分,长发属于无争议这里,你经历的网暴属于在有争议性的话题上。

我:是的,这也是我跟她说的。这是为什么我跟你根本不认识的情况下,你能立刻认同我,跟我想法完全一样,就是因为我们都是这么看的。我觉得所有认同我的那波人,最本质都是因为这个观点。而且如果长发出现在自由人,或者学习激进女权的人身上,都很正常,但是如果坚定地声称自己是激进女权,却不明白长发的意义和剪发的政治含义,我就不能认同。

Wild:我在想的是,在梨片事件发生之后,我能更清晰地感受到其实这个社群并不是一个能够安全表达的地方,我感觉这句话你曾经和我说过。而这其实意味着,吵架网暴骂战的发生不是因为你公开叙述了这件事,而是这个社群本身就有一些没有解决的问题。

我:的确,作为一个新入社群不久的人,我用亲身经历感受到了这个社群有问题的部分。说实话,我的感受是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受教育不足而导致的逻辑单一化。我后来思考了一下,因为假设学界、高知,都理解并成为了激进女权,是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的,也不会通过只言片语去检举一个人的性质,而是会全盘分析。

Wild:那确实。

我:因为受教育不足,所以思考能力有限,尽管女权方面思考的很到位,但对于政治斗争的斗争方法,还在延续某党派的方法,而不是一种求真求实的精神。比如,她们说我:这个人肯定是个男的,有很多证据证明她是个男的。这些话语被找出了看似合理的例证,实际上证明她们的逻辑都是很脆弱的,从不可靠的事实中去推测另一个事实。

Wild:毕竟中国的政治教育几乎为0,对其她政治斗争方法没有概念的话,是容易下意识地去使用熟悉的方法的。

我:是的,所以这也是这个群体的局限性所在,因为大部分激进女权,目前仍然是底女的反抗,中产、高知,并没有加入。但如果她们加入进来,方法层会更合理。

Wild:没错,这个我很同意。

我:尤其是高知更具有斗争的能力和经验,所以这也是我想去学界的原因。我觉得聊到这里, 我们之间的谈话已经超越我今晚早些时候和别人的对话,达到新的高度了。和你的对话也很好,这些结论很有意义。

Wild:然后这个话题让我联想到了攻击性的话题,就是激进女权理论体系中有倡导女性要多培养自己的攻击性的话题,但是很多人其实不懂如何使用和怎么使用。

我:嗯对,对于这个你有什么见解吗。你指的是攻击性用错地方,却还引以为豪,觉得自己的攻击性是对过去自我的突破?

Wild:很多人在争吵或者发言的时候给我一种上头了的感觉,这种攻击性在面对男性,或者其她时候是会有帮助。可是使用在社群内部相互攻击是会伤人的,用错地方了。

我:这件事应该是,培养高攻击性没错,但是如果思维逻辑单一,就会陷入非黑即白的境地,世上的人全部成为好人或坏人。高攻击性需要和逻辑、判断力结合起来使用,但培养高攻击性本身是没错的,这是一种能力。

Wild:是的,我赞同。

我:逻辑真的很重要,而且和数学天赋挺相关的。有的人写很多文字,但是没有逻辑,就会变成X平台的B账号。你知道这个账号吗。

Wild:啊这个我知道,只记得是一个比较抽象的账号。

我:我给你看看一个很典型的。【图片】她写得太多了,我随便截几张,在我看来就是自认为写的优美、唯美,实际上发现不了她所经历的事情里面的性别权力结构有多么肮脏。对于她们这样的人,在某些激进女权的眼里,可能看都不会看,直接判为驴、就开始骂。但是我会经常想想她们的逻辑,然后做出更精准的批评。

Wild:看得我眉头紧锁。

我: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后来发了一篇写男人的小说《一个想成为英雄的男人》在X平台,也被骂了。大家说我写那么多男人做什么,在给男人抬咖,那时很多大v都在批评我。

Wild:我有点印象,不过我理解的是你在嘲讽。

我:还有一个激女私信我,说我文笔好差。我想如果是她们真的遇到那种男人,可能会直接开骂、拉黑,但是对我来说,我更想呈现他们的逻辑,以一种温和的语言,从精神上嘲讽他们、鄙视他们,我认为我的方式才是更有攻击力的。这才是颠覆他们的自我价值的。

Wild:我明白了,能理解!

我:而不是一顿骂。像上面截图发的这种,对男人的想象、崇拜,我也挺乐于把他们做成小说人物去评论,因为在社会中很真实,我们的表达,就是为了求一个真实,去表现这种真实。

Wild:我想起来之前在另一个社交平台里有和一个男的对话过,他自诩很聪明知识面很广,但实际上根本就没有理解博主和我在说什么,我意识到这点后就回了他一句:“要是爱炫自己可怜的小知识的话请继续,我爱看笑话🤣” 然后他就再也不回我了。

我:男的这样太正常了。

Wild:是的,从这个角度上我能理解你说的。摧毁他们自我的话其实并不是辱骂。

我:我打赌给他们再读十年书,也说不出来我今天说的话。因为他们根本不懂得如何表达、组织语言、捕捉敏感的感受,他们只懂得在自己利益之下的宏大叙事。所以我也想从这个层面上去嘲讽男人。

Wild:很多时候他们反倒会将辱骂看作是“你破防了”的证据,然后将“让你破防”当作战绩沾沾自喜。

我:你要是这么说,我都知道那些其他的激女会怎么说了。她们会说:你管男的怎么看,你从男人角度考虑问题,一点都不女本位,你自己高兴就行了。

Wild: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真实。

我:是吧。

Wild:但是斗争可不是我想怎么打,敌人就会怎么受伤,而是要抓住弱点攻击敌人。

我:我被网暴之后就没上X平台了。但你看,聪明的我,还是很了解她们的看法。

Wild:是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对于这件事,大部分X平台上我眼熟的人,都和我观点不一致。也许明明有一致的网友,也会为粉丝量高的人的态度所引导。

Wild:是在说梨片事件么。

我:不是,关于我写男人的事。

Wild:啊好的,确实。

我:比如,C账号,她在这事下面批我“不是女权”,批我和某自由女权账号一个样。她是我在这个社群中关注的第一个人,我对她的关注度还挺高的,之前也在男同问题上和她有过争执。有关男同问题,后来我也想了很久。我现在仍然不能同意他们的观点,并觉得我当时被他们胁迫认错了、服从了大流,这种感觉很不好。

Wild:在社群交流中是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的,我完全能理解你的心情。

我:我觉得我是一个关注度配不上我的思想深度的人,但这是好事。因为如果我真的有很多关注度,只会有更多人骂我,然后我会去分析她们骂我的逻辑。其实挺浪费时间的。

Wild:关注度多了就得看人了,很多人在受关注后会在意粉丝群体的倾向,表达也会因此不自由,并且很多大v会选择避开和争议性相关的事件。

我:你知道当时我和他们争论的男同问题吗,不知道你当时有没有关注,这个事几乎是那一系列批判我的事件中,最让他们不认可、不满意的一件。我后来想了一下,我认为仍然是她们基础教育的缺失导致的逻辑不缜密。

Wild:是不是讲男同和直男相比,男同危害更小那一件事?我有围观过一点。

我:对,就是这个。我现在仍然是「男同和直男相比,男同危害更小」这个论点。

Wild:实话说,就他们俩方比的话,我觉得这个论点没问题,但是她们很多人重点不太对,就是说她们会感觉你因此认为「男同对女没有危害」。

我:她们说我在💩堆里找糖吃。我给你讲一下我的逻辑:她们说,从男同中找个好人,就像异性恋女人要在异性恋男人里面找个好男人,区别只是我要在同性恋里面找。她们说,这两件事本质是一致的。但是区别在于,假设真的擦亮眼去找异性恋好男人,逻辑上就是不可能存在的,因为异性恋男不可能绕过现有的社会文化,异性恋男只要和女性恋爱,必然压迫女性,所以根本理论上就不存在这样的男人。

Wild:是的,我赞同。

我:但是对于同性恋,他们当时提出的最大压迫女性的行为就是代孕问题。他们给我看了一个数据,虽然也不是什么论文,无法考证当时所选取的样本能多大程度反映现实,但是就算数据可靠,上面显示70-90%男同会选择代孕或支持代孕,而代孕是一种对女性的压迫,故而她们得出结论:男同压迫女性。那么至少这剩下10%不代孕的男同,从理论上是真实存在的,更别说现实生活中的确很多不代孕的男同,有很多真实例子。如果我们认同代孕是男同对女性最主要的压迫方式,那么至少从这一点上来说,擦亮眼,是有效的,不值得被讽刺。而他们却用这个词来讽刺我,这就是我的逻辑。我认为他们在反对我的时候,并没有理清这些逻辑关系,这是一些对应关系,是数学问题,所以属于基础教育。

Wild:我会觉得在这件事情上,代孕这件事情是可操作的,可以通过比如政治上禁止代孕或者更根本的文化上让女性不主动选择代孕,但是异性恋这个是没有操作空间的。

我:且先从男同主观意识上说吧,毕竟要判断这个人是不是有害,还是跟思想有很大关系。不过你说的也很对,是另一个角度。

Wild:我现在其实能感受到的就是,激女社群对很多话题避而不谈会有种一刀切的非黑即白态度,就比如这个话题就是敏感话题。

我:是的,还有一点就是,他们认为异性恋男和男同,都是坏人,没必要分个高下,而我一定要给他们分个高下:哪个好、哪个不好。但我认为,这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Wild:但我开始意识到就是至少我们这代,是不会有男的全灭的情况出现的。那既然男的不会一夜之间全死光,那就有讨论这种敏感话题的必要。

我:就比如说,自由女权或者自由主义就算再糟糕,仍然比封建传统主义文化要进步。因为封建传统是完全不准说、不准表达、不准感受。而自由主义,起码在鼓励你尊重自己的感受、 找寻自我。

Wild:是的,没错。

我:虽然她们找寻的自我是错的,她们找寻的,是配合男人的自我、男人的性欲。但是起码这个价值观,是比封建传统进步的。起码自由主义的女人审美偏健康一些,比如西方很多肌肉女人、美黑、追求职业平等、相信自己拥有能力,而传统文化下更容易畸形审美、自我矮化。

Wild:只要“寻找自我”在文化上是被允许的,她们就有找到真正的自我的可能。

我:是的。所以尽管实际上她们在配合男人,在向敌人投诚,但起码思想上比封建要进步多了。而在某些激进女权眼里却认为都一样,既然都是坏人,你分什么分。所以这些逻辑,就是我和那些激女之间的分歧。

Wild:是的,明白了。

我:她们都是很聪明的人,就像那个女性一样。只是她们的逻辑都受到一些限制。她们能有今天都很不容易、很棒、值得肯定,可能每个人背后都有奋力挣扎、抗衡的心酸故事,所以 其实仍然需要一些人成为高知、去研究深入这些问题。

Wild:我想起来在你之后其实也有人讨论过类似的话题,但其实也不算讨论吧,就是有一位博主表达了类似“就她个人的交友经历来说男同比直男好一些,审美也不错”之类的话,应该就一个多月两个月前?然后就是有人在理性表达自己观点“男同对女性也一样有害”,有的人就直接开骂了。她退号之后还有人说,为了男同退了值得吗?

我:男同对女性有害,我是同意的。我当时一直在强调,我同意这个结论,但没人听,大家就批评我不该说他们一分好。

Wild:我懂,是的。我当时看到这条帖子其实还蛮想笑的,因为在那个帖子底下骂她的人是真不少。

我:跟我真挺像的。

Wild:说到底这是为了男同退推吗?不是的。我感觉是社群的问题。

我:在一些激女眼里,这就是为男同站台,当时她们就这么说我的,还甚至直接说:我就是个男同,一个狡猾的、装女人的男同。

还有人和我争论:说我从男同的角度看世界,这样丧失了女本位,说我不该从男人的角度分析问题,分析应该怎么做,就不该从一开始代入男性视角,这样会失去权力。我给她举了《变形记》的例子,这是一部主人公变成虫的小说,我说那这样的虚构和想象是丧失了人本位吗?

Wild: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例子!!!!

我:她说,的确是啊,但这扯远了,我们说的是女权,你只要从男人角度分析,就是不是女本位。

Wild:怎么有点鬼打墙的感觉了。

我:后来私信我说我「文笔差」那个人,在这之前问我打算未来怎么做,做性别研究吗,在她们看来这是一个无用的学科。我说和激女相关的研究不止这个。给我的感觉是,她们其实对学界一无所知,以为研究性别就只能专门研究性别,她们不知道学科交叉,比如研究算法中的性别歧视、教育、职场中的性别歧视、金融业中的性别歧视,等等。她们批评性别研究没什么用,但并不知道学界是什么样子的,正在如何发挥影响力。

Wild:就算是打仗也不能这样啊,都有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句话了,性别斗争如果对敌方不了解的话那根本没办法打。我感觉她们有混淆一个观点就是,就是本质上讨论不等于赞同,也不等于爱,也不意味着从此会以被讨论者的观念生活。但是在激女社群的语境里,关注=爱,讨论=爱。

我:你总结得太对了,所以她们认为我不该关注讨论男同、不该关注跨性别,也认为我不该关注黄色账号。对了,我正在写一篇文章《论性欲》,激女讨论性欲还是蛮少的。

Wild:哇!是的,非常少,很期待你的文章!

我:在文章里我提到了这个问题,其实我关注黄色账号,也帮我解构了他们的逻辑,了解他们是如何看待世界的,这样才能彻底粉碎他们的逻辑。而且我自己曾经也是其中一员,我关注他们,相当于看看过去的自己是怎么思考的。但被一些激女却单一地等同于认同黄色账号了。

Wild:明白了,我其实很理解!因为你的理论和行动属于是那种打蛇打七寸的方式,但是大多数激女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可能一个是因为很多激女本身自己的能量不足,再一个就像之前说的,非黑即白,一刀切。你这种方式其实很像演员演技里的体验派。

我:我觉得直到今天我和你的讨论,我对我被网暴这件事的分析才算是彻底的,我之前自己在文章写的,都不够彻底,这些等以后有空也总结呈现出来。

Wild:好!很期待!!

我:这是啥意思?「!!!:你这种方式其实很像演员演技里的体验派」你是指实地体验一下角色的生活,然后把它演出来吗。

Wild:我其实了解也不太多,但体验派的话,就是演员体验角色的生活,将自己的情感沉浸进去,把自己当作角色一样,这样。我感觉更像是某种模拟和营造。

我:哦哦那我说对了,你说的这种,研究里面也有这种方式,我未来可能会做。这是定性研究的一种,去研究对象的环境里生活,把自己当做其中一员、沉浸式。

Wild:原来如此!感觉会对研究对象有更深刻的理解。

我:所以说,他们不理解我,跟她们对研究方式的理解缺失也有关,这就是教育程度的问题。这事没法怪她们,但客观上的确会导致她们自己看不到的局限。

Wild:确实,其实我对研究方式了解也不多!如果可以的话我很期待你对此更多的分享。

我:其实你随便一google,就有很通俗的介绍,看十分钟你就知道了,搜定性研究有哪些。只是如果我以后要写、要为大家介绍的话,可能会介绍的更易读、有趣。只是不做研究的人一般不怎么会去了解罢了。

Wild:啊!明白了。

我:话说我突然想到,有些激女可能就说:你为什么不质疑这个研究方法就是男权的、就是不是“我本位”的、女权的方法不应该代入别人的视角、你在以男权的传统方式做研究。

Wild:好家伙,一套掌法打天下。

我:是不是很合理。

Wild:真的很黑色幽默哈哈哈哈哈哈哈,是的。说起来我还想起了在你不上X平台之后发生的一个讨论,是有关玄学/神秘学的,我不知道你对于神秘学的态度是怎样的。

我:你先说说这讨论是怎么回事吧,激女的态度不都是不造神吗,这个我挺同意的。

Wild:我的观点的话是,这是一种工具,帮助我和自我沟通了解的工具,自然在男权文化发展下很多工具会有男权遗毒,但可以取精华去糟粕这样使用。神秘学的话我觉得和造神没啥关系。

我:那你具体一点,你认为神秘学哪里值得为我所用,举一个很具体的例子,来说服我,证明你这个观点。

Wild:神秘学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于母系文化的,可以算是祖姥姥用来朴素地认知世界的方式。以及绝大多数塔罗体系的创始人是女性。我会认为研究神秘学,一种是帮助我了解自我,另一种是对回归/研究母系文化都有帮助。

我:你举一个例子,比如如何运用神秘学中的哪个东西,然后我们获得了什么样的好处?

Wild:比如说,在西方文化里女巫一种集会的方式是进行“圈”。这种圈是以女性主导的,一般选在满月的夜晚,女性主导女性传承,有的圈会有男性的加入,但男性都不会有权利。圈中讨论的知识并不一定是神秘学相关的,也可能是食谱,其她课目的知识,经验。

我:懂了,可是,我不认为这是神秘学的范畴。这不过是一种集会方式而已,就像现在的女性讨论组。

Wild:好吧,我明白了,我们对于神秘学的定义可能不太一样。

我:你觉得定义是什么呢,你觉得神秘学是一些和不可知事物相关的社会文化吗。

Wild:因为这其中的仪式元素,以及讨论中可能会有的神秘学知识,我会觉得这和神秘学相关。确实你提醒我了,我对于神秘学的概念其实也不是很清晰,让我思考一下。

我:如果它只是一个仪式,就像我说的,女性讨论组作用一样。如果是讨论知识,那么知识有各种各样的,女性在一起讨论知识,就是进步,为什么一起讨论神秘学更进步呢。你不能用「讨论神秘学」来举证神秘学是个好东西。

Wild:啊明白了,那我对于神秘学的体验是很个人化的,我并没有一定能说服你的信心。

我:没事你可以试一下。

Wild:这样子说吧,就是我本人是一个感受很敏锐的人,从小到大经历过很多灵异体验,比如莫名其妙的危机预感,和梦境。也有过被一棵树守护的体验,那是一种很安心的感受,本来我当时有些警觉(或者惧怕)黑夜的感受,但和那棵树沟通后就一下子变得很安心了。

这也让我会认同一部分神秘学理论,比如万物有灵。这种和自然的,或者说不可知存在的相处和沟通能够解释我的一些感受和经历,大概是这样子。

我:我想一下。我觉得,我的确不能完全同意,因为就拿梦境来说,其实是有逻辑、有原因的,你下次可以把自己的梦发chatgpt试一下,虽然它解的不全对,但是能让你以西方世界逻辑运行的方式分析一下自己的内心。

Wild:我之前有研究过我的梦境,大多数属于我在治疗我的创伤,但是有一些梦境是我无法用创伤等等因素解释的。

我:创伤只是因素之一,梦境的因素太多了,我经常梦到我回到初高中,这就是一种创伤型的梦,但是还有其他原因导致的梦。我给你发个例子吧,是我让gpt解过的梦,这样更具体。

-

我:

我梦见我咬破了舌头上的溃疡,感觉嘴里蔓延开腥甜的气味,我把一张纸巾放在嘴里,看见它迅速地被染红,就像我小时候下巴磕在凳子上那样流了一洗手盆的血。

我在梦里感觉自己的舌头逐渐麻木,四肢没有力气,我躺在床上,想要大声说话让屋外的家人送我去医院,但是我动不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眼睁睁地感觉自己越来越接近死亡。

这是一个梦中梦。

很快,我以为这是一个噩梦,我仍然又一次咬破了嘴里的溃疡,我跟自己说,没事的,因为现实中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我同样把纸巾放进嘴里,这次看到的只有我的口水,最多有一丝淡淡的红血丝。

我暂住在一个女孩的家里。她有点像我在墨尔本遇到过的一些女孩中的一个,我的电脑和简单的行李放在她家,她骑一辆摩托车带我回家。她骑的很快,我说,可以不要那么快吗,我真的很担心安全。她听了之后反而更快了,她想对我炫耀她的技术,摩托车从拥堵的汽车缝隙中擦过,快到几乎飞起来。我在心里暗暗生气,我觉得她这种炫耀行为很无聊,而且一点也不酷。

到了她家单元楼下,我们突然发现她们那幢楼挤满了僵尸和毒枭,他们要杀掉所有原来的住户,于是我们掉头就跑。

小道消息说所有的房子都被占领和损坏,我见过那场面,就像是被烧焦了一样,所有家具都消失了。不知道会得到多少赔偿,也许没有,我担心我放在里面的行李,但我们还是决定先离开保命。

我的父亲出现了,他的朋友和他朋友的女儿也出现了,我们开了两辆蓝色和黑色的大型汽车,要离开这个地方,我们要去一个叫吾四署的地方申报损失,可是我寄住的那个女孩突然不见了。

还有一些紊乱的故事线,我把非要待在我的房间的女性亲戚赶了出去、客厅好像是外祖父家过去的样子。

GPT:

这个梦似乎包含了许多不同的情节和象征,梦境通常是个人心理和情感状态的反映。咬破舌头上的溃疡、麻木感、恐惧以及僵尸和毒枭的出现可能反映了一种内心的不安和压力。同时,女孩、父亲、亲戚等角色可能代表了您在现实生活中的各种关系和情感。

梦境通常需要根据个人情境和情感状态来解释,如果您感到困惑或不安,考虑与心理医生或心理学专家交流,他们可以帮助您更深入地理解这个梦境并提供相关建议。

我:

详细点。

GPT:

当解读梦境时,可以考虑以下元素:

1. 舌头上的溃疡:可能反映身体健康或身体上的不适。咬破它可能表示在现实生活中感到受伤或受到一些压力。

2. 麻木感和无法移动:这些感觉可能代表在某种情境下感到无助或无法控制自己的生活。

3. 女孩和摩托车:女孩可能代表某种关系或情感,摩托车的快速驾驶可能反映了一种失控感或冒险精神。

4. 僵尸和毒枭:这些角色可能象征着威胁、危险或恐惧。他们的出现可能反映您在现实生活中感到受到威胁或不安全。

5. 父亲和亲戚:家庭成员通常在梦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可能反映您与他们的关系或情感。

6. 房子被占领和损坏:这可能代表您感到自己的安全或舒适空间受到侵犯或威胁。

7. 紊乱的故事线:这些情节可能反映您在现实生活中感到混乱或不安定。

综合考虑这些元素,这个梦境似乎反映了一种情感上的不安定感、无助感和对于不确定性的恐惧。可能在现实生活中有一些挑战或问题,您的梦境试图通过象征方式表达这些情感。如果这个梦境持续困扰您或引起强烈情感反应,建议与专业心理医生进行进一步的讨论和解释。

我:

能再详细扩充下吗。

GPT:

当解析梦境时,可以更深入地考虑每个元素和情节的可能象征意义:

1. 舌头上的溃疡:舌头通常用于言语和交流,溃疡可能代表沟通障碍或在某种情况下感到无法表达自己的情感。

2. 麻木感和无法移动:这可能反映了在某种情境下感到无法掌控自己的生活,失去了自主权或权力。

3. 女孩和摩托车:女孩可能代表您与某位女性有关的情感,摩托车的快速驾驶可能暗示某种不稳定的情感关系或您感到被迫采取冒险的行动。

4. 僵尸和毒枭:这些威胁性的角色可能代表您在现实生活中感到威胁、不安全或面临危险。可能有一些问题或挑战,您感到需要应对。

5. 父亲和亲戚:这些家庭成员在梦中出现可能反映您与他们的关系,或者对于家庭问题或责任的担忧。

6. 房子被占领和损坏:房子通常代表个人的心理空间或生活环境。被占领和损坏的房子可能暗示您感到个人空间或生活受到侵犯,或者您担心生活中的混乱和破坏。

7. 紊乱的故事线:这些情节线可能反映了您在现实生活中的复杂情感和经历,感到困惑和混乱。

总的来说,这个梦境似乎反映了一种情感上的不稳定感、沟通障碍、恐惧、不安全感以及在生活中面临的挑战。这些情感可能在梦境中以象征性的方式表达出来,帮助您处理和理解自己的内心状况。如果您对梦境有更多疑问或感到困扰,咨询专业心理医生可能有助于更深入地探讨这些情感和问题。

我:补充一下,溃疡和我现实生活中长的口腔溃疡有关。

GPT:

明白了,如果您在现实中正在经历舌头上的溃疡引起的疼痛,那么梦境中出现这一元素可能是因为您的身体感觉和疼痛体验在梦中得到了反映。梦境通常会借用我们在现实中的经历、感受和情感来构建,以及通过象征和隐喻的方式表达这些感受。

在这种情况下,梦境可能强调了您的疼痛体验和对身体不适的担忧,同时也反映了您对于舌头上的溃疡感到痛苦和不安。这种梦境可能是一种心理排解,将您的身体感受转化为象征性的情节。如果疼痛持续或引起了较大的担忧,建议咨询医生以获得适当的医疗建议和治疗。同时,也可以考虑通过梦境来理解和处理身体上的疼痛体验,以减轻与之相关的情感压力。

我:

背景是我在现实生活曾在XX地认识一个甲,曾对她有好感。曾经在YY地工作,也曾对乙有小小的好感。我是女性,过去喜欢男性,现在喜欢女性。

梦的内容:

我去打工,我很努力,但老板想把我裁了,还各种挑刺,她是我的mentor,因为我而后来辞职。结果老板又把我召回来,说是我可以继续工作,换了一个人带我,那个人的名字叫Caroline,这是我在澳洲曾共事过的一个验光师的名字。我问她,为什么之前那个姐姐不在这了,她们说:她自己感觉没有能力带我。

然后我终于联系上她了,她很忙,她说她看出我有多好,不仅应该在这里打工,应该去追求更想要的生活。她说我是一个很独特的人,我眼里有光。

可是我们匆匆见面,我问姐姐下次什么时候有空,我想和她详谈,她检查了schedule说是要写作业、还要给家里做饭,但万忙之中抽出一点时间。

我们在公交车上接吻,旁边很多人,还有一个大妈,一直在发表歧视我们的言论,judge我们,下车之前我狠狠地骂了回去。在公交上,因为我的寸头,别人一直唧唧歪歪个不停,但她很喜欢。

下车后,我跟她讲了我这些年的经历与感受,她说她终于知道了真相,她就知道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我说其实我也正打算辞职,因为我已经订好了最近的旅行,如果继续工作就没法旅行。

我说,我会去我想去的地方的。

她说,她就知道是这样,她放心了。

她向我挥手。拥抱。

我们俩打工都很憋屈,因为老板很刻薄。她说她很欣赏我,但不被允许表达。

下车前耳机和钱包从车上掉落到地面,这反映了我对财务的不安全感。而她刚好在地面,我又怕别人拿走,过去我做过这样的梦并没有人帮助我,但是这次她帮我捡起我的财物,我和她说:先钱包、后耳机,并想到虽然钱包大容易看到,而耳机很小这样的细节。

GPT:

您的梦境非常丰富和具有象征意义。从您的描述中,这个梦似乎反映了您对过去经历和关系的深刻回顾,同时也体现了您对未来的期望和探索。

1. 工作环境的挑战与mentor的角色:梦中的工作环境似乎象征着您在现实生活中遇到的挑战和困境。Mentor的角色变化可能反映了您在不同生活阶段中寻求指导和支持的需求。

2. 性别认同与情感关系:您提到过去喜欢男性,现在喜欢女性。梦中与mentor的亲密互动可能象征着您对自己性别认同和情感取向的探索与接受。梦中的性别认同和性取向的探索,如公交车上的接吻场景,反映了您对自身性取向和公开表达自我认同的思考。这也可能暗示您内心对于周围环境的偏见和接受度的感受。

3. 与姐姐的关系:姐姐在梦中的出现可能代表了您对家庭的思念或对亲密关系的渴望。同时,她的形象与您以前的mentor相结合,可能象征着您对这些人物的敬佩和深刻影响。

4. 寻求自我实现:梦中姐姐的鼓励可能反映了您内心深处的自我实现愿望,以及对更加充实和有意义生活的追求。

5. 公共场合的接吻:可能象征着您对公开表达自己真实身份和感情的渴望,即使面临外界的不理解和偏见。

6. 旅行的计划:表示您对未来的希望、探险以及摆脱现状的愿望。

梦境通常是我们内心深处感受和思考的映射。您的梦可能在提示您关注自己的情感需求、个人成长以及未来的目标。同时,它也可能是您在处理过去的关系和经历时的一种方式。重要的是理解梦境对您个人而言的意义,并从中获得启发和力量。

-

我:这个发出来有点羞耻,我当时梦醒了胡乱写的。但是关于公交车这一点,gpt解得很对。你可以看下。

Wild:我看完了,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就是一些梦境的元素与生活经历,自我,创伤相关。

我:比如公交车上接吻,我从没经历过,但是我会有在公众场合表达的愿望、或者羞耻感,于是在梦里就变成了在一个随机的公众场合接吻,这样的意识形态。

Wild:原来如此。

我:你觉得gpt解的怎么样,我觉得它大部分都乱说,但他能抓住很多元素,然后我就能顺着这些元素思考。

Wild:哈哈哈哈哈哈哈是的,我因为家庭关系和母亲关系更好,我家里基本没有父的存在。我小时候只要睡在母亲身边就会很安心。但是有一次我经历了类似鬼压床的梦境。当时我妈妈甚至还没有睡觉,她就在我身旁玩手机,我在梦中是和现实中一样的视角和房间布局。然后我就看见一个有着很长脖子没有身体的头从衣柜顶上伸了下来,面对着冲我滑过来,然后又往上滑走了。在这之后高中的时候我和朋友分享以后她说中国和日本的文化里都有类似形态的怪物,或者说鬼,但在此之前我完全不知道有这种东西。那你对我的这个梦境会有什么感受吗,就我个人而言的话,我依然还是会觉得一些梦是不一样的,是有另一些存在在参与的。

我:我不了解你的经历和情感 所以没法像这么总结:「但是我会有在公众场合表达的愿望、或者羞耻感」。梦是很私人的,如果我不说的话,没人能帮我说出我的羞耻感是什么,这跟我打算写的性欲有点关系。

Wild:原来如此。像我以前做的梦经常会有电梯的元素,但是往上会很困难,需要我撑住全身的力气才能到达我想要的地点,现在我觉得这样的元素可能反应了我的生活或者说观念,需要很努力才能到达我想要去的地方,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我:梦到坏掉的电梯,是很常见的梦,反映了人的不安全感,尤其是对于不可控机器的不安全感。另外有关「中国和日本的文化里都有类似形态的怪物」你这是听说,你应该去考证一下,看看那个形态和你见到的一不一样。

Wild:是的,日本文化里的那个印象里叫飞头峦,和我见到的差不多,中国本土的那个我忘记名字了。

我:我查了这个,这不就是尸首分离而已嘛,面孔是不固定的,日本文化里那个脑袋,还带着日本的头发发型的时代特色,你总不可能梦到一个盘头发细眼睛的日本女人吧。

Wild:哈哈哈哈哈哈但是当时我才初中呀!!梦到这样的东西醒来之后还分不清到底是不是梦当然很恐怖。那倒不是,那个脸我根本看不清。

我:【图片】你看这发型、这长相,跟日本的穿着、文化是相关的,每个文化的鬼神,都是按照自己民族、自己的样子构建起来的,所以为什么印度的神,也是黑皮肤的印度人,而白人的上帝也是白人。

Wild:【图片】我梦到的和这个会更像,看不到身子不过。然后头发是遮住脸的状态。

我:头发遮住脸,就相当于一颗没有任何特征的脑袋,要梦到这个,并和网上找来的图片类似,我觉得很容易,你要是梦到一个很具体的五官,这人你没见过,却在现实中后来见到了,那这还挺巧的。

Wild:嗯,但我当时并不知道有这样的传说或者说故事存在。

我:我的意思是,你不需要知道这样的传说,你梦到的不过是一个遮住脸的头,即便我不知道这个传说,这也是一个很常见的符号,它还不够怪异。我相信世界上有灵和不可被解释的事情发生,但我始终相信我们的任何感知都是内心世界的投射,我认为外部世界很简单,人的内心最复杂和神秘。

Wild:好吧,我明白你对于这个梦的观点了,然后我想再分享一个现实中的灵异体验。

前提:我本人对衣柜或者储藏室没有恐惧心理。我刚搬到现在所生活的国家的时候,租了一个house里的一个房间,搬进去之后莫名其妙对房间里的衣柜产生了一种紧张和惧怕的感受。我甚至有时候不太想往里面放东西,将衣物往衣柜里放的时候会有一种提心吊胆的感觉。对此我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

在搬走的那一天,我的朋友(接触过一些神秘学)来帮我收拾东西,她收拾了一会之后问我说,你觉不觉得这个衣柜怪怪的。我:“原来不是我一个人这么感觉啊!”

对此我们没有什么解决方法,就赶紧收拾准备早点离开了。然后在收拾柜子的时候,我找到了之前放在那里的从中国带过来的硬币,几分几毛的零钱。当时我突然有一种感觉。就是衣柜里的东西想要这些硬币。打个比方就是乌鸦看见了闪亮的东西,想要玩。

最后就是我将硬币留在了那个衣柜的角落,搬走之后没有再回去看过。

在这之后我在新的地方都测试过我自己的反应,我对其她地方的衣柜都没有特别的感受,待在里面也没关系,只有那个衣柜会让我产生恐惧感。

我:我先听听gpt怎么说。

Wild:好的哈哈哈哈哈哈。

我:【图片】。因为我不够了解你的经历和背景,所以我无法判断gpt分析的除了超自然的部分,是否符合你的情况,但你自己可以判断一下,然后告诉我,哪些对哪些不对。还是你觉得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超自然。

Wild:我觉得生物学反应是有可能的,但是这个很难考证,环境影响我觉得不太符合,那个衣柜就是比较暗,但我后面也尝试过把自己关进其她没有灯的衣柜,没有那种恐惧的感觉。

我:你有想过它提出的神秘学范畴的原因吗,它说这些都是神秘学的理论。

Wild:想过,我后面有尝试自己翻塔罗牌解读自己的经历,当时得出的结论是衣柜里的能量体或者说存在,更类似于精怪,而不是鬼魂,她没有伤害人的心思,只是我自己会产生恐惧感。

我:我发现不管是chatgpt,还是塔罗牌,都是解释主义的,你不管说啥做啥,它都能给你找到理由,合理化你的行为,你把你的直觉带进塔罗牌,塔罗牌的结果自然是通过你的直觉得出来的。

Wild:那确实,但我认为这个之所以是解释主义的是因为我现在很难再去考证在科学上到底是什么因素导致了我的体验。这也让这个事情更唯心了。

我:你的经历,或者说所有其他有类似经历的人,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你们遇到的这些事, 并不是决定命运的,是一些没有故事的碎片。如果它导致你命运改变、或者生死,那么就会变成社会热议的鬼故事。如果它影响量小,那就说明,我们行事的逻辑不能以它为主。

Wild:确实,嗯,我同意你说的这个。

我:因为我们要以更可靠的方式行事,或者说谋取权力,才能说服这个社会中的人。你经历的这个,它不够强大,是没有说服力的。所以在女权斗争这方面,它到底是不是神秘的,也不重要了。

Wild:我想起来我没说当时双方的观点是什么,在X平台的争论,一方认为神秘学所有的东西都是糟粕,都是父权的,都应该被一刀切,使用者没有脱宗教。另一方认为神秘学起源与母权,使用需要辨别糟粕和精华,以及可以发展出符合我们激女逻辑体系的神秘学工具。我对于脱宗教这一点的观点在于,如果神秘学是宗教,那么信仰的是谁呢?教条又是什么呢?所以我个人不认为神秘学属于宗教领域。诚然两者之间有相重叠的部分,但我不认为使用神秘学工具或者接触神秘学的理论属于造神。

我:它不属于宗教 但跟宗教是有相似性和相关性的,比如,我在想,你可能遇到的鬼给你压迫感,证明它的力量可能比你强大。在一些人的想象和搞笑作品中,鬼也有可能比人弱小。如果真的有鬼,它是真的强大还是弱小,这个是没法下定论的。而如果一直推崇去寻找或者尊重这种不可知的鬼神力量,可能会导致弱小化自我力量,而想象不可知力量非常强大。我觉得这是女权反对神秘学和宗教的共同原因。因为女权相信力量掌握在自己手中,不掌握在他者手中。这个他者包括一切,包括男人、包括父母、也包括鬼神。所以女权的态度是,就算有神秘学,那和我们无关。因为我们靠自己就能在这社会上做成事情。

Wild:我明白了,从这个角度我是赞同的。我个人的想法是,即使是面对这样的不可控和不可知的因素,我是有在现实上做出改变让自己感受变好的能力的,比如租房遇到的事情,那我就搬走,或者采取其她增加我安全感的措施。

我:这就很好啊,但是你变好,不是为了神秘学,而是为了自己的感受。

Wild:不好意思我不太明白这句话,可以具体再说一下吗?

我:你不是为了相信神秘学的理念而搬家,而是为了让自己舒服搬家。换句话说,如果你是一个不相信神秘学的人,你可能会搬家可能不搬,但都取决于你的心情和意愿,所以相信神秘学,并没有促进你得到更好的生活,因为你搬家取决于你的心情和感受。

Wild:但是我一开始接触神秘学就是为了解释我的一些无法被科学解释的感受,所以我会感觉这两者其实不会像你说得那样分得那么开。

我:我的意思是你要是不相信这个东西,你会心情不好吗?

Wild:不好意思我现在脑子可能会有些混乱,如果有任何逻辑上的问题尽情指出就行。

我:你要是没相信神秘学,你会怎么样呢,你可能还是会不舒服,然后你也知道是什么让你不舒服,然后你就离开它了。尽管你不认为和鬼有关。结果都是一样的。这个学说并没有提高你的生活,只是以鬼怪的方式解释你的生活。

Wild:我明白了。

我:我们下次接着聊吧,我晚上没睡,现在早上了,我睡一会,下午起来把那个另一篇文章写完。

Wild:嗯,我感觉我现在得好好想想神秘学对我来说到底是什么了。很开心有这次谈话!也很感谢你的理智的讨论态度,也许这次之后我会对神秘学于我而言是什么有更深刻的理解,有改变或者没有。但这都不影响这次谈话很宝贵。

-

我们的话题覆盖面很广,从深夜一直聊到早晨七点半。从在线表达,到激女社群、对男同的态度、对敌人的态度到神秘学。这是一次畅快的谈话,希望读到这里的你也有所收获。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