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ForbiddenSea
TheForbiddenSea

毛粉/粉紅/屠支派/港臺本土派的崛起,證明了民主派的全面失敗和話語權的喪失

溫和民主派的漸漸衰落和極端派的崛起

在1980-2015年,在習包子修憲之前,民主派/公知的勢力很強,微博、微信、知乎、飯否基本上是對共產黨不滿的聲音,都是要求中國改良、民主自由、尊重憲政,要反思文革、饑荒等毛澤東造成的災難的聲音,毛左、逆向民族主義者、屠支派等極端勢力的聲音很小,經常被民主派打成五毛、中國政府的爪牙,被主流聲音拋棄。

但是到了習包子修憲後,直至現在,獨立媒體被打壓,所有媒體/教科書/媒體被共產黨控制,自媒體成爲戰狼媒體,大外宣的猖狂,刪貼禁言封號的增多,在加上海外民運的無能(都被共產黨/法輪功/獨派統戰),所以民主派和自由派的話語權被奪走,很多人被捕,被污名化,被打壓,公民社會和ngo這些在共產黨看來是顏色革命組織的消失,加上貧富差距和中港矛盾的加劇,讓很多人,尤其是中/港/臺的年輕人,對中國的民主派/民主運動/公知日漸失望和絕望,在加上中共的挑撥,思想越來越極端,前者成了毛粉,後者成爲了本土派/獨派。

毛粉在中國宣傳的忽悠下,認爲毛澤東沒做錯什麼,三反、五反、文革、饑荒、文革等等要麼是資產階級的謊言,要麼認爲是革命過程必須付出的代價/犧牲品,要麼認爲階級敵人和小喬爾布亞該被打倒和抄家,中國現有的媒體在歌頌毛澤東,再加上沒完全否定毛澤東和追究文革、三反、五反、土改的錯誤和罪責,而抨擊毛澤東錯誤的人被捕或者噤聲,文革等問題不敢公開討論,現今中國貧富差距加大,996007的盛行,福利的匱乏,極端不公平的社會,使這些人認爲責任都在下面,毛澤東沒錯,都是敵對勢力收了cia的錢抹黑和醜化毛澤東,然後就盲目崇拜毛澤東,認爲毛會把他們帶向社會主義天堂。新左派和tankie派也這麼認爲。

港臺年輕人,特別是香港,不光討厭建制派,對泛民主派的厭惡有過之無不及。泛民主派有的在2010年向中國政府/建制派妥協,加之中國大部分人的確是歲靜/粉紅,他們認爲傳統民主派/左膠騎劫和出賣了民主運動,而且認爲中國大部分人的確是天生擁護威權主義和大一統集權意識形態,醒不過來,奴性十足,跪舔帶來災難的cpc啊,既然那麼喜歡cpc和獨裁,厭惡民主,那就受着唄,反正和cpc絕配,爲什麼民主派要平反64和給中國人帶來民主(建設民主中國)?反正中國不可能民主,也不配民主,還不如關心自己的民主和法制情況,沒義務關心中國的民主和中國人的遭遇,支持中港區隔,井水不犯河水,而且大一統就不利於民主,必須港獨/城邦才行,香港獨立,唯一出路。香港支聯會義工被抓,被解散後,更加鞏固了他們的想法,他們覺得民主反共,救亡圖存愛國沒用,必須脫支建國,解殖(他們認爲中國是大一統殖民帝國主義國家,這個我認同)才能給香港帶來真正的民主、自由、自治。

溫和臺派和綠營要關注中國大陸民主一些,覺得只有民主才能不威脅獨立/談論統獨問題,極端的就認爲中國壓根不可能民主,除非消除大一統意識形態。不知道品韭上miule這個人說的“沒有義務促進中國大陸的民主。大一統中國不除,東亞就只能生出和中共同質的極權帝國”嗎?(不過我不討厭他支持獨立,只是他太復讀機了,而且說批評劉仲敬的人就是反對獨立,借批評劉仲敬來反對獨派,我見過的很多獨派/本土派都不喜歡姨學,所以這個謬論不能成立。)

屠支派就是逆向毛粉,不知道chonglangtv嗎,他們都喜歡毛澤東,覺得他是可敬的屠支大佐,說一個日本人才屠殺了106個支那人,就氣喘吁吁,還被處死和中國人嗎,毛澤東殺死了幾千萬支那人,支那人還膜拜他,還覺得他沒法被“醜化”,還覺得毛澤東是對的,那還不如學習毛澤東(當然也有張獻忠)三反五反土改文革饑荒殺死千千萬萬的支那人算了,反正支那人也會膜拜你的,他們是畏威不懷德。

粉紅就不用說,大家都懂,不過粉紅越來越向毛粉方向轉變,建制粉紅越少,如胡錫進被毛左批鬥,云云。

反正現在,民主派和自由派的愛國民主憲政公平正義等“顏色革命”話術和敘事方式的失敗,讓很多中國人和港臺人就對民主中國很失望,要麼擁抱威權,要麼呼喚文革,要麼分裂中國。

不過民主派,特別是海外民運,自身也有責任。自己內鬥嚴重,宣傳渠道落後,思維僵化,盲目膜拜川普,思想脫離中國的羣體(包括農民、工人和學生),還有脫離香港,臺灣人的思維,自然會失敗的。殊不知民運的很多網站都是很落後的,就和中國政府的網站一樣,都是千禧網站,很落後的,香港的媒體/網站/民間組織的網站都要好看得多,而且諸如端傳媒和立場新聞,眾新聞的水平都要吊打牆內/民運/輪子媒體一大堆。

香港的民運人士,本土派人士都要遊說西方政客,和西方智庫還有媒體,還有評論員,還有民間人士/人權組織合作,說服他們支持香港民主運動,中國民運做了什麼?什麼都沒做。香港的民間團體,流亡政府,人權組織都要強於中國的民運人士,話語權也要大於這些人。

法輪功雖然製造的假新聞、陰謀論很多,但是也成功吸引了一些西方右翼人士和反對建制派的貧民,他們和保守派智庫合作(包括傳統基金會,哈德遜基金會等智庫),西方保守派媒體/評論家,保守派政客都支持他們,說明了什麼?他們的宣傳也成功了,中共的外宣和tankie派,粉紅都被外國人和媒體排斥,他們的支持遠大於中共外宣,成爲了西方不少人的擁躉。而且也吸引了不少民運人士。

獨派就不用說,新疆和臺灣的獨派掌握的媒體很多,尤其是臺灣,臺灣擁有不少的媒體,批評中國,擁護民主和自由的很多,支持獨立的也不少,當然支持統一的也多,但由於習的加速,支持統一的越來越少,支持獨立(從status quo到爲臺灣正名的)越來越多,不過極獨的是極少數,絕大數是status quo和淺綠(就是支持臺灣修憲,取消中華民國元素,臺灣入世)的人。他們也吸引了不少中國異議者,如姨學和逆民的擁躉,左派人士(臺灣的獨派也比較左翼,和香港的本土派不同),像余傑這樣的右翼逆民民運,變態辣椒等,品蔥的絕大數用戶。

民主派的聲音日漸式微。新的派別和道路已經開闢。民主派自己也要反思這種情況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