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e_Min
TEe_Min

原創BL 兼職的泰耽譯者 在Insta上很活躍 https://www.instagram.com/tee_min18/

[短篇BL] 演員

「乖啊,再等一下就帶你去散步喔。」

他把裝著小狗的寵物袋拉鏈拉開一個小縫,將從牛仔褲口袋摸出一小塊的狗零食塞進去,拉上拉鍊,輕輕拍了拍袋子。

「誒咻,好啦,來收拾一下。」

伸了個懶腰,他環顧四周,思量了一下該從何下手,打定主意後,朝著今天拍攝的主場景走去。

泛著黃光的浴室,堪稱一片狼籍。

「嗯......」他一邊偏頭思考,一邊挽起雙手的袖子,站到蓮蓬頭旁,打開開關,霎時水柱噴射而出。

他將蓮蓬頭拿在手上,水柱衝擊塑膠布的聲音充斥耳際,沖刷掉一些黏稠的,艷紅的,混濁的,帶泡泡的。

關上水,蹲下身,他將鋪在地上的透明塑膠布對折,拉起,抖落一地液體。

「怎麼只有你在收?」

隨著聲音的出現,一道身影進入他的視線。昏黃的燈光下貼著小磁磚的「浴室」,破舊的門框上倚著一個男人。

「我叫大家先回去了。」他使勁抖了抖雙手提著的塑膠布,「你怎麼來了?」

「我沒走。」男人隨意地看著他手上的動作,彷彿在想什麼,又似什麼都沒想。

「幹嘛不回去?」他大略地把塑膠布折疊了一下,堆到一旁的置物架上,再次拿起蓮蓬頭,打開水,一邊用眼神掃視,一邊用水柱沖刷地面。

「還早。」男人維持一樣的姿勢,依舊是漫不經心地看著他的動作。

兩人沒有再說話,直到他清理完了浴室的地板,掛回蓮蓬頭,男人終於看向了他,四目相接時,他對男人抬了抬下巴,後者隨即領會他的意思,轉過身往外走去。

他跟在男人的身後離開浴室,來到散落一地線材和拍攝器材的工作區,男人找了個不擋路的位置,繼續倚靠在牆邊,望著他熟練且有序地將四散的物品一一收好。

「汪!」人類的沈默換來汪星人的一聲抱怨。

「乖喔,再等一下,很快就好了。」他對著寵物提袋的方向出言安撫,男人看見他的表情變得相當溫和。

「你還有多久?」男人問。

「還要一陣子。」他抬頭望了一眼男人,隨即低下頭繼續收拾。

「我帶牠去吧?牠應該憋了一整天。」男人走到寵物提袋旁蹲下,小狗彷彿認識他,不斷將狗鼻子往透氣網上擠,兩隻前爪扒拉著提袋內側,意圖衝破禁錮,撲向男人的身上。

「你不累嗎?沒關係我等等帶牠去就好。」

「不累。」

男人拉開提袋的拉鍊,把小狗抱出來,小狗焦急地在他身上撲騰,伸長了舌頭想要舔男人的臉。

男人笑了,他也笑了。

「不用走太久。」他對男人說,後者對他揮揮手,套上牽繩後,一人一狗漸漸走出了他的視線。

他朝著他們離去的方向望了一會。

今天,男人有一場戲,他早就知道的,劇本早就被他翻到紙張發皺,男人也在他面前排練過許多次,他於是認為自己早就無所謂。

他和導演討論過無數次,這場戲該怎麼拍,他看著道具組把劇情裡會用到的各種液體準備好,他看著服化組為演員做好各種防穿幫的措施,他看著燈光讓演員在場景裡走位試燈,他看著monitor裡出現鏡頭下彷彿未著一縷的演員,男人,和另一個男人,到此為止都還是工作。

既然是工作,就要拿出專業的態度,他是,男人也是。

男人是演員。

他要負責用鏡頭捕捉男人演繹出的情感。

男人是演員。

所以當男人用看著他的眼神,望著另一個男人時,身處鏡頭之外的他,失神了一瞬。

男人是演員。

那麼,哪一個男人是在演戲?鏡頭下,或者鏡頭外。

他不是第一次看男人演戲,工作中失去冷靜卻是第一次。

這場戲需要清場。

於是,他把不平靜隱藏在不苟言笑的表情底下。拍攝工作進行得越順利,他的內心更翻騰。

終於,導演得到他想要的煽情,他失去了對愛情的堅定。

兩位演員渾身濕透、裹著毛巾離開時,他並沒有抬頭看他們,以至於不知道男人是什麼表情。

也許他只是害怕去看。

器材收拾得差不多了,男人和小狗還沒有回來。他不喜歡放任自己胡思亂想,他應該知道男人留下來是為了他,但如果不是呢?如果,不只有男人留下來呢?

「呵。」他自嘲一笑,靠坐上一旁的木箱,從口袋裡摸出香煙和打火機,點燃一團星火。

「牠真憋壞了,尿超多的,還大了兩次。」男人的聲音由遠而近,不久,他的腳邊就有一個生物在瘋狂飛撲他的兩腿。

他彎下腰將小狗抱起來,狗這種動物,總是不遺餘力地向人表達自己無邊無際的愛意。

不需要猜,也演不出來。

「謝謝。」他逗著懷中的小狗,沒有望向男人。

「神經喔,謝什麼。」男人站在他的身邊,兩人之間沒了言語。

突然,他的臉頰被輕輕碰了一下。

他轉過頭,男人盯著他看的眼神一時難以解讀。

「我是個演員。」男人說,微微皺著眉頭。

「我知道。」他看進男人的眼裏。

「你知道,也不知道。」男人也緊盯著他。

「下了鏡頭,我就只是我。」

他靜靜地望著男人,一點一點地拆解著男人眼中的情緒。

「我知道。」他說,彎下腰將小狗放回地面。

「你是個很好的演員,拍你是種享受。」

他直起身,重新看向男人,也許剛剛不該把道具燈關掉的,不明亮的光線下,男人的表情和小狗的臉竟有些重合。

他摸上男人的臉。

「我只是不喜歡。」

男人抱住了他,他猶豫了一秒,慢慢回抱住男人。

他的雙臂漸漸地用力、用力,直到兩人之間連呼吸都嫌擁擠。

「不要對我演戲。」

他的聲音盡數被埋沒在令人窒息的擁抱裡,或許他根本沒有說出口,只是在寂靜之中,沈默地吶喊。

(完)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