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喜
荷喜

一個願意承受世界之驚奇的人

香港自然日记:红隼

只是一瞬間,那只隼從崖邊的大石上俯衝而出,以幾乎和我水平的高度從我面前划過,拍翼,平飛,爬高..那本來像是一小捆火柴棒似得尾翼在它打側身從我面前掠過時完全展開,像一把華美的中式折扇,身上赤褐色的背羽和上面的橫紋此刻也完全展現在我面前

23.10.17 紅隼

中秋以後 經颱風小犬洗禮 終於東北風大盛。

週二早晨由香港仔去往蒲台島唯一的一班渡輪上,強烈的陣風吹拂船體,在海面刮出層層紋理,五十分鐘後落船登島,順著天後廟背後的小徑一直向上攀爬。蒲台群島地處香港海域東南,其中最大的蒲台島是香港最東南邊的有常住人口的小島(二三十人),島上至今不通水電,需要依靠存積雨水和島民自備的柴油發電機來滿足日常需求。從碼頭出來轉左手,經過有稀落民居和村公所的海岸,便已經算是與絕大部份島民打了個照面。從天後廟往上,不見了枝葉繁茂的細葉榕,植被逐漸稀少,風力漸勁,無法堆積成表土,於是裸露的花崗岩石碩大無朋,勉強叫做「行山徑」的,原來是政府在巨石上用鐵鎖鏈和金屬柱划出的一條細線,讓遊人得以有所依徬。雙手雙膝籍著萬年風吹日曬後形成的隙罅攀爬而上,在這宛如海中沈睡巨龜的眼瞼般的山崖上戰戰慄栗。

風帶著極北之地的寒意呼嘯而來,裸露的花崗岩表層除了幼小的灌叢外無可遮擋,一隻麻鷹跟我們一樣被這狂怒的東北季風所席捲,在半空中艱難地維持著。就在這時我看見了那只隼。因為體積明顯小很多,所以它一定不是麻鷹,更不可能是白腹海雕。它在稍遠的山坳上空拍翅,收縮雙翅-再如子彈般兀的下墜一段距離的動作——讓我覺得那可能是一隻隼。

即便只是在海拔一兩百米的小山包上,強勁的風力已然令我感到呼吸不暢,更何況在更高的空中。那只隼大概也意識到了與風力抗衡無望,一個漂亮的轉身,就借著北風撲出去幾百米,終於降落在我斜對面不遠的崖壁上休憩。

我手忙腳亂——長焦鏡頭在爬大石頭時被我小心裝回背囊里了!趕快翻出來,也來不及調參數,對著崖上那個灰蒙蒙的影子就按下快門。風呼呼地吹著,就連推到遠焦端的鏡頭也顫顫巍巍,手動微調的那個地方始終沒法達到最清晰的成像。

F已經甩開我不短一段距離了。我們是當天為數不多的遊人,此外唯一的旅伴是那對在山下耽於打卡因此遲遲未追上我們的小情侶。我定了定神,想要再試幾次。也是這時,身後的路上傳來音量大到有些肆意的歌聲,我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誰——那對情侶趕上來了。紅隼 23.10.17 蒲台島

中秋以後 經颱風小犬洗禮 終於東北風大盛。

週二早晨由香港仔去往蒲台島唯一的一班渡輪上,強烈的陣風吹拂船體,在海面刮出層層紋理,五十分鐘後落船登島,順著天後廟背後的小徑一直向上攀爬。蒲台群島地處香港海域東南,其中最大的蒲台島是香港最東南邊的有常住人口的小島(二三十人),島上至今不通水電,需要依靠存積雨水和島民自備的柴油發電機來滿足日常需求。從碼頭出來轉左手,經過有稀落民居和村公所的海岸,便已經算是與絕大部份島民打了個照面。從天後廟往上,不見了枝葉繁茂的細葉榕,植被逐漸稀少,風力漸勁,無法堆積成表土,於是裸露的花崗岩石碩大無朋,勉強叫做「行山徑」的,原來是政府在巨石上用鐵鎖鏈和金屬柱划出的一條細線,讓遊人得以有所依徬。雙手雙膝籍著萬年風吹日曬後形成的隙罅攀爬而上,在這宛如海中沈睡巨龜的眼瞼般的山崖上戰戰慄栗。

風帶著極北之地的寒意呼嘯而來,裸露的花崗岩表層除了幼小的灌叢外無可遮擋,一隻麻鷹跟我們一樣被這狂怒的東北季風所席捲,在半空中艱難地維持著。就在這時我看見了那只隼。因為體積明顯小很多,所以它一定不是麻鷹,更不可能是白腹海雕。它在稍遠的山坳上空拍翅,收縮雙翅-再如子彈般兀的下墜一段距離的動作——讓我覺得那可能是一隻隼。

即便只是在海拔一兩百米的小山包上,強勁的風力已然令我感到呼吸不暢,更何況在更高的空中。那只隼大概也意識到了與風力抗衡無望,一個漂亮的轉身,就借著北風撲出去幾百米,終於降落在我斜對面不遠的崖壁上休憩。

我手忙腳亂——長焦鏡頭在爬大石頭時被我小心裝回背囊里了!趕快翻出來,也來不及調參數,對著崖上那個灰蒙蒙的影子就按下快門。風呼呼地吹著,就連推到遠焦端的鏡頭也顫顫巍巍,手動微調的那個地方始終沒法達到最清晰的成像。

F已經甩開我不短一段距離了。我們是當天為數不多的遊人,此外唯一的旅伴是那對在山下耽於打卡因此遲遲未追上我們的小情侶。我定了定神,想要再試幾次。也是這時,身後的路上傳來音量大到有些肆意的歌聲,我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誰——那對情侶趕上來了。只是一瞬間,那只隼從崖邊的大石上俯衝而出,以幾乎和我水平的高度從我面前划過,拍翼,平飛,爬高..那本來像是一小捆火柴棒似得尾翼在它打側身從我面前掠過時完全展開,像一把華美的中式折扇,身上赤褐色的背羽和上面的橫紋此刻也完全展現在我面前,我為這身羽翼深深地驚嘆著。這是一隻紅隼無疑了,資料告訴我它的物種產地在遙遠的瑞典,而我們就是這樣在一個亞熱帶地區少人居住的小島上極其偶然地遇見了。

紅隼再一次升空,它閃電一樣的身影被手忙腳亂的我留在了記憶卡,照片背景里還意外出現了走在我前面的F的背影。,我為這身羽翼深深地驚嘆著。這是一隻紅隼無疑了,資料告訴我它的物種產地在遙遠的瑞典,而我們就是這樣在一個亞熱帶地區少人居住的小島上極其偶然地遇見了。

紅隼再一次升空,它閃電一樣的身影被手忙腳亂的我留在了記憶卡,照片背景里還意外出現了走在我前面的F的背影。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