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芒

@MangMangland

讀讀寫寫《海邊的房間》-黃麗群

作者的文字外溫內涼,像是湖泊上的冷月清照著人世之悲哀,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澄澈悟性。

讀讀寫寫〈花火〉伊格言

「那也是他們的初夜。無樹寂靜的花火再小窗外綻放閃燃。每次回想,他總覺得那年的記憶彷彿都沾染了那黑暗中嫣紅豔白的花色。年輕的星夜再他們頭頂旋轉燃燒;細語、呢喃與汗水微雨般落在水泥地上。而那記憶中的光亮,竟像是要將他們的裸身全部曬傷一樣。」

讀讀寫寫〈鞋帶〉——胡遷

主人公表示可能人人都這樣想過,也覺得有趣,但沒人會這樣做。「因為做這件事情的人,一定是承認自己是一無是處的人,沒人願意承認這個。」

嘗試論文〈悲劇/地獄-喜劇/幽默〉

因為這個世界根本不像他表面看起來如此堅定不移、如此正確。所以利用「喜劇手法」使之「模稜兩可」可以「戳破」,看似有意義的「無意義」。

嘗試論文〈論王語嫣結局之更動〉

《天龍八部》連載於金庸四十多歲的壯年時期,後面幾次修訂,變動都不大。直到05年版本才做了許多更動。05年已經離當初成書時差了四十年之久,金庸不管在心境的轉變上或佛學的造詣,肯定有了不一樣的體悟。所以修訂時又往加強佛學思想的方向去改。

讀讀寫寫〈花市〉—黃麗群

「花市位於它側面的大塊千坪空地上,搭著簡便棚架,低矮,小貨卡與搬運工進進出出,原本只是在正式建築落成前暫用,誰知道一暫就暫了十多年(這也是很台灣的)。」

讀讀寫寫〈小徑分岔的花園〉

而任何人,都可以寫其他內容,來填補這兩頁「始料未及」的可能性——因為〈小徑分岔的花園〉的可能性是無窮的。

讀讀寫寫《不朽》——路與公路

公路是我們現代人拼命去適應、去追逐這條路,弱者淘汰。而路是每個人自己走出來的生命。

讀讀寫寫〈降生十二星座〉

然而,這套乍看有所憑依的自欺法則,碰到你最想要深入了解的——尤其是愛情,會使你在原本的「懶人包星座圖」上,交疊更多辨認法則(出於一種本能的躁動驅使),像是一層一層的彩繪玻璃彼此交疊,到最後,密不透光,指向黑暗,直子的心。

That's all