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歡

@bambie

童偉格《無傷時代》:如果無傷是不會融化的鹽

如果鄉土不是存在於我們的回憶裡,那麼,鄉土所在最終指向何方?

托馬斯·曼《死於威尼斯》:水晶的稜面切割死亡

卻是映襯著少年唏噓的美中最悠長的一道火焰。這股火焰不會熄滅,他會不斷從人的慾望裡死灰復燃,挾帶著對過往的追悔與對未來的不安,再次投入火中。

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城市是一場幾何的狂歡,如何在狂歡中辨別地獄?

卡爾維諾:這是本由多面構成的書,幾乎在所有的地方都有結語,它們是沿著所有的棱寫成的。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