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
Chin

反意識形態/爾思出版共同創辦人 寫作的地方:https://travelwithbook.com/ 來信指教:chin@travelwithbook.com

女性創業干我什麼事?

還沒想好這篇文章的標題,只是我下筆前的第一個想法

自從有甜點店之後,我一段時間就會上Google maps瀏覽同值性的商店,除了LGBT外,有不少會強調業主是女性,在我生長的環境中(即使我天生是基督徒)很難想像對性取向或性別不友好的「狀況」,畢竟我讀書時,距離學校最近的一間地下酒吧就是當時稱的「Gay bar」,我很小的時候社區就有人將彩虹旗掛在陽台,當時媽媽正在製作愛滋病的紀錄片,(廣義)跟我解釋那是同性戀社群的標誌,這一切在我生活中很習以為常(我並非社群成員,也很難知道實際的情況)但我當然能想像或偶爾聽說社會上依然存在歧視的想法,所以強調LGBT友善空間還是合理的,而業主是女性的意義為何?

我們的店也符合「業主是女性」的定義,但我完全不覺得有必要強調,台灣的男女比例是不平衡的,女性事實上多於男性,那又以一定比例的人選擇創業,女生業主要多於男性才對啊!當然我這麼說是完全忽略社會學上的各種條件,實際上我也沒仔細探究。

根據萬事達卡最新公布的「女性創業指數」(Mastercard Index of Women Entrepreneurs)報告顯示,台灣女性創業力勇奪亞洲第一,超越日本、韓國、新加坡及泰國等市場。此外,台灣「女性創業活動率」(Women’s Entrepreneurial Activity Rate)不受疫情影響,從前一年6.8%持續攀升至7.3%,為亞太區唯一不受疫情影響,創業活動率持續成長的市場,顯示台灣具有性別友善的金融服務環境。不僅擁有亞洲第一的優異表現,放眼全球65個經濟體,台灣更躋身第6名、較前一年進步2名。

回到文章標題說「女性創業干我什麼事?」我依然覺得個別的女性創業就是「個人生涯規劃」,沒什麼值得讚賞的,但在整體的數據顯示有很多人選擇創業也說明了市場跟社會的開放性,確實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我一直覺得討論一個人的成就時要提到他的性別就是一種性別歧視,除非他是生活在特定的文化社會中,如我前子讀的《沙漠。詩集。書店》是由三位埃及女性在開羅開設了第一間現代化的書店,但這樣的故事又「理所當然的」他們皆為受過高等教育、來自中產階級的家庭,也不免俗的似乎因為忙於工作導致離婚——這是我最討厭的一種人生腳本了——為何非要選擇事業或家庭?

說回這本書,書中的章節是以書店的區塊分類命名,有「咖啡吧」、「埃及精粹」、「料理食譜」、「育兒教養」、「經典名著」⋯⋯等等,作者一邊敘述他對這些分類的主觀看法,一邊向讀者說明這些類型的書或說「概念」對於埃及人的生活有著如何的影響,同時也提到他們身為「女性」書商進這些書時會遇到的挑戰——我一直想改天要特別寫一篇——從一開始他們和相同知識背景的男性提到要開書店,總是被對方認為這是有錢小姐或太太的娛樂,認定他們不是認真的想創業,這種輕易被男性指手畫腳的狀態就是很基本的父權,在我家族中從未發生此事,通常有意見的是媽媽和外婆,不過理由又是完全不同;另外提到被翻譯給各國語言,成為世界孩子床邊故事的《天方夜譚》在埃及卻不理所當然可以放在「經典名著」中,她多次遭到宗教人士的反對,告上法庭,在不同的年代都有對她不同的審核標準,有的說是褻瀆宗教與情色,甚至也有知識份子認為《天方夜譚》的文學性不夠格放在「經典名著」中。

而作者身為女性的店主,有次在書店裡遇到一位阿拉伯老紳士,對方詢問他最喜歡的書是哪一本,他很簡單的說《天方夜譚》,老紳士臨走前留下一張紙卡上有自己的飯店及房號。作者當下覺得自己被羞辱了,這種年輕女性被老男人非禮的經驗我也曾寫過,他不解地想到「難道就只是我喜歡看《天方夜譚》嗎?我根本不把她當成情色文學。」,買這本書的當天早上我才和合夥人討論到為什麼女性要自貶,把女生創業說得很偉大一樣,我們沒有想要強調此事,但讀了這本書我有些理解像在埃及那樣的社會中女性創業的艱難,不過依然無法忽略社經背景才是挑戰,裡面也有提到一位文盲出版商,憑著直覺請學生翻譯外文書,印刷成冊賣給真的知識份子——這樣的故事可能是我更感興趣的。

最後,因為我今天看店的時間只有100分鐘,沒辦法寫下太多,下次再針對該書寫評論。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那場誤會

Chin

關於創作與誤會

0300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